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好像 ...

  •   “秦旭不进我不进。”沈言曦一边朝保姆车走一边对乔悦道。
      
      “你看看再说。”乔悦想把合同递给她。
      
      沈言曦没接,停在保姆车旁,墨镜摇摇晃晃勾在她白皙纤细的手上:“乔老师你知道,我现在不缺戏拍,光昨天递到我手上的本子就有三个,而且我看了你们剧本,男一就是个花瓶,秦旭完全可以。”
      
      乔悦赔笑:“我知道秦旭是你工作室的,还是你男朋友,但男一是资方塞过来的人。”她企图向沈言曦说明自己的为难。
      
      “所以要做选择的是你,不是我,”沈言曦点到为止,朝乔悦礼貌地笑了笑,屈身上了保姆车。
      
      乔悦留在原地,看着那张绝美的侧脸被缓缓合拢的车门挡住。
      
      沈言曦一向如此,明码标价,带人进组,嚣张程度和美貌完全成正比。
      
      她确实有这个资本,童星出道,年少成名,自几年前役一番的《仕杀》爆红后,她《烈日》《海棠》一部比一部红,正在拍摄的《她杀》由金牌班底保驾护航,一时如日中天。
      
      正值行业寒冬,不少影视公司扑得血本无归,沈言曦这种上升期的收视奶妈简直就是冰雪里的火炉、溺水前的稻草。
      
      就是这举圈皆知为爱上头的毛病。
      
      乔悦叹气,和平台制片通了个长电话。
      
      保姆车上,沈言曦放平座椅闭目养神,窗外风景不断倒退。
      
      助理给沈言曦盖好薄毯,继续给秦旭弹微信语音。
      
      “还在忙线?”沈言曦皱眉。
      
      她连熬了三个大夜,声音都疲得有些沙哑。
      
      助理:“嗯。”
      
      沈言曦没说话。
      
      助理偷偷看了一眼沈言曦,小心开了口:“曦姐,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沈言曦眼皮没抬:“那就不要讲。”
      
      助理跟了沈言曦四年,推心道:“乔老师挑剧本的眼光你心里有数,《雨夜》这个项目很多女演员都想上,但她最先找而且只找了我们,片酬很有诚意,我知道你和秦旭感情好,但……”
      
      沈言曦接过话:“秦旭配不上我,他不值得我为他做那么多,他天赋不行努力不够脑子不机灵,他给我赚的钱还没有我给他的零花钱多,这话我都听腻了,”沈言曦不胜其烦,“可他现在是我男朋友,我现在喜欢他,所以我愿意。”
      
      沈言曦重重按着太阳穴:“一年365天我300天在片场连轴转已经很苦了,如果连爱情都要算计来算计去,那还有什么意思。”
      
      沈言曦脸微皱着,眼窝下泛着淡淡的青。
      
      助理话到嘴边咽了回去,心疼地把车内温度调高了些。
      
      沈言曦住在市中心的江山公寓,从片场回来将近一个小时。
      
      秦旭语音还没打通。
      
      沈言曦也不急,她在车上回了口血,这厢卸了妆,舒舒服服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玩手机。
      
      几个关系好的演员在小群八卦今天的热搜第一,季礼的财经专访。
      
      季礼这个名字最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季家长子的身份,但季家这些年颇有颓势,他接手华盛时大家也只当富二代啃老,只是没想到季礼上任第一年就大刀阔斧重组上市,第二年直接吞了晶科百亿产业园,从主营房地产到横跨影视、金融、科技,他个人资产从福布斯垫底到现在稳居前三,时年30岁。
      
      身家不论,他那张脸放在娱乐圈都是极其卓越的水准,奈何本人行事作风极其低调,每次露脸,都引得舆论沸腾。
      
      【恕我直言,声音还这么好听真的过分了,虽然我一个字都没听懂,但感觉好温柔好克制杀我啊。】
      
      【他还让那个采访她的记者先走,我觉得那个记者并不想走。】
      
      沈言曦这才想起被自己抛之脑后的老友,她一个电话过去,对方接得很快。
      
      “嗯?”嗓音低沉温润,确实好听。
      
      沈言曦漫不经心道:“你最近在忙什么,季爷爷还好吗?季叔叔宋阿姨和你家小汪都还好吗?”
      
      季礼:“嗯。”
      
      沈言曦无聊:“你什么时候把我微信加回来让我在同行面前装装逼?”
      
      季礼反问:“你什么时候分手?”
      
      沈言曦就搞不懂了:“我不喜欢你,你不喜欢我,好端端的你搞这出做什么,好像你很在意一样。”
      
      季礼淡淡道:“你喜欢发朋友圈。”
      
      沈言曦不明所以:“所以?”
      
