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进来吧。”虹膜解锁后,叶维清推门进入。
      
      伴随着房门打开,玄关处亮起顶灯。秦瑟明白过来他为什么叫她跟着。这里也配备了应急电源,别的地方停电时,他家完全不受影响。
      
      一盏盏灯光次第亮起,照得屋子里明如白昼。
      
      秦瑟望向随意倚靠在桌边的叶维清,见他正操控着屋内照明的遥控按键,忙道:“谢谢,有点亮就行。不是全黑就可以。”
      
      他轻点头,沉默着收了手。
      
      这时候秦瑟才注意到他的长相。
      
      原身全心全意地喜欢着陆宇豪,连家里人都不放在心上,更不可能去留意比自己高一个年级的叶家太子爷了。
      
      所以,即便在同一个学校,即便叶太子是响当当的风云人物,秦瑟也几乎没有关于此人的记忆。这算是头一次真真正正地仔细看他。
      
      十七八岁的年纪,很高,足有一米九。头□□染成浅色,五官深邃。因为肤色白皙,骨相极好宽肩窄腰,即便穿了极其挑人的暖橙色休闲服,也丝毫不显违和,反倒是比模特还好看。
      
      非常漂亮惹眼的相貌。只是眼神太过疏离淡漠,气势凌厉,会让人莫名地不敢亲近。
      
      但秦瑟已经发现这位叶太子是刀子外壳豆腐心。虽然不想和他接触过多,却不会怕他。
      
      和他暖色为主的亮眼衣衫不同,屋里的装修以黑白灰为主色调,整个屋子泛着清冷低调的优雅。
      
      一进屋子,秦瑟就发现了旁边挂着的七八件女装。
      
      款式很新颖。她忍不住朝她们多看了几眼。
      
      叶维清留意到了她的目光,指着那些衣服问她意见:“你觉得怎么样?”
      
      “很漂亮。”秦瑟连连赞叹,指了这些女装上的几处位置:“特别是这几个地方,设计得极其巧妙,非常独特。又漂亮显瘦,我很喜欢这种设计理念。”
      
      叶维清莞尔。
      
      他没想到,她说得那么一针见血。
      
      确实这几处是最花心思的。
      
      “嗯。”叶维清难得地露出笑颜:“这是设计师在这个系列里,最满意的几处。都被你点出来了。”
      
      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他赞赏地望向秦瑟;“你眼光不错。”
      
      叶维清取出了几个充电器,除了他自己的外,还有老二老六他们几个过来玩时落下的,型号各异。看过秦瑟手机的接口后,他拿了其中一个递给她,又指了十几米远的一间屋子说:“那个卫生间你可以用。”语毕,自顾自朝着更远的地方去。
      
      秦瑟给手机充上电,进卫生间打算梳洗。
      
      这里显然是给客人用的,很多一次性用品,譬如牙刷、毛巾。都是蓝色或是绿色,花色偏刚硬,想必会来到这儿的客人都是男性。
      
      一个客用卫生间都比她的卧室还大了。她家已经够土豪的,他家更是壕上加壕。秦瑟暗自啧啧感叹着,走到洗漱台前。
      
      相貌居然和她原本一模一样?秦瑟有些意外的同时也很高兴。她可不希望整天面对着陌生的面孔。美滋滋地开始洗脸,刚刚打湿,她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急忙去找叶维清。
      
      屋外飘着食物的清香。她循着香气一路找,在厨房终于寻到人。
      
      透着磨砂玻璃门,隐约可见挺拔修长的身影。即便是站在灶台前拿着锅铲,那背影依然孤傲卓然,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矜贵。
      
      秦瑟震惊了。这家伙居然会做饭。她都不会。
      
      就在她怔愣的片刻功夫,玻璃门打开。叶维清站在门口居高临下地看她:“有事?”朝她带着水珠的脸颊略扫一眼,了然:“那里的毛巾和牙刷杯子你都可以用。”
      
      “洗面奶也可以吗?”
      
      “什么。”
      
      “我可以借用你的洗面奶吗?”秦瑟之前醉过酒,又和陆宇豪那帮人吵了一番,总觉得脸上浮着汗脏兮兮的实在不舒服,想清洗彻底些。
      
      她没有化妆,脸颊沾水倒不会有妆容花了后的邋遢,反而透着湿漉漉的楚楚可怜。叶维清眉间轻轻蹙起,好半晌才点头,说了他自用卫生间的位置让她自己过去取。
      
      谢过他后秦瑟匆匆转身往回走。
      
      “你……”叶维清唤了一声。
      
      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秦瑟回头看过来。
      
      “你有忌口吗?”叶维清问。
      
      其实他打算只煮一份晚饭自己吃的。刚刚和她交流几句后,不知怎么的忽然改了主意想多问这么句。
      
      这显然是打算连她的晚饭一起准备上了。
      
      虽然秦瑟晚上只喝了酒没吃东西,正饿着,可她对于他的邀约却非常犹豫。毕竟一开始是打算和他保持距离的。等会手机有些电后她就可以回去了。
      
      因为她的片刻迟疑,叶维清突然后悔起来自己的多此一举,唇角紧绷冷冷道:“算了。”
      
