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报复呀 ...

  •   齐家的庆祝之夜在齐乐磊的遗憾中结束,黎嘉回家前,还听到齐乐磊在嚷嚷明天他要吃茄子。
      
      高月:“行行,明天让阿姨给你做。”
      
      齐悦珊:“我给你的那个呢?”
      
      “我让给黎嘉了。”齐乐磊挺了挺胸,骄傲得像胸前有红领巾在飘扬。
      
      他那得瑟的模样,让已经走入自家花园的黎嘉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高月摸着齐乐磊的头,笑道:“哟,行啊,宝贝儿子知道谦让了。”
      
      齐乐磊发现黎嘉在看自己,便背着高月朝黎嘉做了个鬼脸。
      
      黎嘉:“……”幼稚。
      
      **
      
      晚上睡觉前,齐乐磊为了明早能赶在黎嘉前面出门,特意把手机闹铃调到六点二十。
      
      调完第一个闹铃后,齐乐磊躺在床上思来想去,他都不是很放心,就又默默增加了一个六点二十五和六点三十的闹铃。
      
      可见他真的很了解自己赖床的本性。
      
      以前他和黎嘉在一个初中读书,但那时他们读的是住宿制初中,他和黎嘉不在一个班,也不在一个宿舍楼,所以不存在和黎嘉比上课谁先到这事。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和黎嘉在高一都是走读,可以光明正大比一把了。
      
      调了三个闹铃后,齐乐磊安心地拍了拍被子,可闭上眼后,他满脑子都是黎嘉小腹,想着想着,他情不自禁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还是差了那么点,他要努努力才行。
      
      伴随着窗外的星光,齐乐磊胡思乱想着,缓缓进入梦乡。
      
      另一边,黎嘉回了家,他连灯没有开,摸着黑上了楼,反正现在家里没人,连家里养的狗都被爷爷奶奶带去走亲戚了,所以就算开灯,迎接他的也只是无边的冷寂。
      
      黎嘉很熟悉黑暗中家里的环境,一进屋就是玄关,走三步上一个台阶就进了客厅,摸着右边的墙再走三步就能到楼梯口……
      
      这都是他用十年的时间摸索出来的。
      
      黎嘉摸索着走路,回到自己房间,一头倒在床上,趴了一会儿,他发现床头的手机屏幕一直在闪烁,打开手机,微信里全是他家人发来的信息。
      
      先是他爷爷奶奶发了一个视频消息,但他没有接到,后面他爷爷奶奶就发了一个小视频过来,这么潮的东西,他爷爷奶奶是不会弄的,肯定是他堂姐帮录的,视频里,他爷爷奶奶和他家狗都在,一起恭喜他开学,开始高中生涯。
      
      再下一个信息是他妈妈的,他妈妈说话向来雷厉风行,言简意赅,除了恭喜就是让他有什么需要就直说。
      
      黎嘉也很言简意赅地回了一句谢谢和暂时不需要。
      
      唯一的失踪人口就是他爸,估计现在又在哪个没信号的犄角旮旯呆着。
      
      手机灯光有些刺眼,黎嘉用手臂捂了一会儿眼睛,才翻身睡去。
      
      **
      第二天一早,齐乐磊一口气掐掉三个闹铃,然后浑浑噩噩的继续睡。
      睡着睡着,他忽然从梦中惊醒。
      
      不对!
      
      齐乐磊一看手机,已经六点四十五了。
      
      他飞速爬起来,只花了十分钟,就穿好衣服并洗漱完,然后拎起书包飞快冲下楼。
      
      “今天这么早?”高月讶异道,“来吃早饭,今天阿姨做了南瓜饼和南瓜粥哦。”
      
      齐乐磊冲到餐桌旁,拿了一瓶牛奶:“黎嘉出门了吗?”
      