      季礼:“你挑男朋友和七八线城市中年油腻暴发户喜欢塑料脸小网红一个水平。”
      
      沈言曦:“……”
      
      季礼:“你改不了吃屎的习惯,我没有围观吃屎的癖好。”
      
      沈言曦:“……”
      
      一秒,两秒,三秒。
      
      “呵,那你连屎都没得吃。”沈言曦放了句狠话,忿忿挂断。
      
      挂断之后,她才反应过来……
      
      人当然不会吃屎,狗才吃屎。
      
      沈言曦还没来得及把季礼电话拉黑,季礼短信进来。
      
      一个“嗯”字,宛如加大加粗的微笑脸,明晃晃地嘲讽着沈言曦。
      
      沈言曦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季礼隔着屏幕好像都能看到沈言曦脸上的精彩,他回座后放下手机轻笑一声,饭桌上高谈阔论的股东瞬间消音。
      
      《大悲咒》悠长的旋律回荡在江山公寓,沈言曦心绪渐渐平静,她抱着剧本,眼皮越来越重,最后一耷,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自己五岁时第一次去试镜,刚跳级到初一的季礼牵着她的手道。
      
      “你看看这个西瓜,像不像你脑袋,绿油油的。”
      
      “你看这个藕,像不像你的手,人家小姑娘都瘦瘦的,只有你胖乎乎像猪。”
      
      “别人都是尖下巴,就你是三下巴。”
      
      “上电视有什么好,你脸比果盘还大电视装不下怎么办?”
      
      小季礼说着最残忍的话,偏偏神情一丝不苟。
      
      小沈言曦“哇”一下,嚎啕大哭起来。
      
      沈言曦表情纠结,倏地被梦里小沈言曦的哭声吵醒来。
      
      她拍着胸口深呼吸。
      
      妈的季礼,那叫可爱!嘴上不能积点德吗!
      
      如果有一天老娘红颜薄命也一定被气的!
      
      就算沈言曦现在知道季礼刀子嘴豆腐心但还是心疼那个幼小、不曾被保护好的自己,嘤嘤嘤。
      
      灯应该是助理走时关的。
      
      沈言曦从床上坐起来,按亮屏幕。
      
      02:23。
      
      微信有17条未读消息,7条关于工作,10条来自秦旭。
      
      她动了动脖子,坐起来,处理完工作信息,挨着点开秦旭发过来的语音条。
      
      “姐姐,你在做什么,你到家了吗?吃饭了吗?”
      
      “刚刚忙线是经纪人在和我打电话,然后就被导演拉去拍戏了,姐姐没有生气吧?”
      
      “姐姐你今天心情好吗,有想我吗?我有乖乖想你噢。”
      
      “剧组有好些年轻的女生,我没多看她们,她们都是庸脂俗粉,才没有姐姐漂亮!”
      
      “我每天的愿望都是将来和姐姐一起演一部剧,我好喜欢姐姐。”
      
      “……”
      
      “姐姐我给你点了酸奶,杨助理帮你放进冰箱了,记得喝噢。”
      
      “姐姐你为什么不回我,是睡着了吗?”
      
      中途夹杂着秦旭回酒店开门、洗漱的声音。
      
      最后一条来自两小时前,秦旭明显躺在了床上,刻意压低的声音温柔又撩人。
      
      “姐姐我睡了噢,宝贝,晚安。”
      
      沈言曦每听一条嘴角弧度越大,听到最后笑得合不拢嘴。
      
      又来回听了两遍,沈言曦全部转了文字,截图,保存好,这才去冰箱拿了包装精美的酸奶,拍了照,发到朋友圈,美滋滋地抖着腿,边吃边哼起歌来。
      
      看看,看看!自己男朋友是什么两年如一日的人间暖男小可爱!
      
      别说一部剧,就是十部剧姐姐也帮你撕下来。
      
      至于季礼那种狗男人,眼不见心不烦,最好自己和秦旭天长地久,和他一辈子别联系。
      
      沈言曦还没腹诽完,经纪人安洁的电话进来了。
      
      “有个事儿,你做个心理准备。”
      
      “乔悦刚给我发了消息说要用我片酬补原来男一的违约金,我答应了,就当给秦旭的生日惊喜,”沈言曦算好,“等《雨夜》拍完,就让秦旭从网剧转攻卫视剧,到时我再联系苏导给他上一部贺岁档电影——”
      
      “秦旭和孙娇娇被拍了,在剧组酒店激吻,就半小时前。”
      
      沈言曦整个人懵了:“啊?”
      
      沈言曦说得比想得快:“会不会是借位或者剧组拍戏。”
      
      娱乐圈的下作手段数不胜数,秦旭最开始只是一个男团的边缘人物,和沈言曦在一起后资源开道一路直上,《雨夜》立项时就有人预言沈言曦会帮秦旭撕下来,以沈言曦现在的势头来说《雨夜》可接可不接,但在其他人眼里,这是块香饽饽,所以嫉妒秦旭搞幺蛾子也不一定。
      
      安洁给她发了热搜链接:“不是拍戏,两个人忘了拉窗帘,没借位,衣服帽子包包都对得上,拍得很清晰,刚刚星娱那边给我打了电话,他们手上有其他料,应该不是第一次了,你看是压下来还是顶上去?”
      
      沈言曦点开动图,看到无比熟悉的人和孙娇娇牵手、拥抱、激吻甚至难耐地脱衣服。
      
      “啪嗒”,她手里的酸奶掉在地上。
      
      一股凉意从后背直窜头顶。
      

  • 作者有话要说:  沙雕互怼甜宠~日更~祝大家看文愉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