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妈咪育儿指南[快穿]》涩涩儿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2-18 13:05: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偷龙转凤坏妈妈(二) ...

  •   按照小说的剧情,叶梨附身的这具身体,因为被这家人“调.教”了近十年,幼年时又是出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整个人本来就懦弱胆小又有几分得过且过的意思,因此在发现了公公和丈夫受伤昏厥,婆婆腿也受了伤后,就将她采摘的那些草药,还有家里的那些因为她经常被打所以才常备着的药片都拿出来,还不眠不休的悉心照顾一家人,这才让一家人好好的活了下来。
      
      就是村子里的其他人,因为得了她给的草药和退烧药还有医嘱,这次也都留下来了一条命。
      
      可这些因为她活下来的人,从前没做过好事,在将来,甚至毁了她和她的养女。
      
      叶梨作为任务者,知晓了这些剧情,也知晓这些琼花村里受伤的人,多半都是已经没救的人,认为拐卖妇女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即便自己没有在做,也会支持别人去做,所以这些人才会那么积极的阻止那些陌生来人带走村子里人的孩子。即便那个女婴只是个对村子里来说的赔钱货。
      
      既然这般罪孽深重,那就,不要救了。
      
      叶梨这样想着,就理所应当的烧了大部分的草药。拿着仅剩的一些,给了那个上门跟她讨要草药的人一点,剩下的就跟刘爱花说,要给家里人磨碎了敷在伤口上。
      
      至于伤口感染导致的发烧什么的,叶梨低着头,小心翼翼地道:“好像,还有几片儿童退烧片。成人退烧片也有,但好像,都过期了。”
      
      刘爱花一直觉得自己调.教儿媳妇的本事厉害,因此除了钱外,大部分家务都是叶梨原身在干,放置药品什么的,采摘和晒药草什么的,都是叶梨在做。
      
      听到草药被儿子前两天下山的时候给带走卖了,刘爱花就怒道:“我就知道那兔崽子在山下待了两天才回来,肯定没干好事!”
      
      原来刘爱花的儿子栓子前两天下山了一趟,是去山下采买些生活用品的,顺便把她在山上纳的鞋子,绣的虎头鞋,老头子在山上采摘的野果子野菜的拿下去卖了,换点钱,再买些油盐酱醋卫生纸之类的东西。可就这么点事,栓子就在山下磨蹭了两天才回来。
      
      刘爱花那时候就怀疑,可看着栓子拿回来的钱没少,才没吱声。现在听叶梨这么一说,她就以为栓子那会在山下“逍遥”的钱,是卖了那些草药得去的!
      
      叶梨低垂着头,还是不说话。栓子那两天的确是在山下逍遥了两天,不过那些钱,却是栓子每次卖东西时,自己克扣下的。要知道现在的物价也开始涨的,他们山里的野果子野菜,山里人不爱吃,城里人可拿它们当宝。但栓子多卖了钱,也只自己攒着逍遥,完全没告诉给家里。只在醉酒打骂原身时透露了点出来,叶梨来了,推测就是这么回事,于是就拿这件事来搪塞这个“婆婆”,用来解释那些草药的“消失”。
      
      至于那些药片,家里原本就只有小孩子和原身这个常年受伤的才会吃。究竟还剩下多少,过期没过期,刘爱花当然也不清楚。
      
      于是这样一来,林三和栓子身上被电击棒和匕首弄出来的伤口,就只能随随便便敷点草药,然后再吃点儿童退烧药和过期的成人退烧药了。
      
      刘爱花忍不住就犹豫了起来。她也看到自家老头和儿子受得伤了,说重也没被捅伤肚子,说不重那会也流了不少血,大腿都血糊糊的,现在还昏迷不醒。可他们这山路真的太难走了,从琼山往山下走,就只有一条只能一人通过的吊桥。
      
      想托别人帮家里去买药,可这钱……
      
      刘爱花还在犹豫着,院子里的门就被一把推开了,家里一下子冲进来了十几个人,冲进来就喊着要找药。
      
      “晒的草药呢?快快,拿出来,我们家那口子正需要呢!”
      
      “你手里拿的什么?退烧药吗?消炎药?给俺先给俺儿子吃完了再送来。你给我啊!你一个外来的媳妇子,凭啥不听俺的话?”
      
