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兄万万岁》苏 芷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0-27 14:02: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刘妈妈跟了徐氏多年,如何能不知她的心思。按说身为管事妈妈,她自己也能做这个主,可毕竟事情涉及到了苏谨琛,就比较敏感了。
      
      徐氏的眼皮几不可见的抖了抖,苏谨琛受了家法,那也是侯爷打的,便是病死了,跟她也无甚关系,可若真由着他这样病死,侯府连个大夫都不请,也确实说不过去。
      
      和那些表面伪善背地里阴狠毒辣的继母相比,徐氏还是温婉的,在京城贵妇中的名声,也算不上很差。毕竟……作为继母,就算不能善待继子,可以放任让继子平平安安的长大,那都是功德一件了。至少……在外人看来,徐氏这个继母,似乎还算合格。
      
      “大夫…… ”
      
      “大夫当然要请!”
      
      不等徐氏迟疑,苏婉……不对,此时的苏皎月急忙开口道:“若不是兄长救我,只怕我已经死了!”
      
      原文中的苏皎月不知道,但现在的苏皎月却很明白,安国公世子请他们去马场游玩本就没安好心,而那匹受惊的狮子骢,也是他们故意安排的。只是半路杀出一个苏皎月来,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谁叫她这位便宜哥哥长得俊俏呢?
      
      身为承恩侯府嫡长子,苏谨琛容貌酷似故去的侯夫人周氏,如今年方十七的他兰芝玉树、眉目如画,端得是京城百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也正因如此,虽然他嫡母早逝,如今已然十七岁还尚未被册封世子之位,但京城内外,喜欢他的大家闺秀却是数不胜数。
      
      这不……从小和安国公世子赵德春有过了婚约的云家大小姐云诗秀,就对苏谨琛情根深种,私下里更是闹得恨不得退亲,这让赵德春怀恨在心,便设下了这个局打算坑苏谨琛一把。
      
      苏皎月回想起这些剧情就觉得脑壳疼,这哪是别人要坑男主,这都是她……为了在前期磨练男主的意志力,好在后期让他横扫千军、弹无虚发的虐回来,所故意设置的剧情。
      
      千坑万坑,没想到自己入了坑。
      
      苏皎月捶了一把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两泪涟涟。
      
      “娇娇,你都这样了,还想着为那个逆子说话……你真是……”
      
      在徐氏心中,苏皎月就是她心尖尖上的宝贝,在她的呵护下一直善良纯真,偶尔动怒,也不过就是女儿家家的娇嗔,哪里是别人口中刁蛮无理的大小姐了。
      
      如今见她伤了双腿,还为苏谨琛说话,反倒又气急了几分:“那个逆子把你害成这般,本就该死……如今还请什么大夫!”
      
      徐氏眉梢一挑,厉声道:“刘妈妈,你把这事情去回了老爷,让老爷自行定夺吧。”
      
      徐氏这个皮球确实踢的不错,承恩侯苏政对那原配周氏本就没什么感情,况且那人还疑似给他带了绿帽子,他对苏谨琛这个儿子,是爱也不是、恨也不是。再加之苏谨琛又长得像周氏,他看见这个儿子,就跟自己打脸似的难受,恨不得眼不见为净。
      
      如今因为自己的宝贝女儿出事,他把这些年心里的积怨一并发泄了出来,一顿鞭子委实打得不轻。
      
      但若是真的让他定夺……却未必真的会去请大夫,毕竟他就算下手重,也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当真差点把自己儿子打死。况且……大约是因为苏谨琛身上有龙气,从小到大但凡生病,不过两剂汤药,没有不好的。
      
      苏政明知徐氏对苏谨琛一般,可苏谨琛却跟那不怕风吹和雨打的小树苗一样,照样茁壮的成长,并且比那些被人捧在掌心养尊处优的京城公子哥们,成长的更出众。
      
      所以……一顿鞭子真的能打死他吗?不可能……
      
      苏政会给自己儿子请大夫打自己的脸吗?也不可能……
      
      想清楚这一点的苏皎月脑中立马一个激灵……虽然这次苏谨琛死不了,可……重病之中不给请大夫,那必是将来的一大罪状啊!
      
      “母亲怎生如此糊涂!”苏皎月蹙着眉心,一副担忧的模样,拉着徐氏的手腕道:“父亲心疼女儿,自然迁怒兄长,家法既是父亲所罚,他必是不肯为兄长请医延药的,可若是兄长真的因此有了三长两短,那毕竟是他的儿子,到时候父亲岂有不埋怨母亲的道理?”
      
