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医院范围内绿植不少,大部分限于土壤攻击范围小,一开始的慌乱后造成的后果不算大。
      但住院部二栋墙脚一株无人在意的爬山虎在两三天内成了包裹大半栋楼的残酷杀手。
      
      这株变异爬山虎有颗聪明的小脑瓜,它杀死了乱跑的食物成为养分,待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是储备粮。某些同样奄奄一息在床上但是散发不妙气味的人被它直接当成腐败食物放弃,吃了会烂根的!
      
      在它刚刚攀爬到的一层新楼,有一个储备粮格外引爬山虎喜欢,安静地不会闹哄哄,也不像其他储备粮闻起来没有能跳能跑的食物香。
      她很香,而且越来越香。
      
      爬山虎咕咚咕咚咽口水,它的储备粮越来越少了,一些来不及吃就莫名其妙死掉了。它不吃死的,便宜了飞过来的黑乌鸦嘎嘎叫,爬山虎抓过一只,太难吃。
      
      这个储备粮不会死吧?她那么香,自己悄悄蹭了一下冷冷白白的皮肤都能遐想到肉质的美味。只可惜旁边不能吃的乱七八糟东西总是滴滴滴响,爬山虎把它们全砸了。
      
      爬山虎很宠这个储备粮,只有这一储备粮的窗户是敞开的,阳光透进来照在她身上。
      ……看起来更好吃了。
      
      唉,现在这栋楼里抢食的越来越多了,仗着它没封闭整栋楼,食物们不是跑了就是躲了起来,爬山虎想去隔壁楼蹭饭被菟丝子揪掉了一大把叶子,心疼坏了。
      
      它磨磨蹭蹭回到自己最喜欢的储备粮身边,只有吸吸储备粮才能过活的样子。
      
      爬山虎的叶片在窗口处探头探脑的一看,不得了!!这个储备粮自己爬起来了!
      她要跑?!不行不行不能让她跑掉!
      
      枫红色的叶片和卷曲的根须飞了出去。
      
      【变异爬山虎(白)部分植株无效化完成】
      
      变异爬山虎懵逼地看着自己伸出去的根叶仿佛失去了联系软趴趴倒在地上,呜哇一声哭出来,拖着自己不听使唤的身体逃跑了。
      早知道就不把这个储备粮留到最后吃了呜呜呜!
      香喷喷的食物醒来后居然这么凶!
      
      挡住窗口的宽大叶片潮水般褪去,步音一边拆剩余的针头和导联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
      
      凌乱陌生的ICU,文件、电脑、医护用品散落一地,打破的窗户玻璃七零八落,风声如拉动的风箱呼呼作响。每个病床间的透明隔离区被破坏得不成样子,她略扫几眼就知道只剩下自己一个活人。
      
      【伤口无效化完成】
      
      步音跨过地上不祥的暗红色血迹,抬起手腕,凝视自己躲避爬山虎强行拉扯针管造成的伤口肉眼可见快速消失。
      
      一根针刺破手指。
      
      【伤口无效化完成】
      
      【病毒无效化完成】
      
      【饥饿状态无效化进度78%】
      【法洛四联症无效化进度34%】
      
      精神突然无力,同时进度停止。体内某种力量被抽空,极速恢复甚至较前增加。
      
      啊。
      
      唇角缓缓地牵起,少女含着没有伤痕的手指,眉眼拢在阴影中,笑得如同重新获得新生的天使,灿烂虚妄。
      这是,她的异能。
      
      暗搓搓伸出根须观察的爬山虎看着这个笑忍不住扭了扭,香香的食物……
      
      去感知身体和大脑中的力量,一点点尝试捕捉,直到控制。
      
      她哼着轻飘飘的棉软歌调,找出一些新的针管,没有损坏开封的药剂,几块纱布和透明胶管,小小的刀片新的旧的沾血的……
      临走前她扫视一圈,拎了根椅子腿,从抽屉里拿出橡胶手套。
      
      从病人通道离开是安静到死寂的等候区。步音找到了厕所,她无视斑驳的血迹,走到完好的镜子前,堵住池子打开水龙头,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微弱污染水源,1.可无效化,2.污染可无效化】
      
      【步音
      异能:无效化(橙)(驳论,不可无效化)
      技能:1.心理学殿堂(异常心理加成,可无效化)
      2.烹饪入门(可无效化)
      ……】
      
      步音没有去净化水源,有条理地整理自己,哪怕她看起来还是那么苍白孱弱。
      
      ICU在十一楼,她不打算往上走。
      十楼也没人,倒是碰见了腐烂尸体上的乌鸦,约四十厘米长,她捉了一只最大的,其他呼啦啦逃跑了。
      
      “我知道你听得懂,”胶管缠在锋利的长喙和脖子上,步音顺着乌鸦哆哆嗦嗦的油亮羽毛摸到尾巴尖,“这边往下的两个楼梯坏了,我不熟这里,你会带我找到其他楼梯的对不对?”
      
