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云墨画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2-27 02:00: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落魄千金(4) ...

  •   杨林简直要给她跪下:“只要您搬走,别说一千二,一万二我也赔给您啊!”
      
      一万二,足够她换个地方租一年。
      
      “不行,我要真收你一万二,那算敲诈勒索,是违法犯罪行为。”周竹桢遗憾地拒绝了他,真诚地说,“住着呗,我真的不杀你。”
      
      杨林欲哭无泪。
      
      ……
      
      周竹桢坐在床上修炼,神识笼罩了整个房子。
      
      通常出于礼貌,也为了避免看到什么辣眼睛的东西,她神识探查的范围不会超出自己的房间,不过现在没必要了。
      
      还没到中午,杨林就匆匆收拾了些行李搬走了——打死他也不敢跟周竹桢住隔壁了,况且合同已经签下,三个月内他都不能收回房子。
      
      既然周竹桢不走,他只好自己走了。
      
      “你就不怕他报警说你是妖怪?”
      
      周竹桢觉得系统宛若智障:“你觉得警察会相信我是妖怪,还是认为他是神经病?”
      
      “……”
      
      下午两点,周竹桢去了网吧,编辑已经通过了她的好友申请。她和编辑谈妥签约事宜,打开作者后台看了一下。
      
      她写的是一篇现代修真升级文,名字叫做《三界修行管理局》,主角是个以她自己为原型的剑修。周竹桢已经想好了,要是收益糟糕,就让主角打败第一个反派后直接成为散仙,全文完结;要是收益不错,就一直往后写,成为人界最强者后换地图去冥界,一统冥界后还能换地图去仙界,三界无敌了还能破碎虚空去其他位面接着打……完美。
      
      和其他修真文不同的是,全篇采用严谨完整的修真设定,坚持修心为本的修行理念,贯彻社会主义修真精神,理性修真和平第一……咳,扯远了。
      
      看起来反响不错,三万六千字已经有两百来个收藏和几十条评论了。周竹桢挑了几条讨论剧情的评论回复了一下,打开文档开始继续攒存稿。
      
      其实她干这行是很有优势的。随着境界的提升,修士的各项身体素质都会逐渐提高,包括脑力在内。她的思考速度和打字速度已经高于百分之九十九的网络写手,再加上真实的经历和体验,想不火都难。
      
      道君还想着挣钱之后买台电脑,然后用神识替代键盘输入——那多痛快!思维有多快,她码多快。
      
      ……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头戴网巾,身穿道袍,趴在发着白光的液晶显示屏前,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
      
      “啪!”
      
      “嗷!”少年抱头惨叫一声,“师父我错了,你听我解释……”
      
      “小兔崽子大半夜不睡觉,又跑来偷玩电脑!”胡子全白的老道士手里拿着一把戒尺,气势汹汹,“我就说呢,前天早上一摸主机还是热的!偷玩电脑就算了,居然还通宵!你……”
      
      “师父!别打了别打了!”少年大叫,“你看这个!”
      
      “什么破玩意啊。”老道士瞟了一眼屏幕,突然目光定格在一行文字上,“太上冲玄妙法三解……”
      
      “您看,徒儿之前看到这本小说,还以为是哪个师兄师姐偷偷写的,后来觉得其中道法高深,释义精妙,就忍不住半夜来追连载……”
      
      他师父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得了吧,那也不是你通宵玩电脑的理由!让开让开,为师仔细看看……”
      
      老道士聚精会神地看了两段小说,又翻到前面从头开始看。
      
      “师父,您觉得咋样?”少年站在他背后忐忑地问。
      
      “这哪是什么师兄师姐写的。”老道士喃喃,“怕是哪个隐世的前辈起了玩心……你个臭小子还不快去睡觉!”
      
      他打开微信,向相熟的道友询问最近是不是有前辈出关,还带上了小说链接。
      
      这天半夜,某点中文网一篇修真小说的链接被多次转发给各地的修真者协会和家族,最后发到了国安局下属的特殊事务处办公用的微信群里。
      
      流云宗-宋麒:有人认识这位笔名为竹中君的前辈吗?[链接]
      
      明霞派-赵云笙:不知道,这是什么?
      
      流云宗-宋麒:我师弟发现的一篇正在连载的修真文,师父说这位前辈修为至少在金丹以上。[图片]
      
      妖族-熊柏:直接查IP不行吗?
      
      流云宗-宋麒:查过了,定位在一家网吧。
      
      明霞派-赵云笙:我问了几位师祖,他们说可能是哪位避世的前辈出关了,让你们赶紧找人。
      
      灵符派-陈慧:不是说现在已经没有金丹期修士了吗……要不你们问叶处长要权限,去网站查?
      