      这一席话却是说的徐氏心上一紧,但纵观苏政平日里对待苏谨琛的态度,她还是不信那个男人会对自己这个大儿子有什么怜惜,只不屑道:“你父亲不喜欢你大哥,又不是为娘我教唆的,他如何能怪到我身上?”
      
      “母亲这就不懂了……”苏皎月看着一心想抓住这次机会的徐氏,摇了摇头道:“父亲对兄长不闻不问,还不是怕母亲若是觉得他太过偏袒兄长了,就会心中不平……”
      
      徐氏绝非蠢笨,这样的道理怎会不懂,顿觉茅塞顿开,小声道:“难不成你父亲……?”她转念一想,越发觉得如此,若不是苏政对苏谨琛冷淡,她才不会由着苏谨琛这样长大。
      
      那么问题来了,要是苏谨琛真的这么死了,苏政未必不心疼,他若心疼,必定迁怒于自己。
      
      徐氏的眉心拧得更紧了,她抬起头看着靠在床头的苏皎月,又看看她那一双捂在被窝中不能动弹的腿,压了压眼角道:“我苦命的娇娇……老天爷为什么要让你受这样的委屈。”
      
      “母亲莫要伤心……”关于这件事,苏皎月实在没办法怨天尤人,只能安慰徐氏道:“反正姑娘家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两条腿一天也走不了几步路,母亲就权当我懒怠罢了。”
      
      徐氏哭得越发伤心,抱着苏皎月的腿哭。
      
      “那太太,这……大夫到底请还是不请?”
      
      一旁的刘妈妈还等着她回话,外头苏谨琛的小厮还等着。
      
      “请!让大夫好好给大少爷治病,等他好了,我要让他当着老爷的面儿,给娇娇下跪道歉。”
      
      苏皎月一听下跪两个字,顿时又精神了。
      
      又跪……跪一次……就离死更近一步。
      
      ……
      
      喝了大夫开的退烧汤剂,苏谨琛很快就醒了。
      
      他身子骨强健,原本受一些小伤是无碍的,但那日在祠堂受罚之后,在庭中跪了半日,恰又下了一场大雨,足足淋了两个时辰,这才感染了风寒。
      
      风寒加上后背的伤,一下子病势汹汹,吓坏了平常服侍他的小厮阿福。
      
      这不,他才刚刚觉得灵台清明睁开了眼睛,就听见阿福带着哭腔在他耳边道:“少爷,你总算醒了!”
      
      苏谨琛点了点头,从床上坐起来,牵动到背后的伤口,稍稍拧了拧眉心,就看见放在了房中束腰圆桌上的一个药碗。
      
      “你哪里请来的大夫?”
      
      苏谨琛虽然昏睡,却也依稀记得,曾有人为他把脉诊治,又有人给他端茶送药。
      
      “是我求了太太给少爷请的大夫。”
      
      苏谨琛见阿福说的寻常,看来倒是没遇上什么波折,可徐氏向来对他冷淡,没有时时来搓磨他,那都是谢天谢地的事情了,至于病了,也绝不会这般快去请大夫,总要耽误几日,等到看着无力回天了,才会网开一面去请大夫……
      
      但大约是他命不该绝,病得再重,也不过两剂汤药就能救回来……所以,他一直活到今时今日。
      
      “所以,太太就这样答应了?”这显然让苏谨琛觉得有些不合常理。
      
      “是……大夫来了,给少爷看过之后,又去了大小姐的房中。”
      
      说起这个大小姐,阿福心中还有些发怵,不过总算恶人有恶报,平常总让她寻大少爷的麻烦,以后瘸了腿,看她还有什么办法继续搓磨大少爷!他想了想,大少爷昏睡之前,大夫还没明说大小姐将来不能走动了,这时候不若把这事情告诉大少爷,没准他还能高兴高兴。
      
      “少爷,听那胡大夫说,咱大小姐的腿废了,以后不能走路了,老爷还要往太医院递折子,请太医院的杜院判来给大小姐诊治呢。”
      
      “废了?”苏谨琛眉梢一挑,微抿的薄唇似是轻轻的抽了抽,正要从床上站起来,却听见有人在门外喊道:“阿福,你出来一下!”
      
      苏谨琛住的这清风院偏远,下人又少,总共四个打杂了老婆子并两个跑腿小厮,因此外头来人,连个通报的丫鬟也没有。
      
      阿福听见声音,忙就往外头去,苏谨琛从窗口看见他和门外的一个小丫鬟叽叽喳喳的说了半日,然后又回了房中。
      
      “少爷,这是大房的表小姐给您送的药。”阿福把左手的一盒药膏放到了桌上,又变戏法一样,从右手又变了一盒包装更为精美的药膏出来,一脸诚惶诚恐道:“这是……咱家大小姐给您送的药……”
      

  •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抽红包哟,别忘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