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九离冰说到底也只是在梦中见过沈淮南而已。如今再次见面,即便有求于沈淮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沈淮南看出了九离冰的尴尬,微微摆手,示意他坐下,便开口说道:“可是为九转冰魄而来找老夫的?”
      
      九离冰点点头,没有说话。真是个闷炉子!沈淮南暗地里撇了撇嘴,脸上却依旧平静,说道:“那可有后悔?”
      
      九离冰微垂着眼帘,良久才干涩地说道:“曾后悔过。”
      
      “但如今不悔。”他的眼睛黑白分明,纯粹异常,此刻在藏书阁烛火的照耀下,绮丽异常。
      
      看着他那双眼睛,沈淮南突然笑了,他的嘴角微勾,眼神微眯,一种气势从他身上发出,令九离冰竟有些喘不过气来。这是属于渡劫期老祖独特的威压。
      
      九离冰的眼睛只记得那不可一世的笑容以及话语:“既然如此,我会让你比之前更强。”
      
      说完这句话之后,沈淮南却留下了一句话“将藏书阁里的资料全部看完再来找我。”
      
      再抬头,就不见沈淮南的影子了,好像那强有力的威压似乎从未存在过。当九离冰低头时,才发现自己的指甲已经被地面摩擦地出血了。
      
      而此刻沈淮南虽然看似一身飘逸地离开了。但细看却能发现他的匆忙。
      
      在自家徒弟面前夸下海口,那能不表现么。只不过现在他两袖清风,跟个清官一样,怎么表现。
      
      这不,他火急火燎地朝着张三那跑去。怎么说,作为一个管事,总该有些油水吧。那啥,患难见真情,借哥些呗,咱两谁跟谁啊。沈淮南在张三哭爹喊娘中撩了五块下品灵石走。
      
      沈淮南在街头游荡着,时不时翻看些什么,最终摇了摇头。他郁闷着呢,原以为他逛逛街就能遇到几样修真的好玩意,然后修为跟吃了火箭一样猛涨,结果都是一些烂玩意。哎,他捡漏小王子的称号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当真算得上扫兴而归。看着手中的灵草,沈淮南叹了一口气。花费了半天功夫,居然半个好东西都没看到。
      
      还是回去炼药吧,好歹这个世界已经仁至义尽,没给他来一个炼药满地走的德行。
      
      他得加快速度了。不然他的徒弟将藏书阁里的书全部看完,他连一点药都还没炼好,岂不是丢了老脸了。
      
      第二天,沈淮南又出去将自己炼好的丹药卖了一个好价格,又重新买了一堆灵药回来继续炼制。这样,重复好几天,沈淮南看着手中的丹药,满意地点了点头。
      
      终于炼制出还能拿的出去手的东西了。培元丹,有固本培元之用,特别是有丹纹的培元丹,效用越好。
      
      因此,当九离冰上门时,沈淮南就一脸淡定地将丹药交给了他,语重心长地说道:“根基是修行者的关键,你之前太过急功近利,身体内部留下了隐患,最近,便好好巩固自己的修为,将自己的灵力能够百分百的发挥。”
      
      这是后世大能总结出来的方法,并且沈淮南也深以为然。他经历的事情很多,曾经看到过一朝崛起的天才,也曾看到过根基不稳的陨落。他深以为,一步一个脚印才是最重要的。
      
      15岁金丹,这样的修为太过虚幻,就好似空中楼阁,虚虚一晃,便会倾塌。
      
      然而,沈淮南没有想到,九离冰这样一固本培元,竟然持续了一年。
      
      一年的时间看似很短,实则很长。这样一个一年的时间,九离冰从一个人人崇拜的天才变成了一个庸才。原本修为在他之下的内门弟子一个个都超越了他。就连曾经打败九离冰的岳修然也早已代替了沈淮南,成为了天禄宗的弟子。
      
      也不是没有人来劝过九离冰,就连一些长老也毛遂自荐,让九离冰拜入自己的门下。然而九离冰似乎铁了心一般,就想跟一个快要死了的没用的筑基期的老头修炼,跟头牛一样拉都拉不回来。
      
      快要死了的,没用的么?沈淮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早已白皙细腻如初。经过一年的时间,他早已将自己的修为重新练上了筑基九层。只不过不知为何,他的容貌依旧还是那副苍老样。
      
      沈淮南眯眼,丹凤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凌厉。他对于打脸颇有心得,从不急这些。
      
      青色古阶上,一道身影正缓缓走着,他的身影略微走着踉跄,但他的背影却依旧挺直如初。少年的身旁,里一圈外一圈围着一群人,但他们的目光中唯有嘲笑讥讽和不屑。
      
      “没想到啊,当初的九离冰也会落的这般田地。”
      
      “谁说不是啊,只不过啊,如今的他只能这样做无谓的挣扎了。而当初在他身后的岳师兄早已青云直上喽。”
      
      “哎,如果不是方面九离冰非要拜那个藏书阁的糟老头为师,恐怕不会落的个这番田地啊!”
      
