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步淼淼气呼呼地蹬蹬蹬往小别墅里走,看见原本的小花园里的繁花丛簇被一辆辆大车打包带走,她茫然地放慢脚步,高涨的气焰渐渐回落。一个带着安全帽的西装男经过她身边时还略带礼貌的微笑了下。
      步淼淼下意识回了一个商业微笑。
      
      步淼淼的路越走越懵逼,原本漂亮宽阔的绿茵瓷砖路,现在只剩下新铺的各色鹅卵石和大大小小的石块。
      
      如果这还能谈上一句美观,往小路两旁看,小花园的多边形占地面积不仅扩大,颜色也变了,从不易脏的颗粒土变成了饱满深色的肥沃土壤。散发着步淼淼从未闻到过的“清香”。
      
      步淼淼捂住口鼻,快步从那里经过,面色流露出迟疑。当看到了一些穿着粗糙衣服从别墅旁开始栽种小白菜时,她停住了脚步。
      这里肯定不是我家,我走错了。步淼淼坚定地想。
      她爸她妈可不是什么会想突然体验乡农生活的性格。
      
      她回头就脚步匆匆地离开,同时从手里拿出手机准备叫自家司机。
      
      “淼淼小姐!”两个女仆穿着常服,拉着箱子和厨娘刚从别墅里出来,就瞅见熟悉的背影。
      
      步淼淼拿着手机回头,眨了下眼:“小茜?小希?洛婶婶?”
      她没走错?
      “你们怎么都提着行礼?”
      
      小茜吸了吸鼻子,红着眼睛:“我们被辞退了。”
      
      与此同时,步淼淼手机里也传出司机有些尴尬含蓄的声音:“抱歉,二小姐,我昨天晚上刚结束合约。”
      
      步淼淼问了小茜几句,手都哆哆嗦嗦起来:“我,我们家,又破产了?!”
      为什么要说“又”,这就得从一年前说起了。
      
      可是破产,也不等于抄家啊!
      
      小茜被这句石破天惊的话给弄的一个激灵,厨娘倒是爽朗地笑了,二小姐素来是这个性子:“不是这,具体的,淼淼去问先生夫人吧。”
      
      小茜看着步淼淼风风火火地提着小包就走,下意识也摸了摸自己藏起来的小包,里头是主家给她的工资和辞退金,大小姐亲手给的。小茜倒不是为了自己被辞退难过,像她们这种考了证的高级女仆,不愁找不到下一个主家。
      只是……想到脸色白得几乎透明的大小姐,垂下头颅孱弱疲惫的歉意模样,小茜感到止不住的心酸。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小茜和洛婶都不约而同地想着。也下定决心,依着大小姐的请求,帮主家一把,虽然不知道囤货有什么用。
      
      唯一沉默的女仆小希,用略带薄茧的手指摩挲着藏在袖子里的信和名单。
      ‘上面的物资按照我的安排分批放好,后面会有人接手你的事。’在仆人眼中温和又柔弱的大小姐淡淡地道。
      ‘是,大小姐。’
      
      *
      
      步淼淼在玄关换了鞋,进去就看见侧坐在沙发上的步夫人,她嘟嘟囔囔地走过去,但是也不敢像一开始一样大发脾气:“妈——你们怎么把我卡停了?”
      她今天在小姐妹面前可是丢了好大面子,好在一年前在家里破产后她就跟落井下石的虚假朋友撕破了脸,不然今天就不是只丢了面子这么简单。
      
      步夫人动了动,一转头就把步淼淼唬了一跳:“妈……你,你怎么哭了?”
      难不成不是家里破产,是爸出轨了?在外面养小情人了?!卧槽佣人都辞了爸该不会是拿他们的钱去给小情人了吧!
      
      步夫人擦了擦微红的眼眶,没想到被女儿看见,不知步淼淼越来越歪的大脑风暴,对她温婉笑了笑:“我没事,就是想到一些伤心事。”
      
      “想到伤心事还……”
      
      “好了好了,你的卡不是我停的,”步夫人不想谈及,转移了步淼淼的注意力,“这个你得去问你姐姐。”
      
      步淼淼下意识往楼上看了一眼,有些怂:“姐姐停的?”
      那,那要不她不去问了?姐姐总有她的道理。
      
      手机叮咚一声,企鹅群里小姐妹们又商讨着邀约。二小姐瞧了眼,鼓了鼓勇气,上楼了。
      
      等转角处看不见她了,步夫人从靠枕后抽出匆忙藏起来的几张纸,看着看着面色难过。
      我的音音宝贝,可怎么办啊……
      步夫人不禁又险些掉眼泪,想到在家里咋咋呼呼的步淼淼,还是起身把那几张纸收好。
      
      步淼淼在房间门口给自己打了打气,敲了敲门:“姐?我可以进来吗?”
      
