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前夫当继母》九月流火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1-24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生 ...

  •   寒风朔朔,冬日天亮的晚,低矮的屋子里还昏昏沉沉的。林未晞躺在床上,细眉紧紧皱着,一看就知睡梦里并不安稳。
      
      村里渐渐响起做饭的声音,庄稼人没消闲福,即使这么冷的天,也有不少人家起来烧柴做饭。院子里最亮堂的那件正房也传来响动,似乎是林大娘起了,林未晞模模糊糊有思绪,但是却四肢无力,禁锢在梦境中无法挣脱。
      
      梦一样的朱红大院里,一个侍女梳着双丫髻,面料是挺括鲜亮的潞绸,她低着头,似乎不敢面对眼前这个人,声音细若蚊蝇:“世子妃,方才前院过来传话,说世子今日忙,不过来了。夫人若是不舒服,那就唤太医过来再看看。”
      
      对面那个女子似乎停了许久,半晌,带着些喑哑的声音才幽幽响起:“忙?我竟不知,什么事这样重要,竟然比我这个即将病死的正妻还要紧。”
      
      “夫人……”
      
      “别说了,我不想听。”女子咳了两声,她似乎极力压抑着咳嗽,不肯在旁人面前落了下风。站在外面的丫鬟也晓得这位主的规矩,屏气低着头,不去看对方病弱的模样。过了一会,咳嗽终于缓了一些,那个女子顾不得用茶润嗓子,而是强撑着精神问:“是谁过来传话的?”
      
      丫鬟面露不忍:“世子妃……”
      
      “说!”
      
      丫鬟叹了口气,说:“是云慧姑娘。”
      
      “云慧……”女子轻轻笑了起来,说不清是讥讽还是自嘲,“竟然是她,争不过,果然还是争不过。她伺候世子多年,还是沈王妃赐下来的,这种多年情分,岂是我一个外人能比拟的。”
      
      明明是世子妃,却说自己是外人,这放在别的人家一定会被笑话,可是在燕王府里,丫鬟却知道世子妃没有说差。
      
      世子和世子妃成婚才一年而已,竟然已连陌路人都不如。世子妃病重成这样,她们这些下人瞒着世子妃去前院三请四请,但是结果却一次比一次心寒。丫鬟知道,世子妃虽然嘴上强硬,不许她们去和世子说情,但是却对她们的小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见世子妃也是想见世子的。可是,没有,世子一次都没有来过。
      
      林未晞依然还闭眼躺在简陋的木床上,但是眼角却不断淌下泪水,将枕头都洇湿了。林未晞知道自己这是被魇住了,即使在梦中,过去的记忆都不肯放过自己,又将她带回燕王府,带回她那场失败的婚姻。
      
      其实她本来不叫林未晞,也不是这个小村子的女子。她前世的娘家非常显赫,她原来叫高熙,是英国公府的嫡长孙女,生父是公府唯一的嫡子,生母是寿康大长公主的独女。她投胎在这种家庭,出身相当不俗。
      
      因为身份高,高熙自小就十分要强,后来嫁人也没有让她跌了面子,她仰仗着外祖母的颜面,竟然和燕王的独子顾呈曜定了亲。这桩婚事公布后全城皆惊,寿康大长公主竟然能给高熙定了燕王的独子,大长公主的脸面委实了不得。
      
      说起燕王,放眼天下无论男女老少,便是黄口小儿也听说过他的赫赫威名。先帝建昭末年很是动乱,步贵妃跋扈,权宦把持朝堂,要不是燕王及时入京勤王,拨乱反正,诛杀阉党,恐怕后面的天就要大变了。燕王一力保皇平乱,等先帝驾崩后,又扶持着年仅八岁的新帝继位。大周朝藩属国欺新帝年幼,第二年边关不少地方蠢蠢欲动,燕王主动请战,带着军队出京平乱,在高熙病重卧床的那几天,前线刚刚传来燕王大胜的消息。捷报传来后举朝欢呼,说得不客气些,小皇帝年幼,钱太后懦弱,朝中官僚更是一团乱,如今整个大周的江山,全靠燕王一人守着。
      
      燕王仅顾呈曜一个儿子,高熙作为顾呈曜的嫡妻,公爹屡立战功,她该感到与有荣焉才是。可惜,燕王府的荣耀是燕王府的,和她这个世子妃没有任何关系。
      
      高熙有时候也在想,她刚刚嫁给顾呈曜时,明明也有过浓情蜜意的时候,为什么后面他一下子就冷淡下来了呢?
      
      犹记得初嫁当夜,顾呈曜挑开盖头时,特意避开众人,笑着对她说:“你看,我还是找到你了吧。”
      
      高熙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新婚夫妇本就脸皮薄,顾呈曜把她的沉默当成娇羞,淡淡一笑就不再提这一茬。哪个少女不怀春,高熙自小听着燕王的功绩长大,现在能嫁给燕王独子,对方还是这等天人之姿,高熙一颗芳心立刻被击中,忐忑又欢喜地成为顾呈曜的妻子。之后一个月,他们二人昵狎情浓,几乎是形影不离,高熙幸福的像跌入蜜罐,她自小见母亲受着妾室的气长大,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婚姻竟然能这样美满。
      
      可是她还是错估了上天的好意,鲜花会凋谢,红颜会老去,太美满的东西总是留不长。仅仅一个月,顾呈曜态度急转直下。那一天,他冷冷看着她,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要冒名顶替?”
      