      高月想了想,说:“应该还没有吧。”
      
      “我拿两个饼就行了。”齐乐磊抓起两个南瓜饼就往屋外冲,差点撞上家里做事的阿姨。
      
      高月提醒道:“你慢点。”
      
      齐关山叹气:“这孩子真是毛毛躁躁的,啥时候能学会黎嘉的稳重就好了。”
      
      齐悦珊道:“弟弟是弟弟,黎嘉是黎嘉,本来就是两个不一样的人,你们也别老拿他俩比。”
      
      “还是姐姐最爱我了!”冲到屋门口的齐乐磊回过身,一边后退开门,一边朝坐在餐厅的齐悦珊抛了几个飞吻。
      
      “你小心……”齐悦珊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齐乐磊后脑勺重重撞在门背的声音,她不忍直视的捂住眼。
      
      齐乐磊杀猪般的惨叫声极有穿透力,直接传到了隔壁,正在穿鞋的黎嘉顿了顿,然后他听到隔壁响起‘砰’的关门声,虽然他看不到,但已经能想象齐乐磊风风火火冲出家门的样子。
      
      黎嘉放慢了动作,也不知道他是不想遇上齐乐磊,还是贴心地给齐乐磊有个喘气的时间。
      
      等黎嘉出门时,齐乐磊已经在家门口等着了,并特别装模作样地说:“你好慢哦。”
      
      齐乐磊双颊潮红,鼻尖渗着薄薄一层汗,头发乱糟糟得像个鸟窝,校服皱巴巴挂在身上,可见他刚才出门有多急,跑得有多努力。
      
      黎嘉的目光在齐乐磊身上巡睃,最后缓缓落向下面,他顿了顿,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糟糕!齐乐磊吓得一激灵,马上背过身去,面朝花园,检查自己的裤子,但等他低头后,他才发现自己的的裤门关得好好的,不过他衣服的扣子倒是因为急着出门所以扣错了。
      
      齐乐磊满头黑线,那刚才黎嘉那眼神是几个意思?
      
      他整理衣服时,听到身后响起黎嘉上自行车的声音,他忙重新扣好扣子,再骑着代步车追了上去。
      
      齐乐磊:“黎嘉,你个骗子。”
      
      黎嘉:“我什么都没说。”
      
      “你什么都没说,但表情说明了一切。”齐乐磊挥了一下拳头,连带着他的代步车晃了晃。
      
      黎嘉无奈:“你看路。”
      
      **
      
      仗着代步车的优势,齐乐磊比黎嘉先进校门,他过了校门后,特意停下来,回头朝着黎嘉扬了扬下巴,得意洋洋的眉毛快要飞到天上。
      
      黎嘉没理他,径自走进门卫室,等出来时,他胳膊上已经带了风纪检查员的袖章了。
      
      齐乐磊见状,凑上去啧啧几声,嘲讽道:“真可怜,第一名就是打工的哦。”
      
      黎嘉抬手挥了挥,示意他别挡着自己,然后打开记录本。
      
      齐乐磊不依不饶,还在那蹦跶:“我就好啦,值班的事怎么都轮不到我。”
      
      一年级一共有四百多个学生,四人为一组,一组轮值一周,齐乐磊身为倒数第一名,等快排到他时,新一届高一生就要进来了。
      
      “高一七班,齐乐磊。”黎嘉在记录本上写字。
      
      “嗯?”
      
      “仪容仪表不达标,扣一分,没带校牌,扣……”
      
      齐乐磊大惊失色,抢过黎嘉的笔记本,准备把自己名字划掉,每个学生在入学时都有操行分,扣到一定分数,就要负责学校公共区域的卫生或者是罚跑。
      
      结果他抢过笔记本,发现笔记本上只写着时间和值日人员的名字,压根没有扣他分。
      
      齐乐磊瞪了黎嘉一眼,把笔记本拍进他怀里,嘀咕道:“想不到你这家伙眉清目秀的,心眼那么坏。”
      
      齐乐磊吐槽完,生怕黎嘉真扣分,马上开着代步车跑了。
      
      这时,旁边一起值日的女同学忙从书包里找出校牌戴上,然后小心翼翼地问:“班长,没戴校牌,真的扣分吗?”
      
      女同学和黎嘉一个班,见黎嘉侧过头,抬起眼帘看着自己,她脸红了红,班长真好看啊。
      
      “不扣。”黎嘉合上笔记本,目光越过女同学,落在不远处齐乐磊的背影上,想起刚才齐乐磊被吓到的样子,就知道他没仔细看开学须知。
      
      “哦哦,吓我一跳。”女同学拍打胸口,她总觉得刚刚有一瞬,班长像是笑了,又似乎没笑。
      
      另一边,齐乐磊风风火火进了教学楼,刚走到教室门口,一个女生叫住了他。
      
      “齐同学,能说句话吗?”
      
