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古代农家娇小姐4 ...

  •   女主到来。
      
      自古以来,不患寡而患不均,周家亦是如此。
      同为儿子,四兄弟却只有周父这个小儿子可以读书不下地;
      同是孙子,也只有她家大哥、二哥可以在父亲回家时跟着认字读书;
      同为孙女,只有周念夏出生会享受着这种优待。
      差距一点点累积下来,就是巨大的矛盾。
      周家男孩还好,总归田间地头的活,年龄大的多少都要干点,年龄小的还只知道疯玩呢。差距倒是不那么大。
      但女孩的差距就很明显了,周奶奶虽不苛待女孩,却也不看重。
      
      周家的大丫、三丫还好,大伯娘有意护着,只偶尔安排些灶上的活练练手,也是为了过两年相看人家的时候名声好听些。大多时候是两姐妹在屋里做针线,也能换两个钱,其他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至于二房的丫头,则真是苦水里泡大的。二伯娘一连生了三个丫头,虽公婆面上没说什么,可脸色也不好看,就是周二伯心里都犯嘀咕。二伯娘怕自己被休回去,只得压榨着自己和三个女儿拼命干活,以表示自己这一房不是吃闲饭的。时间久了,习惯就这样养下来了,即使后来生下了老六这个儿子,也没胆子说少干点活。
      而三伯家的六丫,学了父母个十成十,能偷懒就偷懒,装生病的招数一年就不知道有多少回,还当别人都不知道。
      周念夏和系统暗自嘀咕着,等穿越女主来了,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我是周念夏长大了的分隔线============
      时间过的飞快,周念夏谨遵系统教导的“一睡二抬三翻四撑五抓,六坐七滚八爬九长牙十站十一扶周能走”的生长规律,周念夏也一点点长大。
      时间眨眼间就过去了6年,前几天,周念夏刚过了6周岁生日。而周父,在去年的秋闱中仍然没考中举人。
      6岁小孩在现代才开始上小学,然而,在古代,已经是父母的好帮手了。
      这6年间,周念夏也没有一直闲着。在去年年初,周母就带她去了外婆家学了刺绣。
      至于为什么不是周母教导,一是周母手艺没有外婆好,二是周家到底是一大家子,要是其他侄女过来教是不教,教吧不甘心,不教又伤和气。
      这年代可不似现代,木匠、刺绣、手工可都是需要保密的家传手艺,不兴外传的。
      像大伯娘当初也是这样做的,至于二伯娘和三伯娘,压根就不会刺绣。
      至于很多小说里农家妇女谁都能修个帕子出去卖更是不可能。
      周念夏本也不是个多勤奋的,为了不干家务活,除了跟在两个哥哥后面出去玩,就是借着刺绣的名义整日待在房里。她的手艺现在还没到能卖出去的水平,绣出的东西倒是自家爷奶父母等长辈送了个遍,权当个心意。
      至于会被穿越而来的女主记恨什么的,周念夏表示自己家一直很瞩目,设定就是经典的反派一家,多她一个不多。
      更何况,她在现代是真的没受过苦,穿到这个时代就自觉够苦的了,可下不了女主那样的狠心,能自个摆吃食摊子,现代谁不知道,吃食摊子也就挣个辛苦钱。
      如今已经是农历十月十八,天气渐渐冷下来,要不了一个月,周五丫就会在去河边洗衣服时掉下河里,被救上来的就成了换了个芯子的女主。
      周念夏也想过是不是打乱这个情节就能救回五丫,阻止女主的到来。
      只是最后念头被系统打消了,系统告诉她,这个世界的支柱就是男女主,主角就是死去也得是自然死亡,天地才会自然孕育下一代男女主,否则只会重新来过。
      或许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因而,当这一天真正来临时,周念夏甚至有一种,终于来了的感觉。
      
      这天,周念夏照例在屋中学做绣活,看着五丫按往常时间出门洗衣服,周念夏甚至笑着和她打了声招呼,只是在心底与她告了别,“别了,五丫”。
      待日头刚刚升起,到了五丫往日回来的点还没有回来时,周念夏一切尘埃落定,平静了几年的生活终归要泛起波澜。
      果然,待得日头已经升到半空时,院子里顿时闹哄哄的。
      一群大娘们,围着中间抱着女儿进来的三伯娘进来了,而女主,还昏迷不醒。
      见此,周念夏也出去了,这时候若是还呆在屋里,指不定被那群碎嘴的大娘们怎么说呢。
      至于她刚出生时传出的福星名头,早在这几年周家日子一如既往、周父依然屡试不中时被人们淡忘了。
      
