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手留着过年吗[快穿]》王辰予弈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05 00:43:3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面对周末末如此理所当然的反问,这个陌生男人有一瞬间的愕然,旋即,他却是笑得更加乐不可支起来,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讨好的迁就,“是我说错了,别生气。”
      
      顿了顿,陌生男人声音更低沉了几分的轻笑道:“毕竟,你这么美,就算要放不下,也应该是遇到你的男人放不下才对,是不是?”
      
      “比如你?”周末末的眼梢冷静而挑剔的扫过这个陌生男人,其实她挺想回他一句“不是”的,毕竟,闪婚一天昨天领证今天离婚的“前夫”的真爱就在眼前那里。
      
      “嗯,比如我。”陌生男人就站在她身边,声音里带着低沉的暧昧。
      
      周末末其实也没生气,就是觉得这个如此熟练的和自己调情的陌生男人出现的有点突兀。
      
      或许,真的是自己现在这张亲妈不认的夜店浓妆脸比较符合酒吧猎艳的男人的审美?
      
      又瞥了一眼这个男人头顶的霸总沙雕TAG,周末末突然了悟,和系统确认道:“他是不是认识陈景铄?”
      
      从刚刚那个陌生男人站在周末末身边说话起,就已经浑身都开始炸毛的系统早就不蹲在墙角自闭了。它睁大了那双圆碌碌的大眼睛,使劲做着深呼吸,呼出的热气连绵不绝,甚至让人怀疑,它是不是已经把自己给点着了,下一秒就要原地爆炸。
      
      被周末末叫了一声后,系统终于从即将原地爆炸的状态中暂时脱离出来,小熊猫飞也似地迅速回到了周末末的面前,仔细打量了一眼这只野生霸总的面孔,在数据库里比对过后,突然惊奇的“咦”了一声,“他也是剧情里的角色,名字叫傅时慎,据说身份高贵神秘。但是,按照这个世界的原始剧情线,傅时慎只在剧情线的最后面出场了一次次——不对,是两次。”
      
      周末末道:“把结尾那段剧情线调出来我看看!”
      
      之前因为任务还没刷出来,周末末也就没急着看后面的剧情和结尾。毕竟是真爱无敌型的豪门总裁文,过程再怎么变幻莫测,到了结尾,肯定还是标准的男主和女主结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哦,可能还会有很长的关于天才宝宝的番外。
      
      小熊猫立即点头,“好呀!”
      
      正如系统所言,剧情线中提到傅时慎的地方,只有两处,并且已经是临近尾声的部分。
      
      按照原始剧情线的发展,几经纠结和周折之后,女主杜若和男主陈景铄终于订婚了。在这场盛大的订婚宴上,作为傅家继承人的傅时慎,才刚刚从国外回来,也是陈家邀请来的一位贵客,只是略提了一笔而已。
      
      然后,原主剧情线接下来的剧情就急转而下了。后面的剧情中,并没有直接描述杜若和陈景铄幸福的婚后生活以及他们生的天才宝宝,而是突然写了一笔杜若险些遭遇车祸,腿部留下些微残疾的杜衡一把推开了姐姐,自己却摔倒在地,惨遭不幸……
      
      因为杜衡的离世,杜若在痛苦和自责中消沉了许久,陈景铄一直陪在她身边。一年以后,陈景铄陪着杜若去墓地看望杜衡的时候,却意外的在墓地这里看到了正站在杜衡墓碑前面转身将要离开的傅时慎。双方当时没说话,陈景铄还奇怪道:“阿衡和傅时慎认识吗?”
      
      等到傅时慎离开之后,杜若和陈景铄走到墓碑前,发现自己弟弟杜衡的墓碑前,已经摆放了一束还带着新鲜露水的白色鲜花。这次扫墓之后,杜若怀孕了,她才终于从失去弟弟的痛苦中走出来,期待着新生命的降临。
      
      看到剧情线里的这个结尾,周末末直接就懵了。
      
      “杜衡在结局前为了救杜若去世,这是报社吗!?”周末末难以置信道:“我本来以为,这个世界的剧情线,就是俗套总裁文,结果突然冒出来一个灵异线的阿飘也就算了。结果,剧情线的结尾还要虐人?”
      
