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修后(5) ...

  •   “哥哥,我们走吧。”元千惠眼底闪过得意,从今天起,孩子和元项都是她的,她不必再担心元项会娶别的女人了,也不用因为元家的香火会断掉,钻进车里,元项却还没进车,她撑着座位朝还站着的元项说,“哥哥,快走啦,时间赶不上了。”
      
      元项这才收了看着陈西诗的眼神,弯腰进了车子,刚准备启动,却见一辆保时捷快速地刹住,停在奥迪的跟前,挡住了奥迪的去路,随后从车里下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快步地走向陈西诗,期间眼眸扫了一眼元项,元项一下就认出那是盛融集团的少爷萧晔,车窗跟着缓缓降下。
      
      “哥哥他是谁?他……居然抱住陈西诗。”元千惠惊讶地张大嘴巴,“这才多久时间?陈西诗就勾搭上了别的男人了?”
      
      她的喃喃自语落入元项的耳里尤其刺耳,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陈西诗从遇见他到嫁给他,那颗心都是扑在他身上的,所以他才能肆无忌惮地无情对她,现在……萧晔是来凑什么热闹?
      
      “萧先生,对不起,我们不知道她要来这里。”林姨跟着道歉,陈西诗从倒到她怀里之后一直沉默着,直到萧晔将她抱起来,她依然一副呆呆的样子,显然被伤害得不清。
      
      萧晔是接到刘大昌的电话才急忙从家里赶来的,萧家的房子和元家的虽然在同一个园区,但是这个园区占地有三个高尔夫球场那么大,萧家在南边,而元家在北边,他开车过来就耽误了一点时间。
      
      他地将陈西诗放进后座,让刘大昌把车开走,林姨也钻进车里,搂着不言不语的陈西诗,随后,保时捷宛如离箭似的疾驰而去。
      
      留在元家门口的奥迪寂静了一会,也缓缓启动。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跟着散了,但是留在大家心中的,就是那样一个画面,一个被元家抛弃的女人,被萧家捡了去。
      
      “你自己先过去,我等下再去。”车子疾驰上往徐宁县高速,萧晔给谭耀拨了个电话,那头不满地抱怨了一下,才把电话挂断。
      
      林姨在车里大气都不敢喘一声,陈西诗要来的这地方她明明很熟,没阻止也就算了,还让陈西诗受辱,最后还让萧晔出面,她是不知道元家和萧晔有多少交情,但是……萧晔始终是个有老婆的人。
      
      保时捷的时速比别的车子快很多,轻轻一踩油门就飙得很远,陈西诗看着窗外的风景,树枝摇晃不已,元项的冷漠在她的脑海里一遍过了一遍,她竟然有些想不起这两年来,元项到底是怎么对她的,似乎他的冷漠是那么理所当然,可是用力往里想她才终于懂了,在她怀信儿的那十个月里,他真的很温柔,会陪她聊天,会拉着她的手嘘寒问暖,会贴在她肚子里嚷说希望孩子喊他爸爸,扶着她上楼梯,给她端汤喝,直到孩子生下来之后……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坐月子的那段时间,他一直很忙,忙了那么久却再也没停下来过,渐渐的他开始不回房里睡,当她问他的时候,他总是说她身体弱,他怕他压到她,她每天疲于和慕容月周旋,丈夫的冷漠一天比一天更甚,她有心发现却无力阻止,那样一个如星辰般的男人突然从天而降爱上了她娶了她,听起来就如天上掉了馅饼一般,是啊,这世间的爱情哪里能来得那么容易,她才见过他多少次面啊,他就真的爱上她?想娶她了么?
      
      怀孕期间和生下信儿之后的对比,倒像是他只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陈西诗觉得自己清醒得太慢了,一直以为忍着丈夫的冷漠和婆婆的刁难就可以换来温情的对待,当你把自己看得太卑微了,在别人的眼里,只有更卑微,只有更好欺负而已。
      
      “在想什么?”车子已经停下了,身边的林姨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倒是萧晔不知什么时候坐到她身边来。
      
      陈西诗觉得他靠她太近了,往车门的方向靠了靠,低低地说,“我在想,我能要回我儿子吗?他是我仅存的希望。”
      
      萧晔低笑,“当然可以,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但是前提是,你必须振作起来,如果你连自己都垮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元家……”她势单力薄,没背景,什么都没有,怎么跟人家抢。
      “不是还有我吗?我救你回来了,就会保你要到你想要的。”萧晔自信地说。
      
      “我想要的,那你想要什么?”她得到过一个海市蜃楼,不相信天上还会再掉一块真实的馅饼。
      
      “我想要什么啊。”萧晔想了想,眼睛看着陈西诗,丹凤眼里有几份笑意,“要你,你给不给?”
      
