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古代农家娇小姐6 ...

  •   不论众人心思如何,分家的事终是由作为长辈的周爷爷周奶奶决定的。
      周家最后的一个大团圆年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去了,谁也没有感受到往年那种欢快的气氛。
      似是知道其余人的急切,正月十六,吃过午饭不久,周爷爷不待其他人反应,就把周家一众人都喊到了正屋的大厅中。
      显见的是为了分家,又遣了小孙子(周七哥)去村里喊村长和几位族老来做个见证。
      一来证实分家是两老意愿,以免子孙背上不孝的名声;二来,也是为了督促公平公正的分家,省的后面再生事端。
      可见,周爷爷也是用心良苦了。
      奈何,这世上总是私欲更动人心,周念夏不由感叹道。
      自穿至这个世界,周念夏按部就班地按照原主地生活轨迹生活着,倒没什么太大出入。
      就连在女主穿越过来后,也未有自己的动作,一来是自己的性格和原主比较相像,二来是没有必要。
      周家分家对她一家来说也并非什么坏事,只要想办法推开扣在四房头上那顶不孝顺父母、不友爱兄弟的大锅,后面生活想必会很美好。
      没过一会,周家村村长和几位族老便都赶来了,脸上的诧异之情溢于言表,还有一层浅浅的担忧。
      要说老周家在周家村中,不管是日子还是名声,都是顶好的,尤其周父考中秀才后,带来的益处更是显而易见,但凡有点眼色劲儿的谁不得称赞几句,谁料如今却闹到了分家的地步。
      前阵子村中流言四起他们也不是不知道,但到底想着两口子能压下去,就没多插手。
      结果,今日就直接闹到要分家,这怎么不让他们意外,只是还得劝上一劝才是。
      该说的都说了,周爷爷依旧坚定分家的念头,又见底下的周家一众,大多神情中隐隐带着兴奋,无奈,村长和几位族老也都默认了。
      他们普遍辈分比周爷爷还要大上一辈,经过的事也不少,心知也是没有办法了。
      如此,便都问起周爷爷打算如何分家。周爷爷倒也不含糊,只将自己想法悉数告知。
      他们老两口一人一份,权做养老;
      周大伯是长子,多得一份,大孙子作为长子嫡孙,又得一份;周父还待赶考,也须多分一份。如此一来,周家家产就该分为
      九份,老两口占两份,大房占三份,二房和三房各一份,四房又是两份。家中钱财并土地家畜等大件都如此分,至于房屋、碗筷类的,总归没有多余的,便是谁在用就归了谁了。
      而他们二老的养老,现在他们还干的动,也不需要谁家养,只每年送些粮食并各节礼的礼品过来便是。
      要是哪天实在干不动了,调哪一房养老,他们分得的家产便都给谁、这也是村中的惯例了。
      听得周爷爷如此一一道来,周家村长带几个族老尽皆点头称是。
      这分法,即顾全了老人养老,又考虑了子嗣传承,兼顾四房读书这件大事,也算得上公平了。
      于是,周家爷爷就将各项家产如此一一分配:
      周家房屋是周爷爷年轻时新建的,四房房屋都是分开的,各房分的自己住的那一间,银钱和土地按比例分配好,家畜是几只鸡和一头牛,牛仍作为公中财产,四房人都可用,但得轮流割草喂食,鸡一家分两只,猪年前已经杀了,剩的几十斤肉也各家分一分,其他便没有什么。
      于是,各房人都在心中带起了小算盘,算自己分到的价值几何,其他几房分到的价值几何,自家是否吃亏了,别家是否占便宜了。
      一时间,厅中窃窃私语声响起,周爷爷及一众长辈都低头不语,只有周奶奶已经伤心的抹起泪来,却也没有说什么。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厅中才慢慢安静下来,周爷爷于是询问四个儿子,这个分法是否有谁有意见。
      周家大房自是没什么说的,二房两口子虽老实,却无奈下面有个故作天真懵懂的女主故意问,为何四叔家能多分一份,难道他们在家干农活的儿子便是比去读书的儿子低上一等不成,三房两口子则顺着周五丫的话头叫起了屈。
      一时间闹闹纷纷,周父脸上也显出了为难之色,见此,周母心中定了定,打定主意这“便宜”他们是沾不起的。
      于是走到堂下见了礼,说道:“公公婆婆,原本这样的场合,儿媳是不该多言的。但奈何如今竟因他们四房的原因惹得二房和三房哥嫂不快,本就不该,何况这么多年受父母养育栽培之恩、哥嫂照顾,幸有几分运道考中了秀才,好歹不辱没家中的栽培。多分的这一份家产,本就不是他们应当得的,为了家中和谐,希望公婆取消这一份优待,他们四房愿与二房、三房一样分配”。