      看到周末末一脸难以接受的表情,小熊猫本能的上前想要抱抱她,结果,却因为高度问题,只能够得到周末末单侧裹着黑色裙摆的修长小腿。
      
      在周末末意识空间里的系统突然也懵了。
      
      看到系统现在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周末末反而又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她和系统已经绑定很久了。虽然最初的时候,系统也是个纯粹的新手系统,但是,那种万事尽在掌握的从容自信、以及仿佛与生俱来的强势性格,却完全看不出同样是个新手来。
      
      他们两个一起做任务、一起成长、一起走上人生巅峰变得更加强大。本来就带点霸总气息的系统,在这个过程中更是进化成了从来说一不二的狠角色。周末末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在遇到自己之前,这个系统丢掉内存后的幼生期,不但不见丝毫曾经的精英霸总范儿,竟然会这么的呆卡萌,炸毛、发呆、闹脾气、气急了还会一个系统自己去缩在墙角自闭,这种甚至有点奇特的亲切感,真的是陌生又好玩……
      
      突然之间,周末末萌生了一种专门帮它备份存档现在信息的冲动,等将来系统慢慢恢复好之后,一定要把这段“黑历史”的数据拿给它看……
      
      忍不住在意识空间里蹲下身来,周末末直接把懵在那里的小熊猫抱了起来,唏嘘感叹了几句之后,周末末总结道:“我感觉像是九十年代末港台青春言情小说的标准套路,一定要为爱牺牲一个至亲,强行不美满,然后再因为新生命的降临而释然,最终完结……”
      
      只是可惜,剧情线里的杜衡不是主角,所以,剧情中完全没有提到,面前这个名为傅时慎的野生霸总和杜衡究竟有什么关系。
      
      刚才周末末和傅时慎说话的时候,谁都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原本还在争吵的杜若和陈景铄,自然也都听到了周末末他们的话语。两个人刚刚的语调仿佛是在打情骂俏,这样古怪的气氛下,杜若和陈景铄自然也吵不起来了。
      
      杜若一脸尴尬又难堪的站在那里,陈景铄依旧僵持着不肯离开。结果,反而是徐宜杰最先认出了周末末妆容性感妩媚的面孔,顿时失声叫道:“周末末?你这么会在这里!”
      
      想到自己刚刚还和周末末打过那通电话,并且,不出意外的话,周末末就是在这个酒吧里接听的,徐宜杰顿时也尴尬的要死,立即安静如鸡的闭上了嘴。
      
      周末末漫不经心的瞥过去一眼,眼角眉梢都是慵懒,语气轻描淡写道:“出来玩啊!所以你打电话问我的时候,我才告诉你,我没空啊!”
      
      仿佛是还嫌场面不够乱似的,傅时慎看着这群人,恍然一笑,低沉的声音有种说不出的性感,“原来大家都认识?”
      
      旋即,他冲着略带三份醉意、终于后知后觉转过头来的陈景铄点点头示意,“好久不见。”
      
      “傅二少。”在外人面前终于冷静下来的陈景铄回了一声,打过招呼,看着正站在一起的周末末和傅时慎,一时间也是有些心情复杂。
      
      听到这个称呼,徐宜杰也终于想起来了,周末末身边这个男人是傅家老爷子的老来子、那位一直生活在国外的二少爷,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国的,而且,还一回国就和周末末搞在了一起……
      
      明明今天上午的时候,周末末还穿着纯白色的婚纱和陈景铄站在婚礼现场,结果这俩人婚礼没办完,半道上直接去民政局离了个婚。
      
      到了晚上就更热闹了,在酒吧买醉的陈景铄缠着杜若不放,穿着性感修身的黑色夜店长裙、脚踩系带细高跟的周末末则是在和傅二少当众调情。
      
      偏偏这些人还都默契的撞在了一起!
      
      看着现在堪称修罗场的场面,徐宜杰感觉有点窒息,十分想要自闭。
      
      正在这时,酒吧里设给工作人员的那个包厢门打开了,领班刚一出来,看到走廊里的几位男女,脚步便猛地顿住。
      
      杜若是在这里打工的,自然不消多说。陈景铄和徐宜杰是理所当然的贵客,领班早就记住他们的脸了。至于另外那两位站在一起的男女,虽然都是生面孔,可是,能在酒吧这种地方混的领班,眼睛那都是何等水平的老辣,单从衣着打扮也能判断得出来,和陈景铄、徐宜杰一样,这两位绝对也都是大有来头的人物。
      
      杜若定定地看着站在那里的周末末,咬了咬唇,打定主意,直接走了过来,看着周末末漂亮的眼珠,认真道:“我和陈景铄已经分手了。”
      
      周末末的反应更快,没有半点迟疑就果断的回答道:“啊?我也已经和他离婚了呀!”说完,她还对着杜若眨了眨眼睛。
      
      听到两个女人之间仿佛毫无芥蒂的对话,周围的男人全部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酒吧的领班此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置身于这几位各有来头的贵客之中,只能是讪讪的尴尬笑着,却愣是找不到个合适的机会避开。被迫站在原地听着这绝对堪称第一手的豪门八卦现场消息,一边后背冒着冷汗一边心里却是止不住的激动。
      
      傅时慎始终一眼不错地盯着周末末,想到她的婚礼也是今天,更是忍不住勾了下嘴唇,这位“前妻”是真的够味儿,带感!
      
