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er1 无耻 ...

  •   顾冉没想到自己的初吻会是这种情况。
      
      十八岁的夏天,毕业典礼后一群人都喝高了,坐在学校操场上哭哭笑笑。这青春的分离场,谁都依依不舍。
      
      顾冉就是这时候在人堆里抬起头的,目标很明确,沈嘉文。
      
      即便夜色已浓,顾冉还是一眼就看到人群里的他。挺拔、孤峭,像淡墨晕开的画卷里,一株写意的竹。
      
      马上就各奔西东了,暗恋他这么多年,她想给自己一个交代。
      
      命运仿佛也呼应着这个想法,那边沈嘉文起身,摇摇晃晃朝小卖部走去,要买瓶水给自己醒神。
      
      顾冉起身,跟了过去。
      
      通往小卖部要经过一条偏僻小道,高大乔木遮住操场这边人的视线,顾冉瞅着前方的沈嘉文,忽然窜出一个出格的想法。
      
      要不就啵一下!反正没人看见!
      
      这酒意太怂恿,不过一瞬她已盘算完毕,届时她就百米冲刺过去,拽住他衣袖拉停他,趁他还没反应过来,踮脚,抬头,吧唧!大功告成!
      
      但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就在她碰到沈嘉文的刹那,黑暗中另一只手袭来,一股劲将她往后一拽,她不由自主跌进了树影里。
      
      哦不,应该说她跌进了一个包围圈中,背脊上贴着的物体,温热、有些弹性与结实……似乎是异性的怀抱?
      
      下一刻,她连对方的脸庞都没看清,嘴唇便被封住。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像一场蓄意已久的突击,那人捧着她的脸,倾覆逼迫。
      
      顾冉蒙住!怎么回事!偷袭者怎么反被偷袭了!
      
      正要大骂一句臭流氓,眼前世界骤然明亮!
      
      是她醒了。
      
      车窗外是宽阔的马路与川流不息的车辆,不是那高中毕业的夜晚,她也不是18岁,而是混迹职场多年的28岁,眼下是奔向商务会谈的路上,因为太累,车上打了个盹,才有了这场梦。
      
      想来她对沈嘉文真是喜欢得发疯,做梦都想壁咚他!荒谬!
      
      更荒谬的是,那后头蹦出来的是谁!坏她的好事,还把她壁咚了!虽然是在虚无的梦里,可她连面都没见就被人啃了,太扎心了!
      
      前面开车的周楚楚查出动静,问:“老大,醒了?看你这样,昨晚又在医院熬夜了?”
      
      这话一出,顾冉立刻被拉回现实……
      
      现实啊,现实比梦境还懊糟。
      
      她爸上半年查出肾衰竭,这阵子她都在医院守通宵,白天还强撑着上班。做这种荒谬的梦,很可能因为太累了。
      
      “你那还有钱吗?”周楚楚又问,他是顾冉工作上的助理,更是发小。
      
      “你说呢!”顾冉露出一个废话的表情。肾衰竭到后期就是烧钱,顾家这样的普通家庭,不仅多年积蓄掏空,就连顾冉这几年给自己攒下的嫁妆本也花空了。
      
      周楚楚握拳:“那一会咱更得虎口夺食!”
      
      顾冉笑,还真是虎口夺食。
      
      她毕业后参加工作,累死累活爬到销售部门经理的位置,原以为就这样走上康庄大道,不想另一家公司杀进本市,跟她的公司争夺地盘,对方头儿叫谢豫,手段狠辣凌厉,顾冉的公司节节败退。
      
      今天顾冉出来,就是跟谢豫谈判的,商场竞争绝情,若能友好合作,就不用你死我活了。她也能多捞点钱,维持爸爸的医药费。
      
      ※
      
      饭局在某高档茶厅,作为东家,顾冉提前二十分钟就到了。
      
      等待的过程,周楚楚担忧地问:“老大,咱公司在谢豫的打压下,早就落了下风,现在巴巴来找谢豫,你就知道他肯跟我们合作?他这人,难搞先生啊!”
      