      他也说不清为什么要多嘴问一下。
      
      本来是不想管她的,可是想到电梯里她万般无助时全心依赖他的模样,他就莫名地有些心软。
      
      小时候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也曾经怕黑过。
      
      只是在经历了很多事情后……
      
      啧。不提也罢。
      
      食物香气不断从厨房里往外飘出,使得满室清冷慢慢染上了家的温暖味道。
      
      在这香暖气息中,他最后说的那两个字却透着无尽的寒意,瞬间打散了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温度。
      
      察觉出叶维清的情绪变化,秦瑟暗叹了口气,觉得无论对方身份如何,终究不该这样冷漠对待别人的善意,这次答得飞快:“我不吃苦瓜和芹菜!”
      
      叶维清轻嗤了声猛地关上厨房门,隔着磨砂玻璃丢下句话:“一会儿自己找餐厅位置。”
      
      其实秦瑟没对叶维清的厨艺抱多大希望。毕竟这人颜值和智商都非常之高,会做饭已经很难得了,对厨艺不能要求太大。
      
      但,事实总是出人意料。
      
      简简单单的煮面,不过是加了些蔬菜和虾,却奇异地非常好吃。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法子办到的,连汤都鲜香可口。
      
      秦瑟连吃两碗。
      
      叶维清姿态慵懒随意地倚靠在椅背上,眉目间隐约有了笑意:“味道还可以?”
      
      “非常好。”秦瑟赞得真心实意。
      
      “不会太淡吗?”
      
      “不会。”
      
      “爷爷说我做的东西没味道,不好吃。”
      
      秦瑟估量了下他爷爷的年纪,少说也得有六十左右了:“老人家年纪大了,味觉自然没有那么灵敏,喜欢口味重一点。下次你给爷爷做面的时候可以适当多加一点调料。”
      
      她这话并非随口乱说。
      
      孤儿院的阿姨们有的也年纪很大了,她们吃饭就会重口一些。平时她们都是顾及着孩子们,做饭依然是清淡可口的。自个儿会会备好咸菜辣椒酱之类的,吃饭时候再加进的饭里。
      
      这还是秦瑟时常回孤儿院探望大家时候发现的,特意问了阿姨们。
      
      叶维清听后若有所思。
      
      他做过的东西统共就没几个人吃到过。他还奇怪,为什么前几年爷爷爱吃他做的东西,最近两年总是不喜欢。
      
      这一刻他忽然有点心里不舒坦。
      
      老爷子终归还是年纪大了。
      
      叶维清正想着过几天要不就回大院看看爷爷。抬眼一瞧恰好看到秦瑟打算收拾碗筷。他赶忙站起来把碗筷从她手里给夺了来。
      
      “怎么能让女生做这种粗活。让他知道又要训我。”叶维清很自然地收拾着餐桌,顺手清理干净桌面,动作流畅自然明显已经不知做了多少次。
      
      秦瑟感觉很不好意思,让他帮了忙吃了他的面,结果还得他来收拾。她挽着袖子打算跟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
      
      结果袖子才挽了一小半,他就指了沙发让她坐。
      
      “待这儿。”他道:“厨房油烟大,不是你们女生该去的地方。”略一停顿,补充:“这话是我家老爷子说的。”
      
      等他进了厨房,秦瑟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最后一句居然拿叶老太爷来说事儿?因为是老人家说的,所以她作为一个后辈必须听?
      
      为了让她放弃收拾,他也是蛮拼的了。
      
      在这一刻,秦瑟突然发现,叶家家风真是不错。比如眼前的叶……
      
      呃,叶老爷子,就很有绅士风度。
      
      等到餐厅重新恢复整洁,已经来电了。秦瑟谢过叶维清后告辞离开。
      
      “真客气。”叶维清扯了扯唇角:“从进屋到现在才多久时间,你已经谢过我不下十次了。”
      
      客气点好,秦瑟心说。这样的话以后也方便两清。“那,晚安啊。”她站在门口朝叶维清挥手。
      
      “你喜欢吃面?”侧靠在门边的叶维清突然问。
      
      其实不是的,秦瑟暗道。她平时吃面不多,今天晚上因为他做的东西很合她的胃口所以多吃了些。
      
      但是这话并不能直接说出来,会显得太过亲近了,有违她打算和他保持距离的初衷。
      
      所以秦瑟点点头:“是,我爱吃面。”
      
