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前任他叔冲喜》绿药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0-17 02:27: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004章 ...

  •   第4章
      
      翌日清晨,天还没亮的时候,顾见骊便醒了。她是被冻醒的,身上的鸳鸯喜被不知何时落了地。顾见骊睡姿很规矩,经常睡时什么姿势醒来还是什么姿势,更没有踢被子的习惯。她没多想,抱起被子拍了拍灰尘,把它放回床榻。
      
      ——让别人知道她昨晚睡在罗汉床上总是不好的。
      
      桌子上的那对喜烛居然还没有燃尽。
      
      顾见骊忽然想起姐姐出嫁的时候,继母曾说过新婚之夜的喜烛一定要燃到天明才能百年好合事事顺遂。她走过去在桌旁坐下,托腮望着晃动的火苗,好半天,她的眼睫才会随着火苗扇动一下。
      
      ——她不敢再睡了。
      
      顾见骊安安静静坐在昏暗的房中等待天明,不由想起广平伯府的情况。她原本是要嫁给姬玄恪的,对广平伯府的事情也算有些了解。
      
      广平伯府的老伯爷年岁不小了,共有五子一女,前五子为原配所出,小女儿为继室所出,也就是如今府里的老夫人。五位爷里,长子有个不大不小的官职,二爷、三爷都不大有出息,四爷少年时夭折,五爷如今吊着口气。孙辈里倒是有几个有出息的,尤属姬玄恪。
      
      怎么又想起了姬玄恪?顾见骊微微蹙眉,侧首望向床榻上的姬无镜。
      
      说起来,广平伯府里老老小小中权利最大的人,竟是曾经的姬无镜。他没有品阶官职,权利却极大,更是让满朝文武畏惧。
      
      如今圣上经历夺嫡之役才终登九鼎,圣上坐上龙椅时朝堂并不稳固,于是设立玄镜门。一些该杀却不能在明面上杀的人便交给玄镜门。
      
      姬无镜是玄镜门的第二任门主。他弱冠之年,“镜”字是圣上钦赐的字。如果说玄镜门是陛下的刀,那么姬无镜就是这刀上最利的刃。
      
      他杀过反贼,也杀过忠臣,屠过刺客,亦宰过亲王。
      
      若姬无镜只是为陛下当差倒也不会风评差到如此。只是有人说姬无镜是享受杀人的。有人说亲眼见过他食人肉饮人血。还有人说他全身上下都是暗器,他若看向你对你轻笑一声,你恐怕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有一年圣上出行,百姓夹道跪拜,忽有胆大刺客行刺,姬无镜便当众剥了刺客的人皮。他一身红衣立在马上,用长剑挑起人皮笑着说回去做一个人皮灯笼玩玩。那一幕让围观百姓毛骨悚然。
      
      还有一年番邦使者挑衅,他仍是一袭红衣,懒散抱胸斜倚廊柱嗤笑了一声。使者叫嚣,可话还没有说完便七窍流血而死。
      
      姬无镜摊了摊手,似笑非笑:“不是我干的。”
      
      不是你,还能是谁。
      
      昔日那样的人物如今躺在床上等着归期,顾见骊有些感慨。许是想起同样卧床昏迷的父亲,顾见骊再望向姬无镜的目光里,便少了许多先前的畏惧胆寒。
      
      也是,都是快死的人了,有什么可怕的。至少没到阴曹地府前是不用怕的。
      
      待到天亮,林嬷嬷赶来伺候她梳洗。她这婚事虽然特殊,可是今日的请安还是要去的。
      
      走在檐下,顾见骊有些不放心,问:“你跟我过来,六郎和四姐儿那里可安排妥帖了?”
      
      “夫人放心。奴婢出来的时候两位小主子还睡着,栗子在一旁守着。”林嬷嬷又解释了一句,“栗子这丫头虽然拙了些,吩咐她些简单的事情她也都能做好。”
      
      顾见骊点点头:“等回院子了我去瞧瞧他们。”
      
      落后半步的林嬷嬷瞧着顾见骊端庄挺立的背影,觉得十分惊奇。她原以为会抬进来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主子,没想顾见骊竟如此沉稳淡然。这哪里像明知道时日不多等着陪葬的?不仅一滴眼泪没落,还该吃吃该喝喝。只是这样就罢了,竟然还会关心两个小主子,礼节方面也没什么错处。倒像是真打算好好过日子的。
      
      再一想到她不过刚十五岁,林嬷嬷更是觉得惊奇。
      
      宋嬷嬷挑起帘子通禀五夫人到了,顾见骊迈进主屋,打断了屋子里原本的谈笑声。无数目光落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顾见骊,恨不得把她看透。
      
      广平伯府的女眷们,顾见骊几乎都认识。
      
      顾见骊熟视无睹各种看热闹的目光,款款玉步走至老夫人面前,规矩行礼。从容得体,无一丝错处。
      
      “起来吧。”老夫人点头,让宋嬷嬷递上了压红。
      
      顾见骊又与三位妯娌相见,依次喊了“大嫂、二嫂和三嫂。”
      
      二夫人的脸上明显有些尴尬。
      
      一切礼数都没错,可偏偏屋子里的气氛古怪得很。
      
      大姑娘姬月明忽然开口:“见骊,三个多月没见。如今再见,世事变化。没想到你没成为我堂嫂,反而给我五叔冲喜来了。”
      
