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董佳慧躺在床上,头上裹着块毛巾。
      
      她的脸看上去又干又瘦,脸颊深凹,嘴唇泛白,眼睛直直的看着土黄色屋顶下的房梁,亮的有些吓人。
      
      陈桂香掀开门帘端着碗鸡蛋汤走进来,看到闺女眼睛直勾勾看着屋顶,已经哭红了的眼眶再次落下泪来。
      
      “你说你这闺女咋让人这么闹心呢,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寻死觅活!要不是你牛旺叔带着强子经过,你早就死透了,哪还有命躺这儿!”
      
      陈桂香心里又痛又气,她泼辣惯了,说不了什么软化,语气里全是痛心疾首的味道。
      
      能不痛心吗?好好的闺女,疼了十八年嫁人,本以为她会一生顺遂,平安如意,谁知道嫁出去三年,毫无征兆就被婆家赶了回来,以三年无所出为由,不要这个媳妇了。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整个董家如遭雷击,这年头,农村人实心眼儿,只要结了婚,不管好赖将就着都得过一辈子。
      
      好好的黄花大闺女嫁出去三年成了破抹布,离婚的原因还是生不出孩子,这在讲究“多子多福”“人多力量大”的农村简直就跟判了死刑一样,以后还怎么找人家!
      
      可再没指望也不能跳河寻死啊,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了不是?
      
      陈桂香把热气腾腾的鸡蛋汤放在床边的柜子上,自己坐下握住了闺女的手。
      
      这双手以前也是柔嫩嫩的,在家做姑娘时她心疼闺女,家里三个儿子,劳动力足够了,闺女也就是在家帮着做饭喂鸡,打草浇菜,干些简单的活儿而已,可这嫁出去才三年,闺女的手已经粗成了这样,可想而知这三年在卢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陈桂香后悔自己没有早些发现卢家的不是,自从闺女嫁过去,两家不过二三十分钟的路程,闺女除了逢年过节却很少回娘家。
      
      她也后悔自己没有早些给闺女撑腰,让闺女白受了三年的苦。
      
      那天闺女背着个包袱回来,眼睛红肿,头发散乱,才二十出头,本该像花一样灿烂的年纪,却形容枯槁,毫无生气。
      
      她说卢家不要她了,当初陪嫁的东西卢家说隔天让人送回来。
      
      董家人哪受的了这个气,董佳慧三个兄弟拿着家伙就去了小岭村找卢家算账,可卢家也是个横的,直接拿董佳慧婚后三年没怀上说事,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董佳慧结婚三年无所出,就是古时候也是被休弃的命。
      
      “你们董家可别仗着人多就上咱们小岭村闹事,这样以后谁还敢娶你们董家的闺女?生不出孩子就算了,还非得让人家绝了后才甘心啊!”
      
      这话不仅让两个村的村干部不好意思再管,也让董家人偃旗息鼓。
      
      严格说起来,卢家说的话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卢成元是卢家唯一的男丁,虽说把成婚三年的媳妇赶回去不大地道,但从伦理上来说,香火传承对农村人而言是一件顶顶重要的是,生不出孩子卢家就要绝后,真这样那百年后谁给你摔盆,谁给你烧纸?
      
      “谁说生不出孩子一定是佳慧的问题?说不准过两年就能生了呢,卢成元,你还是不是男人,连自己媳妇都护不住!”
      
      卢成元满脸赤红,躲在角落不说话,他妈也就是董佳慧的前婆婆叉着腰啐了一口。
      
      “呸,我们卢家已经算仁义了,要不是你们董家姑娘,我家成元至于浪费三年时间吗,要是找了别家闺女,说不准我卢家的孙子都能提着壶出门打酱油了。”
      
      卢婆子说的难听,小岭村的人也跟着指指点点,董家几兄弟脸上挂不住,黑着脸把董佳慧的嫁妆拉回了家,至此,董卢两家就算彻底决裂了。
      
      两人当初结婚没领结婚证,这时候自然也就不用办什么离婚证。
      
      这事火速传遍周边的几个村子,那些心好的为董佳慧唏嘘一阵,感叹着她日后的不易,那些不安好心的,背后就开始冷嘲热讽。
      
      要知道当初董佳慧嫁进卢家,人人都羡慕她的日子好,公公是生产队队长,卢成元又是独生子,没有妯娌跟着闹心,等卢家老两口百年归天,卢家的产业还不都是他们小两口的?
      
      卢家就这一个儿子,只要能给卢家添上一儿半女,卢家能把她当娘娘一样供起来,可人的命就是如此,当初人人羡慕的董佳慧,转眼间就成了生不出孩子的弃妇。
      
      没生出孩子是事实,纵然心里再气也有些气短,闹了一场董家人就回了家,因为这事,娘家人对董佳慧很是小心翼翼。
      
      哥哥不必说,从小都是疼她的,几个嫂嫂不管心里怎么想,反正当着她的面没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
      
      可自家人不说却管不住别人的嘴,这不,邻居三婶家的儿媳抱着孩子窜门时说了句不中听的,董佳慧受了刺激,不声不响的跑出去跳河,那通州河可是连着江的,要不是恰好被人碰见救上来肯定被水冲进江里去了。
      
      三月份的天气,河水还是挺冷的,人虽救上来了,跟着就发了高烧,烧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村里的赤脚医生拿了山上挖回来的半颗野山参熬了参汤喂下,这烧才跟着退了。
      
