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给你,糖也给你》三千大梦叙平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2-09 21:06: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激灵 ...

  •   射击场馆很大,却并不算空旷。
      
      世锦赛在即,马上就要预选赛了,不少人都在加紧训练,靶位已经满了大半。
      
      有人帮忙把行李送去住处,叶枝被领着穿过场馆,抱着摘下的围巾,好奇地向两侧打量。
      
      击发的清脆枪声忽然响起。
      
      近在咫尺。
      
      叶枝才迈出一步,被吓得微微打了个激灵,循声望了过去。
      
      “害怕打枪?”她身旁的中年教练笑笑,语气友好,“别害怕,在这儿就得习惯这个。”
      
      叶枝脚步顿了顿,摇头:“不怕。”
      
      她答得太认真,教练们互相看了看,反而响起善意的轻笑声。
      
      “没关系,怕枪有什么丢人的?有新队员刚进队还吓哭过呢。”
      
      刚刚同她搭话的中年教练不以为意,摆摆手笑道:“以后不怕就行了。枪声这东西,听一回害怕,听两回胆颤,听个几千几万回,睡觉都叫不醒……”
      
      叶枝眨眨眼睛,望向两侧的靶位。
      
      馆里一直有人训练,不时有枪声此起彼伏响个不停。
      
      好像确实渐渐不那么吓人了。
      
      趁着没人注意,叶枝悄悄拍了两下胸口,轻呼了口气,继续朝四周打量。
      
      “这边是气步|枪的训练场馆,另一头是气手|枪,你的办公室在手|枪馆。”
      
      她身旁的女教练叫刘娴,已经四十出头,还保持着射击手特有的英姿飒爽,主动同叶枝介绍:“射击运动训练大都是劳损型伤害,只要关注好队员们平时的身体状况,关键时刻能应急就行了。”
      
      叶枝仔细听着:“我知道了。”
      
      她答得认真,稍一点头,温顺的短发就跟着垂落下来,额前的碎发被晃得松散,露出格外秀气的眉梢。
      
      几个教练员互相对视,喜忧参半。
      
      来的队医看起来性格安稳,大概不会再待两天就跑,只是实在年轻得过了头,怎么看都叫人心里有些没底。
      
      虽说能留下队医就是件好事,可要是来的队医什么都干不了,也是一样没用的。
      
      实在怀疑眼前的小姑娘能做什么,几个人脚步渐缓,和柴国轩低声交流起来。
      
      ……
      
      “都是气|枪,用的子弹威力小,但也不能冲着人。”
      
      “分10米和50米的靶子,大部分人都是能兼顾两个项目的。”
      
      “平时没什么人看,算是冷门项目,但是每回奥运会排项目表,第一个扛首金的就是咱们。”
      
      刘娴没像其他人那么担心,给她一路介绍,语气透出淡淡骄傲:“四年一次,全国观众的眼睛都盯着,要立军令状的。”
      
      叶枝听得专注,睫毛轻轻扑扇着,澄透黑眸里漾着光。
      
      她的视线很快被墙上挂着的照片吸引过去。
      
      纯黑的绒布上嵌着金色的遒劲字迹,下面列着一排照片,都是记者抓拍的赛场照。
      
      叶枝第一眼就看到了今天遇到的那个年轻得过分的教练。
      
      照片上的面孔比她见到的还要青涩一点儿,还带着不及全然褪净的少年气质,身形却已经很轩拔显眼。
      
      一片模糊的背景里,穿着纯黑半袖衬衫的少年单手持枪,左手插在口袋里,肩背挺拔得像是杆笔直的标枪,枪口遥遥对着靶心。
      
      他的五官已经开始显出锋棱,护目镜下,那双黑湛的眼睛明明沉静笃定,却像是在发着光,透出哪怕只一张经年旧照也无从模糊的凌厉锋锐。
      
      叶枝脚步渐停。
      
      刘娴察觉到她的视线,也跟着看过去。
      
      “这是功勋墙,专门给第一次拿冠军的队员们陈列的。你看的是林暮冬,帅吧?”
      
      刘娴笑笑,同她打趣了一句:“世锦赛冠军,十米气手|枪。他拿冠军的时候才——才十七岁吧,天分高得要命,一出道就打破了俄罗斯的金牌封锁。只要有他在,气手|枪的金牌跑不了。”
      
      刘娴拍拍叶枝,示意她看向另一头的金牌陈列柜:“两届奥运冠军,上届首金就是他拿的。长得也好看,这么些年就没变过,小姑娘都喜欢他……”
      
      确实不能更帅了。
      
      叶枝信服地点点头,又仔细想了想起自己见到的那个人。
      
      和照片里还是有些不同的。
      
      不光是五官褪去了最后一点儿少年气,侵略压迫的气息变得更强了,她见到的那双眼睛也要比照片里深邃很多。
      
      漆黑得像是能没入所有的光,哪怕视线交汇,都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吸进去。
      
      怪……吓人的。
      
      比打枪声还吓人。
      
      叶枝攥攥袖口,认真确定了自己到射击队以来见到的最危险的东西。
      
      “原本这次去世锦赛也定了是他带队的,这回临时换人,队里压力大了不少。”
      
      边上的中年教练叹了口气,不无惋惜:“要是——”
      
      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后面柴国轩忽然严厉地咳了一声。
      
      中年教练张了张嘴,还是没再说下去。
      
      几个教练员你一句我一句,转眼把话头扯向了别的地方。
      
      叶枝跟在一旁,认真听着众人的话,能插上话的就插一句,插不上就安静旁听,心里悄悄转着刚刚众人讳莫如深的事。
      
      这个年龄和成绩,不继续参加比赛,却退役当了教练,确实太可惜了。
      
      叶枝又想起那只戴着护腕的右手。
      
      他是……受了什么伤吗?
      
