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风纪委员长》诙谐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12 03:59: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见鬼进行时 ...

  •   作为一个隐性萌物控,小卷萌萌哒造型立刻俘虏了草壁的心。
      
      “委员长,需要给小卷准备食物吗。”
      
      书到用时方恨少,草壁实在不知道该给刺猬吃什么,蔬菜水果还是肉类?既然是委员长的宠物,或许应该吃一些更……更出人意料的食物?
      
      云雀想了想,“小卷什么都吃,除了刺猬肉。”
      
      小卷并不是普通的刺猬,作为一个能量体,理论上它什么都不用吃,只要云雀一直提供能量,它就能一直存在。但实际上,小卷不仅是个大胃王,还是个美食家。它对美食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就算普通食物无法提供能量,依然乐此不疲的吃吃吃。
      
      对于自家宠物的小爱好,委员长当然要纵容。
      
      刚想动用一点云属性死气之炎喂给小卷,云雀身上忽然窜起巨大的能量柱,无形的火焰冲天而起,宛如一场声势浩大的能量暴动,连云雀本人都惊到了——这可不像十五岁的程度。
      
      “委员长!!!”
      
      草壁惊呼,连常年叼在嘴里的叶子都吓掉了。
      
      作为当事人的云雀很淡定,抬手阻止了脱下上衣灭火的草壁。
      
      如果死气之炎能用校服外套扑灭,未来的草食动物们就不用拼命战斗了。
      
      云雀毕竟是云雀,对力量的掌控几乎是天生的。一瞬间的惊讶后,很快控制住火势,将活跃过头的死气之炎压缩压缩再压缩,最终在指尖凝结出一团高浓度的小火珠。
      
      紫色的火珠闪闪发光,比钻石更晶莹剔透。
      
      云雀拈在指尖欣赏片刻,顺手喂给嗷嗷待哺的小卷。
      
      小卷飞快爬过来,双手抱住云雀的手指,啊呜一口吞下肚,幸福地打了个饱嗝~~
      
      云雀看向一脸震惊的草壁,“如你所见,这是小卷的主食。”
      
      草壁:“……”
      
      果然是出人意料的主食,不愧是委员长养的刺猬!
      
      “委员长,您的身体……”草壁的满腹疑惑还没出口,就被云雀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好吧,以委员长的性格,能给一句解释已经很好了,不能要求更多了。
      
      云雀一边挑食一边问草壁:“学校最近有什么骚乱吗。”
      
      草壁微微一愣,委员长每天早中晚都要巡视学校,对并盛的一切了如指掌,怎么会忽然问他这种问题?虽然心中疑惑,副委员长还是尽职尽责地回答:“一切正常,没有骚乱。”
      
      云雀点点头,看来小婴儿还没开始训练沢田纲吉。
      
      毕竟,自从小婴儿从意大利来到并盛,平稳安逸的校园日常就彻底结束了。
      
      草食动物们总是麻烦不断,每天都过得“热闹而充实”,学校的建筑物屡遭破坏,虽然彭格列都有赔偿,还是让爱护并盛的委员长超级不爽。
      
      越想越不爽,索性放下筷子不吃了。
      
      “去上学。”
      
      “是。”
      
      察觉到委员长迅速下滑的心情指数,草壁不敢再多话。快速收拾好餐桌,准备两份中午便当,清洗碗筷,锁好门窗,拎起分类垃圾……贤惠的副委员长做完这一切,拿着两人的书包离开云雀宅,尽管委员长根本用不到书包。
      
      “那么,委员长学校见,我先告辞了。”
      
      “嗯。”
      
      云雀讨厌群聚,从不和草壁一起上学。
      
      即使每天早晨从同一座宅子出发,两人也是一前一后分开走。
      
      云雀最讨厌被规则束缚,从不背书包、从不按时完成作业、从不按照课表上课、从不参加考试,甚至没有固定的班级,只听自己喜欢的课,不想听课就一个人霸占天台睡午觉,可谓任性到了极点。
      
      随手披上“战斗也不会掉下来”的黑色校服外套,违和感正式下线,重生的云雀恭弥还是那个并盛的统治者、并盛中学的风纪委员长。
      
      草壁咬着“吃饭也不会掉下来”的草叶暗自纠结。
      
      那个紫色的火焰是什么?委员长今天有点奇怪,莫非……委员长终于挣脱了人类躯壳的束缚,从风纪委员长进化成并盛大魔王了?!
      
      (= ̄ω ̄=)草壁君,请停止你的脑补。
      
      …………
      
      人类的本质就是善变。
      
      就算经常被彭格列众人吐槽“还是老样子”的云雀,也不是真的没有变化。
      
      时间总能无声无息改变很多东西,从任性妄为的中二委员长,成长为睿智可靠的恭先生,云雀其实变了很多,至少脾气变好了不少。
      
      云雀对死亡的记忆很模糊。
      
      记忆中最后的画面,似乎是漫天飞舞的白雪和一闪而过的彩虹。
      
      彩虹?
      
      想到彩虹,云雀眼前一阵恍惚,头部突然传来剧痛!
      
      为什么会死?
      
      为什么会回到十五岁?
      
      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
      
      太多的疑团和剧痛让云雀暴躁,只想找个结实的沙包打一打!
      
