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第五十五条支流 ...

  •   “啊,好冷啊。”西间溪应着雪景说了几句话,但是拥有齐木楠雄身体的她是不会觉得寒冷的,她反而是要用齐神的能力来温暖自己的身体。
      
      齐木楠雄抱着西间溪的手臂取暖,远野对人类实在是潮湿阴冷过头了。
      
      坐在体形巨大的山鬼面前,西间溪像是安抚般顺着齐木楠雄的脊背手掌轻轻滑下去。缓慢抚摸着他人脊背的动作总是会带上几分羞于言表的暧昧,在妖怪们看来,西间溪悠闲轻浮的举动不过是在炫耀自己的武力。
      
      不是所有人类都能走上远野的山头坐到他们首领面前谈判的。
      
      妖怪虽然碎嘴的多,但是他们只对妖怪内部多话。所以西间溪当着他们的面,根本不怕自己亲亲抱抱举高高齐神会有什么问题。反正她把他带过来了,在他们的眼里“她”就是她的女人了。
      
      在这群妖怪面前就没有什么隐瞒面容的必要了,而且男性的身份在这里也好用些。
      
      “能借几个雪女给我吗?”西间溪即使坐在妖怪大本营里依旧一派轻松自得的样子,身边依偎着的看似柔弱少女的眼神中也没有任何畏惧。
      
      “人类你不要太嚣张了,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坐在下方一个不成气候的小妖怪对着面上没有任何恭敬意思在的西间溪呲牙咧嘴。
      
      “远野呀。”西间溪语气轻快地说,“你们不正是向全国各地输送打手的妖怪佣兵团,我这不就是在雇佣你们吗?”她抬起手。
      
      其余或明或暗的妖怪们就看见那个面容普通的少年只是轻轻地抬起了手像是按住了什么东西一样,将那个天赋是怪力的妖怪按到了地板上。
      
      看着他好像在妖怪里也算是年纪小的,西间溪也只是按住他没有其他的动作。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知道吗?”
      
      西间溪即使在齐木楠雄的壳子里照样喜欢用自己的方式来生活,对待奇异的生物总喜欢放飞自我,颇具有邪气地一笑,“我会给你们足够的报酬。”
      
      赤河童沉默地看着这个自称为人类的少年,他强得即便远野所有妖怪都出手,想必他也能风轻云淡地笑着把他们一个个按到土里面吧。
      
      不与强者为敌是每个妖怪的生存本能。
      
      “新生代的雪女现在恐怕还难当重任。”意思就是说她们业务不熟练,出去当打手恐怕会被人打死,您要不换一个。
      
      西间溪不管,“一共有多少人。”
      
      赤河童沉默了一会儿,实话实说:“这一代的雪女有三人。”
      
      “只要是雪女就足够了。”
      
      说着这样的话,西间溪带着雪女们去了御柱塔。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雪女1号看2号,2号看3号,3号看…看…问她她哪里知道。才成年的雪女们并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人类能力者的大本营,最大的阴阳师头子住的地方。
      
      离开了远野,一直靠着西间溪的齐木楠雄才缓过来——有几只妖怪长得太像虫子了。对虫子的恐惧已经深入灵魂的他是靠着极大的意志力才没有逃……战略性转移。
      
      看齐木楠雄缓过来的西间溪还想再安慰鼓励他几句,眼神向下一瞟就眼尖地看见了什么,拿起一簇头发指着分叉,“你头发怎么有这么多的分叉!”
      