      对射击运动员来说,手无疑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手端不稳了,针尖大的靶子一晃就会错过去,甚至打到别人靶上都不是多稀奇的事。
      
      单纯的射击运动是不太容易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害的,说不定是什么别的意外。
      
      运动损伤和一般外伤是相通的,叶枝在心里理了理着腕部关节肌肉相关的病案,继续向前走了几步,隐约察觉到身边说话声渐低,下意识抬头。
      
      什么事都最怕想。
      
      她刚刚想起那双深潭似的眼睛,一抬头居然就看到真的了。
      
      叶枝摸摸袖口,抓紧时间,把念头清出了脑海。
      
      怕林暮冬的显然不止他一个,教练们大都是运动员退下来的,最年轻的也有三十七八岁,见到他却都不觉声音渐低,客客气气地问了好。
      
      林暮冬寡言,却没有叶枝想象里的傲气,一丝不苟地逐个回应,反手关上了身后的门:“里面在训练,暂时不能打扰。”
      
      几个教练面面相觑,神色都显出些尴尬。
      
      “暮冬。”柴国轩咳嗽一声,快步过去,压低声音,“人家小叶队医头一次来,你让她看一眼,也算是支持人家工作……”
      
      林暮冬微微落下视线,声音清淡:“现在是叶队医的工作时间吗?”
      
      他的声音不高,却像是窗外刚化的雪水,冰得人止不住打激灵。
      
      柴国轩有些尴尬,回头看了看简直一吓唬就能吓哭的小姑娘队医,想要圆场,身后的叶枝却已经诚实摇了摇头:“不是。”
      
      软糯好听的嗓音落在冰凉的雪水上,咬字依然温缓清晰。
      
      林暮冬循声抬头,视线落在叶枝的身上。
      
      叶枝眨眨眼睛,犹豫着是要退开还是躲到刘娴身后,没来得及行动,林暮冬已经出声:“但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队员们正在模拟预选赛考核。”
      
      林暮冬收回视线:“不能有干扰,绕路吧。”
      
      没想到他还愿意解释两句,柴国轩喜出望外,丝毫没介意林暮冬依然冷淡的语气,欣慰拍他肩膀:“早好好说不就行了吗?就说你考核呢,又没人不配合你……走了走了,咱们绕着过去。”
      
      有他发话,几个教练都松了口气,纷纷绕开。
      
      刘娴拉了一把叶枝,拖着还在怔怔的小姑娘打了个转,沿着楼梯上了二楼。
      
      “看见了吧?这就是咱们队人形冰箱,以后躲着他点儿,不然被冻死了都没人敢救你。”
      
      看叶枝还有点没回神,刘娴当她是吓到了,笑着打趣一句,转而安抚:“不用害怕,林教练不找麻烦,工作业务也没得挑,当队员拿金牌,当教练出苗子——就是眼睛里只看得见他的枪,平时要他多说两句话,那得撞运气。”
      
      第一天来就碰上考核,刘娴怕她对林暮冬有意见,特意多解释了几句。
      
      队里分气步|枪和气手|枪两项,刘娴四十二周岁退役之后就一直留在手|枪队,目前和林暮冬分任男女气手|枪的主教练,对林暮冬的了解也要比别人多些。
      
      “不能多说……可惜是真的,谁都不敢猜他本来能帮我们拿多少块金牌。”
      
      刘娴瞟了一眼柴国轩,压低声音:“上届奥运会忽然换新规,咱们队成绩其实很一般。唯一的一块金牌就是他拿下来的,还是首金——要不是因为这个,早就要被全体整顿换血了。”
      
      刘娴叹了口气:“大家心里都清楚……”
      
      林暮冬在队里有这样独一份的待遇,当然不光是因为柴国轩一直以来的坚持回护。
      
      叶枝点点头,又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人都走干净了,场馆里大概还是在考核途中,林暮冬一样不能立刻进去,抱着手臂靠在门上,正闭目养神。
      
      那双湛黑冰冷的眼睛阖上,冬日午后的淡白阳光落下来,沿着轩俊深邃的眉宇轻轻滑落。
      
      让林暮冬整个人都像是跟着温和了一点。
      
      叶枝脚步稍顿了顿,听见刘娴叫自己,正要回头跟上去,林暮冬却忽然像是有所察觉,睁开了眼睛。
      
      一不留神,叶枝被落雪冰碴兜头裹住。
      
      ……
      
      一点点。
      
      叶枝悄悄修正了自己的印象,被刘娴拉着转过走廊,终于把那个吓得憋住的激灵轻轻打了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随机掉落红包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