      什么?
      
      她那时正在给顾呈曜缝衣服,她不太擅长女红,因为比不过高然,所以越来越不喜欢做。可是现在,她想亲手给顾呈曜做一套衣服,将手指扎得全是针眼都不顾。听到顾呈曜的话,高熙莫名其妙,什么撒谎?什么顶替?
      
      自那之后,高熙和顾呈曜的夫妻情分就冷淡下来,说是一落千丈都不为过。高熙是公府的嫡长孙女,还有一个身为大长公主的外祖母娇惯,脾气可谓极强,既然顾呈曜不来那就再也别来,可别指望着她向那些妾室一样,做争宠挽留之态。
      
      后来,他们夫妻越来越生疏,简直反目成仇。等到最后,高熙郁郁病倒,缠绵在病榻上再也起不来的时候,顾呈曜甚至都不肯来看她一眼。
      
      高熙是个极骄傲的人,可是这场失败的婚姻,彻底摧毁了她所有的骄傲。
      
      高熙临死时都是不甘心的,她哪里做的不好?顾呈曜为什么不喜欢她?即便不喜爱,怎么会连妻子最后的体面都不给她呢?
      
      许是因为余怨未了,她的魂魄没有被牛头马面勾走,浑浑噩噩地漂浮了一阵,竟然再一次回到人间。
      
      这一次,高熙终于知道,顾呈曜为什么会问她那两句话,自己又是为什么突然失宠。
      
      高熙在一片白茫茫中看到了一本书,她疑惑不解,试探着翻了翻,随后就被里面的内容震惊到浑身僵硬,颤栗不已。
      
      书里有高熙的一生,可惜,主角却不是她,而是高熙的庶妹,她从小的眼中钉,高然。
      
      书中说高然是穿越的,高熙不懂什么是穿越,可是这在书中不过是一点而过,并不重要,真正让高熙在意的,是后面的故事。
      
      按书里的描述,高然穿越后成为英国公府一个不受宠的庶女,年仅六岁,刚刚生了一场大病,差点死了。或许是已经死了,这样才能被高然取而代之。
      
      高然借尸还魂后,壳子是个六岁的小姑娘,但灵魂却是一个二十六岁的成人,她借助现代的知识和成人的阅历,装痴卖傻,扮猪吃老虎,非但帮着自己的生母韩氏成为英国公世子的宠妾,甚至还教导好自己的亲生弟弟,日后以庶子之身被立为国公府的世子。而高然自己在十三岁时在佛寺救了一个蒙面人,她不想暴露身份,但是对方扣住她的手,不肯放她走,高然没办法,就从身上取下一个玉佩,让他有能耐就自己去找。
      
      高熙看到这里凄声大笑,笑着笑着落下泪来。怪不得,她小时候总是被长辈指责不如高然懂事贴心,无论学什么都不如高然上手快,高熙原本以为高然或许真的是天生聪慧,现在想来,高然根本不是小孩子,她的年龄甚至都能比得上高熙的母亲,一个寄居在小孩躯壳的老妖精,难怪做事周全。
      
      怪不得洞房花烛那天顾呈曜对高熙说:“你看,我还是找到你了吧”,怪不得后来顾呈曜说她撒谎。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高熙气得眼角发红,她的母亲卫氏是寿康大长公主的嫡女,大长公主就这么一个孩子,可想而知性格惯得娇贵。所以卫氏素来端着贵女架子,神态冷淡,不肯放软身段哄夫婿,也不肯做温柔小意的姿态。从小高熙就亲眼看着母亲独守一盏灯,从傍晚枯等到天明,也等不到夫婿的到来,而这种时候,高熙的父亲英国公世子多半在韩氏的院子里。
      
      高熙心疼母亲,也气西院那个狐媚小妾。可是她是嫡小姐,不可能自降身份和一个妾室过不去,所以她拼命读书学习,想把西院那位的女儿高然比下去。然而奇怪的是,无论高熙私底下花多少功夫,做事总是不如高然妥帖周全。高然会弹新奇的小调,让教琴夫子都大吃一惊,她发明了五子棋、跳棋,引得族里兄弟姐妹都争相结交,有时,高然还会脱口而出一些极其精妙的诗句,可是再问时,高然就淡淡一笑,说自己只想出这一句,剩下的忘了。
      
      这样精微的诗句,没人相信高然是真的忘了,只觉得她是在藏拙,为此府中众人愈发看重她。高熙在这样一个庶妹的挤压下,压力不可谓不大。好在高熙身份甩出高然一条街,在寿康大长公主的主持下,高熙和燕王府的顾呈曜定亲,高熙曾一度在心里暗想,她总算是赢了高然一局,放眼京城,再不会有人比顾呈曜身份更高。高然即使再蹦跶,日后夫家也必然低于自己。
      
