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山泉有点田》衣青箬 ^第1章^ 最新更新:2017-09-04 02:00: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家徒四壁 ...

  •   
      周敏艰难的抡起木勺在锅里搅了搅。
      
      清汤寡水估计都不能用来形容这锅粥,该说清可见底才对。周敏放下勺子,搬了个小凳子放在灶台后,自己站上去,往锅里一看,清亮的汤里还能照出她自己的影子。
      
      又黑又瘦又小。
      
      看起来就像是吃不饱饭的饥民。
      
      不对,周敏环顾了一圈屋子里的摆设,低矮的房屋里光线昏暗,黄色的土墙被烟熏成了一种很难形容的颜色,顶上是竹编的楼板,上面挂着几串干巴巴的大蒜和辣椒。灶台前堆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柴火,灶台后是石磨、水缸和碗柜,看起来都既旧且破。
      
      再看看眼前锅里熬着的“粥”,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的确是个吃不饱饭的饥民没错。
      
      这当然不是她,但又是她。
      
      应住在山区村寨之中的好友邀请,周敏前往西南山区旅行,顺便参加当地一个盛大的民俗节日。在节日过后,听说当地村民们要进山,她从小就对这些感兴趣,便兴致勃勃的跟着去了。哪知在山里遭遇了一场暴雨,最后失足跌下山崖。
      
      这种情况,周敏自然是活不下来的。但她偏偏睁开了眼睛,以另一个身份。
      
      周敏所在的这个村子就叫万山村,听名字就知道位于大山深处,从当地居民们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是在古代,至于具体是哪朝哪代,便不可考了。
      
      ——村民们一年也不会出山几次,去也只到镇上,至于更远的县城和州府,他们连叫什么都不知道。更不必说不知在何方的朝廷和京城了。以现在的交通条件和信息传递速度,估计龙椅上的皇帝换了一个,要两三年消息才能传到这里,还要去镇上才能偶尔听到一耳朵,这含糊不清的几句,还说不准是谣传。
      
      想到这里,周敏结结实实的叹了一口气。
      
      穿越了,能捡回一条命很好。但这具身体给自己留下的,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烂摊子。
      
      万山村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自然是非常穷的。而她所在的这个家,则是万山村的穷中之穷。别家穷,好歹还能勉强混个温饱,这齐家却是穷得连下顿饭在哪里都不知道。就眼前这锅清亮得能照出影子的“粥”,还是她带着弟弟上山采的野菜,又用掉了齐家最后一把米。
      
      这日子可要怎么过啊……
      
      “呜呜……”就在周敏发愁的时候,一阵低低的抽泣声从门外传来。听得出来声音的主人已经努力压抑,但显然并没有什么效果。
      
      周敏眉一扬,手里的木勺“当”的一声磕在了锅沿上,朝门外喊,“别哭了!”
      
      坐在灶前烧火的弟弟石头吓了一跳,“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有些不安的看着周敏。屋外的抽泣声也逐渐降低,几不可闻,但一时难以止住。
      
      周敏重新握住木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真不是脾气和耐心多么好的人,眼前这一团糟的局面,偏还有人来给她添乱,真的快忍不下去了。
      
      “石头,把火灭了,拿碗盛饭。”周敏运了运气,将就要爆发的情绪重新压回去,这才生硬的开口。
      
      石头动作麻利的将灶边的桌子搬到门口摆好,又捧出四个土碗排在灶台上。
      
      万山村穷成这样子,所有的生活必备品如非必要,全都是自制。这土碗也是村民们自己在山里开窑烧出来的,土黄的表面微微开裂,看上去随时都会散架。碗特意做得又宽又浅,跟盘子差不多,这样看起来大,但其实装不了多少东西。
      
      周敏舀了一勺清汤粥水,一只碗就装满了。她看了看锅底,这样一来,今天每人能吃上“两碗粥”。这种自欺欺人的智慧周敏无法评价,她沉默的将锅底那点零星的米粒和野菜捞进其中一只碗里,然后朝石头示意,“这碗端给爹。”
      
      他们的爹齐老三缠绵病榻,吃饭也是单独送到房间里去,并不与其他人一起。
      
      周敏将剩下的三碗粥摆在桌子上,又放好凳子,石头便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矮小、皮肤暗黄、头发微乱、形容畏缩、衣服上打着好几个补丁的中年女子。
      
      这就是他们的娘安氏了。方才在屋外嘤嘤哭泣的人,也是她。
      
      周敏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坐下道,“开饭吧。”
      
      原身凭一己之力支撑着这个风雨飘摇即将散架的家,许多事情自然都是她做主。周敏来到这里之后,更是短短几天内建立起了自己说一不二的权威。听到这句话,石头和安氏忙坐下来,捧起碗埋头喝粥。
      
