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现代贫穷恶毒女6 ...

  •   如愿以偿地达成此行目的——留在戚家,在送走了高老师和女主阮柔后,周念夏藉着戚天的名头算是彻底放飞自我了。
      戚父也是个有效率的,在查清当年戚天生母做的事情后,立即取了戚天的头发去做亲子鉴定,鉴定的结果如他所料,99.99%的概率,意味着戚天就是他的亲生子。
      无法,戚父只得将戚天,连带着周念夏这个小拖油瓶一起,接回了戚家。
      
      为着戚鸿黎着想,戚父到底没有公开宣布戚天的身份。
      但私底下,苏市的上层圈子都传遍了,男人们不过笑说一句男人风流本性,一群贵妇们往日最是羡慕嫉妒的,如今不过也只暗叹一句假正经:男人能信母猪都能上树。
      至于男主嘛,自是光风霁月的性格,原书中只有到最后私生子弟弟步步紧逼到他无处容身才真正立起来对抗。
      对于戚天这个刚来的弟弟,鸿黎其实并没有常人所想的那样大的排斥反应。
      戚父和他解释过一切的经过,他选择相信自己的父亲。
      周念夏觉得,戚鸿黎看向他俩的神色甚至隐隐是有些怜悯的,类似于贵族对于普通贫民的怜悯吧,不含恶意却让人耿耿于怀、铭记于心。
      
      不过周念夏认为他俩并不需要,因为回到戚家后,戚天和周念夏两人的日子不知比过去好过了多少,已经很是满足了。
      戚天自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哪怕真的过上了豪门生活,也一直闷闷不乐,周念夏只得锲而不舍地开解他。
      不说别的待遇,就说戚父每个月给戚天的零花钱就有20万,周念夏作为戚家的暂居者,戚父也甚为大方的一个月给个2万,说不够再找他要。
      不过周念夏也不是没有眼色的人,一个外人哪里至于上赶着要钱。不过嘛,人家愿意给的,她也就坦然受着了。
      毕竟她帮着他们父子早早相逢了这么多年,拿点报酬也是应该的嘛。至于结果是好是坏,她可不负责。
      
      除此之外,戚天和周念夏都被戚父安排进了苏市一流的上层贵族学院,是一座小、初、高直升的贵族学校。因此与现在大他们几岁的戚鸿黎也在同一所学校,倒是平添了不少尴尬。
      贵族学院里的都是些贵族,一向自持身份高贵,现在一群白天鹅里面,混进了两只丑小鸭,哪有不嫌恶的。
      只是戚天一直摆着一张臭脸,又到底是男丁指不定将来也能接受戚家的一份家业,关系不好闹太僵,也只得离得远远的,不亲近也不搭理。
      倒是整的戚天的性格愈发阴郁,将全副心思放在学业上,往日在孤儿院的一点活络全然消失不见,周念夏一直取笑他脸色越来越臭。
      
      表现格外突出的是周念夏。
      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丑小鸭、无父无母的孤儿,周念夏反而在一群贵族公子小姐里如鱼得水。
      究其原因,一是因为周念夏本身就有两世经历,现又特意显摆出来,在气势上就镇压住了这群眼比天高的小子姑娘们;二来,是周念夏舍得花钱,其手脚之大方、穿戴之奢侈比起那些真正的中等豪门也丝毫不逊色,自是很快融入其中,也交了一群塑料小姐妹们,每日讨论些衣服、化妆品,过得不亦乐乎。
      
      哦,至于说周念夏哪里来的钱,自是从她的衣食父母——戚天,那搜刮来的。
      戚天本身性格使然,过过贫苦的生活,如今乍富却也不太看重物质本身,衣物、吃食等按戚家准备的也就行了,一个月几乎花不到什么钱。
      周念夏见状,直用自己缺钱的名义一个劲儿从戚天身上搜刮,直到最后,戚天的整张卡都归了周念夏。
      戚天也不知处于什么心理,或许是陌生环境下的同伴感作祟,也默认了周念夏的行为,久而久之,只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其实,戚父和学院里的人,哪有不知道周念夏所作所为的呢?
      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轮不到别人来插嘴。
      殊不知,周念夏内心也是很累的。要在这群小姐们中维持好一个度,让别人觉得她拜金、奢侈又不至于招人直白的厌恶,她也是很心累的好嘛。
      尤其,戚天这个二傻子,还什么都不知道,整体忙的如同一团乱麻,只当她是一个只懂花钱的。
      
      就这样,戚天一路奋发上进,其实本意只是很单纯的、为挣得戚父的一丝丝关注。
      只是尚还稚嫩的他不知道,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野心勃勃、亟待夺取婚生子家产的狼崽子。他也不知道,野心会愈长愈大、直至引火烧身。
      
