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微笑着送客户离开后,齐里格的万人迷光芒立刻消失,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瘫倒在地上,只能懒洋洋地蠕动。
      “好懒喔……”
      
      他秉持着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人生哲理活着,时刻需要倒下来充电。
      他缓缓地蠕动到办公室门口,艰辛刻苦地用头顶开门,蠕动进去。
      托尼在光脑前飞快地打字,没有理睬在地上扭来扭去的齐里格。
      
      “托尼托尼!”齐里格软趴趴地喊:“你有看到我的精神兽吗?我看不到它了……”
      精神兽是哨兵向导特有的东西,普通人无法看见,是他们精神意识的实体化,以动物的形态出现,可以从精神兽的表现来看出该人目前的精神状况。
      
      托尼随意用下巴示意了下,齐里格愉快地朝着那方向蠕动过去。
      
      在办公室的沙发和茶几的中央,一团小小的东西躺在那里。再近一点看,是一只黑白生物──
      是一只熊猫。
      
      熊猫只有齐里格的前臂那么长,和牠的主人一样懒洋洋地躺在地上。托尼的精神兽,也就是一只小花猫,坐在牠身上,尾巴一甩一甩地拍着牠,但牠还是完全没反应地窝在那儿。
      齐里格一边愉快地哼哼,一边凑过去蹭牠。小花猫不屑了看了他们一眼,跳下熊猫的身体,回去自己的主人身边。
      
      最后在五点下班之前,托尼踢醒早已睡得不省人事的齐里格。
      当了多年的朋友,两人早已达成共识,要齐里格这个人正常上下班是不可能的。因此正常上班时间主要由托尼工作,下班之后的培育室才是齐里格真正的战场。
      “今天有三组需要受精,资料在桌上。还有C289、F58两组需要观察,弄好再走。”
      齐里格揉揉眼睛,在托尼的淫威之下拖着自己的熊猫缓缓爬入培育室。
      
      托尼确认齐里格没有在培育室睡着之后才离开公司。
      
      托尼小齐里格两个月,今年亦是二十六岁。
      他人长得好,在向导学校时成绩优异,如今经营着一间规模小、但生意好的两人公司,在生育行业上混得风生水起。
      他虽然是个感受不到相容度的奇葩,但认为不需要弄个哨兵来自找麻烦。因此就算以前同校的朋友们接二连三地找到伴侣,他仍然毫无压力,每天该上班上班、偶尔打打骂骂齐里格,日子活得再滋润不过。
      
      伴侣这种东西,等他有空去治好坏掉的脑子之后再来讨论。
      
      在回到家之前,托尼需要经过一段暗巷。那条巷子只有尾端微弱的路灯亮着,有好一大段漆黑的部分,中间还摆着不少住家杂物,行人经过此处都走得心惊胆跳的。
      但托尼已经走了这条巷子好几年,加上城市的治安良好,他并不觉得可怕。
      
      今天他一如往昔,拎着公事包,步伐平稳地走入巷子,藉由经验判断哪里有障碍物需要绕开。
      走着走着,他迟疑了一下。他的精神意识感觉到,有一个哨兵正在朝他接近,以非常快的速度接近。
      托尼感到不对劲,正想要防卫,然而还未动作,便有一股极强的力道朝他撞来,将他撞倒在地。
      “放开!”
      巷内一片漆黑,托尼看不到那个人的面目。那人扑倒托尼后,压住托尼的四肢,急匆匆地嗅闻着托尼的脖子,湿热的鼻息喷在他的皮肤上,像是一头打算进食的野兽。托尼知道,这个哨兵正处于狂躁状态,非常危险。
      托尼是纯技术派的,不擅长格斗,就算没有压住他的四肢他估计也打不倒一个正处于狂躁状态的哨兵。他象征性地挣扎一下,开始发动精神攻击,伸出思维触手侵入那个哨兵的大脑。
      “滚!”
      那个哨兵顿时脑子一阵抽痛,脑海中全是托尼暗示给他的“滚!”然而他的狂躁却压过了托尼的攻击与暗示,嘶吼了一声,挣扎着又压倒了托尼。
      这时托尼真正意识到事情不妙了……
      
      “向导……你是我的……我的……”哨兵狂乱地啃了几下托尼的脖子,啃得托尼满脖子口水。
      说痛倒也不大痛,能感受到这个哨兵的浅意识里头还在控制自己,又或是说哨兵的浅意识里面已经默认托尼是他的向导,因此不敢伤害。
      “我的……你是我的……”哨兵混乱地喃喃自语,浑身颤抖,“给我、把你交给我……”
      
      托尼心想先生您是哪位?脑子还正常否?
      他打算再次发动攻击,让思维触手更深入到对方的意识中。可就当思维触手接触到对方的同时,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唇。
      被强吻了。
      
      对方即匆匆地想撬开托尼紧闭的嘴,激动地吸吮着托尼的唇。
      
      作为一个洁癖,他连每一次喝水前都要擦一次水杯,怎么能容忍一个可能没有刷牙的人就这么亲自己。
      没刷牙凭什么亲我!
      托尼震怒!
      
