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与昏迷前鲜血染就的刺目猩红全然不同,裴昭再次睁开眼,天空一碧如洗,太过干净了,干净得刺痛她的眼睛。
      腹部与喉间刀割一般的剧痛没有了,脊背处却是灼热炽烈的痛。
      “二十六!”耳旁有人高喝,紧接着便是一下毫不留情地重击。
      “啊!”裴昭猝不及防,不禁痛呼出声。现在是什么情势,箭毒木无药可救,她竟没死么?四周还围了一圈人影,皆是宦官的装束。
      “二十七!”又是一下。
      裴昭下意识地便咬住唇,不让人听到她脆弱的痛呼。
      “二十八!”
      她舔到了唇上甜猩的血,脊背火灼火燎一般的痛,是不是要被打烂了?
      “二十九!”重重的一下。
      额上青筋抽搐,她能清晰地感觉到献血顺着皮肉淌下的粘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她会在这里受刑?是父亲没能杀死她,故而给她安上了莫须有的罪名么?
      “三十!”
      连心都痛了,眼前一片恍惚。相比起来,□□的痛意再难以忍受,再痛入骨髓,都不及被从小敬爱的父亲亲手杀死的痛。
      “三十杖毕!”
      肩上禁锢她的力量突然消失,裴昭从刑凳上滚了下来,伤痕累累的脊背猛然撞击冰冷的地面,尖锐的痛再一次席卷了她的全身,黑暗铺天盖地而来,裴昭咬紧牙关,极力保持着清醒,她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她不能让屈辱一直背负在身。
      “还没死?”
      裴昭费劲的抬头,一个身着青色官服的陌生男子在她的面前俯视,声音之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傲慢。那男子见裴昭这副狼狈的模样,不由更是得意:“薄暮笙,你的命还真是大。”
      薄暮笙?这人喊她薄暮笙?裴昭迅速的攫住疑点,她握紧了拳,以指甲掐掌心的肉,想要让痛意刺激自己的意识,奈何这微弱的痛比起脊背上几要将她打死的痛实在微不足道,精神愈加涣散。
      那男子撇嘴一笑,一挥手:“将她拖去大牢关起来。”
      言罢,就有二人上前,分别扣住裴昭的肩膀手腕,粗暴冷酷地将她拖了起来,鲜血淋漓的背部受到撕扯,裴昭闷哼了一声,神智倒反清醒了一些,她不能睡,更不能去大牢,这样重的伤势,不经救治去了潮湿昏暗的牢狱,就是死路一条,不管现在是什么状况,她都不能死,母亲,哥哥,外祖父,还有舅舅们不知道父亲温文尔雅的外表之下令人心惊胆寒的真面目,她要警醒他们。
      她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她要知道,为何父亲要杀了她,难道她不是父亲的女儿么?为何这样残忍地相待!
      
      裴昭使不上劲,整个身子都被人拖着,无声无息。
      这是青石板路,铺得严丝合缝,光洁整齐,裴昭垂着头,任人拖着,她现在也无力气挣扎。前方突有车轮滚动之声,扣着她肩膀手腕的宦官连忙停了下来,退到路旁跪下,裴昭被他们的动作一带,也跟着颠倒在地。
      “嘶。”她以手撑了下地,却仍是狼狈不堪地趴在了地上。
      “噤声!那是圣驾!”身边的宦官低着头,轻声却不失严厉地呵斥。
      圣驾?经他一言,裴昭的心中顿时燃起希望,是陛下!她艰难地抬头,望向那越来越近的车辇,这是她唯一的生机,她要激起陛下的注意。只有她,能救她,能救她的母亲哥哥,她的亲人们。
      裴昭喘了口气:“陛下……”干涩的唇嗫嚅着,声音微弱如萤光。车辇近了,就在眼前,从她身前的青石板路缓缓驶过。
      裴昭用尽了力气,嘶哑地呼道:“陛下……臣无才无能,唯有一命,愿毕生以微末之身为殿下驱使,求陛下……”救命!
      四周的宫人都已吓傻了,她身边的宦官终于记起来捂住了她的嘴,但,已经够了。
      车辇渐渐停下,未及停稳,那尊贵的君王便惊惶无措地从车上奔了下来,宦官忙上前扶她,她却踉跄着一把推开了。这世间最尊贵的女子,身穿庄重的冕服,光华潋滟的十二旈遮挡了她的容颜,裴昭却清晰地在她脸上看到不敢置信的狂喜,这狂喜在孟脩祎走到她面前,看清了她的样貌之时,倏然敛去,她无望地闭了眼,嘴角紧抿,展现出一种隐忍的姿态。裴昭却弯起了唇,她赌对了。
      只片刻,孟脩祎便恢复了神色,她淡淡地看了那两宦官一眼,宦官吓得叩首不止:“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孟脩祎一挥手,便有侍驾的侍卫上前,利索地将这二人拖了下去,顿时,再无聒噪之声。孟脩祎声音如常,她的目光落在裴昭触目惊心的背上,低头俯视着她,平稳地问:“你是何人?”
      裴昭微微抬起头,惊讶地望向她,陛下没有认出她?她这样记挂着她,单是听到那一番话便如此失态,怎会认不出她?她缓缓张口:“臣……”这不是她的声音,适才紧急未曾发觉,现在才惊觉,这不是她的声音,“臣……”她是谁?裴昭一阵惊恐。
      刑毕之时,那陌生男子口口声声称她薄暮笙。裴昭像找到了主心骨,虽然疑惑不解,却已寻见了说辞:“臣薄……”话未出,眼前一片密密匝匝的黑暗袭卷。
      合上眼的那一刻,裴昭看到孟脩祎眼底不耐的恼怒。
      她都昏倒了,陛下却无一丝怜悯。脾气,真是不好。
      