      “打她!打她就松手了!打!”
      
      “揪头发扇耳光!”
      
      叶梨:“……”妈的!
      
      她一下子就松了手,药片都落在了地上,她则是瑟瑟发抖的抱着脑袋躲到了一旁。
      
      刘爱花也意识到不对劲了。她倒是嗓门大力气大想阻止,可那些人哪里肯听刘爱花的话?不但把地上的药都捡起来了,还在家里各种冲撞,去找家里的草药。
      
      这次叶梨不用那些人威胁,就瑟缩着道:“……前几天,栓子拿走大半,下山卖掉了。”
      
      栓子前几天下山,还在山上待了两个晚上才回来的事情,村民们都是知道的。见状也只能“呸”了一声,就都回家去了。好歹也抢到了点药啊,必须赶紧给家里人吃下,不然的话,谁知道待会会不会有人也去他们家里抢?
      
      刘爱花气得坐在床上破口大骂,骂的嗓子都干了,大孙子小宝突然冲了进来,高兴的喊着:“奶奶,奶奶,吊桥点火啦,被烧啦,烧的可红可好看!”
      
      刘爱花这下子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平常关系还算过得去的村民要跑到家里来抢药了。
      
      下山的路都被烧了,他们只能被堵在山里,根本没法子下山去买药,可不就来他们家“抢劫”了吗?
      
      刘爱花气得眼睛都红了,指着叶梨就骂道:“都是你个没用的!你要是提前给你爸你男人吃了药,他们还能这样只能躺床上吗?你,现在就去看看还有剩下的药没有,要是一点都没了……”刘爱花浑浊的眼睛沉沉的,“你现在就给老娘上山采药!不采到药就别给老娘回来!去!抱着那个赔钱货一起去!别留她在家里鬼叫!”
      
      叶梨低垂着头,走了出去。整个肩膀都在抖动。
      
      等走出了堂屋,到了厨房,叶梨才恢复了正常,将放在椅子上的婴孩抱了起来,若有所思。
      
      她这具身体会点简单医术的事情,是村子里都知道的。也知道她认识草药,可以上山去采摘采药救命。
      
      可是,叶梨一点都不想挽救这些穷山恶水的村民。但她如果留在这里,那些村民迟早要上门来,盯着她去上山采药,给村民治病。如果采不到药,治不好病,他们还要责怪她。
      
      她倒不如现在就直接上山。
      
      反正,她也算是带着“金手指”来做任务的人,抱着孩子上山,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于是叶梨在厨房里接了两个水囊的热水,找出来了七八个窝窝头,拿了一半放在竹篓里,地瓜拿了四个不大不小的,原身丈夫的打火机,自己的被子,小丫头的被子,家里熬药的小锅……叶梨收拾了一通,就把未来的大反派绑在胸前,背着背篓,拿了一根原身自制的登山拐就真的上山去了。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候了,偶尔有人看到她,叶梨就瑟缩着指了指山,对方就了然了,然后大声道:“多采点!俺们家也有病人!”
      
      叶梨当然是怯懦着答应了下来。
      
      等真的上了山,天色更晚了,月亮爬上梢头,叶梨才开始使用她的金手指——招鬼。
      
      好吧,其实是叶梨本身其实是有“编制”的鬼,所以特别容易得到鬼的“好感”。嗯,就是说,她每次招鬼,鬼都肯来,就是吧,它们好像每次都表现的很害怕还不敢说似的……
      
      而这一次,她招鬼来,一是请几个鬼保护她们母女几天,二来,就是请这些鬼,去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这对于山中的鬼来说,原本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因为就算是变成鬼了,他们大多数也被困在尸骨周边一定距离内,根本就离不开。
      
      可叶梨是有金手指的人。她直接交了这几个鬼几个修炼的法诀,当天夜里,在月光之下,其中几个鬼就可以下山了。剩下的鬼当即都激动了起来,也开始努力修炼要下山报仇。
      
      叶梨道:“但我们有契约在先,我教你们法诀,你们轮流去报仇和保护我们母女,而在之后,你们报仇之后,我也不需要你们了,你们,必须去投胎,不能滞留人间。”
      
      至于怎么投胎,呵呵,她可是地府公务员!都不用超度就能送她们下去!
      