      随着实力越来越强,值得云雀全力以赴的对手也越来越少,少数几个能打的全是窝边草。比如好为人师的里包恩,比如心慈手软的沢田纲吉,比如时而强大时而笨手笨脚的迪诺·加百罗涅,比如永远滑不留手的六道骸……
      
      云雀撇撇嘴,耳边依稀浮现沢田纲吉的喋喋不休,那声音一遍遍重复着:要搞好内部团结,家族内部禁止斗殴,同盟家族也不可以,共建和谐美好的黑手党家族……
      
      天晓得,明明是黑手党家族,为什么要和谐美好?
      
      …………
      
      作为并盛的秩序,云雀熟悉这里的每一条街道和每一间店铺,甚至马路上的裂纹、破损的路灯、废弃的房屋都了如指掌。虽然时光回溯了五十年,还不至于让云雀在自己的地盘上迷路。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卵用!
      
      看了几十年的并盛,突然让云雀不敢认了!
      
      那些飘飘荡荡的人形物体是什么?脚不沾地,飘在半空,半透明的身体,能从人和建筑物上直接穿过?云雀很破坏形象地眨眨眼,再眨眨眼,终于确定自己一没眼花二没做梦。
      
      ——委员长见鬼了。
      
      短暂的诧异过后,云雀很快恢复冷静,至少表面上是冷静的。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走向学校,云雀好奇地看着形态各异的鬼。这些鬼或满面幽怨、或表情狰狞、或眼神空洞、或浑身散发着恶臭,藏身在阳光无法照到的阴影里,就像并盛阴影下的另一个世界……
      
      云雀忽然觉得,重活一次还挺有意思的。
      
      现在正好是上学时间,学生们三五成群在大街上群聚,肆意挥霍着青春。
      
      或许是小动物们趋利避害的本能,众人在看到野外BOSS云雀恭弥的一瞬间,第一反应不是组团刷BOSS,而是扭头——尖叫——逃命。
      
      就连游荡的鬼魂,都会下意识远离云雀,躲在角落中,以云雀绝对能听到的音量嘀嘀咕咕。还有些吓得腿软的草食动物,迅速贴上两侧墙壁瑟瑟发抖,假装自己不存在。
      
      云雀:“……”
      
      这样的场景真是久违了,云雀摸摸小卷的下巴,继续往前走。
      
      在众多人类和鬼魂的目送下,云雀顺利走到校门口,正巧目击到久违的暴丨露丨癖丨内丨裤丨狂丨魔沢田纲吉,在学校门口对喜欢的女孩告白。
      
      看多了未来的彭格列十代目笑容和煦运筹帷幄的腹黑模样,还是觉得每天卖蠢的废柴少年沢田纲吉更加可爱,云雀露出怀念的神色。
      
      看了一会儿热闹,云雀敏锐地察觉到,有人正用探究的目光凝视自己。
      
      顺着那道目光望过去,正对上里包恩的包子脸。
      
      云雀恍然想到:原来就是今天啊,沢田纲吉噩梦开始的日子。
      
      ╮(╯▽╰)╭
      
      其实云雀一直搞不懂沢田纲吉这个人。
      
      明明那么喜欢那个女人,却犹犹豫豫不将她占为己有。少年时期就畏畏缩缩不敢告白,继承彭格列之后,沢田纲吉瞻前顾后的性格变本加厉,找尽各种理由说服自己放手。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还强颜欢笑地送上祝福。
      
      难得提起一点好奇心,云雀直接询问了本人。
      
      沢田纲吉认真道:“喜欢一个人,就要给她最好的,让她幸福。”
      
      云雀还是不懂。
      
      如果心甘情愿放手,为什么你笑得比哭还难看?
      
      如果那样深爱一个人,为什么不将她占为己有?
      
      如果不亲自试一试,怎么知道你不是她最好的?
      
      想到这里,云雀摸摸袖口,下意识想用浮萍拐殴打未来BOSS,却发现自己出门时忘了带拐子……真是失态,幸好风纪委员办公室还有备用品。
      
      没带拐子的云雀很扫兴,口头警告了裸身告白的沢田纲吉。
      
      未来的事他管不着,但在学校期间严禁早恋!
      
      云雀凌厉的视线刺过来,拥有超直感的彭格列未来十代目被吓哭了,光裸着身子泪奔而去。看着某人裸丨奔的背影,云雀郁闷的心情稍稍缓解。
      
      沢田纲吉,果然有作为出气筒的才能!
      
      事实上,作为替自家守护者收拾了几十年烂摊子的男人,沢田纲吉的韧性超乎你想象!
      
      据彭格列家史记载,为守护者收拾烂摊子,似乎是彭格列家族的传统,或者说某种诅咒。从初代大空Giotto开始,每代彭格列守护者中,总有那么几个爱闯祸的家伙,以雾守和云守居多。
      
      其中的佼佼者,譬如同时兼任初代和二代雾守的戴蒙斯佩多,这货祸害了两代彭格列BOSS,在任职期间闯祸无数,并在多年后又祸害了可怜的十代……
      
      感谢戴蒙斯佩多,用生命告诉我们,什么是祸害遗千年!
      
      彭格列守护者的灾害体质,另整个西西里岛为之侧目,连祖传的超直感都无法拯救,并在十代时期发展到了巅峰!彭格列十代的六位守护者,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战斗能力和工作能力一个比一个出色,闯祸能力也一个比一个强。
      
      彭格列十代目时常奔波于各类事故现场,堪称焦头烂额痛心疾首。
      
      无论是故意闯祸,还是天然呆无意识闯祸,最后都要彭格列买单。
      
      

  • 作者有话要说:  (*/ω\*)家教的翻译太乱了,我就用自己习惯的称呼,大家知道谁是谁都行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