      这话一出来,不论周家爷奶,村长族老,还是周家四房人,俱是一振,显然没料到周家四房这一出。
      周念夏很是欣慰,不枉费自己在娘亲面前多次提及村中留言和名声的重要性,好在周母不是个蠢笨的,及时想通了、
      短暂思量片刻,周爷爷也同意了这个分法,只是还是问了一番周父意见,周父自是表示自己愧受这份优待,希望与二哥、三哥同分家产云云。
      于是,最终周父拍板定下来,周家家产分为八分,周家老两口占两份,大房占三份,二房、三房、四房都占一份。在村长及几位族老的见证下,周家勉强算是平和地分了家。
      终究,周家分家一事就这么落下帷幕。
      周家一大家子基本都很满意,周念夏也很满意,倒是女主周芷颇有些不上不下的滋味,仿佛一口气打在了棉花上,只让人无处着力。白瞎了她使得那么多手段,一点用处没派上,对手自己轻轻的就同意了。
      既分家之事已定,周爷爷便吩咐各房回屋修整一下,晚上在正屋吃一顿分家饭。预备第二日起,各房的锅灶就直接分开了。大事上都分清了,也免得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计较起来了。
      众人自是无异议。
      这一顿晚饭倒是吃的难得的轻松,或是没有了利益纠葛,兄弟妯娌间多年情分又回温了些,颇有些和谐的气氛,比前一阵子年节是那压抑的气氛好多了,这么一想,多多少少有点难堪。
      至于众人心底如何想,就不在周家爷奶考虑范围内了,总归这家已经分了,他们这爹妈也是做到一定份儿上了。
      后面日子过得如何,全看各房自己本事,他们老两口老了,也替不了子女操心了。
      只是,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周家分家内幕到底在村子里传开了。不仅前世贬低四房的言论没有了,反而隐隐有了些赞扬之意,说不愧是读书人,知书明理,孝顺父母、友爱兄长,不贪图钱财等等言论。
      反之,舆论的枪口对准了二房、三房,说二房假老实实际满肚子心思鬼祟的借几岁的女儿说出口、三房惯来偷奸耍滑爱占小便宜,只有大房未牵涉到其中。
      周念夏很是欣慰,她已经成功扭转了自己家处于舆论非议对象的形象。自现代穿越过来的周念夏比任何人都明白,人言可畏这四个字的沉重性了。
      这也是前世女主周芷借村民之口败坏四房名誉的原因。
      读书人都最重名声,名声差的甚至会被取消秀才功名,由此可见,周芷心思芷险恶可见一斑。
      前世也确实如女主所愿,四房名声尽毁,周父科举无望,但这世,有了周念夏的干预,这些算盘算是都打错了。
      老周家四房人分家后的生活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迈入了正轨。
      周家大房照旧忙活田间地头的事情,他们一房分的田地最多,壮劳力也不足,只能一心扑到田地上去,顾不得其他有的没的,至于之前说的两个儿子去读书的事,再也没有提过一次;
      周家二房夫妻也老老实实忙活,但奈何禁不住小女儿五丫的撺掇和诱惑,同意了在镇上摆个摊子做个小本生意,只是一时没有什么好的想法。不过女主自认现代来的自己想出的主意定然会大赚特赚,正准备从自己前世吃过的那些好吃的摊贩中选出一个最能赚钱的出来;
      三房倒是一如既往,没了周家爷奶的督促,偷懒程度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惹得周奶奶叹气不止,生怕这两口子把自己给活活饿死。
      四房,照例是周父回镇上私塾温书兼代课。只是私底下,周父周母在私底下已经商量好,等家中一切安排妥当,一家几口就直接搬去镇上私塾住。至于家中田地,可以赁出去给族人种,每年收获些果蔬粮食也不错。否则总不能让周母一个妇人家去耕作这么些地。
      周家分家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村子,村人都在心中暗暗评估着四房人,唯一认同的就是,四房是个读书读傻了的,白给的家产还能推出去,只是心中更敬佩了几分。

  • 作者有话要说:  竹里:觉得 都还行 超级好看,超喜欢苏明玉,没看过的强烈推荐。
    打滚卖萌求收藏、求评论、求养肥,小天使们动动手收藏一波支持一下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