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山泉有点田》衣青箬 ^第3章^ 最新更新:2017-09-06 02:00: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闹事的 ...

  •   
      对于小铁匠的问题,周敏只能苦笑,“这还有什么舍不得的?虽说是祖传的家伙,但偏偏谁也没继承了这份手艺,现在家里又是这样的境况,眼看日子过不下去了,东西留着有什么用?不如暂且换一口饭吃。想必九泉之下的祖宗们知道了,也不会怪罪。”
      
      她把话说得冠冕堂皇,小铁匠一听就笑了,“既是你这么说,那这送上门的生意,我自然也做得。——你那铁锅几时能送来?”
      
      “五哥也知道我家里的事,我和石头两个怕是没力气把东西送来,要劳动五哥帮忙搭把手。”周敏忙道。
      
      小铁匠想来也知道这个道理,因此点头道,“也罢,我就走一趟。”
      
      见他说着就要动身的模样,周敏忙又把人叫住,“五哥且等等,咱们还是先把这价钱说好了,免得以后又扯皮。”
      
      这下小铁匠脸上才露出了几分货真价实的警察。周敏毕竟年纪小,他再想不到她还能思虑得如此周全。但他做生意不说有多实诚,但也没怎么坑过人。闻言便道,“我也不与你说那虚的,想来你们家如今恐怕也没现钱,打出来的东西,我要三分之一做辛苦钱,如何?”
      
      周敏低头思量,这会儿打铁的手艺难得,十里八乡也只有这么一个铁匠,他就是要价贵些也寻常。自己虽然出了材料,但如果没有人这份手艺,铁锅也只能白放着。想到此处,她便咬牙应道,“就依五哥说的。”
      
      见她答应了,小铁匠脸上的笑意更浓,当下带着人去齐老三家将铁锅搬了回来。
      
      这个时间,村子里的人都已经下地了,只剩些老幼在家中,但这件事还是引起轰动,一时不少人跟过来围观,听说是将这铁锅融了打别的东西,村中积年的老人们不免纷纷叹息。
      
      但齐家是什么情形,大家多少也有数,连田地都变卖了,这些东西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并不出奇。因此感叹两句也就罢了。
      
      十八印的大铁锅摆在院子里,竟也占去不小地方。小铁匠手里握着竹片,一边刮锅底的灰,一边问周敏,“这些铁也够好几样东西了,你想打点儿什么?”
      
      周敏只略略踟蹰,便道,“不怕五哥笑话,我们家如今这样,这些东西估计也留不住,只有换出去。给我爹抓了药,剩下的换些米粮,好歹撑到明年春天。这该打什么,我心里也没有主意,五哥是吃这碗饭的,还要请教你呢!”
      
      “你要是信得过我,就打一口铧,再打几把镰刀。村东头齐老费家的铧口该换了,他家里宽绰,估计舍得出现钱,你爹的药钱也就有着落了。这镰刀,留着换给后头大台村或者九洞村那些山民,换粮食皮子山货肉干都成。剩下的我再看着打点儿什么吧。”小铁匠略一沉吟,便道。
      
      周敏闻言大喜,连连道谢。她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对这些关窍并不了解,如果不是小铁匠指点,她估计只能拿到镇上去碰运气。
      
      果然,三分之一的价钱是值得的。
      
      定下此事之后,周敏才算是放下了一段心事。毕竟以齐家目前的境况,可谓是家徒四壁,她就是有心想要改善,却也苦于没有本钱。她和石头两个人上山时不敢深入,往往只在走熟了的外围转一转,能找到的东西实在有限。现在已经是秋日,接下来一整个冬天的口粮就成问题了。
      
      现在,安氏差点儿被人把石锅骗走,倒是误打误撞,启发了周敏的思路,这才算是解决了这一大难题。
      
      所以从小铁匠家出来,她脸上总算露出几分轻松之色,招呼石头,“走,上山!”
      
      石头默默的跟上。
      
      然而两人还没走出村子,就被拦住了。
      
      来人周敏不认识,但对方一开口,就被她猜到了身份,不是想花十几个铜钱就从安氏手里把十八印大铁锅骗过去的阿水叔又是哪个?
      
      却见他沉着脸,拦在姐弟两人面前,“敏敏,我听说你让小铁匠把你家那口铁锅抗走了?那可是你娘许了给我的,我钱已付了,你们家可不能不认账!”
      
      周敏的脸也立刻沉了下来,冷冷的盯着他,“阿水叔要是诚心做生意,那铁锅我们也不是不能卖,你拿着十几个铜子就像换我家的大铁锅,不就是欺我娘软弱?”她说着转头四顾,将已经有不少乡亲围上来看热闹,便扬声道,“今日我就在这里撂下话来,今后这家里当家的人是我,别人说了都不算!”
      
