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2章
      
      S市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悠久到了整座城市里布满了各种旅游景点,千百年前那些的那些匠心并未随着时光流逝,而是伴随着光阴成为了这座城市深深铭刻的印痕。
      
      但是!郁宁一直以为什么S市真正有钱人家是住在市里的园林里的这种说法纯粹就是网上流传的洗脑包,毕竟他一个本地人都不知道,结果今天还就真的见着真的了。
      
      超跑开上了郁宁熟知的街道,拐入了郁宁熟悉的小巷,最终停留在一户郁宁毫无记忆的大宅入口,漆得鲜红的大门上钉几百枚硕大的铜钉,牌匾却显得十分古旧,上书了‘东来园’三个大字,旁边一行小字以郁宁的近视眼是真的看不清上面写得是谁。
      
      大门向内侧打开,白之远向一旁的警卫点了点头,随即把车开到了一座花园附近,把车交给了一旁的佣人。他犹豫了一下说:“一会儿说话注意点……如果老太太问你是那人的谁,你就说你是那一位郁老板的孙子。”
      
      “这样好吗?”
      
      白之远的眼神很复杂,摇了摇头说:“我有分寸的,你放心。”
      
      “我明白了。”郁宁回答说,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东侧,在花园的东侧有一座漂亮的二层小楼,临水而建,小池塘里养着数不清的锦鲤,正悠然自得的在水中摇曳着漂亮的尾鳍,白之远带着他进入了小楼,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郁宁见到了白家老太太。
      
      她躺在病床上,虽然戴着氧气管,却显得十分有精神,面色红润。周围围绕着十数个男女,具是男俊女美,得体大方。白老太太见到郁宁走了进来,高兴的喊道:“成志,你回来了?”
      
      郁成志,他那位叔爷的名字。
      
      老太太的声音很温柔,语气却十足的如同女学生见着了青梅竹马的恋人一般的孩子气。房间里的男女脸色各异,白之远看着老太太,目光柔和,与郁宁小声说:“老太太又糊涂了。”说完,他笑眯眯的走上去,拉着老太太的手,一副特别热情开朗的样子唤道:“周姐姐,我回来啦。”
      
      “是之远啊!”老太太眉开眼笑的拍了拍白之远的手,眼睛看向了郁宁:“成志,你快过来,这是我们家远房亲戚,算下来也是我表弟,叫白之远,你不在的日子里,一直是他陪着我呢!”
      
      “今天我想见你,没想到他真把你找到了!”老太太说完,突然又哭了起来:“郁成志!你是个没良心的!说什么你是个犯五弊三缺之人,注定命中无子,不愿意耽误我,说走就走……你怎么就不问我愿不愿意呢!”
      
      “妈……”一个中年男人忍不住唤了一声,白老太太却仿若未闻,一个劲的哭着。
      
      一个女孩子不知何时站在了郁宁身边,在郁宁身后推了推,小声说:“不管你是谁,赶紧去安慰一下老太太,医生说她不能这么哭。”
      
      郁宁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在病床边落座,白之远十分有眼色的早早让了开来,郁宁握住了老太太的手,低声说:“别哭了,女孩子总是哭对眼睛不好。”
      
      白老太太反手握住郁宁的手:“是了……你以前也是这么说的,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却把你的话记得那么清楚!……”
      
      “我等了你好久……等到我都不想等了……”老太太双手握住郁宁的手,死死地拽着,她低头看着郁宁的手,仿佛在看什么珍视至极的东西:“家里让我嫁给别人,我都没有哭,因为你说哭对身体不好,我总想着,若是我身体好一些,活得久了,总能有缘分再见见你……”
      
      老太太的声音越来越轻,直到最后哭音都弱不可闻,突然之间,老太太低声咳嗽了一声,紧接着便如同天水倾覆一般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如同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一般的,老太太头越来越低,正当大家都觉得不好,白之远已然冲到了门口去叫医生,老太太突然抬起头来,也不咳嗽了,眼神清明至极的说:“孩子,你是谁?郁成志呢?你是他的哪房晚辈吗?他怎么不来?”
      
      “老太太,我叫郁宁,我是他……”郁宁本来想按照他之前和白之远说好的那样自称是叔爷的孙子,脑海中却浮现了方才老太太的哭诉,不禁改口说:“我是他远方的侄孙,叔爷身体不好,在医院疗养,实在是不好动弹,就让我来看望一下您。”
      
      “侄孙?”白老太太松开了手,向后靠在了枕头上,眼神中带有着一些审视和一些看不清的东西,她说:“代我向你叔爷和叔奶奶问好,是我这个老家伙不争气,半只脚都踏进棺材板了还打扰他——我都说了,我糊涂的时候,不要把我的话当真,好吃好喝给我送终就是好子孙了!你们怎么这么丢人!”
      
      话未说完,白老太太就又咳嗽了起来。
      
      “妈——!”一个上了年岁却还风韵犹存的女人上前,她和白老太太有六分相似,一看就是母女。她一边给白老太太顺气,一边说:“您要见,我们可不敢拦……”
      
      “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渣男。”刚刚之前推了郁宁一把的小姑娘嘟囔了一句。
      
      “放肆!”白老太太挥手推开女儿,一边喝道:“郁家对我们白家有大恩,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敢这么说郁家先生!”
      
      “可是……”女孩子还想说什么,白老太太怒气冲冲的拍了拍病床,指着她说:“让她出去!我看着就来气!”
      
      白老太太看向郁宁:“让你见笑了,家里几个不成器的玩意儿……咳咳……以后你就当这里是自己家,郁家和我们白家是世交,家里一直留着给郁家先生的房间,以后你就当这里是自己家,想散心的时候就来这里住几天……”
      
      “今天打扰你了,之远,把小郁送回去吧……去吧,记得代我向你叔爷和叔奶奶问好。”白老太太说道。
      
      郁宁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说:“我会和我叔爷说的,叔奶奶的话……叔爷这辈子没成过婚。”
      
      白老太太愣怔了一下,随即挥了挥手,白之远松了一口气,连忙走上前来带着郁宁走出去了。
      
      普一出小楼,白之远就再也没有刚刚在老太太面前那样热情开朗,眉宇间带上了几分晦暗之色:“让你见笑了……老太太这样时而清醒时而不清醒的,她□□惯了,说一是一,没吓到你吧?”
      
      “没关系。”郁宁也松了一口气,他想了想说:“老一辈的事儿,我们做小辈的不好多嘴。”
      
      “……”白之远愣了一下,明白了郁宁的意思,随即笑了笑说:“谁说不是呢。”
      
      “过几天我们会把老太太送到医院去了,医生说不能老太太已经很不好了,到医院要方便一些。”白之远带着郁宁往外走,边走边说:“如果可以的话……你回去后能不能找一点你叔爷的遗物,给老太太做个念想也好。”
      
      “没问题,我回去找找有没有合适的东西——你留个地址,回头我邮寄过来。”郁宁十分摆得清自己的位置,虽然刚刚老太太说白郁两家是世交,实则却又是这样不尴不尬的关系,再说他郁家只剩他一个人了,他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实在是没有上门再认一门高门贵亲的意思了。
      
      问地址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压根就不愿意再上门。郁宁本以为白之远也会默认两家不用继续再来往的,没想到白之远却说:“还是你自己亲手交给老太太比较好。”
      
      “也好。”郁宁点了点头,说:“不用送了,我刚好顺路去逛逛街。”
      
      “慢走。”白之远点了点头,一路将他送到了大门口后才离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