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好像 ...

  •   很快,季礼用行动向她表明了自己不是。
      
      他根本没用抱,到时间了,直接把沈言曦拎到防盗门外,嘭一下关上门。
      
      沈言曦熟练地在锁上刷了指纹“叮当”开门。
      
      季礼知道她会回来,等在门口抓住她胳膊又要朝外拎。
      
      沈言曦挣扎大喊:“我鞋还在里面。”
      
      镶钻的细高跟被一起扔出门外,又“嘭”一声,响后,沈言曦听到了从里面反锁的声音。
      
      好,很好!
      
      防贼意识简直棒呆!
      
      沈言曦脸上泪痕还没干就被气笑了。
      
      季礼家常年留着她的房间,可她忙得连自己在翡翠园的家都不怎么回,更别说去季礼那,但今天季礼不让她住,她偏偏就想住。
      
      沈言曦拎着高跟鞋走了几步,想到什么,眼睛一亮,小跑着回了隔壁自己家。
      
      沈言曦去到一楼阳台,找了根小板凳扔进灌木丛,她踩着置物架赤脚翻出阳台后,踩着小板凳利索翻进季礼家。
      
      季礼听到扔凳子的动静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他瞥了眼影子,电话会没停。
      
      沈言曦计划去二楼他房间把他被子枕头全扔了以报大仇,季礼本来背对她,没想到她蹑手蹑脚刚进客厅,季礼背后像长了眼睛一样忽然转过身来。
      
      四目相对。
      
      沈言曦身体僵直。
      
      这有点尴尬了吧。
      
      季礼朝沈言曦招招手。
      
      做什么?
      
      沈言曦皱皱眉,还是乖乖过去。
      
      她习惯很好,从不打断别人在做的正事。
      
      沈言曦过去,季礼眼神示意她坐在自己旁边,沈言曦偏偏要坐在地上。
      
      客厅地板上铺着一层绵软的羊绒毯,季礼也不在意,借着恰到好处的高度帮她把头发上沾着的细碎叶片拿下来。
      
      男人动作和小时候一样,只是单纯怕她把他家弄脏。
      
      沈言曦怔了一瞬,随后放松,无声间,她竟生出些温柔的幻觉来。
      
      他身上有她最熟悉的木质香,清淡好闻,一缕缕朝鼻尖钻。
      
      他正在讲电话,一口伦敦腔匀速动听。
      
      沈言曦稍稍抬眸,男人下颌线条极其漂亮,薄唇如削,鼻梁挺直,细金属边眼镜下的眸光深邃,好似湍着幽静的漩涡。
      
      目光再次撞上。
      
      季礼眼神戏谑。
      
      ……
      
      看什么!没见过美女吗!
      
      沈言曦瞪他一眼,慌乱别开视线,脸颊染着恼怒的绯色。
      
      季礼揉了揉她发顶,小姑娘脑袋在他手掌下不情不愿地微微挣扎,季礼轻笑。
      
      墙角的古董钟滴答摇摆,一个小时过去,季礼还在工作。
      
      沈言曦百无聊赖地玩手机,顺便在脑海里把事情盘了盘。
      
      关于秦旭,她刚刚被季礼扔到门外时,就退出了失恋状态,此刻,整个人更是无比清醒。
      
      与其说伤心,不如说膈应。
      
      试问一下,一个有钱有地位的漂亮姐姐喜欢他两年,他到底多残障才会不喜欢姐姐?姐姐到底多瞎才会看上残障?
      
      沈言曦鼻尖发了个嘲音。
      
      然后是热搜。
      
      网上的事她交给安洁在处理,后续问题不大。
      
      《她杀》剧组明天休息,把秦旭和孙娇娇踢出《心上人》让自己欠了乔悦一个人情,看来《雨夜》是一定要接了。
      
      沈言曦是个极度敏感的情绪生物,容易哭容易笑,容易悲也容易喜,身上有被保护得很好的孩子气,也有世家养出来的沉静,她是天生的演员,加上季礼的嫌弃和毒舌,她就成了有天赋偏偏还努力的类型。
      
      《雨夜》剧本她一拿到就反复看了三次,是满意的。
      
      秦旭上男一本就堪堪及格线,现在秦旭上不了,自然要换成平台之前定好的人。
      
      沈言曦搜了一下演员的名字,陶然。
      
      一个二代。
      
      沈言曦本来没抱什么希望,但履历越朝下翻,她逐渐安心,陶然作品不多,但都高质出奖,长得也不像纨绔。
      
      季礼自那声叹息后就在不动声色在看她,看她先回微信再回邮件,最后打开百科,赫然是个小鲜肉的界面。
      
      季礼轻哂一声,柔和的姿态荡然无存。
      
      他挂了电话,径直起身。
      
      沈言曦按灭手机拽着他衣摆跟着起来:“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回去一个人住,我住你家。”
      
      季礼面无表情地反问:“是我让你心情不好?”
      
      沈言曦闷闷地:“不是。”
      
      季礼:“既然不是那我为什么允许你住在我家?”
      
      沈言曦辩驳:“楼上有我的房间。”
      
      季礼“哦”一声:“需要我给你看一下产权证吗?”
      
      ??
      