      叶淮:不准。这是违反规定的。
      
      叶淮:人家没犯事,按规定是不能查的,否则算侵犯隐私权。
      
      灵符派-陈慧:……
      
      流云宗-宋麒:……
      
      叶淮:今天凌晨就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了这个事情。你们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但是规定就是规定,你们要是真想找到对方,用正当手段去联系。
      
      流云宗-宋麒:……好。
      
      这一天注定是非同寻常的一天,这一天,数百名修真者涌进某点中文网注册了账号,他们都收藏了同一篇文,叫做《三界修行管理局》。
      
      ……
      
      周竹桢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修炼了一上午,煮了碗泡面当午饭,下午准备出去散散心。
      
      她漫无目的地闲逛一阵,不知不觉,晃到一条颇为繁华的商业街上。
      
      商业街两旁都种着整齐的梧桐,绿色的叶子已经开始泛黄,今天天气不错,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在地上洒下片片碎金。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恬静美好的气氛。
      
      “宿主!男女主出现在前方两百米处!”
      
      周竹桢顿了一顿,准备换条路走。
      
      她无意与这二人纠缠,但他们是不是这么想,可就不好说了。
      
      她正准备离开,神识一扫,却停住了脚步。
      
      街道尽头,穿着一身纯白连衣裙的女主苏清婉一脸温柔,从包里取出百元钞票放进小乞丐面前的铁盒里。男主韩承嗣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露出了一个宠溺的微笑。
      
      然而让周竹桢停住脚步的不是这两人之间的黏黏糊糊恩恩爱爱,而是乞讨的孩子有些不对劲。
      
      苏清婉挽着韩承嗣的手进了旁边的商厦。周竹桢走到跪在地上的小男孩面前。他听到脚步声,微微仰起脸,嘴里含混不清地念着一些乞讨的话。
      
      这孩子看起来大约五六岁,脸上有明显的淤痕,双眼眼皮凹陷下去,神色麻木,右腿膝盖以下的裤管是空空荡荡的。
      
      周竹桢掏出手机对着小孩的脸拍了张照片,几乎就在她举起手机的刹那,两道目光锁在了她身上。
      
      修真之人五感何等灵敏,当即就发现了异常。
      
      周竹桢并不怎么在意,神识锁定目光来源,只抬手抚上小孩头顶。雷灵力转化为温和的水灵力导出,治愈了他身上的暗伤。
      
      一只小手摸索着伸过来,紧紧攥住了她的衣摆。
      
      “救我……”
      
      “好。”周竹桢报警说明了地址,弯腰把他抱了起来,“不要怕。”
      
      小孩双目失明,双手紧紧搂着她脖子,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周竹桢单手抱着小孩,转身欲走。
      
      三、二、一。
      
      她倒数完三秒,一个穿着皮夹克的中年男人从人流中挤出来,冲到了她面前。
      
      “站住!放开我儿子!”
      
      他胳膊抡圆了,一巴掌就要砸下来,周竹桢眼皮都不抬,右臂一挡,正好格住了他手腕。
      
      咔嚓。
      
      男人惨嚎一声,捂住折断的手腕,痛得冷汗直冒。
      
      “打人不打脸,这点道理都不懂?”周竹桢微笑,在围观群众的惊呼声中,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反手并指夹住了朝她刺过来的水果刀。
      
      握着水果刀的是个穿着绿色衣服的混混,皮肤蜡黄,一双三角眼里射出狠毒的光,咆哮着把刀往前扎,然而无论他如何用力,那水果刀硬是前进不了半分。
      
      道君挑了挑眉,突然松了手侧身一避,那人在惯性作用下往前冲了两步,下意识地举刀再刺。周竹桢突然抬腿,一脚把他踹出五六米,狠狠砸在一个铁皮垃圾桶上。
      
      “我这可是正当防卫。”
      
      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犯罪分子已经被全部制伏,一个断了一只手,被愤怒的群众按在地上,另一个砸倒了钉在地上的垃圾桶,软在地上口吐鲜血。
      
      周竹桢把残疾小孩交给一个女警照顾,跟他们去警察局做完笔录,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她搜索了一下路线,按照地图指示往回走,夜晚的城市霓虹闪烁,拥挤的车流汇成一条明亮的长河。
      
      “您可真爱助人为乐。”
      
      系统的电子音没有什么起伏,语气却是十足的嘲讽。
      
      “呵呵。”周竹桢一扬眉,“过奖。本君不光喜欢助人为乐,还喜欢看到有人恨我入骨却奈何我不得的样子——算是个小小的恶趣味。”
      
      她悠悠闲闲地往回走:“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终日打雁,当心被雁啄了眼。如今我倒是觉得这话可以改一改。”
      
      “终日为恶,当心碰上我。”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清都客小可爱的两个地雷!感谢五丁包小可爱和婠倾魄小可爱的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