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好像 ...

  •   沈言曦挂了电话直接把季礼拉到上次没能进入的黑名单。
      
      一套操作行云流水毫不拖沓。
      
      安洁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弱弱道:“你不觉得你和季总很像吗,特别擅长一招制敌。”
      
      沈言曦作势起身:“我去看看我们的劳务合同还有多久到,提前解约的违约责任怎么算。”
      
      “你看你看!”安洁抓到把柄无比激动。
      
      沈言曦静静看安洁,安洁怕怕地别过视线,沈言曦好笑。
      
      午饭之后,安洁走了,沈言曦靠在沙发上看剧本,身旁放着一堆五颜六色的记号笔和便签,阳光透过窗帘稀疏地落在她脚边,空气里细小的浮尘在静谧的时间里飘忽盘旋。
      
      她有些走神,伸手去抓浮尘,手伸过去,浮尘却躲开了。
      
      沈言曦撇撇嘴,兴致缺缺地换了交叠双腿的方向。
      
      安洁去华盛拿到了家长寄给沈言曦的东西,一堆进口零食,沈言曦直接让安洁送去了《她杀》剧组。
      
      不一会儿,沈言曦收到了《她杀》制片人唐素的微信消息。
      
      【唐素:言曦谢谢你,每次你送的零食大家都超喜欢!】
      
      沈言曦回复很快。
      
      【沈言曦:喜欢就好啊,大家辛苦啦QAQ!】 
      
      【唐素:你明天什么时候到啊,如果会晚的话就给导演说一声让他挪一下戏。】
      
      【沈言曦:应该不会晚,谢谢唐素姐!】
      
      沈言曦除开恋爱上头会帮渣男撕资源,在其他方面都无可挑剔,戏好、性格好,才24岁就红成这样,未来不可估量。
      
      唐素是圈中老人,有和沈言曦交好的意思,多聊了两句。
      
      【唐素:《她杀》之后准备休息还是继续接戏,现在Q2,等到Q4你又开始霸屏了!】
      
      【沈言曦:哈哈哈继续接戏吧,劳模永不休息!】
      
      【唐素:我手里有个正在筹备的年代戏,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如果有的话我可以把策划案和前三集发给你看看。】
      
      【沈言曦:我经纪人交代我了,所以不好意思鸭。】
      
      唐素秒懂。
      
      【唐素:这有什么,《雨夜》?】
      
      乔悦每天给沈言曦发无数条信息,告诉她自己在催合同,千叮咛万嘱咐不许沈言曦爬墙,可当有人问起时,沈言曦则是模棱两可。
      
      【沈言曦:还在接洽。】
      
      唐素是个明白人。
      
      【唐素:那你一切顺利!】
      
      沈言曦自然客气道谢,两人又闲聊了好一会儿,唐素给沈言曦说了投资商饭局的事,沈言曦应下,唐素要去美容院便道了忙。
      
      唐素四十出头,精明干练,即便她保持着最好的身材用着最好的化妆品,眼角也有挡不住的细纹。
      
      沈言曦放下手机,不知怎么,脑海里浮出季礼那声“沈阿姨”,她仿佛看到了自己长细纹的模样,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
      
      《她杀》是正剧,细节极其考究,沈言曦光是服化就要折腾三个小时,去片场还要时间。
      
      她的戏在上午十一点,但她怕堵车,第二天早上七点不到就出了门。
      
      沈言曦到地库时,对面车位也有个戴口罩墨镜的女人意欲驱车离开,两人视线在空中短暂相接,对方朝沈言曦轻轻颔首,沈言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上车后,问安洁:“谁啊。”
      
      江山公寓是季礼给沈言曦找的房子,安保森严,寸土千金,住里面的艺人很少,绝大多数都是商界人士。
      
      “姚婉莹,”安洁点开百科把平板给沈言曦递过去,“去年跨年还和你同台过。”
      
      姚婉莹一直走清纯白月光形象,虽然和沈言曦同期且火,但两人没什么交集。
      
      沈言曦接过平板看一眼:“我看不到没我漂亮的女艺人。”
      
      安洁点头:“怪不得你总是目中无人。”
      
      沈言曦“噗嗤”笑出声。
      
      她想,这就是安洁乱站CP自己还能留她的原因,诚实!
      
      沈言曦把平板还给安洁,扔了两颗话梅糖到嘴里,她喜欢酸酸甜甜的味道,让早起工作的心情都瞬间变好,这时,一条微信验证弹了出来。
      
      季礼。
      
      沈言曦呼吸一屏。
      
      她知道,季礼加她无外乎想掌控她的动态应付长辈,可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
      
      她秀恩爱的朋友圈已经删完,季礼无处可嘲,这样想着,沈言曦不仅大大方方点了添加,还格外主动地给季礼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沈言曦:侄子好。】
      
      季礼回。
      
      【季礼:?】
      
      沈言曦轻嗤一声。
      
      真是装得一手好傻。
      
      她拨了语音,对方很快接通。
      
      “你一分钟赚多少钱?”沈言曦傲傲娇娇的。
      
      对方沉默。
      
      沈言曦想了想:“这样,我给你转5万,你哄我一下。”
      
      季礼问:“哄什么?”
      