      陈西诗颤抖了一下,她就知道,她除了身体,还有什么能给的,“你……我……”萧晔看着她结结巴巴的样子,轻笑出声,“我有一件很烦恼的事情,必须由你来帮忙。”
      
      很烦恼?
      
      “你也会有烦恼的事情?”陈西诗指着自己,“还由我来帮忙?到底是什么事?”
      
      “假扮我的女朋友。”萧晔刚说出口,陈西诗倒吸一口气,瞪大眼睛看着他,“你说什么?你在开玩笑吗?”
      看她那么惊讶的表情,萧晔笑出声,“我没开玩笑,我需要一个在媒体面前出现的女伴,你现在在外面的呼声很高,正合我意。”
      
      陈西诗没当过别人的女朋友,她只当过人家的老婆,还是一个在媒体面前出现的女伴,此时的她完全没想到,萧晔要的不是女朋友,而是一个情妇。
      
      “我只需要假扮就可以了?”再一次确认地问道,她不缺钱花,只缺人脉和通往上流社会的梯子,萧晔似乎能给她,她到底该不该答应?
      
      “是啊,只需要假扮而已,从现在开始吧,我今晚要参加一个派对,你跟我去。”事情永远都没有既定的那么肯定,萧晔为了妻子想做一身骂名,最后却偏离了剧本,这都是他后来没有预料到的。
      
      林姨见到陈西诗神智恢复正常地跟萧晔进了门,暗自欢喜,她不能把陈西诗从悲痛中拉扯回来,萧晔毕竟还是老板,有他的本事。
      
      “我熬了粥,萧先生,诗诗来喝点吧。”林姨招呼道。
      两个人一前一后坐下来喝了碗林姨熬的粥,林姨看着气氛有些肃然,也不知道他们在车里都讲了些什么,只能挑些家常话讲,喝完粥后,陈西诗回房间,洗了个澡出来,换了套衣服。
      
      萧晔敛着眉头道,“看来你还没有适合的衣服。”
      
      陈西诗从行动上算是答应了萧晔,有些无奈地道,“是啊,我……”
      
      萧晔笑道,“走吧,顺便带你去买衣服。”
      
      林姨在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有几分疑惑,“萧先生,衣服的话我和诗诗明天去买就好了,您这么忙……”
      
      萧晔看了林姨一眼,把林姨看得低下了头,随后他说,“我今晚有个派对,带诗诗一起去,可能会晚点回来,你给留个门。”
      
      派对?林姨一惊。
      •••
      没跟谭耀去吃饭,谭耀一个人在举行派对的酒店大厅里直跺脚,养地下情妇就这点烦恼,不能带出场,小妖精还不让他找别的女伴,只能跟萧晔凑合着过,可是这个凑合的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来,气死他了。
      
      眼看时间来到八点多,派对已经开始了,今晚是和盛融合作的一家银行机构的老总生日,特意举行这个生日派对,来往的都是些在杨市脚跟子稳当的人。
      
      礼仪小姐催促谭耀可以进场了,他只能转身入场,顺势朝漂亮的礼仪小姐迷人的一笑。
      
      肖老总看到谭耀进来,笑呵呵地拍上他的肩膀,“你家老板呢?怎么不见人?今晚这派对可是他替我布置的,怎么也得让我感谢感谢他。”
      
      谭耀半开玩笑道,“可能睡死在哪个女人床上了。”
      
      肖老总哎了一声,大笑,“谁不知道你家老板爱老婆出了名,你就别趁他不在毁他名声了。”
      
      谭耀嘿了一声,萧晔有莫雨一个就够折腾了,要是多来几个……那不得得精神病,这边话音刚落,对面就迎来两个人,肖老总笑着迎上去,和元项握手,“元总,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太好,多谢你给足我面子,愿意来参加我的生日。”
      
      元项的平民妻子出轨的事情整个圈子都知道,在这浪尖口,元项成了大家同情的人,顺带的也为元家博得了不少好感。
      
      圈子里的都顾念着元项的心情,肖老总也亦然,没想到元项还愿意来参加他的派对,心里甚为感激。
      
      “肖总的生日我当然不能错过,个人的私事不足挂齿。”元项彬彬有礼地说道。
      
      肖老总哈哈一笑,表示很满意,谭耀随即也和元项浅浅地打了招呼,而就在这时,派对入口出进来两个人,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和惊呼声。
      

  •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掉收藏,心好肉痛啊
    还有哒
    修改过后的文可能跟之前有点偏离轨道,但是绝对比之前的好看···下一章:陈西诗要听到一些真相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