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黎锦的农家日常》回眸已半夏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2-15 08:55: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5章
      黎锦的话让秦慕文有种自己正在做梦的感觉。
      他想,难道自己这是已经死了,记忆出现错乱了吗?
      
      秦慕文自从家被抄了,自己也从尚书之子变成阶下囚。
      之后又因为哥儿的身份,避免了跟哥哥们一起流放宁古塔,也避免了跟姐姐们一样被送进青楼为妓。
      
      秦慕文当时害怕极了,因为他要被人伢子直接卖掉。
      而且那些人为了避免自己被爹爹的门生救了去,直接宣布他已经死了的消息,随后转手就把他运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随便卖了出去。
      
      再说黎锦此人,身高一米八,这在古代一群七尺男儿中,都算高的了。
      这时候一尺大概是24厘米左右,那七尺男儿,也就一米七左右。
      
      当然,越是高、越是俊俏的男人,自然也会越受女子欢迎。
      
      黎锦这人长相不差,五官周正,鼻梁高挺,一双丹凤眼盯着别人打量的时候,眉目间仿佛都带了一点温情。
      
      秦慕文从没想过自己的另一半是什么样。
      但是,第一眼看到黎锦的时候,他并没有失望。
      
      当然,如果黎锦真的这么好,那些人怕是也不会把秦慕文就这么卖出去。
      秦慕文作为罪臣之子,哪是让他享福的?
      
      成亲后,黎锦的本性就暴露出来,这人自己没什么本事,却偏偏自视甚高、眼高手低,很容易瞧不起别人。
      
      别的不说,就黎锦在镇上学的那一点墨水,很可能连秦慕文一个哥儿都比不过。
      
      但就算这样,黎锦还嫌弃秦慕文哥儿的身份给他丢脸了。
      黎锦看上镇子飘香苑里面的头牌,自己没钱,自然得不到头牌的青睐。
      他买醉之后,回去就对秦慕文拳打脚踢。
      
      秦慕文起初还会对黎锦有所期待,后来也就逆来顺受,破罐子破摔。
      他本来就是一个温顺的性子,从小收到的教育也是要体贴自己的相公,千万不能提过分的要求。
      
      就算他是尚书府的孩子,但身为哥儿的身份,注定不能当正室的。
      秦慕文的阿爹就是尚书大人的妾室,正是因为乖巧,才被主母允许,有了尚书大人的孩子。
      
      秦慕文这边,成亲一年多,秦慕文才怀上孩子。
      如今这正是成亲的第二年,十月怀胎,孩子也快要出生了。
      
      哥儿生孩子本就是一道艰难的鬼门关,秦慕文已经十分努力了,他还是快撑不下去了……
      
      秦慕文一点也不想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或者,至少还有希望,还能看到这蓝天和白云。
      所以,就算日子过得再艰难,秦慕文都咬牙撑着。
      
      可现在,已经不是他咬牙能撑得下去的情况了。
      
      =
      
      黎锦被秦慕文用力抓着,手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
      哥儿本来劲儿不大,但正在痛苦中挣扎的哥儿,把黎锦这个废柴一般的身体拽痛,还是分分钟的事情。
      
      黎锦想,秦慕文现在承受的痛苦,是他的千倍万倍。
      能陪着这少年一起痛,也算是为原主所做的事情赎罪了。
      
      黎锦说:“你别盲目的用劲,要有节奏的,要不然孩子很难出来。”
      
      秦慕文刚刚疼了一阵,现下眼尾都是因为疼痛而溢出的生理性的泪水。
      听到黎锦的话,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黎锦也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不再过多解释,而是给秦慕文发号施令。
      “吸气,放松,呼气,憋住别叫,用劲生。”
      
      黎锦的语速不快,语调又十分平稳,这跟他以往说话的强调完全不一样。
      平平淡淡中仿佛带着一股势如破竹的力量,秦慕文这么跟他的话用劲了不到十分钟,突然间,秦慕文狠狠的抓住黎锦的手。
      
      一声仿佛小兽跌落陷阱被铁刺扎进骨肉里那痛到叫不出声音的呻/吟从秦慕文嘴里哼出来。
      黎锦个子高,就算被秦慕文枕着腿,他也能看到了孩子的带着胎毛的脑袋。
      已经缓缓地要出来了。
      
      黎锦紧绷的情绪也松懈下来,欣喜地说:“孩子的头已经快要出来了,再用点力,马上就可以生出来了。”
      这时候千万不能歇息,一鼓作气,生下来。
      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孩子的脑袋彻底出来了。
      
      黎锦托着秦慕文的背,给他垫上一个枕头。
      自己则又去净了手,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抱出来。
      胎儿的脑袋出来之后,只需要注意肩膀的位置,产科大夫可以轻易的把孩子抱出来。完全不用产妇继续受罪。
      
      随后黎锦用早已准备好的剪刀在煤油灯上考了一下,剪断脐带。
      孩子清亮的哭声传进两个人的耳朵里。
      因为有黎锦在,秦慕文生孩子的过程中没遭什么罪,这会儿还有点精神。
      
      黎锦单手托着孩子的屁股,熟练的把他放进秦慕文怀里。
      含笑对他说:“这孩子像你,好看。”
      