      叶维清“嗯”了声没再说话,目送她进了电梯后方才把门关上。
      
      秦家用的是指纹锁,倒是方便了秦瑟。进屋后,她来不及把环境熟悉一遍,赶紧依照着记忆翻箱倒柜。
      
      她打算找点东西给叶维清当谢礼。翻来翻去,没什么适合男生的新东西。唯有留在刚才随身携带的包里的一双手套比较合适。
      
      那双手套是原身买来打算送给陆宇豪做生日礼物的。因为陆宇豪带了新女朋友,原身气得一直喝酒,礼物没送出去。
      
      给心爱之人选的,自然品质极好,牌子也响亮。唯独颜色有些扎眼,是青草绿,选择它是因为陆宇豪喜欢绿色。好在叶维清气质极好肤色很白,什么颜色都搭得上。
      
      一中校服又是深蓝色,和绿色系并不冲突,过两天开学后也能戴,送给叶维清当谢礼倒是真不错。
      
      秦瑟把刚拿出的手套重新放进包里,打算着明后天的就送到八楼去。
      
      刚刚塞好,电话铃声响起。她看了眼来电人名字。
      
      秦国富,她爸。
      
      秦瑟本身孤儿院长大,虽然从小到大阿姨们给了她很多关爱,可来自于父母的亲情,却没有体会过。
      
      之前因为原身一意孤行非要离开老宅住在一中附近,父女俩大吵过几次,关系冷到了冰点。秦国富来过好几次电话,原身都没接。她一心放在陆宇豪身上,也从来不主动给家里人打电话。
      
      这次秦瑟接了起来,轻轻道:“爸?”
      
      那边一片安静。大概二十多秒后,柔和女声传来:“瑟瑟啊。”
      
      这声音让秦瑟莫名的心底一软,“妈。”又问:“爸呢?”
      
      “我把他轰一边儿去了。”柳悦道:“说个话都不利索,好半天不吭声,装哑巴呢?对了,后天开学,还缺东西不?缺的话和妈说,别委屈着自己,妈给你买!钱啊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关键看你喜欢什么。千万千万,无论什么事儿,别委屈自己了就好。”
      
      寒假的时候原身只除夕去老宅陪爷爷的时候见过爸妈,其余时候都追着陆宇豪到处跑。即便陆宇豪对她并不热情也无所畏惧。这样算来,一整个寒假母女俩都没怎么说过话,所以柳悦噼里啪啦一连串下来不停歇。
      
      而且,看柳悦话里话外的意思,显然是知道女儿在陆宇豪跟前碰钉子的事情,不过顾忌女儿的自尊心,避开了没有明着提,只一遍遍重复不能委屈了自己。
      
      秦瑟笑着说了句“我知道”,又道:“妈,今天陆宇豪生日,我和他吵了一架。我想通了,以后我要好好学习,再也不会缠着他。”
      
      这话不是随口乱讲。从小到大都是学霸,她自身有这个实力。
      
      那边又是一阵安静。过了会儿,柳悦才继续说话,声音哽咽:“好好学习?书呆子女儿我可不要!都怪你爸,非要想办法送你去一中贴金。周围一群书呆子,可别把我貌美如花的女儿教坏了。咱家缺什么?什么都不缺!你好好的就行,少看书,累眼!伤了视力多费劲。要不咱还是转学吧?”
      
      此时秦国富的声音幽幽传来:“一中潜力股多。你女儿去那里上几年学,多吸引些追求者,以后还愁嫁得不好?”
      
      听了这话,柳悦好歹没有再提转学这一茬。
      
      秦瑟听了夫妻俩的对话连连叹气。
      
      ……这绝对是亲爸亲妈。
      
      不过,秦国富这个名字,真的有点耳熟。想到秦爸做生意给公司取名字就爱带上“国富”两个字,秦瑟心里咯噔一声,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妈。”她说,“‘国富板业’你听说吗?”
      
      “听过啊。你这孩子消息还挺灵。前段时间你爸收购了一个板厂,生意规模扩大了,刚刚把做板子的公司名字改成这个。”
      
      秦瑟捏着电话的手慢慢缩紧。
      
      《霸道总裁最爱我》这本小说里,女主父亲三起三落。他曾经做过制板,不过厂子被“国富板业”吞并,一度人生跌入低谷。好在后来他看准时机再次转行,又签下国外品牌沙发的华国代理权,这才重新走上辉煌。
      
      男主陆宇豪大学专修市场经营,后来去的公司就是女主父亲的这个沙发公司。
      
      秦瑟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和女主家还有这么一段渊源。想必也是一条暗线,只不过故事烂尾没有来得及挑明。
      
      更没想到的是,家里除了她这个炮灰反派外,还有另外一个反派爹在。
      
      秦家真的是,藏、龙、卧、虎啊!好好发掘的话,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惊喜”。
      
      宁清木华八号楼第八层。
      
      叶维清洗过澡后,打开电视不停地换着台,随意按了几个节目,一点没看进去内容。
      
      终于他认命地叹了口气,把所有事都丢到一边,拿过手机找到宋凌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接通。
      
      叶维清:“我记得你说过,学校旁边有个酒楼做的汤面味道很不错。明天聚会的地点定在那里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