      被捉住的乌鸦头头含泪点头。
      
      “乖乌鸦。”
      
      光影投在地上,少女提着乌鸦的尖喙,另一手漫不经心转动着沾染不知名血液的长|棍,宽大口袋里折叠水果刀晃荡。她唇角矜着笑,走向尽头的逃生楼梯。
      
      九楼、八楼……少女不慌不忙,甚至有兴致去猜那个可爱的枫藤爬山虎在哪个角落里瑟瑟发抖望着这边。
      
      爬山虎没出手,变异绿植聪明地选择观望。
      鸟类和乌鸦首领惊惧的瞳孔对上,一个个缩回头。
      
      步音终于听见了轻微的声音和闷叫,她平静的视线转动,带出几分神采。
      
      若无其事地路过那个病房,她从门的缝隙中看见一个强壮的男子朝着躺在床上的少女比划着倒刺的木棍。
      啊……她不过是个柔弱的少女,救不了呢。
      
      男人压抑着自己恶意的笑:“苏大小姐,我拿你的人头去换庇护也是迫不得己啊,谁让你得罪人了呢……”
      
      少女被布绑住了嘴,恐惧又怨恨地流着泪。
      她突然看见男人匆忙躲进来时忘记关紧的门缝外站着一个纤细的人影。
      她想求救,担心对方打不过男人,更担心招来的是另一个恶魔。
      
      男人已经迫不及待,他只需保留头,其余的能够作为诱饵让自己逃出这里。
      
      苏大小姐满心绝望。
      ——直到她看见那个少女悄无声息地推开门,背光中神明般的容颜上,比着刀锋对她微笑着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步音靠近背对自己的强壮男人,她的脚尖踩在刀尖上跳舞般轻盈无声。乌鸦被解开,嘎地一声振翅扑向男人。
      
      男人一惊,注意力被乌鸦吸引。瞬间刀锋撕裂肌肉,剧痛从腹部传出。步音抽出刀,没有在刺第二下,在床上少女瞪大的双瞳中,输液管绞住男人的脖子,死死勒紧。
      
      满心恐惧淹没神智,男人翻着白眼脱力倒下,哪怕最后一刻他也没看见是谁动的手。
      
      步音走到床前,温柔地俯下身,一点儿也看不出方才猜捅了人一刀:“我现在给你解开布条,如果痛要忍着哦。”
      
      少女含着泪点点头,忍着痛,安静待着等步音拆完束缚自己唇舌和四肢的布条。
      
      “乖孩子,回来。”
      步音忽然开口。
      少女惊慌地看四周,才发现刚刚攻击了男人的乌鸦悄悄往门口移动,被发现后浑身一抖,垂头丧气地跳回来,守在男人身边。
      
      “我刚才让你绕道侧边攻击,你直接扑上去了,”步音头都没回,检查着少女的伤,“你该不会是想我‘暴|露’才好?”
      
      乌鸦安静如鸡,顶着饥肠辘辘,悄摸看了一眼少女的背影,啄了一口男人胳膊上的肉,砸吧砸吧嘴,猛地对上床上少女的惊慌视线,整只乌鸦变成了雕塑僵立。
      
      步音顺着她害怕的眼神看去,无视心虚把肉块吐出来的乌鸦,笑了笑:“别担心,半小时内,他不会醒来。”
      
      少女觉得更冷了,吞了口口水,发现疼得厉害,她好几天没喝水了。
      
      【苏榛
      异能:特效化妆术(白),可无效化
      技能:化妆术精通,可无效化
      状态:车祸伤、绞伤、撕裂伤,可无效化】
      
      “我有一些葡萄糖水,还没拆开过。”步音的目光流转过苏榛动弹不得的右腿,知道了她被困在这里的主要因素,“我可以治好你的腿?”
      “前提是跟我走,怎么样?”
      
