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书了= ...

  •   叶舟是被一阵嘈杂脚步声惊醒的,随之一同响起的,还有一道粗犷沙哑的男声。
      
      “江先生,人已经找到了,就在外面。”
      
      这句话刚说完,还不等叶舟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冰冷刺骨的凉水便兜头浇下,将意识本还有些恍惚的叶晓瞬间浇了个清醒。
      
      叶舟忍着寒意勉强睁开眼,入目便是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以及那人脚上纤尘不染的黑色马丁靴。
      
      “睡得还好吗?”
      
      男人清润的声音在叶舟耳边响起,声音不大,却足够清晰。
      
      叶舟抬起头,朝着声源望去,入目便是一张极为出色的脸,那人浓眉如墨,一双黑色的眸中仿佛蒙着一层薄雾,淡色薄唇微抿,冷淡又疏离。
      
      匆匆一眼后,叶舟迅速在脑海搜索起来,试图从记忆里找到与男人有关的线索。
      
      可任凭叶舟翻来覆去怎么想,结果都一无所获,他完全不认识这个男人。
      
      就在叶舟思索间,房门被从外推开,两个身着黑衣保镖模样的男人拖着什么东西走了进来。
      
      那东西湿淋淋的,被拖过来时,在光洁的地板上留下长长一道深色水痕,看上去很是突兀。
      
      ‘砰’的一声闷响过后,两人将手里拖着的东西扔到了叶舟身边。
      
      叶舟这才看清楚,被扔到身边的根本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那人看上去比他还惨些,除了湿的宛如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青青紫紫,模样很是凄惨。
      
      “认识他吗?”
      
      大长腿的声音很平静,让叶舟分辨不出喜怒。
      
      认真看了看地上那人的样貌,叶舟非常坦诚的摇头:“不……”
      
      话还没说完,一阵剧痛袭来,叶舟的脑海里忽的凭空多出一段不属他的记忆。
      
      待忍着剧痛将那段记忆消化完,叶舟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
      
      这熟悉的剧情,似曾相识啊!
      
      这他妈不就是不久前他那个脑残前男友专程寄过来恶心他的那本,集恶俗、狗血、杰克苏为一体的恶俗小说《霸道总裁的契约情人》中的剧情吗。
      
      只因叶舟与这书里一个下场贼惨的炮灰同名,脑残前男友就试图以此来恶心他。
      
      这件事以叶舟回敬了一箱以脑残前男友为主角创作的小黄文告终。
      
      叶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他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朝一日会穿进这本恶俗与狗血齐飞的小说里。
      
      还穿成了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不是在作死,就是在作死路上狂奔的炮灰,叶舟。
      
      意识到这个事实时,叶舟恨不得直接昏死过去。
      
      原因无他,只因这具身体主人最后的下场实在是太惨了,惨到叶舟想起来差点没当场落泪。
      
      在书中,原身原本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十八线小导演,机缘巧合下认识了书里最大的反派大佬江亭远。
      
      两人确定了包养关系后,在江亭远的帮助下,原身的事业终于开始有了起色,只用了两年就成为了业内小有名气的新锐导演。
      
      可作为书中炮灰,不作死是不可能的。
      
      原身有了名气,所面临的诱惑也成倍增长,身为导演,原身身边不缺俊男美女投怀送抱。
      
      起初原身还算清醒,可架不住诱惑太多,次数多了,原身就被吹捧的有些忘乎所以,抱着侥幸心理给江亭远带起了绿帽。
      
      尽管原身每次偷吃都小心谨慎,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一次偷吃时,被江亭远的秘书逮了个正着。
      
      背着金主偷吃,后果无疑是非常惨烈的。
      
      原身连夜被赶出了江亭远的别墅,事业更是一落千丈,谈好的剧本直接换了导演,正在拍的剧投资商纷纷撤资,男女主更是双双毁约罢演。
      
      更要命的是,那个和原身偷情的小演员在这时突然站了出来,对媒体声泪俱下的控诉原身潜规则。
      
      一夜间,原身从小有名气的新锐导演,成了人人喊打、道德败坏的人渣。
      
      一无所有的原身非但没有为自己的行为作出检讨,反倒自此恨上了江亭远。
      
      在主角攻有意无意的暗示下,本就意难平的原身红着眼开车疯狂撞向了江亭远的车。
      
      司机当场死亡,坐在后排的江亭远侥幸保住了命,却失去了一双腿。
      
      江亭远送进医院抢救时,主角攻放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有关江氏的资金债务黑料,在舆论不断发酵之下,公司股价几乎呈断崖式下跌,并挖走了公司几个至关重要的管理层。
      
      等江亭远醒来时,公司破产已成定局,再无转圜的余地,自此,这位大佬彻底黑化了。
      
      而这位大佬黑化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亲手搞死了原身。
      
      这个复仇逻辑其实没什么问题,如果叶舟现在不是穿到原身身上,他甚至会忍不住为江亭远的干脆利落鼓掌叫好。
      
      可现在他成了那个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原身,想到接下来的剧情,叶舟可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他睫毛颤了颤,心惊胆战的看了眼自己身边那位半死不活的仁兄,终于将他的脸与记忆里的角色对上了号。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叶舟穿来的时间还不算太晚,只是原身第一次偷吃未遂,被刚好赶来的大佬抓了个正着……而已。
      
      叶舟安慰自己,起码现在大佬还没经历破产、残疾、黑化不是?
      
