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黎锦的农家日常》回眸已半夏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30 10:04:5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2章
      黎锦只是看着第一个说话的人,他现在没有原主的记忆,甚至还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
      
      黎锦问道:“你之前说的,如果这步棋谁帮你解出来,一只老母鸡和十颗鸡蛋做谢礼,可作数?”
      那个人叫李大牛,是村里耕地的一把好手,平时没什么其他不良嗜好,最是好耕完地跟村子里的人下会儿棋。
      
      李大牛力气大,耕地的时候甚至不需要租界村长的牛车,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把所有的地全部耕完。
      这样算下来,每年都可以省下好多钱。
      
      而且他下棋输了还会愿赌服输的替别人耕地。
      虽然李大牛愿赌服输,替赢棋的人耕地不收钱。但那家人还是会非常感谢他,给他家里会送几只鸡鸭。
      
      再加上李大牛从来不赌/博喝花酒,故此,他家境殷实,这会儿一开口就是送一只鸡。
      
      李大牛虽然平时也很瞧不起黎锦。
      他觉得黎锦这人眼高手低,以前说读书考秀才,考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考出个什么名堂。
      最后还学着‘风流雅士’一掷千金,把家底儿都败光了。
      要不是她娘临死前做主给他买了一个‘哥儿’回来当媳妇儿,指不定这人现在不知道死哪儿了。
      
      但黎锦毕竟读过书,李大牛想,这人指不定真的会解棋!
      
      李大牛拍了拍胸膛,铛铛的响。
      “我李大牛嘴里说出去的话,自然是一个唾沫一个钉,决不食言。”
      
      黎锦见围观群众没认反驳李大牛,那也就是说这人平时挺守信的。
      他二话不说,撩起衣摆蹲下去,直接拿起李大牛的‘士’吃掉了对面的‘卒’。
      
      原来这步棋已经陷入了僵局,对面的‘卒’都快要把李大牛这边的‘将’给包围了。
      
      黎锦说:“这时候对面只有一步棋可以走,那就是吃你的炮。”
      说着,黎锦拿起对面的棋走下这一步,随后,李大牛眼睛都亮了,张老三的脸则黑的跟锅底一样。
      
      李大牛豪放的笑着:“这下双王相见,我——将军!”
      
      黎锦说:“鸡和鸡蛋。”
      李大牛哈哈的笑着,带着黎锦拨开人群朝外走去。
      
      张老三说:“咱们之前可是堵了十五个铜板来着,你这请帮手,还算是输给我了。”
      
      李大牛说:“行行行,钱给你。”
      说着他从腰间摸出十五个铜钱,扔给了张老三。
      心情丝毫都不及见变差,依然哈哈大笑:“没想到啊,黎锦这书虽然没读多少,没考上秀才,但这棋下的是真的好。”
      
      黎锦什么都没说,他只要想赶紧回去把那老母鸡杀了,给原主的媳妇儿炖汤。
      
      “呸,这人也就是走了狗屎运,才想出的这步棋。”
      “就是,亏得李大牛要给他老母鸡。”
      “我说这人难道要把老母鸡献给镇子上那个头牌?”
      
      李大牛走后,其他人还在那儿说话。这些话声音不小,黎锦都听到了。
      但他一个字都没说,现下解决眼前事才是最要紧的。
      村子里人怎么看,就由着他们吧,反正此时的黎锦已经不是之前那个辣鸡黎锦了。
      
      要说原主黎锦,这人实在是个人渣,他的破事儿已经在这个小村子里传遍了。
      无非就是刚出生的时候,被一个过路的和尚敲开家门,说这孩子以后是个文曲星,取名黎锦最好。
      
      那会儿村子里的人都可羡慕黎家了,如果黎锦是个文曲星,那以后可是要做青天大老爷的。
      当时登门的人络绎不绝。
      
      在村子里一群‘李大牛’‘张老三’这样的名字中,黎锦这个名字就很鹤立鸡群。
      
      后来黎家确实也送了他去学堂,但这人本性就不在学习上。
      反而跟镇子里的同学们学着攀比,喝酒。最后还去那飘香苑听美人儿唱曲儿。
      
      黎锦的爹也是这个德行,年少时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家里的地他也不耕。
      村子里很多人都觉得,黎锦的娘恐怕是活生生被劳死的。
      摊上这么一个丈夫,生下这么一个儿子。
      
      但这人到了临死前,还去镇子上买了一个能生育的哥儿,养他那不成器的儿子。
      
      本以为黎锦成了亲就会收收心,但他那老父亲的遗传基因实在不怎么样。
      黎锦反而喜欢上飘香苑的头牌……
      就算是镇子上的头牌,那也不是黎锦可以肖想的。
      
      黎锦得不到头牌的青睐,只能自己去买醉,于是学业就被彻底荒废掉了。
      今儿,他那夫郎生产,黎锦居然还跑出去买醉。
      这简直就不是人干事。
      
      这是村子里人都知道的事情,毕竟村子小,大家都喜欢耕完地后,端着碗在门口吃饭,村子头的事情很快就口口相传到了村尾。
      
      所以,李大牛也是知道黎锦做过的那些荒唐事。
      李大牛随手抓到一只小鸡,问道:“黎锦啊,你拿鸡干嘛?”
      