      秦慕文皮肤偏白,五官精致,本来就很好看了,再加上眉梢一点朱砂痣,让他这个人都灵动起来。
      偏生秦慕文又一副温柔的性子,这样的人真的很容易让男人把持不住。
      
      秦慕文终于把孩子生出来,自己心里最大的负担也消除掉了。
      听着孩子的哭声,他心里软塌塌的,好想把自己拥有的一切都给孩子。
      
      秦慕文侧头仔细的打量着孩子,但能看到的角度有限。
      他发现,黎锦这人虽然现在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但说话依然不靠谱……
      这么小一个孩子,皮肤都通红通红,眼睛哭得都挤成一条线,哪里跟他像了啊。
      
      再说,当爹的难道不希望孩子跟自己长得像吗?为什么黎锦不说孩子跟他自己长得像呢?
      秦慕文觉得孩子的鼻子跟黎锦确实很像的。
      
      看着孩子,秦慕文渐渐忽略了周围的一切事情。
      黎锦帮他揉揉肚子,让胎盘自由脱落,再把手放在秦慕文的肚子上,感受刚生完孩子后少年坚硬的子宫。
      
      这时候,得需要人用力的隔着肚皮揉子宫,才能让它慢慢变得柔软,缩小回原来的位置。
      也便于少年的恢复。
      
      但这件事现在不急,黎锦看着少年身下已经被弄得脏兮兮的褥子,思考怎么收拾。
      
      他先把剪刀、胎盘什么的都收走了。
      又在屋子里转悠一圈,找到几身原主的外衣,先套上了。
      
      但是并没有发现多的被褥……
      
      黎锦说:“那……家里还有其他的被褥吗?”
      他还不知道这少年叫什么,简直罪过。
      
      这时候少年也回过神来,这会儿他才感觉到自己睡在褥子上,而不是硬邦邦的木板床上。
      
      看着少年的神色,黎锦就知道没有了。
      
      少年就是再迟钝,也感受到身下有些粘腻……
      虽然那是生孩子都会有的,但少年还是觉得十分羞涩,他刚想动一动,就觉得腰特别酸,下身也特别疼。
      
      现在的疼,跟生孩子时候的疼,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黎锦说:“别动,你先躺着,我想想办法。”
      
      被迫无奈,黎锦又去了李大牛家里。毕竟站在村口打眼望去,就数李大牛家里的房子和村长家里的房子最阔气了。
      
      正好李大牛耕完地回来,看到黎锦之后,李大牛说:“孩子生了?”
      黎锦点头,说:“生了。”
      
      李大牛:“那你不回去陪你媳妇儿,站我家门口干嘛?”
      黎锦:“想要借点东西……”
      
      李大牛:“???”这人是没挨过打吗?他看起来很好说话是不是???
      
      黎锦说:“我家里现在缺两床褥子,一床被子,最好还有一些孩子的尿布和襁褓。
      这些东西当时我买的,之后我折成铜板全部按照镇子里的价格给你。
      在我还钱期间,作为利息,你想下棋了随时找我,不会的棋我都帮你解。”
      
      李大牛刚开始想说,黎锦这人很容易借钱不还啊。
      但最后那个利息,真的让李大牛很心动,他说:“你先跟我下一盘,我得知道你的技术。”
      
      黎锦依然坚持:“我夫郎和孩子还在家里等我,我现在没时间。
      一句话,你借还是不借。”
      能让他随时陪着下棋,这利息真的很值钱。
      
      李大牛:“……行行行,跟我进去拿。我家里正好有刚缝好的被褥,那都是我媳妇儿缝好准备去镇子里卖钱的,现在卖给你,也省的我用牛车运过去了。”
      
      于是黎锦抱着自己想要的东西回去。
      果然,村子里的大户就是财大气粗。
      
      秦慕文现在还不能运动,但黎锦又直接出去了。
      他一个人很是慌张。
      如果黎锦之前不曾对他好,那他现在肯定不在乎黎锦的。
      
      可这个人怎么可以刚刚那么温柔的对待自己后,又说走就走?
      难道黎锦又去喝酒了?
      难道自己就算是生了孩子,都留不住这个男人吗?
      
      秦慕文生孩子那么痛,他除了生理性的痛哭了之外,其他时候都没哭。
      现如今却因为黎锦一个小小的动作,哭的止都止不住。
      
      小孩子原本哭累了后,乖巧的躺在阿爹身边,结果现在不知怎么着感受到阿爹在哭,他自己也开始嚎啕大哭。
      
      黎锦回来的时候,刚进院子,就听到这哭声。
      他心想,这孩子真的皮,都好好收拾,少年生他多累啊,现在都不知道让少年歇一歇。
      
      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心疼阿爹。
      
      秦慕文挣扎着坐起来,身下还是黏糊糊的,虽然刚刚黎锦给他擦了身体,但褥子上依然潮湿。
      他这么躺着也不舒服,再加上心里难过,觉得黎锦可能不要自己了,他慌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因为秦慕文坐起来了,他才看到了孩子的全貌。
      一瞬间,秦慕文又是悲从中来。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孩子,眉心还有一点朱砂痣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sofia若冰 的地雷
    感谢 lvy x 5、梦之蓝枫 的营养液
    感谢各位大大~~本文日更哒,一般在早上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