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2章
      “你怎么在家?”周婶很快走到柳意绵身边,用一种母鸡护崽的姿势,将柳意绵护在身后,戒备地盯着季唯,似乎生怕他翻脸。
      
      柳意绵曾跟她说过,季唯很少在家吃饭。就算在家的时候,也从来不让他上饭桌,只有等他吃完了,他才可以吃。
      
      更何况现在是未时,天大亮,时间还算早,按照往常,他应该是在外头寻.欢作乐的,怎会在家中,还与柳意绵同坐一桌进食?
      
      实在不同寻常。
      
      柳意绵知道周婶关心,心中暖融融的,又怕她说话直,惹怒了季唯,扯了扯周身衣角,扬起脸笑着说:“周婶,你要吃饼吗?”
      
      灌饼里透出浓郁的鸡蛋香味,周婶闻言动了动鼻翼,有些馋。不过转念一想,这鸡蛋还是她拿来的,吃一块饼也不过分,就伸手取了块小些的灌饼吃着。
      
      被火煎透的灌饼,外边酥脆,里头鸡蛋软嫩,葱香扑鼻,比之外头卖的灶饼,别有一番滋味。
      
      周婶双眼大亮,捏了捏柳意绵的脸颊,夸道:“没想到绵绵还有这手艺,我看啊,就算是上街做买卖,也有人要的。”
      
      季唯在一旁点头,“正有此想。”
      
      周婶一听季唯说话,脸上的笑容就散了大半,忍不住骂道:“亏你长了这副身板,家里头的事儿一概不管,全靠绵绵乖巧懂事,把这家撑住。你倒是打得好算盘,将来让绵绵上街做买卖,你等着收钱吗?”说完对着地上啐了一口,十分愤恨。
      
      还没等季唯开口辩解,柳意绵已经手忙脚乱地站起身,紧紧拉着周身的胳膊,小声解释道:“婶,这灌饼是夫主做的,不是我。”
      
      周婶狐疑地看了柳意绵一眼,见他紧张害怕的模样,哼了一声,“你别替他说好话,我看着他长大,以前家里有老母,打小就没上过灶。连我都做不出这饼,他哪有这本事?”
      
      柳意绵急的团团转,只得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周婶打量季唯,见他身上确实沾了不少面粉,袖子上有零星油渍,再看柳意绵干干净净,心中信了几分。
      
      但还是有些不能相信。
      
      一个常年好吃懒做的混子,怎么突然变了?难不成那一顿好打,竟把他打醒了不成?
      
      季唯足足吃了三块灌饼,才有七八分饱,剩下三块没再吃,起身打水洗手。
      
      等他一出门,周婶就拉了柳意绵的手小声道:“你给婶说说,他怎么变化这么大?”
      
      想到刚才季唯的嘱咐,柳意绵面露为难,“婶,我也不懂。夫主醒来就是这般了……”
      
      周婶眯着眼睛打量碟子里的灌饼,教训道:“我拿那三个鸡蛋给你,是要你藏起来,自个儿吃的。怎么又傻的拿出来给他?”
      
      柳意绵又想到刚才季唯背对着他时,动作娴熟流畅揉面煎饼的模样,轻声道:“夫主他没犹豫,就让我吃了。婶,这是我两年来,头回吃上蛋。”
      
      “我都快忘了蛋的滋味了。”
      
      说着,柳意绵红了眼眶。
      
      “婶养了十几只鸡,以后想吃蛋了,到婶子家里去。”周婶拍拍他手背,“他肯让你吃蛋,婶子也没白拿这三颗蛋。”
      
      季唯洗了手进屋,两人还拉在一块谈心。出门前还好好的,回来就见两人眼圈微红,显然是说到了伤心处。
      
      他面上不作声色,但心里却是微微一叹,对这个哥儿颇为同情。卖给谁不好,偏偏卖给原主这样的人渣。把他买回来就当个奴隶,有钱就在外头乱混,十天半个月才给他丢十来个铜板,跟打发叫花子似的。
      
      既然他用了这身体,一应责任免不了就得承担起来。这孩子还小,不过是初中生年纪,等养一养身子,或许还能去上个学,有个好前途。
      
      柳意绵哪知季唯早将他未来做了盘算,看他盯着自己许久,以为嫌弃他不干活,连忙道:“我去砍柴了。”
      
      刚一迈开步子,季唯就伸手拦了下来。
      
      “砍什么柴,那里都够用七八天了,这饼还有好几块,都吃了吧。”季唯不顾柳意绵惊愕,将碟子塞到他手里后,就动了动手脚,活动筋骨。
      
      原主身材不错,肌肉结实,随便一动,就传出几声噼里啪啦的声响。
      
      周婶听着,忙拉着柳意绵后退了几步,“你果真把这饼给绵绵吃?”
      
      季唯漫不经心道:“不就是几块饼,吃了就吃了,凉了可就没这滋味了。”  
      
      周婶又试探着说:“那绵绵吃了,家里可就只剩下一颗蛋了?”
      
      她就怕万一这季唯为了面子,在她面前把饼给柳意绵吃。等她走了,事后算账,苦的还是这孩子。
      
      虽说柳意绵被买来不过半年,但懂事听话,周婶早把他当自己半个孩子看待了。
      
      “不还有一颗蛋吗?吃完了再买就是。”
      
      季唯回答的云淡风轻,周婶心头却是狠狠一跳,颇有点咬牙切齿道:“你说的倒轻巧,钱花光了又要上街要钱,那些街坊邻里哪个看到你不恨得牙痒痒。”
      
      “刚才婶子不也说了,这饼上街卖肯定有人要。我既然有正经生意可做,当然不会再干那些讨人嫌的事了。”季唯伸完懒腰,一本正经说道。
      
      按照他的盘算,这灌饼制作简单,成本也不高。街市上一个馒头就要一文钱,加了鸡蛋的灌饼才卖三文钱一个。一颗鸡蛋,需要一至两文,他的定价算是大大的便宜了。
      
      不过卖灌饼也只是权宜之计,灌饼没什么技术含量,当街卖要不了多久跟风者肯定数不胜数。等赚来第一笔启动资金,他也可以放开手脚,做点这时代见不着的好东西。
      
      到时候,何愁没钱?
      
