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修后(3) ...

  •   头很疼,沉沉的,身子软软的,没点力气,可是还是想要睁开眼,一入眼帘,她有些分不清在哪里,但是花白的墙壁显示她并非在她熟悉的那个家庭里,也是,都将她赶了出门了,婚也离了,怎么可能还有那点慈悲心将她带回去,慕容月早巴不得她离开元家。
      
      想到可能会因为找不到她而哭闹的儿子,一股悲伤从心里涌上来,信儿,她的信儿啊,鬓角被泪水打湿了。
      
      “醒了?”一个淡淡的男音传来。
      
      陈西诗放下遮住脸的手,看向那出声的地方,一个背光的男人对着她,“唰”地一声,她坐起来,抱着被子往床头躲去,“你是谁?”声音止不住颤抖,醒来身边躺着一个陌生男人的一幕历历在目,心里不自觉地染上一丝阴影。
      
      看出她眼底的戒备,萧晔把手中的粥放到床头柜上,拉过一旁的椅子,说道,“我把你救了回来,你发烧两天,今天才刚刚退烧,现在……你好点了吗?”
      
      陈西诗紧紧抓着被子,眼睛顺着他的动作,看他把粥放到床头柜,又看他拉了椅子坐下,接着她看到他的皮鞋……
      
      昏倒前的一幕浮现出来。
      
      那一双酷似元项会穿的鞋子出现在她模糊的视线里,然后……她的身子腾空,再然后,失去知觉。
      
      确定真是这个男人救了她之后,她身子放松了一点,眼神的戒备也少了一点,“谢谢你救了我,我……我很好。”
      
      “把粥喝了吧,你还没完全好透,只能先喝点粥,等好了,再吃些补身体的。”床头柜的粥是临时保姆熬的,萧晔端起来。
      
      眼看男人似乎要喂她,陈西诗慌乱地说,“我自己来,我,我能吃。”说着就从被子里伸出手,去接男人手里的碗。
      
      萧晔不动,看着她接……
      
      白皙得和被单能融成一体的玉手一直发抖,碰到碗的底座还在抖,导致那碗仿佛到她手里就会直接打翻,陈西诗无助地咬住嘴唇。
      
      萧晔眼底闪过笑意,慢条斯理地将搅了搅勺子,“身体还没好利索,我来喂你吧,这是我第一次喂人,也挺紧张的。”
      
      唇被抵了一勺子粥,温热的,不烫,陈西诗缓缓张开嘴巴,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看着萧晔,咽下一口粥后,又来第二勺,窗帘被风吹起,一丝丝阳光投射进来,打在两个人的身上,形成一个光圈,远远的,看上去那样的温馨。
      
      一碗粥在萧晔的帮助下咽了下去,刚喝饱,眼皮有点重,萧晔收碗,“你要是困,就再睡一会,我能救你回来,就不会让你出事。”
      
      是的,她需要再睡一会,陈西诗点点头,拉着被子,眼神则依然看着萧晔,萧晔仿佛知道她的意思,唇边泄露一丝笑意,真是够警惕的啊,“我出去了。”
      
      说着,萧晔捧着碗开门,出去。
      ```
      再次醒来,是夜晚,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她浅然的呼吸,风吹进来,窗帘在窗户上啪啦啪嗒,她撑着身体坐起来,软绵绵的身体像是拧干水的水绵,这一睡又不知道睡了多久,摸黑打开床头灯。
      顺着昏暗的光线出了房间。
      
      “陈小姐,你醒了?”外头光线明亮,在客厅看电视的保姆听到脚步声转头,见陈西诗脸色苍白,急忙起身走到她旁边扶住她,“肚子饿吗?厨房里熬有粥。”
      
      “麻烦你了。”肚子确实有点饿,身体发虚,估计也有因为饿的原因。
      “不麻烦,萧先生让我好好照顾你来着。”说着保姆把陈西诗扶到沙发上坐下,顺手关了电视进了厨房。
      
      陈西诗靠在沙发上,心想,那男人姓萧?她没认识姓萧的,可是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会做好事的人,不知他是不是有目的?这么一想,陈西诗又觉得自己有点小人之心。
      
      正胡思乱想当中。
      
      保姆热好粥,端到她跟前,“陈小姐,有点烫,要不要我喂你?”
      