      被两个女人分别“分手”和“离婚”的陈景铄面色微微有些发沉。
      
      周末末看着杜若失神的模样,却突然勾唇一笑,“所以,你不用和我汇报了。”
      
      顿了顿,周末末又道:“分手什么的你随意呀,自己的感情问题自己做主。只是——”
      
      她突然微微俯下身来靠近了杜若,本就高挑的身材在八厘米细高跟的支撑下,更是带着种居高临下的强势和掌控感,尚未卸除指甲上婚礼钻石花嫁式样美甲的莹白指尖轻点了点杜若的心口,低柔的嗓音如海妖般诱惑而迷人,“你的心真的这么想吗?如果只是一时冲动,苦了的最后还是你自己。”
      
      杜若有一瞬间的失神,旋即道:“我不会后悔的。”
      
      “自己的事情,自己拿主意呗!”周末末直起身来,光裸的双臂随性的抱在胸前,被那条长裙神秘的黑色布料映着,便是在酒吧格外昏暗闪烁的灯光下,依旧透出一种近乎象牙白的细腻光泽。
      
      眼看着周末末要转身离开,杜若还主动追上去了一步,鞠了一躬,认真道:“今天在医院里……谢谢你。”
      
      周末末甚至没回头,只是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举手之劳。”
      
      她实在是顾不上杜若了,系统还在意识空间里不敢置信的闹腾,“你刚刚是不是在撩杜若?为什么连女主都要随手撩一撩,我自闭了!我真的要自闭了!”
      
      “你都说了呀,只是随手撩一撩,”周末末回答道:“冷静,统统?宝贝儿你要冷静,千万别自闭,你自闭了我可怎么办?”
      
      周末末安抚着又炸毛的系统,让它冷静,还干脆利落、动作果断的氪金买了一根山楂里面夹豆沙馅的冰糖葫芦直接塞到了它的嘴里。
      
      周末末离开之后,傅时慎看看始终没说话的陈景铄和杜若,笑着冲他们点了点头示意,便也立即转身追了出去。
      
      看着周末末和傅时慎两人先后离开的背影,始终沉默不言的陈景铄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他下意识的看向固执却坚定的站在原地、并且拦住酒吧领班要辞职的杜若,一时间,只觉得这个世界简直荒谬极了。只不过才过去半天的时间而已,到底发生了什么?
      
      系统正在和周末末汇报进度,“杜若已经和酒吧的领班说了,她现在辞职了。”
      
      周末末微微颔首,“那成,今天这趟没白来,她还挺效率的。”
      
      想了想,周末末又道:“女主都主动辞职离开了,酒吧这个剧情*事故高频地点,是不是要就此关闭了?”
      
      系统抱着自己刚刚炸毛后还没恢复过来、至今一片蓬松的大尾巴,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陈景铄这个男主,还可以继续买醉?他们小圈子里的朋友,好像都喜欢这家酒吧?女主不在,男主一个人也能触发剧情吧?”
      
      周末末一顿,然后点点头,不禁感慨道:“好有道理……”
      
      从酒吧里出来时,这会儿的时间还不算很晚。周末末看着依旧车水马龙的路面,顿时陷入了沉思,“宝贝儿,你说,我是叫个代驾直接让他开车送我回家呢,还是在附近找个酒店先吃一顿再睡一晚。”
      
      “代驾记得找个女的,安全!”系统立即道。
      
      周末末看了系统一眼,又忍不住笑了。
      
      傅时慎也已经从酒吧里追了出来,站在周末末身边,颇为善解人意的笑道:“晚上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我送你?”
      
      周末末左手的食指轻点了点,意有所指的小声轻道:“我觉得,你送我更不安全……”
      
      傅时慎当即又笑开了,看向周末末的眼神炽烈得仿佛一团火,放肆又勾人。
      
      系统立即附和着叫道:“对!他刚刚也在酒吧里面喝酒了!酒驾违法!肇事犯罪!”
      
      周末末:“……”
      
      行叭,她家现在呆卡傻萌的系统说的这个不安全,可比她说的要严重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末撩完就跑,不负责的。
    野生霸总后面还有小狼狗,随手一撩而已,别上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