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开学大礼 ...

  •   九月的A市艳阳高照,热得连空气里都浮动着躁意。
      
      五中的操场上,学生们以班级为单位,百无聊赖地站着,除了对新学校充满期待的高一新生,高二高三学生无不双目无神、无精打采,这是典型的开学综合征。
      
      校长冗长的开学讲话结束后,主持人带头鼓掌,啰唆几句后,便笑吟吟道:“现在让我们有请今年的新生代表黎嘉同学上台发表感言。”
      
      操场上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此时,旁边教学楼的阴影里蹲着一个与大部·队脱节的男生,他背着书包,胳膊懒洋洋地搭在膝盖上,眯着眼盯着走上讲台的身影。
      
      黎嘉身形修长,肌肉匀称精瘦,衣服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一颗,干净的校服在阳光的照耀下,白得发亮,因为刚军训过,所以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
      
      他一出现,人群开始躁动,不少女生在看到养眼的帅哥后,一下有了精神,原本要死不活的掌声一下热情了许多。
      
      要知道,大部分人在成为人群的焦点时,都会有些不自在或是紧张,但黎嘉显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他步伐轻快,不慌不忙上了演讲台,这份自信从容和出彩的容貌博得不少人的好感。
      
      “嘁。”蹲在教学楼阴影里的齐乐磊满脸不屑,“人模狗样。”
      
      饶是齐乐磊心里再不爽,也无法阻挡黎嘉魅力的扩散。
      
      当黎嘉走上台时,不只是学生们变得兴奋,连旁边的老师们也目光慈爱地看着这位新生代表。
      
      学生们小声讨论着。
      
      “好帅的学弟啊,可惜今年高三了,只能再看一年。”
      
      “他就是今年那个很多学校抢着要的学霸,高一新生里的年级第一?”
      
      “对啊,全市中考前十,一中、附中和外国语中学的招生老师都亲自上门了,不过他还是选了我们学校。”
      
      五中虽然还是老牌重点,但近几年的重本升学率已经不如后起之秀附中和外国语中学。这次全市中考前十里,只有黎嘉一个人选了五中,所以五中老师们看他的眼神就像看宝贝,也不奇怪了。
      
      齐乐磊看大家对黎嘉的喜爱已经溢于言表,他不禁恨得牙痒痒。
      
      本来开学前,校方的意思是让齐乐磊作为新生代表上去讲话的,当然了,这不是因为他成绩好,而是因为他爸给学校捐了一栋宿舍楼。
      
      齐乐磊嘴上说着不乐意,但心里其实挺开心,他连夜写好了发言稿,认真背诵了三天,保证可以脱稿演讲,结果临开学,校方那边突然变卦,学校为了表示对黎嘉的重视,安排黎嘉也做演讲,还把黎嘉排在齐乐磊前面。
      
      校长通知齐乐磊这一消息时,还乐呵呵的。
      
      “我听说你俩打小就认识,你俩一个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一个作为突出贡献学生代表,多有代表性啊。”
      
      这可把齐乐磊气坏了。
      
      他虽然和黎嘉是竹马,但他们不是那种“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竹马,而是“爆竹”的“竹”,两人势同水火,从小斗到大,一点就炸。
      
      他才不要在黎嘉后面上台,凭什么啊,就算按照先后来到的顺序,也是他在黎嘉前面上台啊。所以齐乐磊找借口拒绝上台演讲,反正看在他爸的面子上,学校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齐乐磊看着台上的黎嘉,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
      
      他暗搓搓地希望今天黎嘉的演讲会出问题,毕竟黎嘉是被临时安排上去的,今天又没带演讲稿上台,说不定说着说着就忘记稿子内容了,到时在演讲台上卡壳,哈哈哈,那就丢脸了。
      
      可惜齐乐磊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到黎嘉演讲卡壳,黎嘉不仅演讲得特别流利,就连声线也清冷舒缓,宛如春风,仿佛能吹走这闷热天气里的躁意以及……拨动少女们的心。
      