      可惜世事就是这样好笑,高然曾经在佛寺了救了一个男子,好巧不巧,这个人就是顾呈曜。那时高然为了脱身,曾从身上拽了一个玉佩下来。那个玉佩是呈双鱼型,本来是一对,这是外面人做好送给高熙的,高熙觉得雕刻还算精巧,便随手指了半个给高然。
      
      那本来就是高熙的玉佩,高然自己怕惹上麻烦,所以就拿高熙的东西出去消灾。高熙给东西在私底下,万一日后有人找上门来,那落人把柄的也是高熙。
      
      顾呈曜在那个月夜对救了自己的神秘女子一见倾心,虽然没见着脸,但是已经决意非她不娶。阴差阳错,顾呈曜用这半枚玉佩找到了高熙,并和高熙定亲。他满心以为高熙就是救命恩人,婚后第一个月两人蜜里调油,可是第二个月时,高熙回娘家,顾呈曜陪着她一起回去,并在英国公府见到了自己的妻妹,高然。
      
      高熙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报恩,被撒谎,又被抛弃。
      
      欺骗感情、顶替恩情的恶毒嫡姐被拆穿,此后婚姻不幸,高熙又性格刚烈,顾呈曜越不理她,她越要证明给所有人看。高熙亲力亲为管理燕王府,大刀阔斧地整改燕王府的田产和商铺,对内又打压顾呈曜身边的人,和伺候了顾呈曜十年的贴身丫头云慧打擂台,高熙满心以为只要自己做得足够优秀,顾呈曜就能看到她的好,回心转意。
      
      可是她活活把自己熬倒,熬死,也没能等来顾呈曜的回心转意。
      
      若说故事只到这里,高熙除了叹息一句自己没福运,和顾呈曜缘分不够,便也罢了。可是偏偏书里的故事才进行了一小半,真正的高.潮才刚刚到来。高熙这个失败的长姐嫡妻死后,英国公府也觉得高熙不合格,简直就是为妻为妇的反例集大成者。英国公府对顾呈曜心怀愧疚,便提议让高然嫁过去做填房,顾呈曜当然同意,于是高熙死去没多久,高然就作为续弦嫁过去了。
      
      高然嫁入燕王府后,她温柔小意,处处顺着顾呈曜,顾呈曜也对失而复得之人十分珍重,两人心心相印,相知相许。顾呈曜后面对高然动了真心,甚至还为了她遣散妾室,独宠她一人。之后又过了许多年,顾呈曜接过燕王的衣钵,成为朝中新的中流砥柱,可是即使这样,他也再没纳妾。
      
      整本书的后半部分都是顾呈曜和高然的甜蜜日常,字里行间都在表述顾呈曜多么宠爱高然,高然多么聪慧能干,她是一个婉约贴心的妻子,也是燕王府中人人敬重的世子妃。京城中人称赞高然时,总会拉高熙出来,用高熙彻头彻尾的失败来反衬高然的高情商,最后还要总结一句:“果然娶妇不能只看家世,人品和性情才是最重要的,英国公府的大小姐和燕王世子妃就是最好的例子。”
      
      看看,高熙这个原配嫡妻,竟然连世子妃这个称谓都没资格当了。
      
      高熙看到这里,再也不想继续看下去,她合上书,任由眼泪留满脸颊。
      
      佛说人间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顾呈曜就是高熙的求不得,她从小就不太会讨父亲和男性长辈的喜欢,嫁给喜欢的人后,她见他不理自己,只好用强硬和不在乎掩饰,然后花尽一切力气吸引他回来。直到她耗尽自己,郁郁而亡,也没守来夫婿的回头。
      
      其实高熙死的时候就知道,顾呈曜正值年轻,家世又出众,日后必然还会续娶,以燕王的权势,京城有的是家世不差于她的贵族女子抢着嫁给顾呈曜做继室,但是那个人,唯独不能是高然。高熙草草扫过书的后半部分,她才知道原来顾呈曜也会辗转反侧求而不得,他也会放下身段讨好女子,他甚至情深不悔,能为了一个女子守身如玉,再不碰其他女人。
      
      高熙在书里看到一个词,渣男。高熙即便没听过,靠着字面也能猜到这个词的意思。顾呈曜是渣男吗?似乎也说不上,他也会一往情深,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可是这份深情,终究没有赋予高熙。
      
      高熙心神大恸,眼前竟然又渐渐模糊起来,丧失意识前,高熙看到一个纤弱精致的姑娘对着她腼腆一笑:“恩人姐姐,我要去找我爹爹啦。六年前你救了我,我无以为报,只好劳烦你替我活下去了。”
      
      高熙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再醒来时,她看到半旧的床帐,灰暗的木柜,以及一双纤细白净的手。
      
      外面似乎很喧哗,许多人吵吵嚷嚷,高熙隐约听到“殉国”“燕王请旨”“封侯”之类的字眼。高熙撑着虚弱的身体走到梳妆镜前,长长久久地注视着镜中的脸。
      
      是啊,英国公府的嫡长孙女、燕王世子妃高熙已经死了。从今天起,她是林未晞。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又是全新的女主类型,全新的男女主CP,求支持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