      “佳慧,听妈的劝,别再钻牛角尖了,你还年轻,才二十一岁,花一样的年纪,生不出孩子也不一定是你的问题,前村张家的媳妇你也见过,结婚六年才抱了第一个娃,之后接二连三的生,这都第五个了。”
      
      这时候医疗水平有限,不像以后有什么B超彩超能做各种检查,以农村人的老思维,只要生不出孩子就是女人的错。
      
      可生孩子这种事真得看运气,有人一结婚就怀上了,有人就死活怀不上,还有那种,跟一个男人生不出,换个丈夫就怀上的怪事,反正陈桂香不相信自己闺女真生不出娃来。
      
      “这卢家是妈当初看走眼了,本以为卢成元是个好的,谁知道他就是个软二耙,什么都听他妈的,说来说去都是妈害了你。你先把身子养养好,过阵子我去找找你六姨婆,她是远近闻名的媒婆,这辈子凑成了不少好姻缘,十里八乡的小伙子她都认识,你六姨婆打小疼你,肯定会给你找个好的。”
      
      董佳慧这会头疼的不行,身上也软绵绵的提不起劲,原主跳河挂了,然后她就来了,醒来后她一直在整理原主留下的记忆,知道原主因为婚后三年无所出而被男方家休弃的,可好多事迷迷糊糊的想不清楚,特别是关于卢成元,连他什么样子都给忘了。
      
      哎,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弃妇的身份呢,还是七十年代的农村,想想都知道以后要过什么样的日子。
      
      真不怪原主想不开要跳河,七十年代,离婚绝对算的上是丑事,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性格绵软,有点逆来顺受,在婆家被婆婆呼来喝去的使唤,加上婚后一直没生出孩子,卢家人压根看不上她。
      
      原主性子太软,在婆家过的不好,回娘家什么事都不敢说,每次她妈问她过的好不好,她都说卢家人对她挺好的。
      
      有时候“可怜之人也必有其可怜之处”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人都是欺软怕硬,但凡原主在婆家表现的厉害点,她那个婆婆也不一定敢这么对她。
      
      离婚后原主内心本来就很痛苦,她这种性格就是什么不好的不痛快的都闷在心里,本来自己就走着想不开,一受外界刺激,就做出了轻生的举动,也是觉得生无可恋了。
      
      如果是她自己,这么点破事确实没必要跳河,离婚算什么,二十一世纪离婚率比结婚率还高呢,可她不是原主,没有经历过原主的痛苦,肯定是无法感同身受的。
      
      “来,把这碗鸡蛋汤喝了,我特意加了两滴芝麻油,香着呢。”
      
      现在是七五年,虽说过了三年自然灾害了,但农村的日子并不好过,家家户户都得挣工分,一年下来除了吃喝剩不下多少,这点芝麻油还是过年的时候榨的,董家三个儿媳轮着生娃,芝麻油、红糖、鸡蛋,只有几个媳妇坐月子的时候陈桂香才舍得拿出来用。
      
      董佳慧身上没力气,她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这碗鸡蛋汤从进屋开始就发着香味,她早就馋了。
      
      哎,一下子到了缺衣少食的七十年代,鸡蛋汤这种东西,二十一世界还有谁吃啊,董佳慧无比怀念那些现代美食。
      
      蛋糕、烤肉、奶茶,想的她直流口水。
      
      可一个一心寻思的人不该因为一碗鸡蛋汤就饿死鬼投胎一样,她忍到现在也是很辛苦的。
      
      陈桂香看着闺女把这碗鸡蛋汤喝光了,心里总算放心了下来,只要吃东西就行,说明心里已经缓过来了。
      
      看女儿瘦成这样,脸上没肉,手上也是皮包骨,心疼的不行,怜爱的看着她说,“你看你瘦的,家里还有些白面,我记得你小时候最爱吃葱花饼子,晚上我给你单做。”
      
      葱饼做起来很容易,就是往面粉里和水呈浆糊状,热锅刷一层油烧热后把面粉沿着锅边倒进锅里,用锅铲将面糊抹匀,待面糊呈半干状态后撒上葱花,葱花受热后就散发出扑鼻的葱香味,这是农村难得的操作容易的美食。
      
      这葱饼用白面做最佳,玉米面做起来也香但不若白面那么绵软,说是美食,其实是农村日子苦,没什么其他好吃的。
      
      董佳慧接收了原主零零碎碎的记忆,知道这年头家家户户节衣缩食的,白面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吃,原主娘家有三个嫂子五个侄子一个侄女,她怎么好意思吃独食。
      
      “妈,不用给我单独弄,我跟着大家一起吃就行了。”
      
      陈桂香听到这话眼泪又落下来了。
      
      “都怪我从小把你教的这么实诚,我总跟你说一家人要以和为贵,嫁人后要知道孝顺公婆,你就是太听妈的话才受了这么多委屈,说来说去还是我这个当妈的错。”
      
      陈桂香这么一说,董佳慧的眼泪也不自觉淌了下来,应该是原主残留的感情作祟。
      
      

  •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现在开文会不会扑街,完全是顶着压力上啊!
    开新文压力大,大家有什么看法给我一些评论,虽然近期评论不公开但本宝是看的见的,每天评论的小可爱有小红包热烈回馈。
    本文家长里短种田文,致力于人物塑造和细水流长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