      季唯小算盘打的啪啪响,周婶跟柳意绵却是面面相觑。
      
      她说归说,也没想过会有什么成效。哪里知道季唯真的变了个人,打算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了。
      
      “夫主,你说的可是真的?”就算是胆小如柳意绵,也忍不住上前一步,再次发问。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骗你们干什么。”
      
      季唯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只不过……”
      
      周婶大声问道:“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他不收保护费了,这本钱哪里来?
      
      人是活的,总不能被问题难死。到了晚上,季唯就找到了解决的法子。
      
      原主老娘离世时,曾从手里褪下一枚玉镯子。水头不错,因常年佩戴在身上,养的光滑圆润。她说这是季家传家宝,要传给媳妇儿。不过她要去了,就先托付给原主,就压.在箱子底下,等取了妻再拿出来。
      
      原主从没被逼到山穷水尽,兜里没钱大不了上街要钱,倒是把这镯子忘在脑后,从没动过什么歪心思。
      
      季唯翻箱倒柜地找出来,忍不住在心里道歉。用绢布将镯子裹好,第二天一早,就直奔镇上唯一一家当铺。不过存了赎回来的心思,当的活当。价格低了不少,只拿了二两银子,一年后不用三两银子赎回,镯子就归了当铺。
      
      季唯从镇子上回来,头件事就是拐到巷口李木匠家,打算请他做一个推车,方便上街做生意。
      
      不过他一早李木匠家出现,一只脚踩在小兀子上在锯木头的李木匠就拉下了脸色,斥道:“你又来这里干什么!”
      
      这也不能怪李木匠,谁叫他住在巷口,每回原主回家的时候都会经过。从原主嘴里说出来的话难听不说,还时常进屋来来占便宜。
      
      李木匠是个干体力活的男人,人长得粗壮,本来是不用怕他的。可有回跟原主起了冲突后,原主占不了好,就跑去找了几个弟兄过来恐吓李木匠。把他的媳妇儿跟女儿吓得半死,从那以后,李木匠就不敢再跟原主对着干,但总免不了脸色难看,心不甘情不愿。
      
      “李叔,我是有点事想求你帮忙的。”
      
      李木匠生硬道,“你叫谁叔呢,我可不敢当!”
      
      季唯也知道原主之前的印象极差,不求一下子改观,但也不想耽误出摊这件事,毕竟能卖得了一次玉镯,可没第二枚玉镯给自己卖。
      
      出摊这件事,必须提上日程,越快越好。
      
      “我是想请你帮我做个推车,就是街上小贩推得那种。”季唯比划着,生怕李木匠不明白,“下边要有个地方能容灶,上面得热东西,有轮子,要把手能推的,李叔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木匠价钱公道,人又好说话,平日里头生意不差。附近的人有什么都来找他,摊贩上街的推车他也做过好些个。
      
      听了季唯这话一下子就明白了,只不过他还是有点不解。
      
      “你要这个干什么?”李木匠转念一想,忍不住嘲弄道,“难不成你还想学人家做生意?”   
      
      “叔,你可真聪明。”季唯笑道。
      
      他何尝没听出李木匠话中话,只是在这方便多做纠.缠无用,也便当没听懂。
      
      李木匠埋头继续干着手里头的活,半晌闷声道:“你如果是真心的要好好做生意,那我白帮你干也没什么。就怕你上街,还是变着法子吓唬别人讨钱。季家小子,你摸摸良心,对得起你在地下的爹娘吗?”
      
      听到外边的动静,李木匠的妻女躲在门后朝这里探头。但季唯一朝她们看去,就吓得缩进屋里,不敢看他。如果不是原主当初恐吓她们,又哪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季唯被这目光盯得尴尬,从腰带里数出二十个铜板,硬着头皮放在堆满了工具的小台子上,“李叔,这二十文钱就当是定金,等你做好了,我再付剩下的钱。一百文钱,你看够么?”
      
      铜板虽不多,但这却是破天荒头一遭。
      
      李木匠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心中有点异样,“你认真的?”
      
      季唯很诚恳地看他,“李叔,我想好好过日子。”
      
      等了很久,李木匠都没说话。
      
      就在季唯以为对方不会答应他,正打算另谋出路的时候,李木匠终于开口了。
      
      “推车我会做,钱你拿回去,但是以后你不许再上我家,这里不欢迎你。”李木匠说完再没抬头,权当季唯是空气,也就看不到他脸上闪过的种种神色。
      
      李木匠不管季唯是不是真的要改过自新,真的想好好过日子,他只希望季唯不要再来打扰他的生活,为了这个目的,就算白给他做个推车也没什么。
      
      季唯最终没拿走那个钱,他深知李木匠不欢迎他,道了谢就离开李家,又去找了另外一条街上的铁匠。
      
      由于两条街隔得远,铁匠虽对季唯略有耳闻,但却并不在乎。只要付了钱,就什么都好说。因此季唯定的很顺利,约好了第二天来取要置放在推车上的简易煎饼炉。
      

  • 作者有话要说:  不出意外的话是日更,尽量稳定在每天六点。
    希望小天使们多多收藏多多留言,让我知道你在看文呀~~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