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流浪的七人 ...

  •   林暖呆坐了一会儿,灼热的太阳晒得她有点发晕。怎么想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她心里隐隐有一个疑虑,但她还不敢肯定。现在主要还是先解决口渴和暴晒的问题,再这么下去很可能要脱水。
      
      望望四周,林暖看到东面尽头隐隐有一点绿色,很小很小,几乎看不见。大概有二三公里吧。如果走过去说不定能找到一点人烟或是水。
      
      竟然决定要过去林暖也不再犹豫了,咬牙站起虚软的身子往那个方向走去。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那点绿色还是一点。时间开始过得很慢很慢,林暖觉得痛苦极了,身体上的,以及精神上的。
      
      她眼前开始恍惚,脑袋里一片浆糊。最后眼前一花,林暖倒在了地上。
      
      此时太阳还高高的挂在天上,林暖面无血色,严重缺水也导致她嘴唇干裂。她没有晕过去,只是再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四周安静得出奇,也不知是林暖现在精神恍惚的原因,还是太过安静的原因。她的呼吸声听着很大,好像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其它的声音,只剩下这噗呲噗呲的声音。
      
      然后······她听到了好像有什么东西靠近的声音。声音很小,要是不注意听一定听不出来。好像······是人的声音!对,是人!
      
      林暖突然觉得自己又有了一点力气,挣扎着往声音的方向看去。脚步声越来越近,还伴随着偶尔有人说话的声音。但林暖实在是太虚弱了,她只能听得到一些零碎的发音,具体的一片模糊。
      
      有几个人围在她的周围好像在商量什么。然后她就被一个人扛了起来。是的,就是抗大米的那种抗,虽然林暖已经迷糊了,但还是感觉得出来的。
      
      林暖还能感觉得到抗她的人身体高大强壮,应该是个男人。他的肩膀壮得和石头似的,隔得林暖越加的难受。终于忍受不住完全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而且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林暖心里一阵的郁闷,你黑也不要黑成这程度吧。月亮呢?在不济天空一般不是都蒙蒙黑吗?啥时候黑成墨水了?
      
      林暖还很虚弱,也不知道这是在哪,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把她带到这的。心里很是忐忑不安。
      
      四周都看不到的情况下林暖也不敢乱动。她只好呆坐着等着天亮。林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穿越。或许不是穿越,是到了地府什么的。但这里的确不是原来的世界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红的紫黑的太阳,异常高温的天气。林暖一度怀疑,昨天她被晒的那会儿温度至少都到了四十度以上。她现在皮肤一阵火辣辣的痛,好像要揭下一层皮来。
      
      温度最高的时候她发现空气都扭曲了,可想而知林暖这几个小时是怎么过来的。
      
      本来林暖就是大家小姐,从小也没有吃过什么苦。虽然林家是军士世家,但受苦的一向是男孩,林家的女儿都是溺着养的,绝对没有受苦一说。而林暖又是一个懒的,长这么大除了喜欢做饭其它的连家务都没有做过。
      
      这也难怪她身体吃不消。不过林家的孩子都很坚韧,林暖也不认输,就算她隐隐有些猜测,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家人了。
      
      委屈,害怕,无助……林暖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她不知道这种事情该怎么处理,只能强装坚强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突然响起说话的声音。林暖这才发现自己周围居然还有其他人!“#&@#……”一道女声响起,听起来年龄应该花甲了,很是苍老。
      
      林暖又惊又怕,她轻轻的往后缩了缩。这时离她右方不远,大概五米左右的地方又有一道声音响起。应该是个男人在说什么。接下来林暖就发现在她的周围有好几个人。现在他们都相互说着话。
      
      这些是什么人?说的话也没听过,不知道是什么语言。是他们救了自己吗?
      
      林暖心里很忐忑。毕竟人生地不熟的,林暖又没什么武力值。突然冒出来的这群人要是怀有恶意,她就真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真应了那句:你叫啊,叫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
      
      这是一个流浪人的小团体,有七个人,其中包括两个女人一个老人,一个孩子和三个男人。他们都风尘仆仆,也非常的憔悴。
      
      他们刚从北部的草原部落流浪过来。徒步了有半个多月,人数从原来的二十多人到现在也只剩下这七人了。
      
      这是一个残酷原始的世界。除了一些中大型部落以外,小部落都不好混了何况是流浪人。运气好点遇见善良一点的部落,还能留下来做些苦力换点吃食。
      
      不过大多数流浪人的命运比这更差,给做苦力还是好的呢。生活艰难,又没有能力捕猎,最后很多都做了大部落的奴隶。
      
      说到这有些人就要问了,为什么流浪人没有能力捕猎呢?怎么流浪人是什么新品种的人吗?还是流浪人都有什么缺陷,少个胳膊缺个腿啥的?原始的兔子是有多厉害?捕个兔子还不容易吗?
      
