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骁王昏迷 ...

  •   纵使上一世活得不太久,也不怎么进宫。但有过一世的经验,对宫中的人,也有了些应付的门道。
      
      太后年轻时手段阴狠,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后宫同辈死的死,疯的疯,只剩下几个深居简出的,似乎看破了什么一样,性子也渐渐温和了,也好说话了。
      
      而众多孙子中,太后较为宠爱的便是太子和骁王。一个是长孙,一个则是养过几年的,情分自是不一样。
      
      当初骁王娶温软之时,太后是不同意的,身为宫中老人,踏着别人尸骸上了位的最终赢家,又怎看不出文德伯爵府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可宫中的嫔妃巴不得如日中天的骁王娶个娘家后台不硬的王妃,所以都规劝着太后,且太后见了温软之后,看她识大体,知进退,性子温和,不像传言中那般软弱,更长了一副好相貌,便也就同意了这婚事。
      
      许是骁王昨夜也托梦给了太后,太后一早就心神不宁。恰巧温软又进攻说了噩梦的事情,向来信佛的太后便觉得是老天给的提示。
      
      在温软一而再的说着那梦到底有多么的真实,本起初是不同意的太后也有松动。
      
      “你去了,能顶什么事?”
      
      “皇祖母,虽孙媳却顶不上事,可孙媳就是想要陪在殿下身边,患难与共。”说话之间,温软露出了女儿家的娇憨,低垂的眼眸有丝丝情意流动。
      
      听到患难与共,太后略微一愣。随后瞧了眼她,看不出作假的痕迹,再细想,自己孙儿长得俊,丰神俊朗,又是新婚,这温软自然是心喜孙儿的。
      
      嚷着患难与共,约莫是真的情深意切。
      
      沉吟许久,想起昨晚做的梦,她素来疼爱的老三,入了她的梦,在她跟前下了跪磕了三个响头,说是往后不能好好孝顺她了。
      
      这梦不像往常的梦,醒来后还是非常的清晰,所以她一直心神不定,觉得有事情发生,结果老三媳妇就进宫了。
      
      “也罢,哀家也是忧心的,你去虽不顶用,可既然老天让你梦到了老三遇上危险,便是有他的用意,哀家便写一道懿旨,许你出京去稷州,只是稷州叛乱刚平,还是有危险的,哀家便再派百名护卫护你前往。”
      
      “孙媳还有一事请求。”
      
      太后看向她。
      
      “孙媳想求皇祖母派一名太医陪同前往。”
      
      太后允了温软。从宫中回来,稍作收拾,随后派人回伯爵府说了声,没等回话,便立刻出了京。
      
      金都东南去千余里,便是稷州了。稷州版图宽广,有崇山峻岭,更有蜿蜒江河,山好水好,商贸比起扬州差了些,但却也是富饶的地方,且加上易守难攻的得天独厚地理,留守在稷州的节度使心生了别的心思,起兵欲反。
      
      这次温软从金都到稷州,陆路加上水路,快也得近一个月。昨日骁王才出事,消息还未传到京中,但温软也记得,他是在遇害的四天后才被寻到的,然后昏睡了将近两个月。
      
      温软怕去晚了,错过了救骁王的时机,便日夜兼程赶往稷州。
      
      因有百名高手护送,再者叛乱已平,故一路顺畅,用了二十余日赶到了稷州。
      
      稷州知州宋琅,年约三十五,武将出身,听闻骁王妃来了稷州,一时怔忪。
      
      按照送信的脚程,骁王出事的折子才到金都不久,怎么骁王妃就来了?
      
      不容多想,命令下人:“立即去收拾殿下隔壁的屋子,再准备些膳食。”
      
      然后扶正官帽,拉平衣襟,快步赶出去。
      
      立在知州府外的紫衣女子,虽然风尘仆仆,面无脂粉,着装简单,头上也无朱钗,可却生了一幅好相貌,眉目之间更有贵气,所以一眼就能辨出其身份。
      
      温软原本有些肉的脸和身材,经过这二十日,整整瘦了一圈,也憔悴了不少。
      
      知州宋琅立即行礼:“下官稷州权知军州事参见骁王妃。”
      
      “礼数便全免了,我心系殿下,便千里赶来,但在途中听说殿下遇险,现如今怎样了?”温软面露忧色。
      
      稷州知州宋琅,温软是知道的,上一辈子因救下骁王,骁王虽然失势,却还是不遗余力的让他高升,而宋琅也没有辜负骁王,造反之时,成为左右手。
      
      宋琅面色凝重,略微偏身,朝温软做出请的姿势:“王妃,进府详谈。”
      
      宋琅并没有多说什么,把温软带到有重兵把守的院子中。
      
      骁王的病房外,宋琅说:“王妃,殿下就在里边,望有心理准备。”
      
