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最危险的地方 ...

  •   齐乐磊花钱雇同学打扫卫生这事被教导主任知道了,教导主任气得原地跳脚,愤怒地把他发配去打扫教师办公室。
      
      查主任觉得,在老师眼皮子底下,齐乐磊就没法为非作歹了。
      
      没想到,他还是太小看齐乐磊。
      
      齐乐磊倒是没法再花钱雇同学帮自己干活了,他反而跟办公室里新来的体育老师混成了哥俩好,等查主任巡查完校园回来后,这两人都开始称兄道弟,就差拜把子了,更让查主任无语的是,体育老师还撩起袖子,准备帮齐乐磊一起打扫卫生。
      
      美其名曰,让兄弟早点放学。
      
      最后查主任实在没办法,只能放齐乐磊回家,再让齐乐磊呆下去,他怕办公室的老师被齐乐磊怂恿得开始全员大扫除。
      
      得了查主任的赦令,齐乐磊当着查主任的面,笑嘻嘻地跟体育老师撞了撞拳:“哥,明天见!”
      
      查主任:“……”
      
      齐乐磊路过查主任时,又大大方方道:“主任,您也明天见!”
      
      查主任:“…………”
      唉,心累。
      
      **
      
      齐乐磊住的小区离学校不远,骑个自行车,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但他小时候怕摔怕疼,不敢练自行车,就买了代步车上下学,这种代步车的好处就是不需要掌握平衡就能开。
      
      其实最开始,齐乐磊的爸爸齐关山是想请个司机,每天接送齐乐磊上下学,顺便还能带上黎嘉,但齐乐磊怎能放过每天上下学路上和黎嘉斗智斗勇的机会,所以他拒绝了爸爸的建议,并大义凛然地说,他不能搞特殊,他要和其他同学一样,每天走在放学回家的小路上,享受生活的乐趣。
      
      这一套说辞把齐关山高兴得直接把买车的钱划到齐乐磊的账户上。
      齐乐磊心里美滋滋。
      
      齐乐磊跳上代步车,慢悠悠回了家。
      进了小区,他远远就看到自家花园里张灯结彩,彩球飘飘。
      
      齐乐磊呆了呆,心底有些发怵,等再走近一看,花园里的装饰更浮夸了,他爸在二楼阳台挂了一个横幅——热烈庆祝齐乐磊入读第五中学。
      
      齐乐磊汗颜,他爸也太夸张了,并且他注意到,他爸用的是入读而不是考上,可以说用词很严谨。
      
      他怎么进五中的,他心知肚明。
      
      原先齐乐磊学习成绩还不错,当然和黎嘉那种变态学霸比,是比不了的,后来初二那年,齐乐磊成绩突然下滑,把他爸急得不行,去外面请了金牌讲师来当家教。
      
      语数外理化生等学科的老师组成一个豪华的全科讲师阵容,帮齐乐磊辛辛苦苦补了一年,齐乐磊的成绩还是不上不下,中考依然没过五中分数线。
      
      没考上五中,齐乐磊心里还挺高兴,比起五中,他更想去另一所私立高中,他初中一起玩的伴儿都去了那所学校,可因为他爸是五中毕业,心心念着他可以子承父业,便直接给五中捐了一栋宿舍楼,愣是把齐乐磊送进了五中。
      
      他爸觉得这栋新宿舍楼能在以后给齐乐磊住,又能让齐乐磊读五中,简直是一箭双雕。
      
      齐关山是高兴了,齐乐磊却闷闷不乐了好久,但当他知道黎嘉也来五中后,他又重新燃起熊熊斗志。
      
      他一直以为黎嘉会去附中或是一中,要知道去年高考,附中出了好几个清北生,而高考状元是一中的,这两所学校的重本率高得让家长削尖了脑袋把孩子往里送,没想到黎嘉最后选了相对来说已经落魄的五中。
      