      苏榛仰头看着全身皮肤通透冷白的少女。
      平淡之下的危险和冷酷,远比那个男人更可怕。她还是招来了一个怪物,握着葡萄糖的手指止不住的发抖。可偏偏她的心告诉她——她在战栗且兴奋着。
      
      “……我跟你走,”苏榛毫无察觉自己自己的瞳孔在不断放大,似乎和极端可怖冷血的怪物对视,“我跟你走。”不是因为你会治好我的腿。
      
      她咬牙说着:“我有异能,可以帮你伪装避开一些危险,也没有累赘的家人。”
      她的车祸就是那个恶毒的妹妹造成的,爸爸明明知道也缄默不语,她恨透了他们!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就不会出车祸被困在医院,就不会被其他人盯上!再联想一番男人口里的“庇护”和“邀功”,苏榛骨子里发冷。
      
      “嘘,安静些,我现在只想知道,这些天发生了什么,”步音慢条斯理地褪下脏了的手套,“我好像睡了很久,今天几号?”
      
      苏榛看着步音白净的病服恍然:“今天八月十七了,末世开始的那天是极光消失后,从那天算已经六天了,前两天医院还有秩序,我就是那时候被送进来的……我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在医院里第三天爬山虎霸占了这栋楼,第四天几乎就没人了,第五天通信系统崩溃,什么电话都打不出去,今天就是第六天。”
      
      “这样啊,”步音反手握着刀柄点了点下巴,“谢谢你告诉我了,我给你治好腿我们就先离开这个地方吧,不然他醒来我们就有苦头吃了。”
      她有些苦恼地感叹着:“再来第二次我可保不准能制服他。”
      
      连乌鸦都嗤之以鼻的话轻而易举获得了苏榛的信任,她看着少女蔷薇色的唇和浅色的发丝,小心翼翼地问:“我,我是苏榛,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是步音。”步音水果刀柄朝着苏榛递去,“好了,目前要靠你保护我们两个了,苏榛。”
      【车祸伤无效化完成】
      
      步家大小姐!步音的先心病广为人知,苏榛明白了为什么对方在这里,她握着刀柄的手紧了紧,蓦地发现自己全身的伤痛消失无踪。她震惊地动了动打了石膏的腿。
      “这是……你的异能?!”
      就治好了?太逆天了吧!
      
      少女似乎歉意地低下头颅,唇色更浅几分:“抱歉,能力不足,我没法完全治好你的伤口。”
      
      “已经非常厉害了,我的异能只是粗浅的化妆术,根本比不上你的治疗异能。”苏榛真心实意说道。
      因为伤腿不方便,苏榛这些日子都是靠着自己的化妆术窝在这个病房,可惜她钉的木板防住了动物和植物,没能防住人。
      
      【心理暗示加成完成。】
      【谎言无效化完成。】
      
      【异能:“治疗”(谎言无效化中)】
      
      步音若有所思地笑了。
      
      原来,谎言也能无效化。
      ……真有趣。
      
      “步音,你是要逃出医院吗?”苏榛抱着葡萄糖水小口小口地喝。
      
      “对,我要去找我的家人,”步音撑着俯首,看向欲言又止的苏榛,“在我这里家人不是累赘,只是你没有遇见称得上是家人的存在。”
      
      “可是……人都是会变的。”何况是末世这个考验人性的环境。
      
      “灾难才显人性可贵。”
      “苏榛,人类社会之所以得以发展,是因为人类在竞争的另一端坚守宽容,在残酷的另一端存留怜悯,在放肆的另一端遵循规则,在冷漠的另一端寻觅温暖,当然,我说这么多……只是为了告诉你——”
      步音的笑容渐大。
      “我的家人特别特别好!所以我必须找到他们。”
      
      “如果你再挑拨我们的关系,我就杀了你哦。”步音笑眯眯把自己放在门口的长|棍也递给明显被吓住的少女,“我开玩笑的。”
      
      苏榛:“…………”
      
      “好了,我们该离开这里了,”戏弄女主姐姐成功,步音愉悦地转动着指尖的点点锋芒,乌鸦盯着那丝灵活的光噤若寒蝉,这一次步音没有绑它,自个儿安分待在她胳膊上,每一根羽毛都表露着乖顺。
      
      苏榛在杀死男人和跟上步音之间犹豫半秒,还是脚步匆匆,按照她所说护在步音身前。
      暗处的一双双眼睛审视着,确定了那个大佬真的不会回来,一拥而上开着门的病房。
      
      离开的过程太过平静,除了几只变异大老鼠被苏榛的乱棍打死,她的异能完全无用武之地,暗暗看了眼毫不在意的步音,也绷着脸一副平静样。
      
      住院部准确来说是三栋楼,二三层横向连接构成一个大整体。步音所待的是住院部一栋,比起较远的侧门,从门诊大厅离开更快。
      
      而现在的门诊大楼几乎被一片黄绿的“丝线”覆盖。
      
      步音坐在一楼的职工食堂里,抬头看着那些细长的根茎:“苏榛,你知道菟丝子吗?”
      
