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打地铺和禁足 ...

  •   听到‘皇上驾到!’后,苏泊儿忙不迭的翻身下床穿衣服。这大半夜的,有男的高调的进你房间,你还躺在床~上无动于衷,等着被那啥啊?再说了,皇帝来了,怎么也得下床敬个礼表示尊重吧。
      真是的,早不来晚不来的,非得人家睡了再来。苏泊儿一边快速穿衣服一面在心里没好气的骂到。
      别看这衣服内衬、外衫好几件,繁重复杂,苏泊儿穿起来可是毫无压力。
      她一直很喜欢有古典风韵的东西,包括古时各朝代的衣服、首饰,她家里都买了好几套宋朝和汉代的服装。虽然她没有勇气穿到大街上溜达,不过私下在家里她可没少穿出来晃,有一次她们市里办漫展的时候,她还穿去过。
      等李昊揉着眉心进来时,就看到了眼前的这番景象:
      苏泊儿全身裹得密不透风,一脸忐忑的屈膝给自己行礼。
      李昊皱眉,天气这么热,虽然是晚上有风,但是穿这么多,还是吃不消吧。
      李昊环顾四周,发现偌大的房间里竟然没有一个侍女,皱眉:“怎么回事?你的婢女呢?为什么没有给你更衣沐浴?”
      苏泊儿抬头看了一眼李昊,然后迅速的低头,在心里呐喊:不愧是我书中的男主角,长的真不错!这脸帅得,拿到现代去,就算什么都不做,也是花瓶的代言人!俗称安静的美男子!
      虽然苏泊儿心中早就不淡定了,不过面上还是毕恭毕敬的回道:“天色已晚,臣妾叫她们都下去歇着了。”
      李昊神色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什么时候这么体恤下人了?
      “你今晚怎么穿成这样?不闷么?”李昊刚上前一步,想要摸她的脸,苏泊儿就忙不迭的后退一步,明显不想让他接触自己。
      不让自己碰?李昊看着苏泊儿皱眉: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咳咳,陛下莫怪,臣妾今早偶感风寒,实在是怕陛下您沾惹了这晦气。”见李昊面露不悦,苏泊儿赶紧咳嗽一声,一脸委屈的说到。
      这个办法是苏泊儿想了子下午之后想出来的,装病!她就不相信李昊这人这么饥渴,连病人都不放过。
      别说这招还真的挺管用,李昊听后面色稍缓,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今天穿这么多呢。
      苏泊儿跟着他点头,是啊,是啊,我都生病了,不能伺候你了。您老赶紧原路返回吧,或者那凉快哪儿待着也行。
      显然李昊并没有听到苏泊儿内心的独白,叫身后跟着的一干人等出去后,就径直越过苏泊儿,往床榻的方向跨去。
      见此,苏泊儿傻眼了,愣了一会赶紧开口再次提醒李昊:“皇上,臣妾生病了!”生病两字她咬得极重,生怕李昊没听清。
      李昊走到床边,双手一抬,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句‘朕知道了’,然后就就没了下文,苏泊儿现在是彻底傻眼了。
      简直其实丧心病狂,病人丫的都不放过!
      “愣着做甚?还不来给朕宽衣?”李昊的手都快举僵了,却久久不见苏泊儿上前宽衣,于是挑眉说到。
      苏泊儿听后回神,见李昊的动作,无语:得亏自己宫廷剧看得比较多知道你是叫咱帮你脱衣服,要是换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召什么呢。
      天命难违,苏泊儿可不想刚穿过来一天就被‘咔嚓’了,所以就迈出她能迈的最小的步子,磨磨蹭蹭的上前。
      步子迈的小,苏泊儿脑子可没有闲着,飞快的运转。想着怎样才能安全的度过今晚。不过还没等她想好,她就已经来到李昊的身边了。
      苏泊儿无奈的踮着脚,把李昊的外袍褪~下放到一旁的衣架上。而整个过程中,李昊就冷脸看着,仿佛脱的不是他的衣服。
      等她满心纠结的转身,准备继续的时候,却发现李昊已经躺在床~上盖好被子了。
      苏泊儿见此无语,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竟然如此迫不及待。
      虽然李昊是躺好了,不过苏泊儿还没打算就此乖乖就范,虽然他长一张对自己杀伤力很大的脸,不过自己思想还没有强大到和一个刚见面的男人滚床单的地步。
      “呃,皇上,要不您先睡吧,臣妾今天下午睡多了,还没有睡意。”见李昊满眼疑惑的看着自己,为了避免穿帮,苏泊儿赶紧随口扯了一个理由。
      李昊听后也没多想,翻身面朝床内,睡了,睡了!睡了?
      看着李昊老实的后背,苏泊儿觉得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就睡了?那自己白天干嘛那么为难自己?
      虽然李昊没什么动作,不过苏泊儿却不敢立即上去睡,而是在一旁坐好久。最后实在是太困了,见李昊是真的睡着了,这才蹑手蹑脚的上床,掀开另一床被子,衣服都不敢脱的和衣而睡了。
      和一个陌生男子睡在一起,自然不敢睡死,所以苏泊儿一直是昏昏沉沉的,想睡又不敢睡,别提多煎熬了。
      迷迷糊糊的苏泊儿心里还在想:虽然按照原本的设定李昊对楚子怡绝对是真爱,不过现在他们两人还没有见面,谁知道起先李昊有没有临幸过其他妃子、会不会对自己下手?不对,肯定是临幸了其他宫妃,毕竟二十多岁正血气方刚,又有美人投怀什么的。
      苏泊儿正迷糊,突然感到一只手搭在自己胸前!敏感的她瞬间惊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甩开、迅速坐起身,用手揪住自己的衣襟,一脸戒备的看着李昊。
      李昊批了大半夜的奏折,已经非常累,话都懒得多说了。结果就在刚才,他睡得正沉,却被人弄醒了,火气也上来了。
      “你发什么疯?”李昊黑着脸,看着坐起身的苏泊儿,眯着眼,问道。
      听出了李昊的不满,也清楚他的脾气,苏泊儿咽了咽口水,小声道:“不好意思,我这是条件反射。”
      
