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我已婚了[星际]》贰花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28 18:27: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震惊!缘分来了!3 ...

  •   
      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起码短时间内不可能,她跟楚怀靳的婚姻先撇开爱不爱情这件事,背后还牵扯着很多利益链,一离婚,两个星系都要动荡一番。
      
      不光不能离婚,可能连第五星系都不能随便出去。
      
      ——脏话又想脱口而出了。
      
      温九发现自从自己一觉醒来之后,头疼这件事就成了家常便饭。
      
      本着有困难就上网,开了个自己的小号,在网上悬赏了一个问题——想离婚又不能离婚怎么办?
      
      在线等了几分钟,问题石沉大海,根本没人注意到。
      
      温九:……
      
      整个星际处于这种想离婚又不能离婚的人,还不少。群组都建了好几个,温九随意点了个加入。
      
      又在线等了几分钟,依旧没有人理她。
      
      温九:……
      
      算了,就这样吧,她累了。
      
      头疼之余,肚子也在叫着。昨晚折腾了那么久,起床之后她也还没来得及吃饭。
      
      已经十一点多了,温九转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杯牛奶,看了眼冰箱里,有一些蔬菜和鸡蛋,可以下个面条。把锅在水龙头下淋了一下,放在燃气灶上,等着水干好倒油,她抽空转身开始洗蔬菜。
      
      这一洗,她就忘了自己在烧的锅,身后啪的一声,吓了她好大一跳,而空气中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
      
      那个被她遗忘的锅,掉了锅底,惨兮兮地掉在了锅台上,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温九:……
      
      今天是诸事不顺,只宜原地爆炸是吗?
      
      在她是决定找一个新的锅,还是点外卖之际,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那个应该在楼上商量事情的楚怀靳冷漠着一张脸,出现在她背后,嘴里带着冰渣子一样道:“温九。”
      
      “嗯?”温九甩甩手上的水,决定拿个新的锅出来。
      
      “怎么了?”
      
      温九无奈地举起那只坏了的锅,“准备下个面,锅底掉了。”
      
      “有家政机器人。”
      
      “我不喜欢他们做的。”
      
      楚怀靳走到她面前,温九被他的气势逼得往旁边退了一步。楚怀靳微微弯腰,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新的锅,把衬衫的袖口挽起来,打开水龙头——洗锅。
      
      洗完锅,顺便把她洗到一半的菜给洗了。
      
      楚怀靳把洗好的锅用火烘干,倒上油,不咸不淡地提醒她,“下面的时候要倒油。”
      
      温九总觉得自己受到了嘲讽,看了眼那个被烧掉锅底的锅,为自己辩解。“我知道的。”
      
      “嗯。”楚怀靳单手在锅里打了个蛋,动作流畅而熟练,“要全熟的还是溏心的。”
      
      温九瞪大眼睛懵懵的样子,“全熟。”
      
      鸡蛋很快出锅,他又开始炒菜,下面,还从冰箱里找了个鲜虾放下去,很快一碗面就出炉了,碗边卧着一个金灿灿的蛋。
      
      第五星系的领主,在做饭?
      
      这种感觉就像知道自己喜欢的爱豆居然也会拉屎一样微妙。
      
      “洗手。”
      
      “哦。”
      
      温九傻乎乎地洗了手,坐在餐桌上,拿着筷子,准备吃饭。鸡蛋煎得恰到好处,楚怀靳还很贴心地放了几只虾。
      
      面条根根分明,加上蔬菜,鸡蛋和鲜虾,显得特别有食欲。
      
      楚怀靳瞥了她一眼,“吃吧。”
      
      温九持续懵比脸。“你下面给我吃?”
      
      楚怀靳:……
      
      图门:……
      
      “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你们了!告辞!”觉得自己破坏了什么的图门,人还没进厨房,步子一转,一步窜出去几米远,就怕看到不该看的。
      
      卧槽?她刚才说了个啥?
      
      好巧哦,看来大家思想都一样污,说完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楚怀靳听到门外的动静,拉开厨房的门,夹着尾巴正要跑没跑掉的图门震惊地回头,以一种不可思议地目光看着他,嘴巴里还嘀咕了一句,“这么快?”
      
      快?
      
      联系上下文,大家都是成年人,一辆小破车已经开向了遥远的远方。
      
      温九严肃纠正,“下面条给我吃!”
      
      哦哦哦,面条啊!不是少儿不宜的东西啊。图门这口气还没松下来,一抬头,就看到自家领主那张冷若冰霜的脸,颤抖地找话题。
      
      “领主,已经定位了一个点。”
      
      “恩。”
      
      楚怀靳应了一声,图门的小眼睛瞟了下正在嗦面的温九,把嘴巴闭上,脑袋唰一下缩回去。
      
      “吃完了碗放水槽,有家政机器人。”楚怀靳道。
      
      温九叫住他,“你不吃吗?”
      