      “听过,好像是一种寄生在其他树木身上的……植物?”苏榛不大确定。
      
      “菟丝子,又称金丝藤,寄生草本类,”步音指了指门诊大楼的某些地方,“不过它们现在寄生的对象不限于植物了。”
      
      苏榛盯着她指的地方仔细一看,毛骨悚然。
      步音思索片刻,发现地上的浅黄色菟丝子有往住院部漫延的趋势,显然门诊满足不了它越来越大的胃口。这么活跃,她们两个一过去怕是就会被直接吞没。
      
      毕竟她们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可怜少女罢了。
      
      脑中讯息不断闪动。
      【变异菟丝子(赤),可无效化。】
      【变异菟丝子(赤),可无效化。】
      【变异菟丝子(赤),可无效化。】
      
      步音叹了口气,转身:“看来我们要去找个帮手了。”
      
      苏榛:“嗯?”她们还有帮手。
      
      步音笑容满面地敲了敲桌子:“跟着这么久了,不出来谈一谈么?”
      
      苏榛顿时警觉地环视四周,不可思议地看着三个兵哥哥从各种地方冒出。
      
      领头的队长沉声问:“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步音惊讶地眨眨眼:“只有你们?”
      
      队长沉默了下,打了个手势,又多了两个兵。
      
      苏榛佩服地看着步音,她都不知道对方还有留后手,握紧手里的长|棍,警惕十足。
      
      贺曙回带人跟了两人这么久,当然知道苏榛腰间还藏着刀。旁边柔柔弱弱的少女一直被保护着,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果然是这个女孩先发现他们。或者说……可能一直发现他们跟着。
      贺曙回心中一凛:“我们没有恶意……”对上苏榛“鬼才信你”的神色,他卡了下壳。
      
      “唉,”步音叹了口气,“还不出来么?是要我抓住你才肯?”
      
      这下子对峙的军人和苏榛都愣了下,还有第三方?!
      
      步音起身,观察了下食堂,走到某个角落里敲了敲地面,笑吟吟的:“在?我们谈谈。”
      
      躲在土里的变异爬山虎本体中心:“……”呜。

  • 作者有话要说:  变异爬山虎:不是喊我不是喊我不是喊我【突然被抓住】呜呜呜呜~~
    ————
    以下解释步音异能解释和部分异能设定,建议看看,实在不想看的可以跳过哦~
    1.①关于步音的异能设定:就是“无效化”,“即除了异能“无效化”本身以外,其余一切都可以无效化,不管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抽象的。”但、是!如果异能消耗完了无效化就会暂时进度停止“如法洛四联症”哦。
    ②因为异能来自头像,咱的头像千奇百怪,得到的异能肯定也是千奇百怪,你们可以根据名字大胆发挥想象【大拇指】
    ③其实后面文中会有一些异能解释,大家还有不懂可以在评论区问,能回答的我会回答哦。
    2.异能及变异动植物等级(从低至高):白/赤橙黄绿青蓝紫/黑(九级)
    3.异能按可控和不可控分为两大类:
    ①不可控异能(等于)我们身体中的血液流动是自身不可控的。
    举例:步淼淼本来会有的“变黄”异能。
    ②大部分可控异能(等于)我们能够掌控的四肢。
    举例:步音的“无效化”以及苏榛的“特效化妆术”。
    (这里的“大部分”指的是同一种异能的大部分时间和能力,并不是指所有异能中的大部分)
    4.可控异能中的小部分无法控制(等于)身体的下意识反应/潜意识/四肢突然没有经过中枢调控。
    现实举例:“听音乐抖腿”或是“说话不经过大脑【不是”
    所以,步音可以控制无效化,而“谎言可以无效化”和“法洛四联症无效化”是她的潜意识知道可以并做出了举措。
    同样的,步音想着如何解决菟丝子时“无效化”异能下意识给了回应,可是她偏偏不用哎嘿!
    ——
    无效化异能:你康康我啊!你康康我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