      黎锦就站在李大牛身后,身型虽然瘦弱,但腰杆儿却是挺直的。
      一身粗布麻衣穿在他身上,居然真的像一棵坚定的竹子一样,颇有些读书人的风骨。
      
      李大牛还以为自己眼瘸,看错了。
      
      这时候,黎锦的声音清楚的传过来:“内子今日生产,我给他炖鸡汤。”
      
      李大牛只觉得今儿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来了。
      他放下手中的小鸡,从自家鸡舍里捞了一只肥壮的老母鸡:“给你。”
      
      李大牛这人劲儿大,捞起一只散养的母鸡倒是毫不费力。
      毕竟这是村子里的母鸡,吃的都是地里的虫子,翅膀煽动起来,还能飞半个人高呢。
      跟现实社会里那种打激素出来的鸡不一样。
      
      李大牛这也纯粹是考验黎锦,他想着黎锦这人品性也就那样了。
      他又何必一直对黎锦摆个好脸色?
      
      李大牛却没想到,黎锦直接掐着鸡的脖子,另一只手拢住鸡的两只翅膀,就把这只鸡给制服了。
      
      这一手倒让李大牛对黎锦的印象再度提升一个档次。
      原本以为这人是被酒掏空了身子,跟他那个软饭老爹一样。没想到这人手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李大牛又进去掏了十个鸡蛋,个个都有半个拳头大,壳儿是土黄色,看起来就十分新鲜。
      这下黎锦也不嫌脏,用衣兜把鸡蛋拢着,又捏着一只鸡,给李大牛道谢之后就朝家里走去。
      
      李大牛的媳妇儿在镇上做工,晚上回去的时候发现家里的鸡少了一只。
      又少不得跟李大牛闹一通。
      
      “你这人天天就知道下棋,什么时候怎么不把家里的房子输了呢?”
      李大牛这会儿也只能哄着媳妇儿:“我明儿多给村长耕两亩地,咱们的鸡就回来了。”
      
      他媳妇儿也知道就是这个理,自家男人是个能干的。
      但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对此一无所知的黎锦回家后,先把鸡双腿绑住锁在厨房,自己拿着桶打了水,随后把鸡捞出来,熟练的放血。
      
      黎锦想,幸亏自己穿越前是个医学生。
      在生理、解剖实习的时候就拿鸡练过手,那会儿还有蛇、牛蛙、兔子、狗等等……
      
      杀鸡对他来说还真的不是难事儿。
      
      又因为他是医学生,临床医学八年制,中间几年曾在德国留学过。
      但凡留学的同学,大都能做得一手好菜,毕竟国外的中餐简直贵上天。
      而且还不一定有自己动手做的好吃。
      
      黎锦动作熟练的处理了鸡,拔了毛,又用滚水烫了一遍。
      他把鸡腿、鸡翅切开后留下来,鸡肝、鸡心也单独放着,剩下的鸡头鸡脖子鸡胸肉等用姜、葱、盐巴腌制,打算煮汤。
      
      鸡肝切成小块爆炒很好吃,鸡心也同样爆炒。
      至于鸡腿和鸡翅,黎锦打断做清淡一点的卤汁的,留着明天给原主媳妇儿吃。
      
      毕竟这老母鸡真的很大个,鸡蛋也很实在。
      
      这时候的锅还是那种灶台和大锅,黎锦把鸡头等东西放进窝里后,添了水,盖上锅盖。再用灶台上干净的布把锅盖边沿一圈堵住,假装这是个高压锅……
      
      另一边,黎锦挑了两个鸡蛋,打散后兑水,继续搅拌均匀。
      放在另一口锅里整十几分钟,最后上面滴上几滴酱油和香油,酱油的鲜味和香油的香萦绕在鼻尖,让人食欲大动。
      
      黎锦这时候其实已经很饿了,但他没有动,反而整理了一下衣服,又走到房门前。
      抬手,敲门。
      
      里面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声音:“谁啊?哥儿生产,不见人。”
      
      黎锦有些奇怪,这声音,虽然带着一股婉约,但分明还是个男人的声音吧……
      他媳妇儿生产,产房里为什么会有男人???
      
      黎锦知道,这时候不是他提问的时间,于是他说:“我蒸了鸡蛋羹,先给产妇吃点东西,要不然一会儿没力气了。”
      鸡汤得多炖一会儿,汤才入味。
      
      屋内再次安静下来。
      又过了几分钟,一个眼眶红红的,看起来一米七都不到的……男人拉开门,从黎锦手中接过了鸡蛋羹的碗。
      那人看到黎锦被碗烫出水泡的手,整个人十分震惊,仿佛这是他第一次认识黎锦一样。
      
      黎锦比他还震惊,但黎锦面上不显,假装自己很冷静。
      
      那人用衣服垫着碗,没说什么,又把门关上了。
      
      黎锦依然一脸懵逼的站在门外……
      因为他好像看到屋里……全都是男人,没一个女的。
      
      就连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那个人,他也明显是个男的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回写古耽,求各位大佬行行好,给个评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