      电视剧里但凡职场段位高的人,都有什么BOSS大魔头类的外号……谢豫可不是这种烂大街的人设,他的外号叫难搞先生,这是他的老板、集团董事长亲自取的!如果将活了五六十岁征战商场半辈子的董事长比作皇帝,那高管谢豫就是他征战的一把利器,连皇帝都觉得这兵刃难驾驭,可见这刀有多锋利!
      
      跟这样的人谈判,脚趾头想想就很棘手。
      
      不过顾冉晃晃脑袋:“没事,反正我也不要脸。”
      
      周楚楚差点一口茶喷了。
      
      顾冉这话没错,作为一个业绩至上的精英销售,嘴甜人笑手勤快只是基础功,重要的是要死缠烂打厚脸皮!横竖这些年被客户拒绝了N次,再被竞争对手折腾下又算个啥。
      
      嗯,难搞先生是吧,我来了!
      
      ※
      
      顾冉没想到,她即将被啪啪打脸。
      
      难搞先生很快来了。
      
      不得不承认,有的人是天生就自带锋芒。
      
      屋内光线因着来人的到来微暗。门后男人身量颀长,样貌不俗,只是打扮与众不同,别人商务应酬都是白衬衣黑西裤,他倒好,黑衬衣黑西裤一身黑,配着那副英挺的五官,更显得气场凌厉。
      
      顾冉脸上笑得像花,说着恭迎的话,将谢豫请到上座。
      
      谢豫却连入座的意思都没有,他扫扫身旁助理,助理立刻像古代太监一样传话,“顾经理,别再浪费时间,趁早死心吧。”
      
      顾冉迅速改变对策,还是笑得灿烂迷人,“行,那就不吃饭了,咱们聊会,五分钟就行。”
      
      而谢豫转身走人。
      
      顾冉拦他,“两分钟!”
      
      陈特助挡在她面前,还拽拽地翻了个白眼,“顾经理,请摆正你的位置,你一个部门小经理,而我们谢总是整个华南区运营总监,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谢总谈?”
      
      这话就刺耳了,可顾冉不以为杵,还笑嘻嘻递上手中文件夹,“那是那是,我这种小人物跟谢总不能比,但我是真心为大家好,您要是不想谈的话就看看合作书,我的提议也不是一无是处啊!”
      
      合作书触到谢豫的手,一直面无表情的谢豫终于开了口。他没有接合作书,黑衣黑裤逆着光,看起来更难以接近。
      
      他居高临下站着,水晶灯映在他衬衣的金属袖扣上,冰冷的光像他冰冷的表情,“顾经理,你不觉得自己可笑吗?既然这市场是我囊中之物,我为什么要分他人一杯羹?”
      
      “就凭这顿饭?你以为你是谁?”
      
      “商场如战场,不是我无情,驱赶无能的企业本身就是物竞天择。如果你们非要垂死挣扎,那回去转告你们老板……”
      
      他说这拿起合作书,拎到半空,指尖一松,噗通一声合作书掉进火锅里,雪白的纸张被热油缓缓吞噬。而他冷眼看着,高大的身子被日光斜照,阴影落到她身上,气压都似低凝,“舍不得退市,那就等着破产吧!”
      
      “谢豫!”周楚楚拍桌而起,“我们再不济也是你同学!你他妈还真要赶尽杀绝啊!”
      
      这话一出,整个包厢静悄悄。
      
      陈助理望着三人……这几人是同学?难怪总监大人明明瞧不起这种段位的,还来酒局。
      
      是,谢豫、顾冉、周楚楚是高中同学。去年见到对手领导人第一眼顾冉就很诧异,只是她不喜欢把私人关系牵扯到公事,就一直没说。
      
      如今不行了,局势不利,她管理的部门半年没达到公司考核,高层下令下个季度业绩再不达标,她就滚蛋走人。
      
      这要搁平时也没啥,脸皮厚的人到哪不能活?可现在她爸得了重病,需要钱,她不能失去收入。所以今天就算把脸丢地上给谢豫当球踢,她也不能一无所获。
      
      她挤出灿烂的笑,亲热地拉住谢豫,“是啊谢豫,我们可是同学,三年同班,那感情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妥妥地革命情谊……”
      
      “呵。”一直面无表情的谢豫突然打断。
      
      他拂开顾冉的手,视线直逼住她,瞳里透着尖锐与嘲讽,“同学?当年你们把我往篮球架上推时,有谁想过我们是同学?”
      