      温软微微呼了一口气,她早做了最坏的准备。
      
      好,则有救。最坏,双腿残废。
      
      宋琅推开了门,房中是沉闷,一股浓重的药味和安神香随之袭来,温软不适的皱了皱鼻子。
      
      宋琅解释:“找到殿下的时候,泡了水,染上了寒疾,所以不能见风。”
      
      温软抬脚进去,还是说:“在不见风的情况之下,再开些通气的缝,总闷着有股味道散不出去,也影响养病。”
      
      宋琅颔首应了一声“是”。
      
      温软随后走向床榻,略过屏风,看向纱帐中的躺着的人。温软有一瞬间觉得不真切。
      
      与他,最后一面是在断头台上,那时他虽然狼狈至极,但也比现在这般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要强得多。
      
      伸出手撩开了帐帘,月清立马接手,把帐帘钩了起来。
      
      夫妻二人相见,宋琅屏退的其他人,让温软独自和骁王待一会。
      
      温软在床边上坐下,看了骁王许久。
      
      面容干净,虽然削瘦了许多,但比起在断头台上蓬头垢面却又英俊许多。只是那双最为能震摄人心的双眸紧紧的闭着,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笑了笑,低声道:“没想到你我夫妻二人还有相见的一日,上辈子陪你走了一轮鬼门关,这辈子还披星戴月的来救你,待你清醒之时,可要好好还我这两个恩情。”
      
      半响后,温软朝着门外喊:“赵太医可缓过来了?”
      
      月清回:“已经候着了。”
      
      长途跋涉,众人都疲惫了,太医要为骁王诊脉,自然不能出错,方才温软便让他下去稍作休整。
      
      “让他进来,宋知州也请进来。”
      
      门开了,人进来后,立马阖上了门。
      
      温软起身,让了位置给赵太医。
      
      诊脉小半刻,赵太医眉头越蹙越紧,松开了手,把骁王的手放回榻上,复而站了起来,看向宋琅。
      
      “宋大人,可否让人把药方和熬药的药渣给下官瞧一瞧?”
      
      宋琅闻言,面上露出了些许的惊色,“可是有什么问题?”
      
      赵太医严谨道:“看过之后才知道。”
      
      随后命人拿了药渣过来,赵太医对照了药方,把那些熬剩下的药渣看了又看,闻了又闻,沉吟许久才说药物没问题,又问平日骁王吃的是什么。
      
      温软是知道骁王是如何中毒的,但也不能轻易提醒。他们来的时候,骁王用膳才用到一半,房中还有未喂完的米汤,太医又检查了一遍米汤。
      
      “药物和米汤,都属无毒。”
      
      太医的话一落,温软配合着宋琅,脸色都瞬间一变,问:“太医的意思是殿下中毒了?”
      
      太医点头:“一种慢性毒,但还不清楚是什么毒。”
      
      温软忙问:“可严重?”
      
      心底默默祈祷,可千万别严重到残疾的程度。
      
      “才服用不足十日,毒性不强,但还是会影响到身体,只是要知道是什么毒才能彻底解毒,下官需要想想。”
      
      太医说要想想,谁也不敢出声,温软也不知道他要想到什么时候,就说:“殿下中毒之事,暂时不要传出去,但从今日起为了不给旁人动手脚,殿下的膳食由我来准备,熬药之事就劳烦赵太医了,解药也需尽快研制出来。”
      
      赵太医拱手:“下官定严阵以待。”
      
      温软觉得自己似乎太过淡定了些,便暗中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等眼眶微红,还带了些湿润时,坐到了床边上,握起了骁王的手,插入指缝之间,十指相扣。
      
      “我与殿下成婚不过一日,他便来了稷州,遭人暗算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我心中难受。”话到最后,哽咽不成声。
      
      虽是温软自己算计得来的婚事,但她也曾像寻常女子憧憬过与骁王夫妻和睦,琴瑟和鸣。
      
      温软真情流露,在这屋中的宋琅和赵太医都暗想骁王是真的娶了个好妻子。
      
      半响后,宋琅与温软道:“下官已命人收拾了殿下隔壁的厢房,王妃奔波多日,必定累了,先行休息,下官去勘察殿下中毒的事情。”
      
      温软摇头,“我住在殿下房中便可,有人下毒,便说明有人要害殿下,如今下毒不成,定会另想一计,而今殿下中毒的事情也不能让太多人知道,我守在他身边才能安心。”
      
      虽然房中空气不通,满是药物的气味,却也比砍头前住的天牢好太多了。那天牢阴暗潮湿,蛇虫鼠蚁,短暂的十余日,却也是她生平吃过最大的苦。
      
      那些苦都吃过了,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几人暂时退出房外,不会有任何人会想到昏迷了二十日的骁王,早在十日之前恢复了意识,只是他一直醒不过来而已。
      
      有意识的骁王,自是把刚刚温软的话,还有太医的话都听了进去。
      
      对于温软方才的话,骁王一丝也不信,且心底尽是讥讽。
      

  • 作者有话要说:  温软:为自己的演技点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