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序章(修) ...

  •   昭平十一年。
      
      北齐皇帝昏庸无能,朝野奸臣当道。
      
      彪勇大将军李兆临回京述职,得知百姓民不聊生,对皇帝劝诫无果,遂和左相张逢远密谋发动政变。
      
      同年秋,李兆临登基,改国号为华,定年号崇景。前左相张逢远居功,被封为镇国王,尊享荣华富贵。
      
      然而崇景帝居安思危,生怕养虎为患,设置近身机构锦衣卫亲军都指挥使司,私下为有功之臣罗织罪状,挨个诛杀。
      
      崇景六年,镇国王张逢远被锦衣卫暗中带走,数日后被冠以谋反罪名凌迟处死,全家五十二口人无一幸免。
      
      自此,当年参与谋反的有功之臣全军覆没——锦衣卫功不可没。
      
      到其子康乾帝执政时,锦衣卫权力日益膨胀,凌驾于任何机构之上,下设经历司以及南北镇抚司,各地校尉、力士多达五万余人。
      
      指挥使杜衡更是人人忌惮,老奸巨猾,为了向康乾帝邀功,不断制造冤假错案,枉害忠良。
      
      言官崔某人看不惯,上书弹劾杜衡,没几日就病死在家中。朝野里流传,有人在崔府见到了暗中出没的锦衣卫。
      
      一时间人心惶惶,谈杜色变。
      
      .
      
      康乾帝因病驾崩后,皇三子李源登基,改年号为光宏。
      
      光宏帝少年英雄,胸怀远略,迁德妃之父牧庆海为左丞相,同时下令查办杜衡,将其人头悬挂在菜市口示众。
      
      杜衡死后,朝野一片清明,百官拍手称快。然而锦衣卫群龙无首,各股势力开始明争暗斗,尤以指挥同知张居淼势力最盛。
      
      由于前车之鉴,对于新任指挥使的任用,李源很是慎重。锦衣卫身份特殊,又恰逢革新换血,所用之人必须胆略过人且忠心耿耿。
      
      见光宏帝愁容遍布,牧庆海进言:“皇上,我朝正直用人之际,老臣斗胆举荐犬子牧容为指挥使,为皇上分忧解难。”
      
      李源一袭龙袍端坐在案,闻声后眼神一亮,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良将未用。
      
      牧家独子牧容刚及弱冠,常年追随彪勇大将军戍守边关,曾率领三万铁骑击退过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战功显赫。
      
      先帝万寿节时,两人曾有一面之缘。李源对牧容印象深刻,只觉得他那一双丹凤眼很传神,举手投足间风采夺人,压根儿不像是常年习武之人。
      
      牧庆海在这个时候举荐自己人,无非是不忍小儿常年遭受风沙之苦。李源心知肚明,索性做个顺水人情,“牧丞相真是朕的及时雨,牧容胸怀远略,出任锦衣卫指挥使可谓是资历深厚。朕即刻下旨,诏牧容急速进京。”
      
      牧庆海大喜,叩首道:“臣,谢主隆恩。”
      
      .
      
      同年六月十六,圣旨宣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牧容资历深厚,为人清心寡欲,刚正不阿。今特封其为正三品锦衣卫指挥使,赐大红贮丝麒麟服、銮带、绣春刀,钦此。”
      
      接旨之人丰神俊朗,身着一袭玄色锦绣袍,头带青玉发冠。清俊的面庞温润如玉,一双深邃的眸子长而媚,更为他平添了些许阴柔之韵。
      
      宣旨的大太监刘福多看了一会,早听说有一位戍守边关的将领生了一张水灵的好皮囊,没想到竟是牧家的嫡子。如今看来传言非虚,若是女人见了,也得为之叹言。
      
      “牧指挥使,皇上如今倚重你,你可得做出一番成绩来啊。”
      
      牧容轻盈一笑,眼神如碧波般清澈,“公公所言甚是,下官定当竭尽全力,以谢皇恩。”
      
      上任后,他没有着急收买人心,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血洗锦衣卫——凡玩忽职守之人格杀勿论,凡招权纳贿之人格杀勿论,凡欺罔官民之人格杀勿论。
      
      同知张居淼见风使舵,很快攀附了牧容。下面的校尉、缇骑们更是吓得大气也不敢喘,见到牧容腿都打颤儿。
      
      极短的时间内,锦衣卫重整了内部法纪,牧容自然而然的坐稳了指挥使这一把交椅。
      
      自此,牧家权倾朝野,成了李源皇帝的贴己人。
      
      .
      
      光宏五年夏末,锦衣卫探子来报。章王私下结党营私,暗中私制龙袍,意图谋权篡位。
      
      闻此消息后,龙颜大怒,即刻责令大太监刘福匆匆赶往镇抚司衙门。
      
      “密旨到——”
      
      牧容一身牙色飞鱼服,捋了曳撒双膝跪地,从腰间取下金牌双手奉上。刘福从锦盒中取出另一块金牌,走上前放在牧容的手心,恰好合二为一,其上刻着年号“光宏”。
      
      牧容眸光清冷的扫了一眼,待刘福取走金牌后,拱手道:“臣锦衣卫指挥使牧容,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章王蓄意谋反,责令锦衣卫速速调查,切不可打草惊蛇,切不可粗斗以降皇威,钦此。”
      
      刘福走后,牧容又看了一眼密旨,随后放入火盆烧掉。
      
      君澄身穿飞鱼服,浓眉大眼中携着股狠劲,凝着那火盆中逐渐化为灰烬的密旨,忿忿的攥紧了拳头:“指挥使,章王那个人老奸巨猾,咱们在府邸安插的眼线都被他找理由撵了出去。更有甚者……直接借故给处死了。”
      
      牧容攒了攒眉尖,锦衣卫旗下的探子受过严格的训练,一般不会轻易暴露自己。这么说来,是内部出了暗鬼。
      
      清亮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鸷,淡淡道:“既然府里插不了眼线,那就让他们都撤出来。吩咐下去,让三大密探去章王府附近乔装蹲守,本官倒是要看看,这老狐狸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是!”
      
      君澄领命,出了衙门后看了一眼黑云压城的天空。
      
      锦衣卫三大密探武艺高强又各有所长,但凡出动必是任务艰巨,亦或是不宜声张之举。然而这三人究竟长何模样,鲜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名讳并没有登记在册,是个极为隐秘的存在。
      
      如今指挥使肯出动三大密探,可见这章王着实不好对付。君澄沉重的叹了口气,翻身上马,赶往京城西的秘密府邸传令。
      
      沿途街巷热闹非凡,人流攒动,整个华朝俨然一副歌舞升平之象。然而,私下翻涌的血雨腥风只有他们锦衣卫才知道。
      

  • 作者有话要说:  
    看够宫斗宅斗&喜欢制服诱惑的妹纸们,来收藏一发嘛。(づ ̄3 ̄)づ
    【表被正儿八经的序章所骗,咱这文轻松向哈】
    牧容:烦请你把本官写的狂拽炫酷吊炸天一点。
    庄生:……
    牧容:不说话?来人啊,把这丫的拉进诏狱好生着实打着说!
    庄生:……祝您撸一辈子。 凸(艹皿艹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