      房间门发出“滴”地一声,门锁打开了,步淼淼松了口气推门进去。
      
      说是个人房间,进去后先是对着小客厅和办公区,客厅右边一扇门连着卧室,左边一整面墙被打成书格,被木质的栏板挡着,偶尔几格没有书而是小小的花草摆件,甚至还有一个人偶娃娃。
      
      步淼淼悄悄瞅了一眼那个精致人偶,总觉得那个人偶在看自己,瘆得慌。不过人偶不是向来被姐姐放在卧室吗,怎么拿出来了。
      小客厅朝阳的一面是全透明的落地窗,也许她的错觉,厚了不少,不如以往透亮了。
      
      坐在窗前宽椅的少女脸色几乎白得透明,唇是浅玫色的,比攀附在别墅上的蔷薇更娇柔美丽。扫过肩头的长发在光下是细弱的泛着不健康的浅金棕,看起来身体便不太好,低低的一声咳,让步淼淼的脚步都放轻了。
      
      步淼淼可喜欢她姐了,喜欢中带着畏惧,畏惧中带着心疼。她挨挨蹭蹭过去,努力发出质问的——小声音:“姐,我的卡怎么停了呀?”
      
      步音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略微的苦恼从明亮又平静的琥珀色瞳孔中流出,令步淼淼呼吸一滞,不想再问的话从胸膛涌到喉咙,下一秒就要脱口而出。
      
      步音是有些疑惑又意料之中,自家傻妹妹肯定是忘了:“前段时间,资助的医疗机构又出问题了,我记得那时停卡的事打电话问过你……”
      
      步淼淼大惊,在步音缓口气的期间,问道:“哪家医疗机构出问题了啊?”
      可别是给她姐治病的那家。
      
      要知道从一年前的破产开始,家里投资的医疗机构和科研机构就那么几个,哪怕最艰难的那一段时间爸和大哥都咬牙供住了这几个吃钱的,就是为了找到办法给姐治病。
      
      步音眨了下眼,没想到她先是注意到这个:“那个不重要,你主卡里的生活费不够吗,那……”
      
      不!那个很重要啊!
      步淼淼回想步音避重就轻的性格,心拔凉拔凉的,圆乎乎的奶狗眼期期艾艾地看着她:“姐~”
      
      步音面对撒娇的妹妹,叹了口气,捏了一把软乎乎的脸颊:“也没什么大问题的,但是我想着经过这次,干脆全部把资金撤回来,反正我也没几日可活,用来做些其他准备不是更好?”
      虽说她完全劝不动爸和大哥。
      
      步淼淼被步音话里的信息直接吓蒙了,她呆呆和少女含笑的双眸对视几秒,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啊!姐你好坏!骗我!”
      
      步音笑着看自家十六岁的小妹妹跳脚,像一只气哼哼又不敢对罪魁祸首发脾气的小奶狗,在原地滴溜溜打转,一个劲嘀咕着:“这种事不能拿来开玩笑的。”
      “姐姐你真是的。”
      “就仗着我宠你。”
      步淼淼长长叹了口气,为自家姐姐偶尔暴|露的恶劣性格感到委屈。她这么乖,姐姐以前都不逗弄她的!都是大哥!去了别的市,才让姐姐转移了目标!
      
      步淼淼几乎忘了自己来的目的,她和步音能单独相处的时间不多,步夫人总担心咋咋呼呼的步淼淼会吓到步音。事实证明,是步淼淼总被步音吓到。
      
      “姐……你,你怎么突然想看我企鹅头像了?”
      
      “我做了个梦,”步音话音一顿,想到半个月前梦里她看见的所谓“未来剧情”,和当时情绪起伏过大而被急救带走,之后稳定了一年的病情又开始恶化……最后这一件事,家里虽然瞒着她,她自己的身体还是能察觉到的。
      同样的,她出事,小妹估计也被瞒着。
      大哥倒是回来了一趟,风尘仆仆地深深看了苏醒的她一眼后,又风尘仆仆的离开,气得步爸爸打电话骂他。
      
      步音倒是知道,大哥是逼着自己离开,因为……
      
      “什么梦?”
      
      好奇的话打断了步音的思绪,她注视着一脸天真的妹妹,还没有完全长开的面容上是和平世界才有的乐观懵懂。
      步音被可爱到了,揉乱步淼淼软软的头发,撑起身子亲昵地抱住面前的少女,不让对方看见自己若有所思的表情。
      
      家里这个梦她和家里提及过,爸妈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也纵容着她这些日子的“胡作非为”,以淼淼的性格,估计也不会当真。
      
      唯一比较重视的大哥,来不及说就逃似的跑离了。
      
      步音头颅软软靠在她颈窝里,冰凉的吐息混合着平静的语调,单纯的少女无措地小心翼翼拢住那瘦削的背脊,脑补姐姐伤心的脸,心揪得生疼:“我梦见末世来了……我们家所有人都死了。”
      