      当然“落魄”这词也就齐乐磊自己想想,要让他爸知道他这么说,绝对会削减他零花钱。
      
      花园传来大笑声,把齐乐磊从回忆中拉了出来,他听出那是他爸和他妈在那自嗨,给他吹彩虹屁。
      
      齐乐磊扶住额头,有点不忍直视。
      
      此时,他家隔壁三楼的阳台门打开了,黎嘉的身影出现在阳台。
      
      他和黎嘉是邻居,住的是一栋两户的联排别墅,一楼花园中间就隔着个篱笆,他和黎嘉的房间在三楼,阳台并排挨着。
      
      黎嘉双手支在阳台扶栏上,看着隔壁楼下齐家的热闹,眼神冷静而沉着,看不出什么情绪。
      
      齐乐磊光是看黎嘉冷冰冰的表情,都能打个寒战。
      黎嘉总能这样,无论周遭的环境多么喧闹,他都能遗世独立,散发出喜马拉雅雪峰一样的冷漠感,冷风呼呼吹。
      
      齐乐磊觉得黎嘉装逼装得太过头,不过现在的女生就是吃他这套。
      
      齐乐磊望着黎嘉,黎嘉也看到了他。
      两人隔着一花园的热闹,互相对望着。
      
      和齐家的热闹相比,黎嘉的家安静得没有一丝烟火气,每层楼都暗着灯,唯有黎嘉的屋子亮着,阳台暖黄的灯光照在他身上,有种绰约朦胧的美感。
      
      虽然齐乐磊不喜欢黎嘉,但抛除一切偏见,他也不得不承认,黎嘉的脸还是很有看头的,是大部分男女都会认同的那种好看。
      
      当然——
      齐乐磊自信地想,黎嘉比起他来,还是差了点。
      
      齐家花园传来齐妈妈的声音。
      
      “磊磊回来啦!”齐妈妈叫高月,是国内鼎鼎有名的珠宝设计师,在年轻时是个大美人,现在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可身材气质绝佳,温婉动人,她和读大学的女儿出去逛街,还常常被认为是姐妹。
      
      “妈。”齐乐磊收回视线,咧开嘴角,朝高月喜气洋洋一笑,他一进院门就给了高月一个拥抱,撒娇道,“今天在学校忙活了一天,我好饿啊。”
      
      高月心疼地抱住儿子:“来来,让妈瞧瞧,宝贝真的饿瘦了。 ”
      
      才一天而已,齐乐磊当然不至于饿瘦,只是妈妈看子女,都有个叫“你又瘦了,多吃点”的滤镜。
      
      齐家花园里正在搞露天烧烤,齐乐磊老远就闻到香味,口水都在嘴里打转了。
      
      “妈,有啥烤好了,我能直接吃的?”
      
      高月看儿子眼馋,直接抢过齐关山手里刚烤好的鸡翅,递给齐乐磊。
      
      “……”齐关山轻咳一声,不敢说什么,只能认命地又烤一串,并问道,“怎么回来得那么晚?”
      
      齐乐磊心虚地转了转眼珠:“今天刚开学,事情比较多,我给老师帮忙呢。”
      
      齐关山喝了酒,加上天色昏暗,他没发现儿子脸色怪异,反而在听到齐乐磊给老师帮忙时,特别高兴,乐呵呵道:“好好好,那就好,在学校一定要听老师的话。”
      
      齐乐磊:“嗯……”
      
      齐关山正色道:“五中是我和你妈妈的母校,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别给我和你妈丢脸。”
      
      “嗯嗯。”齐乐磊越发心虚,他今天的确“好好表现”了一番,全校师生大概都印象深刻吧。
      
      “要是让我知道你在学校捣乱,违反校纪……”
      
      齐乐磊闻言,差点被鸡翅卡住,心虚的小眼神四处乱瞟,一瞟,又瞟到了隔壁楼上,黎嘉竟然还站在那,跟尊雕塑一样。
      
      高月见儿子被吓到,便推了齐关山一把:“好好的,说这些干吗?磊磊,别搭理你爸,快吃吧。”
      
      齐乐磊乖巧地点点头,这时他姐姐齐悦珊凑了过来,笑道:“你和那女同学怎么样啦?”
      