      喂?不由地联想到萧姓的男人喂她的一幕,他有双微挑的丹凤眼,看着她时,如水一般,却有几分戏谑,当时她混沌沌的,感受不是很多,但是现在想起来,却觉得太亲密了。
      
      “陈小姐?……”保姆又喊了一声。
      
      “哎,不好意思,我自己吃就好了。”说着陈西诗接过保姆手里的粥,在元家只有她伺候别人的份,哪里还让别人来喂她,想到元家,心口就一阵发疼,她紧靠在沙发后背上,低头小心地喝着粥。
      
      林宝玉坐在她身边,眼睛在陈西诗身上打量,她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如出水芙蓉似的,她书读得少,也就只会出水芙蓉四个字。
      
      “陈小姐,我叫林宝玉,你叫我林姨就好,我是萧先生从家政中心聘请过来的,主要负责照顾你,有什么想吃的你就跟我说,要是想去什么地方,可以提前跟我说,我联系司机来接你。”
      
      “嗯,谢谢林姨。”陈西诗抽空应道,碗里的粥见底了。
      
      林宝玉接过她的碗,“还要再吃点吗?”陈西诗摇头,“不要了。”稍等了一会她才想起来,为何林姨知道她姓陈?
      
      那么意味着,姓萧的男子知道她是谁,在元家门口把她带回来的,又知道她是谁,然后她离婚的原因。
      陈西诗心口压得喘不过气来,背负出轨的名声是多么难听的,就算只是寻常人家也不能接受这样的臭名啊,更何况是元家这样的家庭,一想到萧姓男子知道她是因为出轨而被元家赶出来的,她就觉得天旋地转,无处可逃。
      
      “陈小姐,你怎么了?”林姨洗好碗出来,见陈西诗一脸痛苦地靠在沙发上,心里咯噔一下,萧晔临走之前叫她一定要好好照顾想陈西诗。
      
      “林姨,萧先生全名叫什么?”
      “萧先生?”林姨想了一会,坐到陈西诗身边,“好像是叫萧晔吧,那个字不好读,陈小姐,别想太多,你身体还没好,一定要养好身体。”
      
      “萧晔?”陈西诗想破了头脑也想不出她有认识这么一个人,说实话,结婚两年来她就宛如被关进一个大牢笼里,每天抬头不是见到慕容月就是元千惠,再来就是儿子和女佣,另外就是她天天祈盼的丈夫元项,生活圈小到只剩下他们几个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谁也不认识。
      
      “他人呢?”
      
      林姨顿了顿,笑道,“萧先生回家了,他工作忙,你找他,我帮你打电话。”
      
      陈西诗沉默,是要喊他过来呢,还是……先不喊?毕竟他救了她,一句谢谢都还没讲,“林姨,方便的话,帮我打个电话吧。”
      
      林姨点头,“方便。”
      
      说着就拨了萧晔存在她手机里的电话,林宝玉对萧晔也不是很熟悉,以前她一个朋友在萧家工作过,以她的一点记忆的话,萧晔是有老婆的,救了陈西诗……虽然听起来只是一件好事,但是林宝玉还是觉得这豪门的事情总有点不为人知的东西。
      
      那头电话接起。
      
      立刻响起一道刺耳的声音,像是玻璃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接着就是萧晔似乎从怒气中恢复过来的嗓音,“什么事?”
      
      期间还夹杂着女人的责问声。
      
      这个情况让她怎么说陈西诗要找他?偏偏陈西诗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她,林宝玉头皮发麻地说,“萧先生,陈小姐醒了,那个……”
      
      “萧晔,你说清楚,你给我说清楚!”话到一半被那头突然出现的女声打断,林宝玉刚停下来就听到萧晔说,“知道了,你好好照顾她”
      
      嘟……
      
      断了。
      
      “林姨?”
      
      “陈小姐,萧先生家里可能有事,不如你先去休息,然后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你好好养足精神,这个地方很漂亮,明天我带你去散散步。”林姨硬着头皮僵笑。
      
      “好的。”虽然觉得疑惑,陈西诗还是应道。
      
      

  • 作者有话要说:  慢慢来
    诗诗和萧晔总得一起过一段日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