      沈言曦一字一顿:“阿姨。”
      
      她不敢相信:“我以为你是装的,结果你真的忘了?你知不知道你无心的话狠狠伤害了一个美丽天真的少女?”
      
      “我没忘,”季礼淡道,“只是想听你自己说一遍而已。”
      
      沈言曦:“?”
      
      明明找茬的是她,为什么到头来被伤害的还是她?
      
      沈言曦已经说不出话,自暴自弃道:“钱已经转了,哄吧。”
      
      哄人是季礼的死穴,但他没有不赚沈言曦钱的道理。
      
      几秒后,男人正经的语气响起:“你不要太较真了。”
      
      这个开头不算翻车,沈言曦满意地点点头。
      
      季礼:“没必要。”
      
      第二句也还行,沈言曦阖眸,表情稍微舒缓一些。
      
      季礼云淡风轻道:“别人说你是阿姨你就是阿姨了,那我说你这么多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单细胞生物爱捡垃圾,你现在不也好端端——”
      
      季礼还没说完,沈言曦骤地睁开眼睛:“退钱!”
      
      季礼挂了电话。
      
      下一秒,微信响起提示音。
      
      对方已收款。
      
      沈言曦:???
      
      沈言曦气笑了,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安洁不敢开腔,她想了想,决定不提醒沈言曦视频毒誓的事情。
      
      前面的司机大叔跟了沈言曦好几年,乐呵呵地用方言道:“收得好啊,人家不收难道把钱留给你去养小白脸吗?”
      
      沈言曦没太听懂:“叔叔你说什么?”
      
      司机重复一遍:“我说你今天气色看上去很好啊,皮肤白白的,小姑娘很漂亮!”
      
      沈言曦上一秒气到炸毛,这一秒又美滋滋了。
      
      但她心有不甘,思忖片刻,清清嗓子给季礼轰炸了语音条。
      
      “我就搞不明白了,”她顿一下,“你一个身家千亿的总裁,怎么就这么乐意从我手上赚钱,一毛两毛,五万十万,我让你哄你这叫哄吗?我这样哄你你要不要啊!”
      
      沈言曦看到“对方正在输入中”,加快语速继续。
      
      “这些都是我的辛苦钱,一场戏一场戏拍出来的,为什么你作为一个绅士从来就不心疼体谅?”
      
      “哦我忘了,你不是绅士,男人应该具备的美好品质你一个都没有,劣根弊病你比谁都多,人家都是舌战群儒,你不用,你一个唾沫星子就是千军万马,也幸好你单身,以后你女朋友得多肥胖秃头便秘人生痛苦不堪才会自我放弃自甘堕落想要和你在一起!”
      
      “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同情你还是同情你女朋友!”
      
      沈言曦“啧”一声 :“惨剧!”
      
      这个收尾简直画龙点睛,沈小喷子心满意足,飞速把季礼设置为免打扰并删除对话框。
      
      她很清楚,无论季礼回什么,但凡季礼回复了,都不是自己能承受的结果,世界太险恶,她得学会保护脆弱的自己。
      ————
      
      新一周戏都不重,沈言曦昨天做足了功课,今天几乎都是一条过,对手戏的时候她状态收得很好,没压戏,只是稍微帮新人带了一下节奏。
      
      “咔!”导演喊停,助理赶紧给沈言曦披上外套。
      
      导演笑着对沈言曦道:“沈老师今天心情不错啊。”
      
      “是的。”沈言曦双手合十,笑着给工作人员和搭戏演员鞠躬道谢,回了休息室。
      
      安洁快步过来,在沈言曦耳边低语几句,沈言曦面上闪过一丝不耐,再抬头时,又是笑靥如花,姚婉莹刚好推门过来。
      
      一年都见不到两次的人,在一天内见了两次。
      
      沈言曦明白姚婉莹找自己有事,只是姚婉莹不说,沈言曦也不点破,两人你来我往聊了快十分钟,姚婉莹终于进入正题:“其实我冒昧来找你,是想给你说个事,感觉很对不起你。”
      
      沈言曦轻按着微微胀疼的小腹,面色无常:“没关系你说。”反正渣男已经绿我,还能有什么事对不起。
      
      姚婉莹:“我工作室签了秦旭和孙娇娇的经纪。”
      