      齐乐磊回过头,是个小个子扎着马尾辫的女生,他看着那女生面红耳赤的样子,就已经猜出大概,于是冷脸道:“我不帮递情书。”
      
      女生茫然的啊了一声?
      
      “你不是想拜托我帮忙,给黎嘉递情书吗?”初中的时候,齐乐磊和黎嘉是竹马的事被同学们知道了,大家就想当然的认为他俩关系好,很多女生都拜托齐乐磊帮递情书送礼物,齐乐磊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作天作地,终于让大家相信他和黎嘉不和。
      
      没想到进了高中,历史又重演。
      
      “不、不是的。”女生羞红了脸,声音低了下去,“我是想来跟你说一声谢谢。”
      
      齐乐磊一脸茫然,感谢他?
      
      “军训的时候,你帮我做了俯卧撑。”
      
      在女生的提醒下,齐乐磊终于想起有这么回事,军训第三天时,所有军训学生分成八个圈,玩击鼓传花,传到谁就谁出来比试,齐乐磊和这个女生在一个队,当时传到这个女生,这个女生不想做俯卧撑,齐乐磊就自告奋勇,替她上了,他因为这事还博得了不少女生的掌声。
      
      不过那次他出头,不是为了帮女生解围,而是因为另一组被抽出来的人是黎嘉,他只是想跟黎嘉比试。
      
      “呃……”动机不纯的齐乐磊挠挠头。
      
      女生低着头,羞答答地将一封粉红色的信和一瓶牛奶递给齐乐磊:“这个给你,牛奶是谢礼。”
      
      这一幕立即引起教室里的连锁反应,七班的同学们起哄道。
      
      “齐乐磊,你牛逼啊,才开学就收到情书了。”
      “卧槽,早知道我也在军训的时候秀一把了。”
      
      女生娇嗔道:“不是情书,是感谢信啦。”
      
      其他同学都发出嘘声,明显不信。
      
      齐乐磊接过信,属于女生的香气扑了一鼻子,他有点想打喷嚏,可为了面子,他硬生生忍住了。
      
      有男生上来凑热闹,想看看情书长啥样,女生忙道:“你收好了,等下没人的时候看。”
      
      “喔!”齐乐磊忽然想到,在五中,他是不是比黎嘉更先收到情书?想到这,他忽然膨胀,所以面对女生的提醒时,他笑得格外灿烂,“好的好的。”
      
      女生被他笑得更加不好意思了。
      
      齐乐磊为了表示郑重,就脱下书包,准备把信放进书包里,谁知,他一拉开拉链,数不清的尖叫鸡从书包里跳了出来,齐声尖叫的场面蔚为壮观。
      
      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齐乐磊本人。
      
      终于有个男生最先反应过来,哈哈哈大笑:“齐乐磊,你还带着玩具上学啊。”
      
      女生脸色一变,犹豫道:“齐、齐同学,那个……再次谢谢你,再见。”
      
      女生说完,扭头就走,刚才还在看热闹的同学们也都作鸟兽群散,并且看齐乐磊的表情,就像在看一个变态!
      
      齐乐磊拿起一只尖叫鸡看了看,发现这尖叫鸡是被改装过的,在书包里不会因为他的晃动尖叫,只有被掏出来的时候才会叫,用脚想都知道是出自谁的手笔了。
      
      整个楼层都回荡着齐乐磊的咆哮声。
      
      “黎嘉!我杀了你!”
      
      说实话,这十年来,从表面看,好像都是齐乐磊跟黎嘉过不去,老在惹是生非,但其实黎嘉也没少招惹齐乐磊,偶尔兴风作浪。

  • 作者有话要说:  有点担心文名被河蟹,搞字可能不能乱用,所以提前说一下,如果改文名了,就叫《我有男友还有矿》~如果大家有其他名字建议,可以留言告诉我,谢谢啦,么么~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今天也要拜锦鲤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辛德拉没有梦 2个;大熹熹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太宰我的爱 3个;劝你善良、算个命吧 2个;我是青衣也是以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么西么哒 30瓶;我是青衣也是以沫 10瓶;耳东57 8瓶;34119976、Le lucermaire 2瓶;38354207、3212221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