      齐木楠雄是超能力者,他的头发从来没有过分叉,所以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西间溪的头发上有分叉。而且看她的表情好像要疯。
      
      西间溪微(狰)笑(狞)着按住想要逃跑的齐木楠雄,他好像忘记了现在她才是超能力者,控制力道把他按到地上,瞬移交换出剪刀来,要把自己头发上的分叉剪掉。
      
      “你又来老夫这里做什么。”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刚出来就发现前不久才挑战他的小姑娘被人按在地上剪头发。
      
      也不能形容得这么暴力,是一个看上去比她大上几岁的少年按着她的肩膀不要她动,旁边有几个一看就不是人类的少女。似乎是雪国的雪女,或是捧着白绢,或者细细挑拣着她的发丝选出一根剪掉一段。
      
      “又见面了老爷子。”发现黄金之王出现的“西间溪”面无表情地和他打招呼,似乎是因为被人压制着所以心情有些不愉快,“想请您再帮个忙。”
      
      当初挑战国家化身成功的少女大言不惭地要接过他的权威,输人不输阵的黄金之王对她提了给要求,要看到她究竟能为这个国家做什么。
      
      而她的回答是拯救这个国家。
      
      才过去几天,她就要过来要人要东西了吗?自觉拿了艰苦奋斗剧本给她的国常路大觉想,结果“西间溪”是打算走权二代路线,是想背靠大树好乘凉吧。他可还没有承认她接任者的地位。
      
      “你自己去解决。”
      
      按照西间溪要求转述她的话的齐木楠雄叹口气,像是对待老年傲娇那样直接说自己的要求:“帮她们提升一下能力,我有用。”
      “你要是直接传位给我的话,还方便了不少。”
      
      “呵,那就等老夫死了以后再说吧。”黄金之王发出的威压让几个小雪女瑟瑟发抖,西间溪不着痕迹地挡了一下。
      
      齐木楠雄坐起身,表情冷淡,西间溪的手还按在他的肩膀上,“杀了您还得有一阵子忙,顺顺利利地交接比较符合我的想法。”说的话就是这么狂妄。
      
      接着才慢悠悠地加上了一句,“而且您也能享享清福,和老友下下棋什么的。”
      
      国常路大觉已经老了,他也曾担忧过继承人问题,尤其还有个绿王在底下虎视眈眈,他就觉得自己的头发在大把大把地往下掉。
      
      西间溪的出现其实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他的忧虑,现在他只要考察她的心性是否能担当大任,或者是趁他还可以动的时候,再好好教她。这个国家不能托付给一个有危险想法的人。
      
      在西间溪的面前黄金之王庄严威重的形象可以说是崩塌得彻彻底底了。她是他心中的继承人苗子一号,就没有必要维持有些浮于表面的东西了。
      
      哼,他对着西间溪重重地冷哼,她的能力强到不需要屈服任何形式的压迫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有时候肯在他面前服软,哪怕不是那么软。黄金之王也有种老怀甚慰的感觉。
      
      听见黄金之王的心声,西间溪的嘴角翘了翘,事情妥了。
      
      让雪女们跟着黄金兔子们走,西间溪自己动手给齐木楠雄剪分叉,不过盯着看久了总是容易看透视过去。所以剪起来有些麻烦,她就让他自己也动手。两人之间的和谐默契,孤寡了五十多年的老人家都能看出来。
      
      黄金之王话还没有说完,“你们两个……”
      齐木楠雄授意抢答:“朋友。”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寒凛的眼刀飞过去,套着齐木楠雄壳子的西间溪跟着撇过去。
      
      老人家不需要想这么多费神的东西。
      
      “你们年轻人自己的事老夫我不管了。”黄金之王摔袖而去,但是在他们离开之前他还是叫住了齐神版西间溪。
      
      颇具威严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又什么都不说放她走了。不过他的心理活动完全一丝不漏地被西间溪听到了。老爷子想法还挺多。
      
      等在门口的齐木楠雄看她出来:“走了。”
      “嗯。”西间溪回应,接着在心里说【带你去买护发素。】
      
      【真的要这么执着?】齐木楠雄想只是小小的分叉。
      【我看不顺眼。】西间溪简单地说。
      
      还能怎么办,走走走,买买买。
      
      

  • 作者有话要说:  阿谬在这里感谢所有看文的小天使们的不离不弃,挨个亲亲抱抱举高高
    这一篇算是缘更吧,因为我又开了坑_(:зゝ∠)_emmm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