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11禁止转载 ...

  •   青年愣住许久,散发而出的冰冷气息一时收敛许多。
      他望着季糖笑眯眯的面庞,眉色微沉,冰冷的双手下意识地去捂住被耳罩罩住的耳朵。而不是让耳朵露出来。
      
      白色耳罩缝有一个兔子图案,绒毛很柔软,像两团有着毛茸茸光晕的小太阳,是这寒冷的冬天最好不过的保暖物件。
      让他残缺的双耳感到了点久违的温暖,似乎能将积攒二十年的冰冷给融化。
      
      季糖未察觉到青年的异样,他眯起眼睛,打量起青年。
      
      这名厉鬼很阴森,有着一副冷冰冰的面庞,但他戴上这副软绵绵的兔子耳罩后,似乎多了点反差萌。
      季糖又在纸上写道:【先生,你戴上它很好看。】
      
      青年静静地望着这字眼,没有任何光芒的晦暗双眼不知在想什么。
      
      季糖瞥一眼时间,凌晨四点。这一晚上他经历太多,让他未免有点困和疲倦,他小小地打了个哈欠,眼角溢出泪水。
      他睁开迷蒙的双眼时,自己手里捧着的纸张突然多出一行字。
      
      【去睡吧。】
      
      季糖扬起唇角,笑眯眯地对青年道晚安。他有点错觉,感觉青年只是一个来自己家做客的普通朋友。
      
      他本想叫青年暂时睡沙发,但他想起对方是鬼,不需要睡觉,便打消这个念头。自己回到卧室。
      
      季糖没有关上卧室门。
      屋子内的灯已经全关了。
      青年没有离开,静静地站在屋子里。
      月光透过他的身子,投下苍白的光,映得他整个人很孤独神秘。
      
      季糖轻叹口气,躺上床。
      不知这名叫谢立的厉鬼,经历过什么。
      明明是一个音乐家,但又听不见。一定很痛苦。
      
      他正疑惑着,被窝里的手机突然响起软件提示音。
      
      【恭喜!谢立已经成功入住您的收容所!您与他的羁绊即将开始!】
      【谢立带来了行李。该行李可触发谢立内心深处最执着的愿望。】
      
      **
      
      次日六点。
      清晨的阳光顺着窗缝倾泻在地。
      
      季糖起得很早,他下意识地寻找起厉鬼的身影。
      他没有见到青年。
      
      但手机依旧显示谢立已入住收容所。
      
      厉鬼可能是不喜欢在白天出没。
      季糖想道,边从自动电饭锅里舀出一碗金黄色的小米粥,自己榨了杯甜甜的豆浆。
      当他端着准备好的早餐走出厨房时,突然看见饭桌上多了一个黑色物体。
      
      这八成便是谢立的行李。
      
      季糖疑惑,放下早餐,去查看黑色物体。
      当他走近去时,心猛地一顿。
      
      那是一把破碎的小提琴。
      
      小提琴的云杉木面板被摔出好几个大窟窿,黑黝黝的窟窿散发着令人心惊胆跳的绝望气息。
      
      季糖的手机出现新的提示音。
      
      【您找到了谢立的行李。】
      【破碎的小提琴:他生前最心爱的宝贝,但最后却被他摔得四分五裂,就如他破碎的梦想。他的音乐,再不会被喜欢了。】
      【您可以以各种方式使用该物品,以此触发谢立内心深处的执念。】
      
      季糖:“……”
      他小心翼翼地揣起小提琴。小提琴被少年的怀抱捂得不再这么冰凉,多了点温温的暖意。
      
      既然谢立死后还带着这个小提琴,代表着它对他有特殊意义。
      他身为音乐家,一定不想自己的乐器坏掉。
      再加上游戏允许他使用谢立的行李,暗示他必须得做些什么。
      比如修小提琴。
      
      小提琴的弦和主干部分没坏,只是面板摔出几个大洞。可以修得好的。
      
      季糖犹豫着拿出一个小布包,把小提琴放进里面。然后到楼下骑上自己的小电瓶出门。
      附近不远处有一家琴行修理店。
      
      他去到的时候。修理店没有什么人,老板恰恰有空,可以马上为小提琴进行修理。
      老板接过小提琴时,瞅了一眼小提琴的样式,不禁嘀咕道:“这是一把很高档的小提琴……怎么就摔坏了呢?真可惜。”
      