      “忙完再吃。”楚怀靳面色平静。
      
      “哦,谢谢。”
      
      说实话,楚怀靳做的面条——很好吃!
      
      咸淡始终,香气浓郁,虾的鲜味和面条融合在一起,好吃到她怀疑人生。
      
      温九是真的饿了,连面带汤吃的干干净净。吃完之后,摸着肚子逛花园消食。
      
      下午的阳光正好,楚怀靳似乎不是那么喜欢别人的存在,整个别墅里就她一个人,其他都是智能机器人。温九坐在花园里晒了半天太阳,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昏昏欲睡地踢着拖鞋回房间。
      
      再回来时,房间门被关上了,温九试着把门把转了一下,发现转不动,门好像被锁了。
      
      恩?自己出门的时候锁了?
      
      也没多想,用自己指纹解锁。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锁被打开声。
      
      温九先看到的是楚怀靳那双幽深的眼睛,额前的碎发还在滴落着水珠,顿时眼皮子一跳。
      
      视线控制不住地顺着那滴水珠一路往下。
      
      路过性感的锁骨。
      
      恰到好处的胸肌。
      
      形状明显的八块腹肌。
      
      水珠最后隐没在一团毛发中。
      
      温九:…………………
      
      楚怀靳:……………
      
      人在极端震惊的时候,做的事情只能是下意识。温九盯着他的两腿之间看了许久。
      
      说出来她自己可能都不信,她脑子第一反应是——哦豁!
      
      两个人沉默了十秒钟。
      
      十秒钟之后,楚怀靳冷静地弯身,捞过床上的内裤开始往里面伸腿。
      
      他的腿形状很好看,薄薄的肌肉覆盖在上面,有力量又不失美感。
      
      一瞬间,温九脑子里一片空白,她这个时候应该干啥来着?楚怀靳为什么会在这?她刚才看到了什么玩意??身为一个少女,她好像不应该盯着人家看吧。
      
      最后一丝理智告诉她应该要关门了,啪一声把房间门拍在自己脸上。
      
      温九:………………
      
      温九冲着那扇门懵比了看了几秒钟,随后回过神来,双手捂着脑袋,蹲下来疯狂敲头。
      
      !!!!!!啊啊啊啊啊!!敲你mua~听到了吗!!敲你mua~
      
      去他妈的生活!她今天光顾着卧槽!卧又槽!!卧又又槽!卧又又又槽。
      
      果然不到人生的最后一刻,永远别说最字。
      
      她要发个朋友圈冷静冷静。
      
      几分钟之后,房间门被从里面打开,温九脑子里的草泥马已经奔跑了几百圈,虽然说今天早上,他们刚从同一张床上下来,她身上还有斑斑点点的痕迹。今天上午,她还看见了两个人的结婚证。今天中午,还口不择言开了趟车。
      
      但是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晰,冷静地直视楚怀靳的裸.体。
      
      从上而已,一点没落下。
      
      对比她只想说——好大。
      
      啊啊啊啊啊!!她在想什么?
      
      她的脑子是坏掉了吗!
      
       有没有人告诉她,她要怎么做才不会那么尴尬!?或者干脆把她抬走吧!
      
      楚怀靳淡淡地看着面前那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人,满脸通红,目光呆滞,神游天外。脸上的表情一会狰狞,一会羞涩,就好像体内有两个人格在打架。
      
      “你……”
      
      “你为什么不关门!”温九抢在他开口前,超大声地反问。
      
      吵架第一招,不管自己有没有理,声音一定要响亮。
      
      楚怀靳扫了一眼她涨红的脸,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我关了。”
      
      艹,还真关了。
      
      “锁门呢!为什么不锁门!”
      
      楚怀靳:“锁了。”
      
      温九:……
      
      艹,好像还真锁了。
      
      她强行挺起胸膛,理不直,气必须壮。“就算你锁门了!洗好澡了为什么不穿衣服出来!”
      
      吵架第二招,无理取闹。
      
      “忘了带衣服进去。”楚怀靳解释了一句,看着温九整个人都快变成粉红色的了,比自己矮一个头,还努力垫着脚。“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
      
      温九:……
      
      吵架胜利,温九得到想要的道歉,反而脸红的快要爆炸。什么下次!?求求你别说了!她脑子里的那辆小破车已经开远了!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像个无理取闹的杠精。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单独的房间。”温九生无可恋脸。
      
      “……好。”

  • 作者有话要说:  温九:唔……好大,吃不下了。
    这篇可能要暴露了我傻黄甜的本质。
    QAQ,又是求留言的一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