      沈言曦笑意凝固一瞬,随即恢复。
      
      安洁给沈言曦泡了红糖水,顺手给姚婉莹倒了一杯,姚婉莹没好意思接,接着道:“孙娇娇家境不错,当小公主养出来的,心性单纯不懂事听了秦旭的花言巧语才做了糊涂事,你不要计较。”
      
      沈言曦没说话。
      
      姚婉莹想去拉沈言曦的手,沈言曦不着痕迹躲开,姚婉莹也不恼,继续解释:“秦旭是我们公司股东想签,觉得他外形不错,我想到你啊,就说秦旭劈腿人品不行,股东说只要不碰高压线就行,别人打人都不怕,我们还怕点感情问题吗?”
      
      沈言曦喝了点水,面上看不出情绪。
      
      姚婉莹接着说:“言曦你知道,我和你不一样,你工作室你做主,但我没我股东不行。”
      
      “我和你说这些没别的意思,”姚婉莹示弱道,“就是希望你不要介意,都是一个圈子的,不要因为这点事伤了我们之间的情谊。”
      
      从第一句到最后一句,姚婉莹节奏把控得很好。
      
      一方面用沈言曦打孙娇娇的事警告沈言曦不要有动作,一方面又把锅甩得干干净净。
      
      沈言曦在心里感叹孙娇娇牛逼,面上却没有露出半分痕迹。
      
      “你不用这么委婉,”沈言曦巧笑道,“直接让我放畜牲一条生路就行。”
      
      这话太直接,姚婉莹尴尬,她还想再说什么,唐素差人来叫沈言曦,沈言曦朝姚婉莹轻点一下头,起身离开。
      
      几乎是出休息室那一秒,沈言曦脸上的柔和收得干干净净,她猜到秦旭会有后手,只是没想到是姚婉莹把盘子接了过去。
      
      都当畜牲了还想要放生路,呵,放个屁。
      ————
      
      《她杀》投资商的饭局是唐素之前就和沈言曦说好的,沈言曦忽然来了姨妈想推,可投资商点名道姓要她去,沈言曦没办法,只能换了衣服上了自己的保姆车。
      
      投资商叫苏城,是个叔叔,为人慈善亲和,没别的癖好,就喜欢茅台,沈言曦平常喝两杯还行,可现在……
      
      沈言曦脸色发白,安洁心疼地碎碎念:“不要喝酒不要喝酒,你这姨妈两个月来一次,酒下肚子你还要不要命了,”安洁道,“只要你不喝,没人敢灌你,实在推不掉你找季总,季总没来你就打电话给他,我不算你那个视频的毒誓。”
      
      沈言曦“哦”一声:“那我宁可不要命。”
      
      安洁气她。
      
      沈言曦边补妆边安抚:“好了好了,我知道分寸。”
      
      安洁还是担心。
      
      半小时车程转瞬就到。
      
      庄园富丽堂皇,停车场豪车如攒。
      
      “让司机先送你回去再过来等我,他还能顺便去吃个晚饭,”沈言曦把披风递给安洁,“还有,我没回翡翠园没去华盛微信是季礼先找的我。”
      
      小祖宗还惦记着这事呢。
      
      安洁:“好。”
      
      沈言曦阖眸,提了一口气,保姆车门开的瞬间,她所有的困倦疲态消失不见,姿态亭亭地走上楼梯,进入主宅。
      
      黑色细吊带亮片长裙勾勒出纤细窈窕的腰肢,裙摆如鱼尾摇曳,她一头秀发似海藻蓬松,若隐若现的白皙肌肤宛如雪云。
      
      大厅华灯成聚,香衣成影,光落在沈言曦脸上,顾盼间,她美得竟比华灯更梦幻一些。
      
      几乎是沈言曦一到场,她就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制片人、导演、艺人纷纷端着酒杯围过去,沈言曦从侍者的托盘上端了杯果汁,逐一碰杯。
      
      “果然苏总排面大,沈老师居然都赏脸过来了。”
      
      “我这不是过来蹭饭吗?”
      
      “沈老师在剧组还顺利吗?什么时候杀青?是不是又一部爆款。”
      
      “承你吉言哈哈哈。”
      
      “言曦你从去年就在说和我合作,每次递过来的本子你全给拒了。”
      
      “我还要磨练两年才敢上您的戏呀,您戏太专了。”
      
      “……”
      
      沈言曦周转自如,言笑晏晏,察觉到角落某人投向自己的目光,她非但不收敛,反而稍微侧身、拨弄两下头发露出大片雪白的后背,格外挑衅又明晃晃地对着他,仿佛在说你能拿我怎么办,嘻嘻!
      
      季礼被苏城几人簇坐在中间,他眸光淡淡,玩牌的动作却直接停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