      亲吻可以使哨兵和向导之间产生短暂的连结,向导可以就此对哨兵进行初级的安抚,避免哨兵的狂躁伤害他人甚至是自身。
      然而震怒的托尼怎么可能会去安抚哨兵!思维触手一深入到刚才达不到的地方,立马就是一阵抽打。那哨兵发出痛苦地叫声,抱头倒向一边。
      
      托尼起身,踹了他一脚,冷声道:“刷完牙再来吧!”
      
      第二天早上七点,托尼一身整齐的运动服,正打算出去晨跑。
      这是他的习惯,无论前一天有什么糟心的事情,一定会早起晨跑、冲澡后再去上班,让自己神清气爽的。不像齐里格为了躲避那些追求的哨兵,每天都昏昏沉沉地出现在公司。
      然而,今日,他终于能够体会到齐里格的感受了。
      
      一个金发的年轻男子蹲在他所住的公寓底下,嘴里叼着一枝不知从哪里拔来的草,一见到托尼,立刻满脸笑容地站起来。
      足足比托尼高了一个头,但是托尼才不打算抬头仰望他,直接绕过他就走。
      
      “喂!”男子抓住托尼的手,“我叫威尔斯,我是你的哨兵。”
      “您认错人了。”
      “怎么会?你没感觉到吗?我们两个的相容度是百分之百!”威尔斯的语气难掩兴奋,浑身上下散发出激动的气息,“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当我的伴侣吧!”
      托尼使劲要拉回自己的手:“很抱歉,我感受到的是0%,您脑子可能是坏了,建议您去看看医生。”
      
      威尔斯心想他的确知道有一个人脑子的感应系统坏了,感应出来不是0%就是100%,但是他确定自己真的没问题。
      他能感受到从托尼身上散发出极其浓烈的甜美信息,这只有他能闻到的气味如蜜糖一样充斥着他的鼻腔,使得他昨夜倒在暗巷后,仍能循着气味找到。
      “我很正常,我全身上下都很正常!”威尔斯另一只手也伸出来匆匆抓住托尼。
      
      托尼被威尔斯抓得转过身来,不悦地抬眼看。
      威尔斯是个金发蓝眼的西方青年,高大俊朗,在一般人眼中是个标准帅哥。现在他满脸期待地看着托尼,托尼不用侵入他的意识都能从他眼里读出“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好不好”的意思。
      只是托尼相信自己胜过一切,他没感觉到就是没感觉到,那怕他知道自己的感应系统有问题,他还是相信自己。
      
      托尼面无表情地道:“您确定您没得狂犬病吗?”
      “咦?”
      “威尔斯先生,在昨夜万分不得已、不情愿、无法避免地情况下,我无奈并且痛苦地进入您的意识,发觉您有狂犬病的征兆。”
      
      威尔斯心想自己昨夜确实是失态了,但不过是因发觉相容度百分百的向导,而不慎激动到发狂躁,应该没有伤了对方……
      “在病发的状况下,很有可能是误判了。您最好赶紧就医,避免病情加重。”
      
      托尼留下风中凌乱地威尔斯,转身回家。
      虽然不甚情愿,但他明确地打算:翘班吧!
      
      “齐里格先生。”托尼给齐里格打了电话。
      “唔……几点了……”齐里格的声音迷迷糊糊,看来是刚睡醒。
      
      “现在是早上七点半,希望您已经起床,并且打算前往公司。”托尼的声音平淡,几乎没有语调的起伏:“今日我不会到公司,因此您务必、一定、绝对、就算死了也一定要去上班。”
      
      齐里格在被窝里面翻了身,翘着屁股头顶枕头,努力要让自己清醒:“好的……托尼先生你生病了吗,需要我去探望你吗?”
      “不必了。”托尼微侧着头夹住电话,一边清洗刚才被威尔斯碰过的衣服,“有一个觉得自己和别人完全相容的人在我家附近出没,依照他的说法,您出现在此处会立马全身无力、昏倒在地,因为他可能也和您是百分之百相容呢。”
      
      齐里格迷迷糊糊地也听不大懂,模糊地应了几声,屁股一歪、倒到一边又睡着了。
      万人迷齐里格不晓得,他的小伙伴托尼,正在朝着摆脱光棍的路上前进,独留他一人继续当奇葩的万人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