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有些人一遇逆境,便永远垮下去了,有些人却越挫越勇,不甘落后。薄暮笙显然属于后者。
      她要弄清这一切,她要保护哥哥,她要揭穿父亲卑劣残忍的面目。
      要去做这些事,首先,她便要养好身子。那三十脊杖很让薄暮笙吃苦,单她所受的那五下,便让她饱尝筋骨剔落一般的痛,更何况三十下,是结结实实打在这具柔弱的躯体上的。
      先前的暮笙精通医术,不知是什么原因,她的脑海中也多了一整套精湛的医理,只细细感受背上伤口的疼痛程度,又给自己切一切脉,再看换下的纱布上血渍的量与分布便知大约何时能痊愈了。
      暮笙起初用的伤药是另一太医给的,之后便自己依着状况逐步改善跟着逐步改进了药方,还加了温补的药方,一起地补养着。三十脊杖非同小可,纵使这般精心调理,也在榻上卧了半月,方能下地,日后,恐怕还要留□□虚的弱症来。
      休养之事,慢慢来便是,横竖她通医术,往后再慢慢温补着,总会好的。眼下当务之急,乃是出宫去看看,不亲眼看过哥哥与外祖家境况,她委实不能放心,况且,安国公府之事,也不是住在宫中能理得请的。
      暮笙潜下心来安养,只想快快痊愈。
      
      夏日很快就来了,仿佛一夜之间,天便热了起来。背上已长出了点嫩嫩的新肉,叫热热的纱布一捂,奇痒难耐。暮笙这几日都睡不安稳。
      夜间辗转难眠,早上便醒得晚了些。暮笙睁开眼,天已大亮,她缓缓地舒了口气,感受了一下背部的创口,似乎比昨天要好一些,到底年轻,皮肉活。她慢慢动了下身子,预备起身,一转头,却见窗下的坐榻上,有一身着玄衣之人姿态沉静地坐在那里。
      暮笙的瞳孔倏然扩散,她忙掀了薄衾下榻,到那人的身前,恭敬地跪下:“臣拜见陛下。”
      孟脩祎本是望着窗外,这时回转过目光来,淡淡地看向暮笙。暮笙只觉得那一道并不强烈的视线有如实质一般,令人倍感威压。两年了,她的君威更重了。
      “你的伤养好了?”孟脩祎如清泉一般清亮的声音从她的头顶漫漫传来,暮笙微微抬起头来,看向她,大约是刚下朝,她一身华贵庄重的冕服,端厚凝重的玄色,刺着唯有天子方配用的章纹,宽大的衣袖从容地垂在身侧,半散落在坐榻上,平天冠脱了下来,随意地摆在几案上,光华四射的十二旒如断落的珠子一般毫无规则的散着。
      如此庄重肃穆的衣装在她的身上,却丝毫无亏她略带散漫疏懒的天性。
      暮笙垂下头去,恭敬回道:“多谢陛下关怀,臣已好了大半了,”她顿了顿,又道:“不知陛下驾临,未曾出迎,还望陛下恕罪。”她突然便来了,也未令人喊她醒,怠慢君王的罪名,她而今一个小小的太医可担不起,先说明了,也省得陛下一言不合便拿了此事来做罪名。
      头上传来一声讥讽的嗤笑,她的小心思显然没瞒过陛下,暮笙跪得更端正了一些,务必使自己看起来恭敬无比。
      “起身罢。”孟脩祎说道,又指身前的坐榻:“赐座。”
      暮笙站起了身,坐了下来,为免扯到伤口,将刚愈合的伤口撕裂,她动作有些缓慢。孟脩祎微微侧着头,饶有兴趣地看着。暮笙碰到她一丝同情也无的目光,不禁瞪了她一眼。孟脩祎神色一敛,眼中只带了一丝不悦,便显出让人心惊的重重威压来。
      暮笙猛然间醒悟,她已不是裴昭,陛下所有的纵容与爱惜都是与裴昭的,而她,不过是要仰仗她洗脱罪名,仰仗她存活的小太医。再不能如从前一般随意任性地面对她了。暮笙感到有些伤感,又有些解脱般的舒了口气。
      她们之间总要有个了结,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如现在这般相见不相识,倒也算一个完满的结局了。
      孟脩祎眼底显露出一丝疑惑,一丝探究,她看着暮笙,终于问道:“那日,你拦朕车驾所说的话,是谁教的?”