      姬月文和姬月真诧异地看向姬月明。
      
      本来就有些冷场的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顾见骊忽然想起父亲曾说:“玄恪这孩子是不错,他日必有一番作为。可你嫁给他,必要和他的家人相处。广平伯府徒有皇室宗亲的名头,里头实在烂透了,那家人的做派恐我的见骊不喜。”
      
      顾见骊看向姬月明。
      
      姬月明忽然有些心虚。曾经整个京城都捧着顾见骊,想要接近顾见骊都没什么机会。如今顾见骊家中生事,自己更是沦落到给别人冲喜的地步,姬月明那压抑许久的自尊心一下子膨出来,没忍住挖苦了两句。
      
      顾见骊脸上挂着浅浅的笑,说:“明姐儿,称呼错了。”
      
      姬月明一怔,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向顾见骊。
      
      顾见骊却已经移开了视线,看向大夫人,温声款款:“若是我没有记错,明姐儿两三个月前已经及笄了。如今也该懂些规矩,免得在外面出错。”
      
      顾见骊的声音本来就有些甜软,她温声细语的时候,声音更是给人特别舒服的感觉。明明说的是指责的话,也却是十分受听的。
      
      大夫人这几日正在愁姬月明的婚事,顾见骊的话忽然戳到了她。她并非为顾见骊打抱不平,而是不喜女儿当众表现得不够得体。尤其是自己的女儿和同龄的顾见骊站在一起,这差距……
      
      她立刻拉长脸斥责女儿:“没大没小的成什么样子,身为嫡姐,还不快带着几个妹妹喊五婶!”
      
      大夫人一个眼色把姬月明叫屈的话吓了回去。姬月明咬咬牙,心不甘情不愿地朝着顾见骊屈膝:“月明给五婶问好。”
      
      姬月文和姬月真一并起身问好。
      
      府里的大郎姬玄慎也带着几个弟弟给顾见骊问好。府里一共五位少爷,除了姬玄恪其他人都在。
      
      顾见骊不动声色,心里却忍不住想姬玄恪是因为觉得尴尬故意避开今日的场景?
      
      厅中还有老夫人表亲家的几个孩子在场。不过老夫人并没有让顾见骊与这些亲眷打交道的意思。她揉了揉眉心,让晚辈都退下。她说最近天寒,不必日日过来请安,又格外嘱咐顾见骊好好照顾姬无镜即可。
      
      顾见骊了然。日后其他人是否来请安未必,老夫人是直接拒了她的登门。
      
      顾见骊脸上端庄的浅笑未曾变过一丝一毫,内心毫无波动。
      
      只是在顾见骊离开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一道过分直白的目光。她回头,便对上赵家表少爷不怀好意的目光。
      
      顾见骊蹙眉收回目光,心里父亲当初的话的确没说错。
      
      回到五爷的院子,顾见骊没回房,先去看望了四岁的六郎和四姐儿。两个孩子居然还在睡着,顾见骊也没吵醒他们,轻轻走过去望了一眼。
      
      两个小孩子都是雪团子一样可爱的年纪,酣睡时的模样更是讨人喜欢。尤其是睡在外侧的女娃,像只软软的小奶猫似的,瞧着就让人心里跟着软软的。
      
      “夫人,您先回去休息。等小主子醒了,奴婢抱过去见您。”
      
      顾见骊又望了一眼酣睡的两个孩子,硬着头皮转身回房。她想得很好,陪两个孩子一整天就不用回去单独面对姬无镜了,可惜这两个奶娃娃睡得正香……
      
      回了屋,顾见骊倚靠在窗前,随意拿了本书来读。若读书能分散注意力,倒是能让她忘记屋子里的另一个人。
      
      当她将这一本书读到三分之二,微微侧首,发现窗外天色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雪。
      
      听见有人走进屋中,顾见骊目光仍落在书页上,随意问:“有什么事吗?嬷嬷。”
      
      “五表婶。”男人的声音带着讨好。
      
      顾见骊一惊,猛地抬头。
      
      赵奉贤往前迈出一步,顾见骊用力将手中的书放在桌上,肃声质问:“这里岂是你能随意进入的地方!”
      
      赵奉贤显然被顾见骊忽然的气势唬住了一瞬,不过也只是一瞬。他继续朝顾见骊迈步,笑嘻嘻地说:“五表婶,早上没能给您问好。奉贤心里过意不去,亲自过来给您请安喽。”
      
      曾经的顾见骊绝接触不到这样的人,或者说即使是再卑劣的人在她面前都要摆出儒雅的模样来。而在过去的三个月,她见过太过的地痞流氓。赵奉贤的言语和表情,她实在是太熟悉了。
      
      顾见骊抓起一旁的茶碗,朝赵奉贤脚旁摔去,冷脸道:“出去!再不出去我就要喊人了!”
      
      赵奉贤仍旧是一脸的嬉皮笑脸,说:“五表叔好模好样的时候最喜欢死人最讨厌活人,他的院子最偏僻。没人,你喊不来人。”
      
      他眯起小斗眼将顾见骊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话锋一转:“再说了,您这是误会奉贤了。奉贤仰慕五表婶多年,只是想和五表婶说说话。别的混蛋事儿……不做。”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下章就醒啦~,然后开始神经病剧情(哦不划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