      季糖没说话。
      
      “你晚上过来取货吧。”
      
      季糖点点脑袋,嘴角冒出一对小梨涡:“好。”
      
      ****
      
      季糖回到家。
      时间正是中午,热烈的太阳照耀着大地。谢立应该不会在这个时间出现。
      
      季糖望着有点冷清的客厅,走进了卧室,拿出自己的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
      
      他最新一期的灵异探险视频后期都制作完毕了,就差背景音乐,也就是BGM。
      他皱着眉头,有点犯愁。
      
      背景音乐可以说是灵异视频最重要的一个东西。
      既然拍不到鬼,那就需要背景音乐来制造恐怖氛围。背景音乐越恐怖越好。
      
      然而。布丁网的版权管理很严,不允许主播随意用网络下载的恐怖音乐作背景音乐,这样会侵犯作者版权。
      于是需要主播亲自去找作曲人花钱定制音乐。
      
      季糖找了好几家作曲公司花钱定制音乐,无一都被拒绝和刁难。
      
      灵异主播圈子出现过好几次灵异主播骗音乐的事件,又加上灵异主播人气日渐衰落,根本赚不到钱,很容易拖欠费用。那些作曲公司,比起帮灵异主播制造音乐,更喜欢帮那些人气有潜力的美食博主、VLOG博主制作音乐。
      
      季糖又联系一家作曲公司,同样遭到偏见,然后被拒绝,甚至还被讽刺。
      
      季糖:“……”
      季糖抿起唇,神情带有点怒意,他反驳了几句。
      
      没想到对方的脾气因此炸了,径直骂道。
      
      【你们的圈子风气太差,我们不欢迎,有本事你们自己做背景音乐!做得比我们还厉害!】
      
      没等季糖回复,对方就已经将季糖拉黑名单。
      
      季糖摇摇头叹口气,但没放在心上。
      
      他趴在桌子上,抬起半边脑袋,闷闷地望着泛着微光的电脑。
      他不如想想昨天发生过的那些事。
      足以颠覆他人生观的事。
      
      他遇到鬼了。
      
      那个鬼的名字叫……谢立?
      是一个音乐家。
      
      季糖突然想起什么。
      既然是一个有身份的人,那网络上说不定可以搜到谢立生前的事。
      
      他好奇谢立的故事。明明这么年轻,怎么就成了厉鬼?双耳怎么还……听不见了?
      
      季糖打开网络搜索,摸着键盘搜索“谢立。”
      
      午后的阳光不再这么炙热,将坐在窗边的他围上一圈毛茸茸的金光。
      
      页面出现许多词条。
      第一个则是谢立的个人百科。
      
      季糖心一颤。
      
      谢立。著名音乐家。享年二十五岁。
      
      鼠标往下拉,是一大串谢立曾经获过的奖项。
      
      在百科的最后,写了他的死因。
      ——他在回乡的时候,双耳被人捅聋,两个月后双耳感染而亡。
      
      季糖沉默着,点开一张他生前的照片。
      二十年的时间太久了,没有什么视频得以在网络流传。只有几张模糊的黑白照。
      
      照片里的青年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小提琴被他抱在怀里,英俊的面庞扬着笑意,金色的舞台灯落下,使得他整个人像是发着亮晶晶的光,像一颗被万人瞩目的星星。
      想必那时的他,一定很骄傲有那么多人能喜欢自己的音乐,一定对未来充满着希望。
      
      季糖瞅着百科,眼眸微垂。
      
      季糖不知谢立耳聋后的那段时间是多么的痛苦。
      在寂静的世界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梦想破碎。
      最后,自己也只能跟着梦想一起逝去,再无发生希望的可能。
      
      季糖握着鼠标的手微顿,眼眸微亮,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瞥一眼时间,倏然发现自己看谢立的资料看了一下午。
      该去取修好的小提琴了。
      
      季糖关掉光脑,出门。
      昏黄色的夕阳已经悄然笼罩了大地。
      
      他取小提琴的时候,不忘在琴行里为小提琴购买新的琴盒、一罐保养液。
      
      他把这些东西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的大背包里,离开琴行。
      
      回家的路上。下了一场迷蒙的小雨。
      天空变成漆黑的墨蓝色,淅淅沥沥的小雨打湿街面。季糖从电瓶车车箱里拿出一把小伞,摇摇晃晃地骑车回家。
      
      他把车停到车库里,然后背着背包撑伞回家。
      他拿出钥匙打开家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像潮水一般扑面而来,伴着一股凉索索的气息。
      
      季糖缩缩脖子,有点紧张。
      谢立……回来了?
      