      暮笙心中顿时涌动起复杂的情愫,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低垂了眼眸,平淡无奇地开口回道:“无人教臣,彼时臣命悬一线,见陛下圣驾,便想拼一拼,运道好,兴许能活一命,运道不好,也坏不过一个死字。”薄暮笙父母已逝,又无亲族,即便坏了事,也不怕牵累他人,这般说法,倒是合情合理。
      足以搪塞过去了。暮笙知道,陛下必然令人查探过,正因查探过,一无所获,她才会亲自来。然而,即便她亲自来,也绝不会看透事情真相。她所经历之事,太过离奇,太过匪夷所思。陛下……怎会想到,裴昭死后,她的灵魂跨越了两年时光,附到一个与她毫无关系的太医身上。
      孟脩祎精致的容颜上闪过片刻的惘然,一言不发地起身走了。暮笙也跟着起身,送她到门外,弯下身道:“臣恭送陛下。”
      孟脩祎的步子没有半刻停留,恍若未闻,稳稳地走离这座禁宫之中偏僻的小院。
      暮笙缓缓直起身,静静看着她挺直的背影出了那道古旧的门,看着门外的宦官忙不迭地掀开门帘,扶着她登车,她看着车驾远去,渐渐消失。
      暮笙慢慢地吐出一口浊气,扶着一旁的栏杆慢慢走回房去。陛下的平天冠还放在她房中的几案上,暮笙不由自主地探出手,碰了碰冠上的玉簪,玉质微凉的触觉透过她的指尖,直到了她的心里。
      景宸末年,先帝因病而逝,皇太女脩祎承天命即位,成了大周开国以来的第三位女帝。登基那一日,四夷宾服,八方来贺,她坐在安国公府的书房之中,都可听闻皇城中喧天的礼乐之声。
      这样的日子,她却在当晚召她去了她置在宫外的私邸中。她一面懊恼这人一刻不停的折腾,一面认命地换了衣衫,借着夜色的遮掩,就如与情郎半夜私会的小娘子一般匆匆溜出府去。
      到了私邸,便见陛下一身威严无上的大冕服,神色寂然地端坐在堂中的坐榻上,她听见响动,抬起头来,嘴角稍稍的弯起,勾起一个无比凄然的笑容:“昭儿,我没有父亲了。”那无比凄楚的声音,让她心中酸涩难忍,她这才发现,一月不见,陛下竟迅速地消瘦下来,如玉般风姿夺目的容颜万分憔悴。
      她不知如何安慰,便头一次主动伸出双臂,抱了抱她,陛下的身子拢在宽大的冕服之中,只有十分瘦削的一点,她难得温柔地轻抚她的后背,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陪着她。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陛下终于回转了颜色,眉宇之间仍有郁色,却也舒展了不少。她出于好奇,碰了碰她冠上束发的玉簪,只一下,又想起这是天子的平天冠,忙又缩回了手。
      陛下一脸好笑地看着她,淡淡地道:“你怕什么?万里江山朕与你同有,盛世繁华朕与你共享,一根簪子罢了,你喜欢,赠你又何妨。”
      正是这一番话,她头一次肯定,陛下对她是动了真心的。
      然而……真心又如何,总有变的时候。有什么,能一层不变呢?当君王变心的时候,曾幸获她真心的人会有怎样的下场?
      
      不多时,便有尚衣局专司陛下衣冠的女御来取了平天冠走。暮笙到庭院中晒了一会儿太阳,待日头渐高,温暖的阳光逐渐灼热起来,她方走回房中。
      每一日都是这般,又过数日,太常寺派了人来,交予她升任她为医正的委任书。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既然她医术超群,陛下又查明了她煎错药的事乃廖太医设局陷害,医正之职,必然要落到她身上。
      连日以来,暮笙终于露出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大周朝从前朝之制,太医署隶属太常寺,下设数司,有医师、太医、医正三等,医师数额不限,多为宦官宫娥治病,太医有三十,为各处贵人看诊,而最高明的医正只有四位,为免为人占用,唯有王朝最尊贵的夫妇方能指使得动。
      谁没有生老病死?有了这一重身份,要入狄府亦或安国公府便会容易得多。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变回霸道总裁风了。
    ps.差点忘记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