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从那以后,高阳再未在这偌大的太极宫中见过那位见识浅薄、自命不凡的乳母。
      隔了一日,晋阳仍旧不见好,李世民得知后,便令太医长驻立政殿,直到晋阳病愈才许他回太医院供职。这一来,便一直拖到了来年二月。
      贞观十一年二月,李世民改封蜀王恪为吴王,其同母弟梁王愔改封蜀王,又令此二人并齐王祐离京之藩。
      长安城中一下子少了三位亲王,与此同时,宫中也发生了一件大事,皇帝宣布要亲自抚养九子晋王与晋阳公主,又将离甘露殿最近的安仁殿赐予高阳公主居住。
      相较皇帝亲自抚育皇子而言,赐一座宫殿给一位公主就是一件小事,朝臣们的目光俱停留在晋王事上,然而在高阳心中,这就是大事,因为,这与上一世不一样了,上一世她住的是景致幽静大方,却并不与甘露殿如此接近的山池院!这于她而言意义不同凡响,这便意味着她可着手更改命运,意味着这世上的事并非是照着划好的道道进行的,它是可以改变的。
      这一日,天高云阔,韦贵妃亲自前来坐镇,监督宫人将高阳公主的行李物件并这位公主殿下一道打包拎去了安仁殿。自此,立政殿才是真正的空下来了。
      高阳听得一声低沉的碰响,回头便见立政殿庄严高阔的大门已紧紧合上,她不禁在心中细数,立政殿将会一直空置,直到十二年后,九郎即位,册王氏为后,这立政殿才会迎来新的主人,而九郎素不喜太极宫,以为太极卑下,常往东内大明宫居住,王氏为后,自然相随,这立政殿,还是空置的时候居多。
      时日无多,眼下是贞观十一年,再过三年,陛下便会将她许配房遗爱,虽然不曾立即便下嫁,但天子一言九鼎,出口的话,岂能轻易更改?她要在此之前便让阿爹打消念头才行。然而,最令高阳迷茫为难的却非这一件,而是,她究竟要走怎样一条路。
      她近日读史,见史上固有吕后之流乱朝乱政,为后世唾骂,亦有贤德明后自成本纪千古称颂。前者祸国殃民,为一己之私,争权夺利,后者心怀天下心胸为寻常人所不及。二者高下立判。如此细想来,她前世所为,与一个房遗直争斗,着实是目光短浅,史书又将如何记载她?
      而今世,她又该何去何从?
      高阳眼中的迷茫越发浓郁,韦贵妃先行,半天不见人跟上,回头一看,便见高阳愣愣的看着那冷冰冰的宫门,小嘴紧抿,一言不发。韦贵妃自然便以为她是留恋故居,忙上前哄了:“安仁殿一应俱全,样样精细,你必会喜欢的,快去看看新房舍罢,晚间陛下也会来,到时也好说道说道。”
      高阳立即收敛起面上的怅然,回头笑与韦贵妃言:“正是呢,今日多谢贵妃啦,改日贵妃有要出力的但与我言,必来与您效力。”
      她这一开朗,说得韦贵妃也开了笑容,虚点了她一记,嗔道:“你个鬼灵精。”
      “贵妃笑了就是,总不能先令您劳力,再令您劳心。”高阳回过神来就是落落大方,一面走一面笑。韦贵妃倒是真的笑出来了,这太极宫偌大,最不缺的便是人,聪明人就爱与聪明人说话,位高者,更爱与说起话来不累人的人交谈,若是高阳一直怏怏不悦,韦贵妃想必也会哄到她乐了,但心中的评价必然是不好的,不若现在,众人皆乐。韦贵妃看了眼高阳光彩四溢的面容,心道,难怪陛下如此看重十七娘。
      又有韦贵妃之女临川公主也在,一行人说说笑笑,浩浩荡荡的就到了安仁殿。
      
      安仁殿空阔,殿后还有秀丽的小花园,较之高阳从前所居山池院更为别致,亦更为宽敞,高阳生来尊贵,与饮食穿住之上讲究精细,眼光甚是挑剔,便是如此,看到眼前这情景也是满意了。陛下对她,比上一世更为关心优待。
      安仁殿与甘露殿不过一墙之隔,这边刚安顿好,那边李世民就来了,还带着晋王一起,来贺妹妹入住新居。
      这二人还不是空着手来的,李世民带了一方古砚,晋王携上古玉佩,充作贺礼。
      高阳欢喜的收下贺礼,令人将古砚置于书桌之上,也与晋王道谢,表达了对他所赠之礼的喜欢。
      晋王见此,悄悄松了口气,他真怕十七娘不喜欢,所赠之礼若不得人喜欢,岂不是尴尬?这回倒好了。
      对其他皇子不了解,高阳对晋王却是知之甚深的,她笑了笑,请两位“远客”坐下用茶。
      “兕子呢?怎地没来?”高阳一开口就问。
      晋王先道:“兕子本也要来的,只是昨晚又受了点凉,阿爹便很不敢让她出来吹风。”语气里包含担忧。
      不知是晋阳本身底子弱,竟上回一病,都引了出来,还是旁的什么,这段时间,晋阳总是不舒服,不时的就风寒咳嗽,精神也不好。
      高阳忙问“太医如何诊断?”