      周敏也端起碗喝了一口。
      
      没有半点油星甚至没有盐味的汤味道可想而知,一股涮锅水的味道和着野菜的苦味充斥口中,那滋味实在难以用言语表述。而那一把米,说是米,但其实是连外壳一并碾碎,并不像后世一样会将米糠筛出来,因为它同样能吃。粗糙的米糠没有任何嚼头,咽下去的时候还有一种喉咙被刮过的痛感,但周敏还是咬牙将两碗粥喝完了。
      
      一顿饭吃完,周敏感觉自己肚子里灌满了汤水。一天只有一顿饭,还是这样清汤寡水的粥,显然并不能够满足人体所需,但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都说靠山吃山,万山村背靠山林,物产丰富,按理说不至于会如此。但这里实在是太穷了,地里的粮食不够吃,村民们自然都把主意打到了山上。就算山林里能吃的东西再多,也是不够的。
      
      近处能吃的东西早就被搜刮一空,而她和石头两个小孩子也不敢深入山林,这顿饭还有野菜吃,还是因为这种野菜万山村的人不认识,才让周敏捡了个漏。但不当时节,一共也只采到了两小把。
      
      把碗放在桌上,周敏站起身道,“石头跟我进山。”
      
      “敏敏……”一直埋头吃饭,没有半点动静的安氏闻言连忙跟着站起来,有些不安的开口叫道。周敏看过去,安氏却不敢看她,只低着头抓着衣角,显然是有十二分为难的事。
      
      周敏心下立刻生出不妙的预感。不是她小题大做,实在是虽然才穿越没几天,她却已经深刻的领受过了这个便宜娘惹祸的能力。
      
      其实说惹祸也冤枉了安氏,她本身是个没什么能耐的村妇,丈夫生病之后家里的事竟然由女儿来主持,便可见她的软弱,哪有惹祸的胆子?但她不惹祸,祸却会来惹她。
      
      远的不说,就说周敏穿越之后这几天。
      
      周敏之所以会穿越,是因为原身下雨天上山,脚下打滑直接从山上滚了下来。天幸路上没有撞上树和石头,但还是受了不轻的伤,尤其是磕破了额头,失血严重导致昏迷。
      
      当时石头跟原身一起上山,追着失足的原身一路下山,并及时叫来村民,把人救起,慌乱中他自己也扭了脚。于是一家四口,只得安氏一人有行动之力。她拿了预备给齐老三买药的一点钱去镇上买药,去的时候说得清清楚楚,是买外伤用的药,结果她带回来的却是一包香灰,说什么菩萨跟前开过光,包治百病。至于钱,自然是被人骗去了。
      
      家里三个伤患,吃饭抓药都是难题。正好村长家中办喜事,为了照顾他们家,便请了安氏去帮忙。也就是收拾碗碟,洗菜做饭之类的杂事,偏偏安氏居然失手打翻了好几只碗,尽数摔坏。那是村长从镇上买回来的白瓷碗,在家家户户都用土碗的万山村可谓十分珍贵,不是喜宴上也不舍得拿出来用,偏就被打坏了。虽然村长体恤他们家,没说让赔,但也没什么好脸色。
      
      周敏当时刚穿过来,面对这样的烂摊子,顾不得熟悉新环境和养伤,能下地之后便将养家的担子又接了过来。
      
      所以此刻见安氏这副模样,周敏心下立刻咯噔一声,再加上之前安氏在门外哭泣,八成是又出了什么事。周敏极不想管,却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只能忍下怒气,不耐的问,“又怎么了?”
      
      安氏也知道自己讨人嫌,红着眼、抖着手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布包,放在桌上推了过来,“这个给你……”
      
      周敏接过来打开一看,不由面色大变,“这钱你从哪里来的?”
      
      布包里赫然竟是一把铜钱,虽然只有十几文,但齐家家底早就掏空,已经很久没有过现钱了,何况还是从安氏手里拿出来?
      
      安氏揉着衣角,低声道,“我……我换的。你爹的药该抓了,用这些钱去抓。”
      
      “我问你用什么换的这些钱!”周敏提高声音。
      
      安氏从来只有被人骗,什么时候能从外头拿进来钱?越是不同寻常,就越说明问题很大。
      
      安氏抖了抖,抬手指着灶上搭着的大铁锅,“你阿水叔说想换咱们家这口锅去,我想留着这锅也没多少用处,你爹的病要紧,便……已应下了。”
      
      说到最后大概她也知道理亏,声音已低不可闻,眼泪也随之滚出来,“我也是为了这个家……你爹的病好了,这家里才有男人顶门立户……要不然等入了冬,靠我们娘儿仨要怎么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