      顾冉笑容猛地一僵。与她一起僵住的,还有周楚楚。
      
      高二那年,体育课上周楚楚跟谢豫起了点小纠纷,原因记不清了,顾冉自然是帮着自家哥们的。周楚楚那边人多势众,有人辱骂谢豫,还将谢豫推到篮球架上,谢豫撞到铁架,一抬头鲜血直流。
      
      当时顾冉吓到了,她也没料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她蹲下身去扶他,却被谢豫一把推开,那会他就是这样的眼神,额上流着血,衣领都染红了,眼里却没有疼,只环视着围攻他的人,那目光的尖锐,比刀锋还迫人。
      
      现在,谢豫的眼神与那年如出一辙。
      
      顾冉忽然醒悟,其实今天他就是故意的,来这就为了羞辱她们!
      
      她还想说点什么,可谢豫已经转身,冷冷离开。
      
      ※
      
      回去的路上,周楚楚咬牙切齿道:“没想到这王八蛋这么记仇!他就是想整死我们!”
      
      顾冉没说话,她还在想谢豫离开包厢那一幕,那背影笔直挺拔,冷静干练,满满社会精英的气场,可又残留着些年少的特质。
      
      或许他就是这样的人,一把埋于年月里的刃,光芒又孤傲、凌厉而压抑,恩仇记心里,所有的回击,待日后不动声色出鞘,数倍相报。
      
      可怕。
      
      想了会没想到对策,顾冉有些晕车,对周楚楚说:“我睡会,回去再研究。”反正她是不会放弃谢豫的。
      
      说着就靠在座位上睡去。
      
      没多久,她又开始做梦,这个梦竟是接着上个梦继续的。梦里的她还在那条偏僻小道上,没壁咚到沈嘉文,却被一个半路杀出的人掳进怀里。
      
      那人劲太大,她挣脱不得,而他的唇每下都吻得极深,即便是不起实际的梦,都能感受到那一腔热烈与深情。
      
      到底是谁!
      
      顾冉飞脚要踹对方,这时路灯幽幽一亮,她终于看清那人的脸!嘴里一句死变态臭流氓霎时噎住!
      
      谢豫!!!
      
      斑驳光影中,不是那个饭店里对她冷硬又高高在上的谢豫,还是那样的五官,瞳仁幽黑,鼻梁高挺,可眉目间的温柔从未有过。
      
      他像天地间最绅士的男人,见她抗拒,他放慢动作,轻柔地去吻她的唇角。而他的手捧着她的脸,那般小心翼翼,像捧着一尊稀世珍宝。
      
      他在亲吻中喊她的名字,一声一声刻骨的眷恋,“冉冉……冉冉……”
      
      “我这样的人,你知道的……”他加重语气,“最讨厌别人对我好,你要么就别惹我,要么就一辈子。”
      
      似是怕吓到她,他又弯唇笑了笑,这是她第一次看他笑,现实中那么难接近的人,此刻眸光明亮,眉梢弯弯。他亲她的额头,动作很轻,却自有一股决绝,“沈嘉文算什么,等我几年,我一定……一定给你最好的……”
      
      梦里的顾冉彻底蒙住……这梦境太过逼真,这肌肤相触的温热,还有彼此的气息,耳边的夜风,周身摇曳的树影与花香,都让人觉得这不是梦,而是某年某月,真的存在过。
      
      顾冉张唇想说什么,下一刻眼前光线又亮了。
      
      车内的她醒了过来。
      
      车子还堵在二环上,马路上车流熙攘,顾冉脑里兵荒马乱。
      
      那个吻似乎还印在她唇边,温热又缠绵,而他那句“不要忘了我”在耳畔盘旋……真实到她产生了幻觉。
      
      怎么回事?还真出现电影里的情节,她漏失过去的记忆,她真跟谢豫真有一腿?
      