      “需静养。”晋王再道。
      高阳皱眉,这样可不行,上一世晋阳就是这样,一直静养着,却始终未见成效。她转头与李世民出主意道:“但凡疾病,越早医治越易痊愈,越拖延则越易入肌骨,阿爹不如延天下名医,为兕子诊治?”
      李世民迟疑道:“天下名医皆供职于太医院,民间何来医术超凡之人?”
      “许有不愿入仕的呢?”
      李世民仍有迟疑,但转而想到有些才俊隐于市而不愿入仕,这等人大多真性情,必能极言直谏,说不定还能再得一魏征那般的直臣,这两件事恰可一同执行,便颔首:“我去令人暗访。”
      高阳见李世民答应了,便稍安心,她知民间有一药石名家,名作孙思邈,此时名声不显,再过几年便会以年高体健被地方官员举荐入京。此人医术高超,用药别具一格,且犹注重养生,正适合兕子眼下的情况。
      一旁晋王安静的听二人说话,见高阳竟还说动了皇帝,看高阳的目光也带有一丝不同,似乎更郑重了一些,这一分郑重恰好被高阳纳入眼中,她心头猛然一动,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来。
      她既知后事,为何不利用这一先知,为自己谋得一席之地?这一席之地并非后宫,亦非往日房府区区一个家主之位,而是得人尊敬,说话掷地有声,做事有人追随的重权在握。不依附于任何一个男人,房遗爱不行,谁都不行。她不想嫁给房遗爱,也不想嫁给其他任何一个男人,为人、妻子,生儿育女的滋味她已尝过,也不过如此。嫁了人,她之所思所想,所谋所划便是为了另一个家族,不嫁人,她做的就全是为自己。
      早先便觉谁人都依靠不住,不如只仰仗于自己,只是那时她单有这样一个念想,究竟如何实行,却是不知的。眼下她仍不知究竟要怎样去做,但眼前却已打开了一幅新天地,那里绿草悠悠,生机盎然,那里从无人踏足,竟是一片新鲜待垦之地。
      她要做成这一件事,做成这一件事,不单今后有立足之地,有自保之力,且能开天辟地,做成前人所不能做之事。
      高阳心跳噗噗,望向晋王的目光柔和无比,简直可滴得出水来。三位嫡皇子中,太子不肖,魏王凶险,唯有晋王,孝敬仁弱,有容人之量。上一世的事,她虽也怪晋王,但最恨的却是长孙无忌,而今,晋王在她心中又有了更大的用场。
      晋王硬是没看出高阳眼底那一抹精明的算计,反为她那善意温柔的目光所感,笑容干净斯文的对她道:“而今十七娘住的近了,日后也可常来常往,有什么事,叫一声便是,我必不推拒。”
      高阳偏了偏头,笑意恬然,天真无邪:“有九郎这一句,我是再不好客气的啦。”
      李世民见兄妹二人和谐,亦是高兴,想到晋阳若能也这般活泼恣意便好了,下决心明日便使人暗访,定要好好的寻个名医来,治愈晋阳。
      由此,父子兄妹,尽欢而散。

  • 作者有话要说:  阿武快来了,她还是个青涩的小姑娘,很单纯的,你们不要欺负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