      李昊支起身子,挑眉看她:“条件反射?”
      
      苏泊儿点头啊点头。
      
      “你是不想让朕碰你?”李昊明显不吃她这一套,直接问道。
      
      苏泊儿尴尬的摸~摸脖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是事实,自己的确是不想,而且、、、、、、表现得很明显。
      
      见她默认,李昊冷笑:“你还真以为朕乐意碰你?”
      
      苏泊儿愕然,原文中李昊不是很宠苏泊儿吗?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要不是因为你父亲,朕连你的披香殿都不会进。”李昊继续说道,每一句都让苏泊儿诧异不已。
      
      哎,自己不是这么设定的啊,原文中女配前期不是还是个宠妃么?难道,原文设定也被自然设定弄崩坏了?
      
      “不过既然不想朕碰你,你就去地上睡吧。”李昊不顾苏泊儿满眼困惑,轻描淡写的说道。说完之后重新躺下睡觉,自己忙了一天,困死了。
      
      苏泊儿听了李昊的话,虽然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不过听他说自己可以去打地铺,立马松了口气:打地铺也比睡床~上好啊,这孤男寡女的,万一晚上这李昊晚上非要做些不和谐的事,自己一个弱女子,打又打不过,哭都来不及!
      
      心里想着,苏泊儿动作也快,对躺下的李昊说了一声‘是’后抱着被子就往床下走。把怀里的被子放在地板上,又去柜子里抱了另外一床过来,准备一床铺一床盖。
      
      虽然地板有些硬,不过就当是体验生活了吧!苏泊儿乐观的想着,心里哼着小曲大概整理了一下,就躺下了,躺下的瞬间,心里感叹: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这一天折腾的。
      
      闭着眼感受着苏泊儿的的动静,李昊磨牙,心里冷哼一声:这女人,竟然真的去地上睡了!以前见着自己恨不得整个人贴自己身上,现在又不让碰了,欲擒故纵么?
      
      既然你想玩,朕就陪你玩个够!李昊心里如是想着,闭眼睡着了。
      
      第二天苏泊儿是被云轻叫醒的,她揉着眼睛对上云轻担忧的眼神,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娘娘,您赶紧起来,怎么睡在地上了?”云轻伸手去扶苏泊儿,满眼的不解加心疼。
      
      苏泊儿揉着肩膀,笑着看她,回道:“体验生活,体验生活。”她可不想让云轻知道自己是不想让李昊碰才选择打地铺的,不然全~露馅了。
      
      云轻看着苏泊儿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为她感到心疼。自己早上听说了,昨天半夜陛下来了。每次陛下在娘娘这里过夜之后,娘娘第二天就被戏弄。昨天是脸上画上了丑丑的妆容,今天是睡地铺。
      
      其实这是云轻第一次为苏泊儿感到不平,之前一直觉得她骄蛮无礼,趾高气昂的。不过经过昨天之后,她突然对苏泊儿有了改观,可能是昨晚娘娘对自己说的话自己太当真了吧。云轻一边收拾被子一边自嘲的想。
      
      苏泊儿洗漱之后,刚吃完饭,就有公公来宣旨了。苏泊儿和云轻给面面相觑,怎么无缘无故有圣旨到?
      
      苏泊儿入乡随俗,跪在了那明晃晃的圣旨之下。她身后跪着一推人,说实话,苏泊儿小时候不听话跪过父母,长大后跪过祖宗,也没觉得下跪有什么。不过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天天竟然会对几寸布料下跪。
      
      宣旨的公公说了许多,而苏泊儿的重点却在其中两个字上,那就是‘禁足!’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