      沈言曦不知道他为什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好脾气也没了:“朋友拜托,养个动物十几年也该有感情吧,我从出生就认识你,今天被渣被绿你就这语气?不能体谅一下少女的玻璃心?你失恋我绝对360度无死角安慰你。”
      
      “别看不起自己,你是钢化玻璃,”季礼唇边勾了道冰冷的弧度,“反正有了这次还有下次,下下次,无数次,是我摁着你头逼你在垃圾堆找男朋友?”
      
      “比你甜比你温柔体贴就是垃圾?我就奇了怪了,我历任前任脾气都比你好一个太平洋你每次不知道是谁就骂垃圾,虽然都是垃圾我承认,但我不找这样的我找啥样的,你这样的?”沈言曦瞪大眼睛,惊恐万分,“那我不如去死。”
      
      “嗯,”季礼认同,“刚好我对所有和你共性哪怕沾亲带故的麻烦生物都厌恶至极,所以不会失恋用不着你安慰更不会和你在一起。”
      
      季礼毫不留情把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拂下去,思及什么:“对了,你刚刚翻阳台带了土进来,我明天让程胜把地毯和西服的干洗账单发给你。”
      
      沈言曦:“?”
      
      果然。
      
      温柔?呵呵!
      
      沈言曦心下冷笑,还没来得及怼回去。
      
      下一秒。
      
      “出于人道主义同情,你可以留宿,”季礼睨着她,“但床自己铺,被子自己找,没事别叫我,会很打扰。”
      
      语罢,他施施然离开。
      
      留下沈言曦在原地微笑,好,很好。
      
      不是不让我找你吗?我不找你。
      
      季礼刚上楼,沈言曦反手拨了大伯母电话,她演技一来,抽泣得格外惹人爱怜。
      
      “我也不知道秦旭是这种人,刚开始的时候他对我真的超好……”
      
      “其实还好,伤心过了,只是现在不想一个人待在家,我怕自己胡思乱想……”
      
      “但是季礼哥哥好像很讨厌我,刚刚他还把我赶出去了……”
      
      半小时后,季礼接到沈家大伯母电话,合上文件端着牛奶进了沈言曦房间。
      
      又过十分钟,季礼收到微信,摁灭平板上的报表端着冲好的感冒灵进了沈言曦房间。
      
      又过五分钟,季礼收到短信,他深吸一口气,挂断和助理的工作电话,找到薄毯抱进沈言曦房间。
      
      牛奶喝完了,感冒灵没动。
      
      沈言曦已经洗了澡,舒服服又美滋滋地靠在床头打游戏,她抬抬手,指挥季礼:“帮我盖一下。”
      
      季礼放下薄毯转身就走。
      
      “你不帮我盖我就不盖了。”沈言曦晃荡两条白腻匀称的小腿,嘴微嘟着,以娇憨之态把作季礼的本事发挥到了极限。
      
      季礼手握上门把,停住。
      
      他侧身看她,声音极其平淡:“你大伯母只让我给你送薄毯,没让我给你盖,你想我帮你盖的话,你再给她发信息,她让我给你盖我就给你盖。”
      
      他赌她做不出这种事。
      
      沈言曦也确实做不到给大伯母撒娇让季礼帮自己盖被子,自己又不是手断了。
      
      她放下手机,瞥一眼堆在自己身上的一叠薄毯,似笑非笑地向他宣战:“那我不盖了!”
      
      “随意。”季礼轻点一下头,带上门退出了房间。
      
      沈言曦觉得季礼只是嘴上说说,最后还是会趁自己睡着过来给自己盖,剧本里都是这么写的,况且他是刀子嘴豆腐心,自己是弱势群体。
      
      沈言曦这辈子最喜欢的场景就是季礼妥协,她光是想想心里就美到不行。
      
      乔悦把她、陶然拉了个三人群,想让沈言曦和陶然磨合一下,沈言曦出奇好说话,甚至好几次把剩下两人逗得笑出声。
      
      第二天早上,沈言曦醒来时,干洗账单已经到了,薄毯不见了。
      
      沈言曦欣喜地腾身一看,薄毯在地上,不过保持着季礼抱进来时的对折。
      
      沈言曦笑意瞬间凝固在嘴角。
      
      她心里把季礼骂了一万遍,面上则淡定地想装作没发生盖薄毯这件事。
      
      偏偏她推门出去,正好撞见季礼下楼。
      
      男人西装革履,春风满面地朝她笑:“早。”
      
      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沈言曦也不恼,她走到季礼身边,嘴里发出一声:“噗——”
      
      然后她回到自己刚刚站的位置,做作地捂嘴惊道:“天呐季礼,你放了一个好响的屁。”
      
      她把说话如放屁的讽喻演绎得淋漓尽致,自我满意到准备去领民间鲁迅文学奖。
      
      没想到季礼只是微微皱眉,越过她时,格外举一反三地把手放在口鼻处作避臭状,然后匆匆离去。
      
      简直抬杠界泰斗,反讽界高山。
      
      沈言曦叹为观止,气到发笑。
      
      回家洗漱后,她给安洁发了一个压箱底的文件,边朝外走边按语音:“让司机来翡翠园接我,你记住,以后但凡我要再回翡翠园、去华盛或者碰任何和季礼相关的人和事,你就把我这个素颜爆痘炸毛穿睡衣举着拖鞋唱玻璃碎片的视频放到网上买热搜第一。”
      
      恩断义绝,大抵如此。
      
      高跟鞋清脆的哒哒声越来越远。
      
      她,沈言曦,一个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的仙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