      唉,这你们就不知道了。流浪人原先也是有部落的,原始人和咱们现在不一样。他们每个部落都有自己信奉的神灵,而信仰能让他们得到力量。
      
      部落里的巫负责与伟大的神交流,听从神灵的教诲,指引部落的人们对的方向。部落里的人在祭祀的时候就好像是通过什么让身体里的某种力量觉醒一样。
      
      听起来的确有那么一种玄幻的感觉,但这就是他们能在这个凶残的世界生存下来的原因。
      
      流浪人是一些灭亡的部落存活下来的人,或是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被部落剥夺信仰的人。这些人没了信仰之源便得和普通人一样,可不就是连兔子也不如了。
      
      平时连去河边喝水也不轻易去的,就连一只小虾米都能从河里跳起来,把正在河边喝水的人啃下半边头。在这个世界没有力量根本不能生存。只能苟延残喘,活得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几乎没有哪个部落愿意接收流浪人,原本每个部落的信仰就不同,血脉也不一样。尤其是从其他部落加进部落的人,处理起来也比较麻烦,也很难得到部落人们的信任。
      
      还不如就让他们做些苦力,也免得到时还有外族之心,给部落带来灾祸。
      
      这七个人就是这样的流浪人。原本是二十多个人组成的团体,想一起去中部看看,能不能在一些中型部落里混口饭吃。毕竟有部落的保护总要比自己去面对野兽来的好。
      
      这段路程很远,也很艰辛。到现在也只剩下他们七人了。为了躲避野兽,故而选了荒原这条路。荒原上虽然植物凋零,天气炙热,很难找得到饮水和食物。但相比其他路线,却更安全。
      
      食物和水多用时间准备也能熬很久。主要的是荒原条件恶劣,只有少许的生物乐意生存。的确环境好的地方也容易找到食物,但相对的野兽也多。有时真倒霉起来遇见一只异兽,这小命是别想逃了。
      
      ······
      
      “阿姆,这个女人好像醒了。”瓦石在黑漆漆的洞穴里虽然也看不到,但是他能感觉得到角落那端女人醒来的动静,并且小心的往后又缩了缩。
      
      鲁达玛是一个药师,原本在部落里是很受尊重的。但部落的首领看上了她的女儿,那是一个已经有四个伴侣的老头,连儿女都好几个了。
      
      小部落,巫师又和他是一路的货色,不然已经年老的首领早已下台。鲁达玛深知求巫师是无用的,还有可能会给家人带来灾祸。
      
      大山部落在北方只是一个很小的部落。部落里信奉山神加达,传说他力大无穷能打倒最凶猛的异兽。
      
      但这只是个小部落,人口少生产量也少。部落周围也没有增值的矿产或是能种植粮食的肥沃土地,只有贫瘠的土地上产量稀少的粮食。再加上北方一些大中型部落大多民风彪悍,这样的小部落就只能夹缝求生。
      
      原本这也不是不能生活,大部落虽然没有什么多余的同情心,却也不会故意为难。大山部落是从内腐败的,贪婪的巫师和好色的首领导致这个部落走向了灭亡。
      
      鲁达玛是部落里唯一的药师,身份尊贵。首领原先也不敢向她们母女动手,顾忌鲁达玛在部落里的名望。
      
      可人的欲望到底还是控制不住,鲁达玛的女儿越来越漂亮,而首领看着她的目光也越来越贪婪。在一次首领强迫无果之后鲁达玛终于决定离开这个部落,带着她的女儿和其他受欺压的人们踏上了远程的路。
      
      他们要到中部平原去找找出路。对于一个在原始世界稀少的药师来讲。就算中大型部落看不上,但要进一个小型部落还是措措有余的。
      
      所以他们这几十个人就开始了他们的流浪之路。可是外面的世界又岂是温室,流浪的路途自然坎坷艰辛,到如今也只剩下这七人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