      眼见五丫被抱进房里,周念夏急忙去厨房舀了壶热水送过来,驱驱寒气。
      一群人把个小屋子围得滴水不漏,周念夏好不容易才挤进去。这群大娘们倒是没怪她无礼,反倒一个个夸她懂事,这么小就知道照顾姐姐,不愧是秀才家的小姐,等等诸如此类的话。绕是近些年听多了这类夸奖,周念夏还是觉得有几分夸张。
      来到床前时,正巧“五丫”醒了过来,面上满是迷茫,显然是不知道自己处境的。
      
      周念夏到到桌前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女主,“五丫,你先喝杯水暖暖身子”。
      “麻烦夏夏了”听见这话,周念夏就知道女主接收了五丫的记忆。
      周念夏此时有点同情她,自己自己好歹被系统打过预防针,也有过过渡期,也是花了好久才适应自己穿越的事实,且还抱着回去的梦。
      而女主就这么直接穿过来了,现世的一切都成过往云烟,怕是一时间难以接受。
      
      不过没一会,周念夏倒是觉得自己低看了女主,看着女主脸上的神色变换莫测,最终归于平静,周念夏不由和系统叹道:果然是女主,这接受能力就是强,接着就听女主说累了想一个人休息会,三伯娘带她换过衣服,见她确实没什么事,就回去干活了。
      她可是直接从地头回来的,手头上还有活呢,可不能让公婆认为她借机偷懒。
      回到房间的周念夏到底心绪难安,她一直告诉自己,有系统在,她终归能回到现世再看一眼自己的亲人,现在见到女主,难免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又有一种事情终要结束的感觉。
      待到晚间,看到出来吃晚饭的“五丫”,因为救的及时并无大碍的样子,三伯夫妻终于松了口气。
      其余人也就周爷爷象征性地问了一句,甚至没等回答就开饭了。
      在一个桌子上,周念夏悄悄观察着女主,果然见女主一张脸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
      周念夏知道她肯定没想好事,因为剧情中就说过,女主对这个家的厌恶,从她醒来的第一天开始就与日剧增,直至最后忍耐够了,算计好让二房分了出去,才算开启女主生活的新篇章。
      
      周念夏猜的也没错,另一边二房屋里,“五丫”也就是女主周芷,正在打探几个家人对周家这个大家庭的看法。
      显然结果让她失望,家中父母、两姐一弟,竟然对这样被人压迫的苦日子丝毫怨言也无,这不禁让周芷觉得可笑:
      一家软包子,都被欺负到这个份上了,也不知道反抗,真是被欺负死也活该。
      可原来的周五丫能忍,她周芷,一个新时代女性可忍不了这种低人一等的日子,迟早要分家出去单过。
      第二日,看“五丫”如往常一般往日一般提着木桶出去洗衣服,只是神态到底不如以往了。
      之前的五丫,因为不受家人重视,神态之间难掩的畏畏缩缩如今全不见了,反之则是眉眼间显见的超然之色。
      是的,她有权鄙视这个落后、封建的古代家庭。
      然而,作为这种家庭模式下的既得利益者,周念夏知道自己与女主是站在天然的对立面的。
      但即使有一天,周家真的分家,她也不畏惧,这么多年的相处,她相信她的父母能养得起他们这些孩子。
      再不行,她同样是现代来的,她不信自己会比这个所谓女主差。当然,作为一个6岁小孩子,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在这世父母的呵护下,平安喜乐的长大。
      而不是似女主,在过分幼小的年纪,承担不属于自己的责任,待回首时只记得自己汲汲营营谋求利益,那该有多悲哀啊。
      哪怕这是她的第二次生命,她也希望在允许的条件下,按正常的生长轨迹长大,该玩乐时玩乐,该长大时长大。
      收回思绪,捡起手上的绣活,周念夏不再多想,总归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她现在作什么想那么多。
      转念又想起,她还在镇上书塾的父亲,没两天到月底也该回来了。
      其实她爹上次不中后已经有了停下科考的念头,只是周爷爷和林外公都不甘心,只劝他还年轻,该再试试。
      周父自己也不能完全放下,于是继续在镇上求学,倒是同时接了一个临时夫子的活儿,每个月也能领二两银子回来,算是古代版的勤工俭学吧。
      只不过这些,周家爷奶都没往外说,女主自然也不知道。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有话说:照例打滚卖萌求收藏、求评论。
    下面列一下周家一家:
    周爷爷、周奶奶:育四子二女,女儿排行是老二、老四,不占男子排名;
    周大伯、周大婶:周大哥、周大丫、周三丫、周三哥;
    周二伯、周二婶:周二丫、周四丫、周五丫、周六哥;
    周三伯、周三婶:周二哥、周四哥,周六丫;
    周父、周母:周五哥、周七哥、周念夏(老七);
    哈哈,发现前面把四房的两个哥哥称呼弄错了,按周家排行来,应该是周五哥、周七哥,前面的就不改了,大家知道是四房的两个就行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