      道理他都懂,只是对上江亭远凌厉的目光时,叶舟还双腿一软,差点直接给大佬跪了。
      
      就听大佬淡淡吩咐一旁的手下:“把他弄醒。”
      
      一盆早已备好的盐水尽数洒了过去,地上原本还在装死的那位兄弟顿时活了过来。
      
      江亭远摩挲着左手上的尾戒,漫不经心问趴在地上浑身狼狈的男人:“知道他是谁吗?”
      
      男人点头如捣蒜,哆哆嗦嗦答道:“叶、叶导……”
      
      显然这个答案并不能让江亭远满意,他停下手中的动作,身体微微前倾,浓眉微挑。
      
      “怎么认识的?”
      
      这男孩叫梁森,是原身半年前在电影学院选角时认识的,小嘴儿甜、会来事,还特别听话。
      
      每次见到原身,看着他的目光里都写满了崇拜和向往,一来二去的吧,原身也就对他上了心。
      
      诚然,梁森这小孩儿长得确实不错,但那也要看是和谁比啊。
      
      叶舟简直怀疑原身是不是眼睛有毛病,放着江亭远这么个有钱有颜,帅到合不拢腿的极品不哄着,怎么就看上了梁森这样的清粥小菜了呢?
      
      想到这儿叶舟就很气。
      
      他与原身同名不同命,叶舟没穿来前也是做导演的,不过却没有原身这么好的运气,剧本演员随便挑,根本不用为投资发愁,想拍什么拍什么,想上哪儿拍上哪儿拍。
      
      和原身比起来,叶舟以前可别提多憋屈了。
      
      大学毕业就一头扎进了电影圈,在圈子里熬了十来年,拿得出手的作品有不少,票房也还算稳定,奖也拿了几个,算得上是二流导演了。
      
      可饶是如此,每逢筹备新片前,叶舟也得到处求爷爷告奶奶般的拉投资,在投资商面前各种装孙子,低声下气的给人当舔狗。
      
      有时候投资商要往剧组塞人,看在钱的面子上,叶舟非但不能拒绝投资方的要求,还要赔着笑脸好声好气哄着,捏着鼻子认下来。
      
      原身现在这种无拘无束,不用为金钱烦恼的日子,简直是叶舟梦寐以求般的生活啊!
      
      原身不识货没关系,他识货啊。
      
      像江亭远这种级别的金主,别说让叶舟卖个身,就算要他卖个肾也没关系啊,他是完全ok的啊!
      
      在江亭远破产前,如果他能牢牢扒住这位大佬的腿,接下少说得有三年不用为投资发愁。
      
      有句老话说得好,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还给你留了一扇窗呢,现在何止留了一扇窗啊,简直是关上一扇门,在旁边又给起了一座小别墅啊。
      
      妙啊,实在是妙。
      
      想通了其中关键,叶舟顿时也顾不上害怕了,扭了扭自己被五花大绑的身子,试图让自己坐直,从视觉看上去更加诚恳。
      
      “咳,远哥你听我说,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江亭远抬了抬下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刚还说不认识,现在又想起来了?”
      
      叶舟被噎他噎了下,默默在心中将原身骂了一万遍。
      
      幸好江大佬这会儿似乎心情不错,还愿意听他解释,叶舟顶着压力,将原身与梁森相识的经过一一讲给了江大佬,并战术性略过了两人你侬我侬情、意绵绵的部分。
      
      毕竟,活着不好吗?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说完,似是怕江亭远不信,叶舟想了想,一扭一扭的扭到江亭远身边,朗声表起了忠心:“远哥您放心,我是什么样的人,您心还能没数吗?”
      
      江亭远看着一脸信誓旦旦的叶舟,不知怎的,忽然有点想笑。
      
      他就是太知道叶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才觉得可笑。
      
      叶舟看到江亭远紧绷神色有所缓和,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但他显然没想到,就在他放松时,脸上忽然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耳边是江亭远微冷的声音。
      
      “我怎么感觉,几天不见,你的脸皮似乎比以前厚多了。”
      
      江亭远修长的手指捏着叶舟的下颌,强制他与自己对视。
      
      叶舟:……
      
      这剧情,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原身不是江亭远放在心尖儿上的宝贝情人吗?
      
      难道他平日里就是这么对他心上人儿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叶舟:狗男人,活该你被绿!
    冒个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