      狗血啊!不可能啊!
      
      她拍拍自己的脸,一定是最近太累了,才会连着做这么离奇的梦。
      
      稳定思绪,她跟前面周楚楚说:“明天中午我就不陪你跑市场了,我有约。”
      
      “什么约?”
      
      顾冉垮了一天的脸难得浮起笑容。这是她爸病重以来,收到唯一的好消息了吧。
      
      明天中午,她追了六年的男神沈嘉文约她在茶吧见面。他9月20号就去北欧,进行为期两年的游学,离别前他主动约她,说这么多年,该给她一个交代了。
      
      这意思就是……如果她愿意等他两年,他就跟她在一起吗?
      
      想到这顾冉都要飘起来,别说两年,就是二十年她也等啊!再等不到她真要去壁咚了!
      
      嗯,届时她要提前准备,化妆打扮,遮住这些日子黑眼圈黄皮肤的倦容,不能叫沈嘉文失望。
      
      前面周楚楚说话了,“不行,明天开周五例会,不能缺席啊。”
      
      顾冉说:“明天才周四好不好!”
      
      “今天周四!”周楚楚将手机递到了顾冉面前。
      
      手机清楚显示9月20日,星期四,下午两点23。
      
      顾冉的脑袋像被雷劈过!今天就是跟沈嘉文约定的日子!她弄错了!
      
      时间早就过了!沈嘉文这会没等到她,估计都在飞往大洋彼岸的航班上了。
      
      顾冉静在那。等了六年,到头来却是她自己错失了这个机会!
      
      可能怪谁呢?怪自己不该这些天没日没夜在医院照顾病人?忙通宵还要强撑着跟那个死变态谢豫斗智斗勇?累到晕头转向才弄错了时间吗!
      
      默了许久,包里手机响了起来,她按下接听键。
      
      那边传来哀泣,是她母亲的,“冉冉,医院又得续费了,你那还有没有……”
      
      顾冉挂了电话,缓缓靠在座位上。
      
      前面周楚楚察觉不对,问:“老大,怎么了?”
      
      顾冉摇头调侃:“没怎么,只是觉得老天特别好玩啊,他总是玩我。”
      
      “啊?啥意思啊?”周楚楚没明白。
      
      顾冉却已经闭上眼,许久后她才低低出声,“没什么,就是有点累。”
      
      命运最近老爱玩她,饶是她这个彪悍的女汉子都有些受不住了……病重的父亲,无底洞的医药费,濒临崩溃的家,压力山大的工作,还有蓄意报复的对手,错过的爱人……真的是累了。
      
      她仰着头,却是笑起来,“楚楚,你说,人生如果能回到过去多好啊!”
      
      “为什么?”
      
      “因为……”
      
      “砰!!!”
      
      顾冉的话还没说,前方车辆爆胎骤停,周楚楚躲闪不及轰然追尾,后座顾冉被巨大的冲击力往前带,轰然炸响声中,剧痛传来,她的头脑渐渐模糊,很快,什么都再看不见。
      
      世界越来越安静,像陷入永夜。
      
      寂寂之中,混沌的意识还停留在前几秒的对白。
      
      “人生要是能回过去多好?”
      
      “回到过去,早点发现爸爸的病……”
      
      “回到过去……盯着钟表都不能错过沈嘉文……”
      
      “还有谢豫……早知他是这样的人,打死都别结怨……”
      
      嗯……如果可以回到过去,那真好。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渣作者放飞自我,写了个搞笑幻言的小甜文,希望大家喜欢!
    若有喜欢的亲们,欢迎收藏撒花留言。
    另,作者微博"晋江尔仙",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