      果不其然。他看见客厅里多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青年站在客厅内,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用漆黑无神的眼睛静静地望着他。
      不知情的人,恐怕真的会被青年吓一跳。
      
      季糖无意看到他冷峻脸庞边戴着的兔子毛绒耳罩,紧张的心顿时放松下来了。
      他噗嗤一声轻笑,笑眯眯问候道:“谢先生,您回来了?”
      
      谢立冷冷地瞥一眼他,没说话。
      季糖突然反应过来。
      对方听不见……
      
      他皱起眉头,有点小失落,但又很快松开眉。
      他攥紧背包带子,抿起唇,有点忐忑。
      他除了要给谢立修好的小提琴外,还要和谢立说一件事。
      
      他很想帮帮谢立。
      
      人死了,真的什么都不能剩下了吗?
      任何一切,包括希望,都只能结束了吗?
      
      季糖拿出新买的小本本,写上几行字,小心翼翼地递给谢立看。
      
      【谢先生,您生前一定被很多人喜欢着吧。】
      
      谢立接过本子,淡淡地瞥一眼,无神的眼眸闪过冰冷的微光,但很快消失,只留下死寂一片。
      他苍白修长的手指骤然攥紧纸张,将纸揉成一团。
      
      英俊阴郁的青年突然冷笑一声,笑声低沉磁性,蕴含着浓浓的寒意,在漆黑的屋子内回荡着。
      
      谢立不想回忆生前的事。
      他听不见后,遭受许多恶意。那些恶意如同一双双手,将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他,拽入深不见底的淤泥。从此,他再也不是一个善人。
      他变得和淤泥一样肮脏。
      
      他与“喜欢”这些温暖的词汇无缘。属于他的只有黑暗和绝望。
      他就像那被摔破的小提琴,任何一些善意与美好都会在他身上支离破碎。
      
      少年和他不一样啊,少年还好好活着,有很多被喜欢的机会。
      他已经死了。
      不被人厌恶就不错了。
      
      谢立攥紧季糖给他的纸条,突然间,他另一只空着的手又被塞了一张纸条,带着点来自少年手心温温的暖意,让他冰凉的手猛地顿住。
      
      谢立摊开那张新纸条。
      两行圆乎乎的字映入眼帘。
      
      【谢先生,您很棒,值得被很多人喜欢啊。】
      【如果您愿意,我可以让您拥有好多好多喜欢。】
      【您的小提琴……我已经修好啦。】
      
      少年的想法很简单。
      谢立身为顶级音乐家,又是见识过各种恐怖场面的厉鬼。他肯定能奏出最为惊悚吓人的音乐。
      
      灵异视频的惊悚背景音乐请他来作,最适合不过,甚至可以说超级适合。
      比那些拒绝过季糖的音乐工作室,好得多。
      他相信他的粉丝们,一定会很喜欢谢立。
      
      与此同时。
      季糖裤袋里的手机响起关于谢立的新提示音。
      
      

  • 作者有话要说:  有小天使提出文案修改的问题。作者菌有时会将文案修改得简略一点,但并不代表文案里说的剧情,在正文里会消失。小天使喜欢的剧情,都会有的~
    受对厉鬼好,是有原因的。与受的小时候有关~后面会解释。
    这本文不会虐的,主打治愈!
    【这章继续抽小红包!求支持!】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零夜 2个;复习等于预习、今天更新了吗?、千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檀九九 26瓶;谢小呆 20瓶;零夜、你的心脏、今天更新了吗?、不会哭的风 10瓶;久病成瘾、渣仙你再浪啊!!! 3瓶;是言殇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