      齐乐磊茫然:“什么女同学?”
      
      齐悦珊帮他回忆:“就我送你去军训那天,跟你要微信的漂亮女同学。”
      
      齐乐磊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对这个漂亮女同学没什么印象,倒因为这几天都盯梢黎嘉去了,反而是黎嘉的大脸在他脑海里横行无忌。
      
      齐关山和高月很开明,比起打压和否定子女在青春期时的懵懂感情,他们更赞成正确引导,所以此类话题,他们家可以大大方方摆在台面上说,如今听见女儿爆了儿子的料,也没生气,反而笑眯眯地看着齐乐磊。
      
      齐乐磊顶着父母的慈祥注视,轻咳一声:“我没印象。”
      他不是撒谎,而是真的没印象,因为军训加开学这天,他注意力都在黎嘉身上了,实在不记得有没有好看的女同学。
      
      “看这傻小子。”齐关山拍了拍齐乐磊的肩,“儿子,你不行啊,以前都说一中的草,五中的花,附中的食堂顶呱呱。”
      
      一中重理轻文,男生的数量要大于女生,五中不仅是重点,还因为艺术班闻名A市,学艺术的漂亮女生很多,所以在齐乐磊父母读书那会儿,学生间就流行这句话了。
      
      “想当年我一进校,就对你妈妈这朵花一见钟情……”
      
      “小磊,快来,烤茄子快好了。”齐悦珊忙打断她爸回忆当年岁月勇,要知道她爸这个年纪回忆起过去来,没完没了。
      
      “烤茄子!还是姐姐最疼我。”齐乐磊飞扑过去,他也不想听他爸的爱情故事。
      
      齐关山见自己被儿子女儿嫌弃,只能去找老婆哭唧唧了。
      
      齐乐磊站在齐悦珊身边,看着辣椒、蒜末和肉末调成的酱汁均匀涂抹在茄子表面,在炭火的烘烤下,发出滋滋的诱人声响,茄子皮已经变色,表明快烤好了。
      
      齐悦珊摸了摸齐乐磊的头:“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是啊!”齐乐磊摸了摸自己的头,跟他姐姐比了比。
      不过他虽然长高了,但还是比黎嘉矮一点,想到这,他眼里的光就又暗了下去,并用余光去偷瞄隔壁的黎嘉。
      
      巧的是,黎嘉还在阳台那,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他和齐悦珊的对话了,黎嘉特意用手在耳边比划了一下。
      
      虽然黎嘉没说话,但齐乐磊明白他的意思,不就是在笑话自己比他矮嘛。
      嘁,臭屁什么,真想把这家伙抓下来打一顿。
      
      因为齐乐磊老往旁边看,高月顺着他视线,也看到了黎嘉,她惊喜地招了招手:“嘉嘉,原来你在家,刚才看你屋里暗着灯,还以为你屋里没人,要不要一起来吃?”
      
      高月对黎嘉很热情,准确来说,是齐家人都对黎嘉很热情,唯有齐乐磊不一样。
      
      齐乐磊急道:“妈!他不吃垃圾食品。”
      
      黎嘉见齐乐磊捉急的模样实在有趣,本来想拒绝的话到了嘴边也变成了“好”。
      
      听到黎嘉答应,齐乐磊整个人都蔫下去了,而他不加掩饰的郁闷落在黎嘉眼里,让黎嘉特别想笑。
      
      因为两家人关系挺好,所以在长辈面前,齐乐磊和黎嘉维持着表面客气。
      
      黎嘉下了楼,没有走院门,而是从篱笆翻了过来。他穿着白色的休闲衫,翻篱笆时的动作很轻盈,很优雅,就像白色的月光划开了夜幕。
      
      “人家翻篱笆优雅得像王子,你呀……”齐悦珊想起小时候齐乐磊翻篱笆的傻样,忍不住笑道,“像狗子。”
      