      齐乐磊看着人群里那些女生一个两个都露出痴迷的表情,他扼腕叹息一声,看来不能靠黎嘉出错丢丑,只能靠他自己搞事,让黎嘉丢丑了。
      
      他责任重大啊。
      
      齐乐磊打开书包,拿出遥控器,用力一按。
      
      姓黎的,送你一个别开生面的开学演讲。
      
      “噼喱啪啦!”“砰砰砰!”
      突如其来的鞭炮声把离讲台近的老师们都吓了一跳,接着演讲台周边冒出许多烟。
      
      震天响的鞭炮声和不知从哪儿冒出的烟引起不小的骚乱,而讲台上的黎嘉面无表情地站着,和台下的人形成强烈对比。
      
      其他人都是GIF图,只有黎嘉是JPG图,一副临危不乱的样子。
      
      齐乐磊嗤之以鼻,这家伙真能装逼。
      齐乐磊朝演讲台上的人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扭头就跑。
      
      校长看着混乱的开学典礼,气得心脏病都要发作了,还好旁边的老师扶住了他。
      
      负责学生教育工作的教导主任首先站了出来:“哪儿来的鞭炮声?!!”
      
      有人眼尖,发现不远处跑动的身影,忙指道:“那儿那儿!”
      
      教导主任怒目圆睁:“站住!你是哪个班的!”
      
      齐乐磊会站住才有鬼,听到教导主任的怒吼,他跑得更快了,而学生们则个个伸长了脖子,嘻嘻哈哈地看戏。
      
      从鞭炮声响起时,黎嘉就知道是谁在捣乱了,他站得高,看得也远,比老师们更先看到罪魁祸首,黎嘉微微眯起眼,齐乐磊逃跑的背影,像个沙雕。
      
      有老师看黎嘉站在台上一动不动,以为他被吓傻了,便好心来安慰,黎嘉却摇了摇头,反过来安慰了老师几句,然后单手撑着演讲台的边缘,跳下讲台,若无其事地走过正在发飙的校长以及被校长骂的教导主任。
      
      校长抚着心脏,痛心疾首地让教导主任一定要揪出这闹事的学生。
      
      教导主任在军训时和齐乐磊过过几招,刚才远远看到那身影,他已经有所怀疑,可没有实际证据,他也不能凭空诬陷人,所以教导主任想到一个土办法,所有班级现场点名。
      
      因为现场太乱,没人发现黎嘉下了演讲台后没有回自己的班级队伍,而是走到草丛边,翻出一串电子鞭炮,他把电子鞭炮一捡起来,旁边的盒子就弹出一个小丑头,不停往外喷芝麻大小的闪光片。
      
      “啊!”女人的轻呼声响起。
      
      黎嘉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女老师也翻出了电子鞭炮和小丑头,不过她那儿的小丑是在喷肥皂泡。
      
      “……”黎嘉把电子鞭炮扔回草里,独自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另一边,齐乐磊在空着的教室里躲了一会儿,确定没人追上来后,便溜出来,准备翻墙出学校。
      
      五中的围墙很高,一个人仅靠跳跃的力量是爬不出去的,但在靠近实验楼的地方,有一块空地堆放了很多杂物,正适合翻墙。
      
      齐乐磊踩在杂物上,双脚用力往上跳,扒住围墙顶部后,再用力攀了几下,就在他刚扒稳时,背后的书包被人拽住。
      
      齐乐磊吊在墙上,没法回头,他刚要骂谁那么多管闲事,一丝清浅的香味就飘入鼻尖,再结合投在墙上的影子,他很快猜到身后的人是谁了。
      
      “黎嘉,你有病啊?放开我!”
      
      黎嘉讶异地挑了挑眉,大概是没想到齐乐磊身后长了眼睛,竟然猜出他是谁。
      
      不过黎嘉并没有因为齐乐磊的辱骂松手,反而往下一拉,墙上的齐乐磊失去平衡,整个人摔了下来。
      
      在齐乐磊跌下来时,黎嘉还躲得特别及时,只听扑通一声,齐乐磊跌坐在草地里,摔得头晕眼花。
      
      还没等齐乐磊反应过来,他又被黎嘉拉住书包,连人带包地拎了起来。
      
      黎嘉:“你怎么知道是我?”
      