      周念夏就此开始了她前所未有的贵族小姐生活,华衣美食、歌舞晚宴、挥霍无度......如此行径数不胜数。
      前所未有的肆意潇洒生活,让周念夏在整个苏市上流圈子都有了一席之地。
      多有眼红的骂她不知廉耻地占着“戚家小姐”的位置、贪财又拜金、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实则心里不知道有多嫉妒呢。
      这样平静却美好的生活,终于在男女主配角相继步入大学后结束了。
      
      =====================我是进入剧情的分隔线====================
      先是戚鸿黎违背戚父的意愿,选择与母亲一样走上了艺术的道路,致力于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画家、完成母亲被掬于后宅后未能实现的梦想,希望走上世界艺术的舞台,让一度对他寄予厚望的戚父气的够呛。
      可到底性格严肃古板的戚父还是一心认准了这个丝毫无继承家业之心的正室子,而非有野心、有作为的私生子,戚天。
      戚天则不出众人意料的走上了金融、管理的学习道路,在戚鸿黎这个原配之子不作为的对比之下,显然丝毫不遮掩自己想要染指戚氏的野心,惹得外界议论纷纷、翘首以盼,不知戚父未来会作何选择、戚氏集团又会花落谁家。
      
      周念夏呢,则让人惊破眼球、又似理所应当的进入了首都影视学院,选择进入娱乐圈成为一名明星。
      是的,明星,而不是演员。
      这么说,是因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位不是戚家正经大小姐、胜似大小姐的伪小姐,进入娱乐圈就是为了玩票。
      以歌手身份出道的她,嗓音悦耳动听受人追捧、却一年出不了两首歌;偶尔对感兴趣的影视剧、投入大把资金只为出演一个小配角;对别人送上来的女主女二却是不屑一顾,加上豪门大小姐的奢侈做派,在娱乐圈也算是一股清流,吸引了不少另类粉丝的支持。
      不知惹得多少艺人在背后恨得直咬牙。
      可周念夏无所谓,只因为她有一个坚实的后盾——戚天。
      
      随着戚天大学后被戚父安排进戚氏实习,逐渐有了自己的收入且越来越高后,周念夏的挥霍资金就更为充裕了,花钱也就更加大手大脚了。
      而随着戚天的出息,以及继承戚家的希望愈大,不那么眼瞎、盯上戚天这块肥肉的人也就越多。
      
      周念夏知道,有很多人在戚天面前诋毁她、说她贪财、拜金、谄媚、挥霍无度,可外人不知道,这些戚天早就知道了,也从不在她面前掩饰那些小人的言语。
      他们自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在陌生的戚家彼此依靠,早已亲密的不分彼此了,戚天知道她贪财的性子,可也愿意包容。换个方向,戚天觉得周念夏的作为,哪怕出于金钱,恰恰满足了戚天的自我满足感。
      更何况,戚天也是真的不在意她花的这点钱财,人家在意的是整个戚家的偌大家产。
      这种种矛盾,在女主阮柔考上大学、同样选择进入首都影视学院后,一步步爆发,直至愈演愈烈。
      
      从周念夏的角度来看,她这些年的变化完全是顺应趋势,毕竟有钱不花是傻子。
      可在分别若干年、即将重逢幼时好友的女主阮柔眼里,这些传闻都是那么不可思议。
      夏夏作为一个寄住戚家的客人,过得比戚家正经的两个主人还要任性、嚣张是什么道理?
      她一点都不怕被扫地出门吗?
      还有,这样挥霍别人家的钱财真的合适吗?
      如果、如果这些钱财都能用来帮助孤儿院又该有多少?
      归结到最后,就是一个疑问:夏夏,她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些年,因着身份的巨大转变,戚天和周念夏两人都没有再亲自回去那个春天孤儿院,只与当时关系亲密的人保持书信联系、每年捐赠些钱财物权当报恩。
      于是戚天和周念夏在孤儿院里的形象反而差了起来。
      诸如:富贵了就忘了朋友、有钱人合该看不起他们这些穷人之类的话,一开始在孤儿院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很多人说,任是谁都听的出来是□□裸的嫉妒。
      随着渐渐的周念夏两人融入苏市、一点点遗忘孤儿院那边,阮柔见身份有别、自是也不好上赶着联系,双方关系就疏远了不少。
      久而久之、阮柔都要以为当年那些闲话是真的了,只是她到底相信夏夏的为人。
      因此,若干年后的两人久别重逢,阮柔只觉眼前见到的周念夏全然不是当年印象中那个她认识的夏夏了。
      
      可,这么多年过去,哪有不变的人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竹里:一个好消息,签约申请通过了,等明天联系、合同寄出去,基本就没有问题了。
    路过的童鞋们,还不收藏、评论一个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