      “谁叫他不长眼放弃了长老选择个这样的老师呢!”
      
      一旁围观的人不由地感叹着,选一个好的老师也是至关重要的啊,看看人家九离冰空有一身好天赋,到头来却混成这般模样。
      
      有一些新来的弟子不知道其中的典故,便谦虚地朝着老弟子请教,老弟子洋洋得意,摇头晃脑地告诉新开的弟子。新弟子一听,原本清澈的眼神转眼变得怜悯。
      
      这青色古阶看起来古朴异常,就连天禄宗当初的创始人都不知道它有何作用,但是由于它只能对练气三层上下的弟子造成作用,因此宗门就不再管他。
      
      而原本筑基期修为的九离冰,竟然在这只对练气三层上下的古阶上被折磨成这个样子,能不叫人怜悯么。
      
      青色古阶上的人影动了动。他似乎没有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依旧一步一个脚印挪着。他原本干净的白色长衫因为跌跌撞撞而破烂地不成样子。
      
      他微微直立,即使双腿隐隐颤抖。他也依旧坚定的朝前走着。他本来就不是话多的性子,别人认为这是只对练气三层有用的石阶,可是师傅让他来试,他便试试。因为他知道师傅这样做有他的意义。
      
      果然,当他连续十次上下走这青色石阶时,便发现了异样,再走几步之后,他便清楚地感觉到了这青色古阶的不凡来。
      
      他每走一步,踏在这古朴的石阶上,都能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从脚下的石阶向他袭来。他曾经因此疏忽,从上面滚落下来,也曾经无力瘫软在上面。
      
      也不是没有人来到这石阶上想发现一些端倪,但是没有人会像他一样,忘记修行,对着这石阶来来回回走了上百遍。
      
      因此,所有人都认为是他弱了,他们的目光中充满着怜悯,同情以及连自己都无法发现的快感。
      
      原先的那些师兄师姐们,也都忘记了九离冰这个人。唯有自己的师傅还记得他。想到这里,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温暖。
      
      他脚步缓慢而又坚定地向着前方移动着。每重新走一遍这石阶,石阶给予他地压力也更加地强大。他能清楚的感受自己肌肉的纤维更加地细密,即使他的修为在这一年里依旧原地踏步着,但他却相信自己每天都在进步着,而且还是大踏步。
      
      一年的时间,九离冰都将它消耗在这古朴的石阶上。他的眉眼也愈发如同这石阶上的青色岗石一般,冷漠坚毅。
      
      沈淮南抬头,看着石阶上方的身影。他的眼底升起的是与有荣焉的自豪感。他虽然将九离冰当做是某点男主,但曾经同样是某点男主的他又怎不知修行的艰难。
      
      每个男主身后总有一个任劳任怨的师傅啊!=_=
      
      他飞升上去,将九离冰一个公主抱抱到了练功房内。然后轻车熟路地将丹药喂入他的口中。随后又坐下来修炼起来。
      
      九离冰醒后,看到师傅已经在修炼了,便不再打扰,也随之盘腿修炼了起来。内视丹田,他看到自己的灵力已经汇聚成海,他缓缓操纵着灵力绕大周天运行了起来。
      
      等到他调息完毕,便看到师傅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看他修炼完毕时,才缓缓地开口:“觉得如今修炼起来如何?”
      
      “很好。”九离冰回答道,“过几日我便会突破。”
      
      “恩。”听到九离冰的答话,沈淮南只是简单地闭上了眼睛。闭上眼睛的他并没有看到九离冰难得一见的纠结的眼神,他的心里正爽歪歪的呢!
      
      他即将培养出一个同阶无敌,越阶战斗的货了╮(╯▽╰)╭。
      
      然而此刻的九离冰对于他师傅那种闷骚的性格还是不了解,他此刻正在思考,莫非师傅对他不满意,想换徒弟了!
      
      这真是一个美妙的误会!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么么233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