      裴昭做了一个梦,梦见三年前,她跪在刚立为太女的孟脩祎面前,那时她已无路可走,其他能想的办法,父亲、母亲、哥哥都用尽了,喊冤的奏疏不知上了几道,先帝却不为所动,执意要灭狄氏满门。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的外祖父一家被毫无尊严地斩首在午门,想尽了办法,辗转数夜,她鼓起勇气去见了孟脩祎。
      她伏跪在她的身前,语气之中满是走投无路的困苦:“殿下,臣无才无能,唯有一命,愿毕生以微末之身为殿下驱使,求殿下救臣外祖一家,粉身碎骨,竭诚相报。”
      孟脩祎答应了,当日便将她拉到了她宽大的榻上,要去了她的身子。后面,她果然全力奔走,不知她如何与先帝进言,先帝改灭门为流放,狄氏终于保住了。
      这个混沌的梦境并不长,却是反反复复地重复着一个场景,那个她已很久不曾想起的场景,她和孟脩祎纠缠开始的场景。裴昭的意识渐渐地复苏了,痛意便再无法忽视。
      裴昭费力地睁开了眼,大大地喘气,胸口仿佛被压了什么,闷得很。她是趴在榻上的。
      这里干净整洁,陈设明净,并不是牢狱,她松了口气,看来,即便她后面昏厥了,陛下还是救了她。
      她动了动,脊背上的痛意便更为剧烈,不得已,她只能仍旧趴着,身上的衣衫很干净,应当是换过了,只余了一件白色的中衣,背上虽疼,还带一股清凉之意,应是已上了药。裴昭想着外面是否有人,她在此是被囚禁,还是单纯养伤?
      还有,她为何在此?还变了样子,乃至连人称她的名姓都不同了。父亲没有杀死她么?可她分明记得生命的尽头的那种感觉。仿佛置身于沼泽之中不断下沉,下沉,再也无法浮起,陪伴她的只有永恒的窒息与黑暗。
      
      “沙沙——”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传来,有人进来了。
      裴昭睁着眼,望向声音发出那处,不过片刻,便出现了一道窈窕的身影。那人着简洁明丽的襦裙,装扮十分得体,在见到她那刻,琉璃一般清澈剔透的眼眸微微一亮,步履轻盈而规矩,走到榻前,屈身道:“薄太医,你醒来了。”
      裴昭点了下头,道:“你是?”因刚醒来,她的声音听起来便有些低哑。
      女子伸手探了探她额上的温度,简洁道:“我是御前侍奉的侍女,名作子衿。已退热了,那就好。”她收回了手,很是亲和地笑了笑:“最要紧的便是你背上的伤了,幸而未伤及筋髓,养上几月也就好了。”
      裴昭感激地道了谢。陛下既派了她来,必有话要传,她便不再开口,等着子衿说话。这也是最为稳妥的做法,她眼下对自己所处的情势半分不解。
      子衿果如裴昭所料,退开一些,在坐榻上跪坐下来,语调不急不缓,却又不失关切地说道:“大人蒙冤之事,陛下已令人彻查,太医署中有如此勾心斗角,乃至害人性命之事,陛下万分惊怒,已罢免了医监之职,想必不需多久便能还你清白了。”
      太医署?裴昭皱了下眉,她欲知道得更详细一些,便引着子衿说下去:“那害我之人是何人?”
      子衿惊讶地看了她一眼,都如此明显了还不知么?那人已将她打了三十脊杖,若非她命大,恐怕早已入了黄泉。难怪人人皆道薄太医醉心医药,心思纯良。她解释得很是详尽:“是廖太医害了你,早前他设计你煎错了一罐药,又买通了医监与你定罪,先打了你三十脊杖。他如此费心构陷,是因新缺的医正之位,廖太医本以为自己医术高明,有望升任,不想你的本事更为精湛,他恨你挡他道路,便欲除你后快。”
      原来是权势倾轧,不论地处何处,但凡有人,便要争先,薄暮笙是无意之间卷进去了。裴昭渐渐明白,那薄暮笙必是经不住刑死了,而她幸运地占了这具身体。
      这叫什么?借尸还魂?
      她记得《阅微草堂笔记》中有载,通州钱氏女卒而复苏,呼曰:“此何地?吾缘何在此?”家人与镜,钱氏照而大恸:“此人非我!我非此人!”
      现在,她就如那钱氏,由裴昭变作了薄暮笙。
      死都死过了,她对自己如此匪夷所思的奇遇并无惊恐,只是……此等荒诞之事,若是为人所知,怕是要将她做妖孽缚起一把火烧了吧?
      她曾是裴昭的事怕是要永远埋葬在心底了,眼下最为要紧的便是要打听安国公府的情势如何,母亲还安好么?哥哥可回来了?还有外祖父与舅舅们,他们可发现她已不在人世,可看透了父亲的真实面目。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被锁了嘤嘤婴,也不知道怎么解锁。
    先把第一章内容发在回复里面,嗯……就是这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