      齐乐磊捂着摔疼的屁股:“大老远就闻到你的臭味了。”
      
      黎嘉:“狗鼻子。”
      
      “你说谁狗?你才狗,你个狗腿子。”
      
      黎嘉冷着脸,没再和齐乐磊争,而是拽着他的书包就走,仿佛在牵着一条小狗。
      
      “你要抓我去哪?”齐乐磊挣扎了一下,发现黎嘉这家伙虽然瘦,但力气出奇的大,他完全挣不过。
      
      武力抗争不行,那就换其他方法。
      
      齐乐磊嚷嚷道:“不就在开学典礼上给你送了一份大礼吗?至于要抓我去校长那告状?”
      
      “说你狗腿子你还真狗腿子了?”
      
      黎嘉走在前面,充耳不闻,齐乐磊都怀疑他是不是聋了。
      
      “你别以为告状有用,你知道学校的新宿舍楼是谁出钱建的吗?你知道我爸是五中的优秀校友吗?知道他每年给学校捐多少钱吗?”
      
      “喂,你听到我说话了吗?”齐乐磊见黎嘉压根不理他,便两只手一缩,玩了一招金蝉脱壳,从书包里脱离出来。
      
      黎嘉停下脚步,先是看了一眼手里的书包,再抬起眼帘,定定注视着齐乐磊。
      
      齐乐磊眉飞色舞地朝他扬了扬下巴:傻了吧,你以为拽住老子书包就有用?
      
      黎嘉脸上没有齐乐磊想象中的懵逼,反而冷沉沉的,像一座冰雕。
      
      “呃……”齐乐磊抓了抓脸,原本想吓唬黎嘉的他,却被黎嘉被唬住了,这家伙明明跟自己一般大,怎么脸就那么冷,气势就那么强?
      
      齐乐磊被黎嘉盯得发毛,他整了整衣领,又钻回自己的书包里,继续变成他被黎嘉拎着的姿势。
      
      不过即使如此,齐乐磊还是要装出不服输的样子,扯着书包带,外强中干道:“你放手,你告状没用,学校压根不会管我,你还不放开我?”
      
      “……”黎嘉看着手里的齐乐磊,他真没见过能把自投罗网演绎得如此神气的人。
      
      又跩又怂,说的就是齐乐磊了。
      
      黎嘉松开手,他也不怕齐乐磊跑,反正齐乐磊跑不过他,不出百米,就会被他逮到。
      
      “开学典礼结束后,所有的学生都要回自己班级。”
      
      齐乐磊满头问号:“所以?”
      
      “开班会,搞卫生。班会你可以不开,卫生不能不搞。”黎嘉指了指自己的袖章,他不仅是新生代表,还是今天的风纪检查员。
      
      五中的风纪检查员按照新生学号分组,每周轮流值班,学号又按入校成绩排序,黎嘉是光明正大的1号检查员。
      
      “……”搞半天,这家伙不是要告状,而是认死理,非要他回去搞卫生?齐乐磊真的无语极了。
      
      “走了。”黎嘉说完,便自己先走在前面,齐乐磊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在他后面。
      
      齐乐磊也没闲着,一会儿幼稚地踩踩黎嘉的影子,一会儿对黎嘉的背影挥挥小拳头,然而就在他挥拳时,他忽然发现,经过一个暑假和一周的军训,黎嘉似乎又长高了一点,现在他只能平视黎嘉后颈的位置了。
      
      齐乐磊抬起手比了比。
      
      他怎么又输了?
      这家伙在长高这事上氪金了吗?
      氪了多少?他齐乐磊可以对氪啊!
      