      她说着取出刚才安氏交给她的布包,打开递给对面的人,“阿水叔你数数看,没少你一个子儿!”
      
      齐阿水却是看都不看那她手里的东西,嗤笑一声,“你说以后你当家?”
      
      “正是。”周敏抬了抬下巴。
      
      齐阿水笑得更厉害了。周敏不由微微皱眉,知道这里头恐怕还有别的缘故,但也不方便问,便只冷着脸道,“阿水叔你若不信,就去问我爹娘,看他们认是不认!”
      
      听到这句话,齐阿水的面色才微微变化。虽然周敏的身份不同,但眼下齐老三家这日子,还真只有靠她撑起来,少不得只能倚重。
      
      这么一想,他不由眉头皱起,“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只找你理论。说一千道一万,你娘先收了我的钱,许了把那铁锅给我,是也不是?”
      
      周敏抿了抿唇,咬牙道,“是。”
      
      哪怕知道对方要借机生事,但这一点,她是不能否认的。她既然接收了这个家,安氏再麻烦,也不能撇开,只好先收拾这个烂摊子。
      
      这不是周敏圣母,也不是什么偿还原身因果,只是从最根本的角度来考虑:她既然穿越过来了,少不得要在这个世界过日子,有个“家”,有个身份,哪怕情况再糟糕,也远比孤身一人要好。
      
      别看齐老三现在病得下不来床,但安氏还真没说错,他才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因为他还活着,所以就算情况再糟糕,别人也不敢过分欺压。毕竟万山村里姓齐的多,深论起来彼此有亲,多少要照拂几分。眼前这个齐阿水想要铁锅,都得设法哄骗了安氏。齐老三要是没了,石头一个小孩子顶不了事,孤儿寡母的麻烦便会纷至沓来。若撇开齐家,只是周敏独自一人想要立身,那是作梦!
      
      除非她能立刻找一户人家嫁过去,否则一个姑娘家,在这个时代,尤其还是在村子里,要想像现代那样独立自强一个人生活下去,半分可能都没有。至于去城里立足,就更是无稽之谈了。
      
      周敏从不小看社会的黑暗。
      
      所以眼下的齐家,跟她不过是相互需要。
      
      ——说实话,齐家如今这困境,对周敏来说,还真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恰恰相反,如果不是这样一个齐家,换做任何一户经济状况良好,上头的长辈身体健康、人品靠谱的人家,又怎么可能任由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折腾?
      
      所以人贵知足,周敏既然变相的得了好处,自然也不能随手就把人丢开。
      
      齐阿水听得她答应,立刻得意起来,“既然你自己也认了,这先来后到的道理,不必我再多说吧?收了我的钱,却转头把东西又高价卖了别家,这世上再没有这样的道理!”
      
      不过他虽然嚷得欢,但周敏注意到,周围围观的村民们,眉眼间露出来的神色分明是嫌恶。显然人人都知道齐阿水这趁火打劫的心思,而且暗暗不耻。不过周敏知道,这种事往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不会多事。但如果她能站出来反对,很容易就能得到其他人的支持。反正不要钱不要米,只要他们说一句公道话而已。
      
      所以她不慌不忙的道,“阿水叔你这话固然不错,但也得分情况。我娘的性子人人都知道,是最老实不过,村里村外闹了多少笑话?所以家里的事,爹一贯都是不要她过问的。一个村子里住着,阿水叔莫说你不知道?既然知道我娘做不得主,却偏去问她买东西,我就要问一声你是何居心了!”
      
      她说着往周围一看,“乡亲们评评理,纵然你不知道如今是我当家,我爹且还没死呢!难道就不能去找他老人家说?”
      
      果然她强硬起来,周围的人便也你一句我一句的开了口。
      
      “阿水,你这事做得不地道。”
      
      “就是,齐老三家已经够难了,这时候做这种事,不是趁火打劫是什么?”
      
      “一个村子里住着,就是不帮衬,也不能落井下石。”
      
      “安氏那个性子,家里的事几时做过主?她答应的事自然是不算的……”
      
      周围都是指斥自己的声音,齐阿水的脸色自然越来越难看,周敏见状,便也见好就收,团团一拜,道,“多谢父老乡亲主持公道。不过此事说起来是我的疏忽,又是我娘亲口应承的,因此我情愿将阿水叔给的钱偿还之外,另外补贴你一把镰刀,就把此事接过去,阿水叔意下如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