      山间的鬼大多是女鬼,显见是琼花村的村民埋葬的那些不听话的或者自杀而死的被拐卖的女人。
      
      这些女鬼魂魄朦胧,掩面欲哭,却哪里哭得出来?只能对着叶梨磕头,几个修炼有成的,当即趁着天还未亮去下山报仇,剩下的则在月色下继续修炼,顺便保护叶梨母女。
      
      叶梨就真的在山上住了七八天,才下山去了琼花村。
      
      七八天的时间,足以发生很多事。
      
      那些被外来人打伤的伤口,原本只要有药医治,甚至只要有退烧药退烧,就能治好的,却有十几个因为没有药,晚上时候病人和陪床的人都被鬼吓到了,受到惊吓,直接一命呜呼了。
      
      而那些被打断腿或者被打断胳膊的,他们倒是保住了命,可是总觉得伤口处阴凉阴凉的,又没人给他们接骨,伤口长得也不好。
      
      而原主的家里,公公林三和丈夫栓子,因为家里一点药都没剩下,两个人高烧了两个晚上,被鬼吓掉了半条命,现在也都死了。
      
      叶梨带着女儿回家的时候,尸体凉了,刘爱花哭得嗓子都哑了。
      
      叶梨身后背着背篓,胸前绑着个女婴,靠在门框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堂屋里面,刘爱花抱着小宝哭。
      
      “天杀的!你们怎么就这么走了?你们走了,让我和小宝怎么办?我就说了大柱家的那个媳妇子是个扫把星,一个女人,嫁给谁不是嫁?给谁生孩子不是生?偏她一个人,不肯好好的在家里带孩子,还妄想和家里联系,回去家里。如果她不闹着回去,不肯留下来,咱们村子里的这么些人,不也就不会因为她都死了吗?”
      
      “就因为她一个人,咱们村子里死了十六个人啊!十六个!她一个人造孽,害死了十六个人!等到了地底下,那个祸害,一定会被油炸被火烤被送到拔舌地狱的!那是她的罪孽!她的罪孽!”
      
      刘爱花哭得嘶声力竭,一字一句,都在指责前几天离开他们村子里的那个女人。完全忘记了,那个女人,是被拐卖到他们村子里的。
      
      叶梨看了一会,才突然开口:“那你呢?等你死后,你会进哪一个地狱?”
      
      声音冷冷淡淡,没有丝毫的温度。
      
      刘爱花一怔,抱着小宝往后一转身,就看到了那个曾经被她调.教成功的懦弱卑微的儿媳妇,现下竟然高高在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往日那些懦弱胆怯,竟然全都没有了!
      
      刘爱花心中一突,色厉内荏,就要骂人。
      
      叶梨微笑道:“我知道,你也是被拐卖来的。”
      
      刘爱花一愣。
      
      叶梨继续道:“可你比任何人都要识时务,所以,你在这村子里,过得比其他被拐卖来的女人都要好。甚至你的公婆曾经将你当亲生女儿看,你的丈夫完全信任你,你的儿子一直都不知道你也是被当做物件儿卖到这个家里的。你是成功的。你的识时务,让你比任何被拐卖来的女人,过得都要好。因为这个,你,很骄傲,很自得吧?只是你再自得,这整个村子里的人,也不会容许任何被拐卖来的女人下山,你,连下山的路,都不认识吧?”
      
      刘爱花整个人都僵住。
      
      叶梨朝前走了几步,突然一脚狠狠踩在了刘爱花受伤的那条腿上!
      
      “啊啊——”
      
      叶梨继续踩着,直到刘爱花疼得叫都叫不出来了,才看着刘爱花,认真道:“所以,刘爱花,你最好继续识时务下去,好好认清楚,这个家里,以后,谁才是老大。”
      
      刘爱花还在挣扎。
      
      原身的儿子小宝突然就朝着叶梨跪了下来,边哭边喊:“老大!妈妈是老大!以后小宝都听妈妈的,以后再也不打妈妈了,妈妈让我打奶奶我就打奶奶,让打十下绝不打九下!我帮妈妈报仇!妈妈不要打我好不好?”
      
      刘爱花:“……”
      
      叶梨:“……”
      
      很好,熊孩子比他奶还要识时务!
      
      

  • 作者有话要说:  熊孩子也是会看眼色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