      “姐!”齐乐磊不满地撞了撞齐悦珊的胳膊。
      
      “好了,茄子烤好了,你赶紧吃吧。”齐悦珊笑了笑,然后她又跟黎嘉打了声招呼,跟父母一起与黎嘉闲聊了几句。
      
      面对齐家人的嘘寒问暖,黎嘉都温和有礼的应对着。
      
      齐乐磊端着烤茄子,嘴里啃着烤玉米,酸酸地看着黎嘉。
      
      不一会儿,黎嘉过来了,他特嘚瑟地朝黎嘉扬了扬:“羡慕吧,我姐烤的,可好吃了。”
      
      齐乐磊以为黎嘉会一如既往地不屑一顾或是面无表情,没想到他张嘴正要吃茄子时,黎嘉清冷的声音慢悠悠飘来。
      
      “羡慕。”
      
      “啊?”齐乐磊怔住,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眼睛,特意仔细去看黎嘉。
      
      也不知道是夜色糊了他的眼,还是饥饿使人丧失理智,齐乐磊在黎嘉的脸上看出了点寂寞,让他有些莫名地于心不忍。
      
      齐乐磊鬼使神差地把盘子递了过去:“给你吃吧,一个烤茄子,你至于……”至于羡慕的想哭么?
      
      黎嘉看着递过来的茄子,也有些怔愣,齐乐磊这傻子是以为他羡慕他的烤茄子?
      
      过了一秒,齐乐磊才突然清醒过来,他在做什么?主动跟黎嘉示好?他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
      
      不过盘子都递出去了,齐乐磊是不好意思再收回来,只能别扭着一张脸,转身拿小刀又切开一个茄子,他不擅长做家务,一个茄子都能被他剖得奇形怪状,更别提划茄子心时那丑得不行的十字刀了。
      
      黎嘉:“谢谢。”
      
      黎嘉看齐乐磊笨拙地切茄子,笨拙地撒调料,甚至吹炭火时被呛了几口烟。
      
      齐乐磊捂住鼻子:“咳咳咳。”
      
      黎嘉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用筷子夹了夹,柔软的茄子混合着酱料的味道,在唇齿间蔓延开。
      
      他一直觉得齐乐磊就是个小傻逼,但又总能特别突然地做些温暖人的事,让人猝不及防,就好比现在,他愿意主动把食物分享给自己。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和齐乐磊还有来往的原因,要不然以黎嘉的性格,他真要打算漠视齐乐磊,就绝对能做到视若无睹。
      
      “你爷爷奶奶呢?”齐乐磊一边扇火,一边问。他没有问起黎嘉的父母,是因为他知道黎嘉的父母肯定不在,和黎嘉成为邻居的这十年,他见过黎嘉父母的次数屈指可数。
      
      “我堂外甥满月,他们去那边住一段时间,陪陪我堂姐和堂外甥。”
      
      黎嘉刚才当然不是羡慕齐乐磊有烤茄子吃,他只是看着齐家其乐融融,全家帮齐乐磊庆祝的热闹氛围,有些羡慕罢了,被齐乐磊误会后,他也懒得解释。
      
      “哦。”齐乐磊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提起这茬,只是找个借口打开话题而已,所以他飞速转换话题,道,“虽然我把茄子分给你,但不代表我们关系缓和了,我还是很讨厌你的。”
      
      齐乐磊强调:“我们是死对头。”
      
      “嗯。”黎嘉看到不远处刚打完电话的齐关山手提烤叉,怒气冲冲走过来,“你爸……”
      
      齐乐磊顺着黎嘉的视线看过去,他爸的表情比巡海夜叉查主任还凶,一看就是来教训他的。
      
      齐乐磊手一抖,左右看了一眼,他妈和他姐离他太远了,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躲到黎嘉背后,似乎怕黎嘉走开,他还紧紧攥住黎嘉的衣角。
      
      黎嘉:“……”
      黎嘉觉得齐乐磊真是一个能屈能伸的神人,逃难竟然逃到他这个死对头身后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