      “没人活下来……”
      
      步音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要情绪激动,背对着步淼淼的脸上眼神放空,视线淡淡落在柜格里的精致人偶身上,垂下眼睫,幽邃冰冷。
      
      她把自己做的梦挑拣着告诉了步淼淼,末世来了,动植物疯狂生长,大部分淡水水源被污染无法饮用,人类成为最底层,即使出现了“异能”,依旧每天挣扎着生存。
      
      她没说的是,这场末世的根源来自外太空,一个被宇宙种族命名为“星空核心”的存在,意外来到了地球,地球因此引来浩劫,不管是本身的,还是来自外星的搜查。
      
      梦中有“女主”和“男主们”,她们一家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炮灰。男女主的“异能”各有妙用,然而这个世上大部分人在末世来临前后都产生了异能,却没有什么帮助甚至更加悲哀。
      
      步淼淼便是其中的一员,她的异能是“变黄”,字面意思的皮肤变成黄色,而且无法恢复原本样貌,使得这个原本活泼的少女一度在末世中被欺辱到抑郁又疯狂。
      哪怕是异能算得上有用的大哥步钦,也难逃一死。
      
      想到这里,步音的眼神变得晦暗。
      
      自己的人偶,居然是所谓的男主之一。当自己家人陷入危难之时,这个人偶里的灵魂在和女主卿卿我我,和其他男主勾心斗角。
      只因为当人偶体内的灵魂苏醒时,第一眼看见的是女主。
      毫无疑问相信她,毫无疑问宠爱她,毫无疑问认定她是人偶的主人。
      
      真讽刺。
      
      她深深注视着自己以往最为喜爱的人偶,深沉而冰凉的锁链仿佛在肌肤上缠绕,战栗而厌恶。
      
      “在梦里,你的皮肤变成了黄色。”步音松开步淼淼,恰好对上她震惊的面容,眉梢微不可见地一挑,“因为‘异能’来源自头像,所以我……”
      
      “哈,哈哈哈,”步淼淼干巴巴地笑了笑,悄悄把手深入包包里,安慰步音,“只是一个梦而已,不要胡思乱想啦。”
      换个角度想想,步淼淼还是能理解步音的做法,姐总是要控制情绪,有时候睡眠都是要辅助进行,从小到大她从没见过一个噩梦让步音这么慌张,影响是真的很大了。
      
      但是吧,步淼淼想到自己那些仗着家里人都不看而肆意妄为的头像,想到自己和其他人破坏形象的放飞聊天记录,感到人生灰暗。
      绝对!不能让姐姐看见!
      
      “可是我想看看……”
      
      “当然没问题,”步淼淼把手机从包包中拿出来,对着黑屏装模作样按了按,“啊,我手机可能是没电了,姐你等我充会儿电哈!”
      
      “喵喵你的卡……”
      
      “嗐没事!我生活费还有呢!副卡停就停了叭!”
      
      步淼淼表面坦坦荡荡内里迫不及待地离开,步音弯眼轻笑了下,就当做没有看见对方的小动作。她看着窗外渐渐染红的天,面色淡淡地撑着心口处。
      
      梦里,她死了,死在末世开始前。
      
      柜格里的黑发人偶静默着注视寥落的纤细背影,忽而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下。
      
      *
      
      步淼淼回到自己房间,开启手机,打开企鹅群,点击头像——更改头像!
      
      步淼淼严肃的对着自己原本的小黄鸭表情包【我怀疑你在搞hs.jpg】,脑子闪过步音的话,狐疑半秒后觉得只是个巧合,此黄非彼黄啊!反正头像是肯定要改的,这种头像是绝对不能被姐姐看见的!
      
      她在自己的图片中千挑万选,慎重地上传了一张【我爱学习,学习爱我.jpg】,过了两秒一想,把上面的沙雕人脸去了,只留下八个P成灿金色的大字。
      退出来,再次思考两秒,打开了x博/x度/x乎……的头像,全部改动!
      
      十分钟后,小姐妹的群疯狂艾特步淼淼。
      
      【今天我就是要日得你嘤嘤叫:
      @不要叫喵喵我们就是好朋友,你咋啦儿砸!被盗号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开文啦~~!!
    我写剧情比较慢热,大家见谅啦~
    男主就是男主,但是不是真的喜欢原女主哒~
    ————
    食用需知(部分见文案):
    1.步音有病,真的有病,重度精神洁癖和占有欲狂(瞎编病情,请勿考据)。而且不是好人。
    2.黑原本女主,但不是每个都黑。
    3.步音只有当前世界的记忆和剧情√
    4.不要完全相信剧情
    5.很苏很无逻辑,虽然我的本意是写一个高大上的文【躺
    6.你有意见好好评论我会看,弃文请安静的离开么么哒~
    7.想到再补充——
    ————
    发红包~两分评论前二十~一人一个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