      输给黎嘉,是齐乐磊的心头刺。
      
      从小到大,齐乐磊都顺风顺水,凭着一张可爱漂亮的脸,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直到遇到黎嘉,他尝到了兵败如山倒的滋味。
      
      在小区里,黎嘉比他受长辈甚至是猫猫狗狗的欢迎;在学校里,黎嘉比他成绩好,比他收的情书多;在生活里,黎嘉比他长得高,比他先长胡子,就连出生时间都不多不少,刚好比他早一天。
      
      总之,黎嘉对他,就是全方位碾压。
      
      所以齐乐磊很不服气,总想着在其他方面超过黎嘉。
      
      面对齐乐磊的挑衅,黎嘉向来是一副我懒得和你计较的模样,他有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高傲,这也是齐乐磊最讨厌他的地方。
      
      本来初三的时候,齐乐磊努了一把力,终于和黎嘉的身高齐平了,没想到才过去两个月,这家伙竟然偷偷长高了。
      
      齐乐磊有点不信邪,他加快脚步,探着脑袋凑上前,鬼鬼祟祟地在黎嘉身后比划。
      
      谁知,黎嘉忽然停下,回过头。
      
      齐乐磊猝不及防撞上黎嘉,额头红了一片,他捂着额头,白了黎嘉一眼。
      这黎嘉真是跟他八字犯冲,先是摔他屁股,现在又撞他额头。
      
      齐乐磊抱怨:“你不好好走路,忽然停下来做什么?”
      
      正是这一撞,让他确定,他的确比黎嘉矮了,齐乐磊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暗起来,不过郁闷了一秒后,他又庆幸,还好他比黎嘉矮一点,要不然刚才怕是要亲上嘴了。
      
      想到这里,齐乐磊打了个寒战。  
      
      黎嘉垂下眼睫,正好能看到齐乐磊发红的额头,卷翘的长睫毛轻轻颤抖,乌黑的眼睛里透着一丝懊恼,又有一丝无辜,过了一下,又不知道他想到什么,眼里又亮了亮。
      
      黎嘉摸了下自己的下巴,被这么突然一撞,他也没好到哪里去,只是他这人情绪不外露,所以只是抿了抿唇角,冷淡道:“你自求多福。”
      
      齐乐磊满头问号,眼前的人就退到一旁,他莫名其妙地往前看了一眼,只见不远处,教导主任双手背在身后,虎视眈眈地瞪着他。
      
      齐乐磊:“……”
      
      “齐、乐、磊。”教导主任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把人抽筋扒皮的模样。
      
      齐乐磊扭头就跑,黎嘉离他很近,而他转身太快,没把握好距离,撞到了黎嘉。
      
      黎嘉身体结实得跟水泥柱子一样,直接把齐乐磊反弹回去,落入教导主任的魔爪中。
      
      齐乐磊狠狠瞪了黎嘉一眼:你杵在那里当门神吗!
      
      黎嘉无辜地耸耸肩:谁知道你会撞上来。
      
      教导主任见齐乐磊对黎嘉又是瞪眼又是愤恨,便拍了拍他脑袋:“你这臭小子,胆儿肥啊,当着我的面还敢威胁好同学!”
      
      齐乐磊:“……”他哪里威胁了?而且教导主任眼瞎吗?没看到黎嘉瞪他也瞪得挺肆无忌惮的,怎么就指责他?
      
      齐乐磊觉得自己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我是个正经总裁》
    李知之是个正经总裁,每天兢兢业业工作,勤勤恳恳赚钱。
    他的总裁朋友甲为了真爱与家族决裂,他的总裁朋友乙为真爱差点破产。
    他就从来不想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是开会不够多还是赚钱不好玩?
    等他有了足够多的钱,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够总裁。  
    他敏思苦想,直到他朋友一句道破天机:因为总裁的标配必须要带个小明星,而你没有。
    于是他去找了个小明星,只花钱不谈爱的那种。
    路野是个佛系明星,每天佛系营业,只因家里随随便便几百个亿,想不佛系都难。
    直到后来有个小总裁,提出想养他……
    养就养吧,路野发现这个小总裁有点不一样,每天不是给他拉资源就是给他做营销,就是没做过“正经事”。
    佛系明星被迫营业,实在是太惨了。
    路野:李总,我们还是做点正经事吧。
    李知之:正好我也想和你聊聊,我觉得这个剧本的角色挺适……
    李知之:等等,做正经事就做正经事,你脱裤子干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