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有对比 ...

  •   龙四道人因为今日并不是国家内部争端,而是国与国、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斗争,就重申了龙组职责,道:“龙组的职责,乃是守卫民族气运、专一对峙前来入侵本国的海外异类,而本民族之内有各色妖魔外道,龙组从不干预。无论善恶,皆为我国生灵,自当求同存异共抗外敌。”
      确实是这样的,龙组几乎不援助正道邪道的争端,反而是尽力调节、开解、保持一个平衡。
      
      龙组的人看待修行人并非以正邪辨阵营,而是国籍。神州大地上的修行人只要不是过于滥杀无辜,龙组就会尽量化解冤仇,用刑法惩罚掠夺生灵的邪魔外道而不是直接诛杀,有时候则是把邪魔外道的法力封印,然后交由法院去审判,在监狱中服刑。而通过外交手段或是伪装成凡人进入国内的血族,龙组会通知官方。
      所以龙组和官方的关系,一向比其他修行人和官方的关系更为亲密。
      
      在外国的凡人入侵本国时,龙组并不会动手,因为凡人与凡人之间的斗争,修行者一旦动手,就会轻而易举的灭掉一个军队,同样也会轻而易举的——连累自己的师门被天雷劈成渣渣。
      只有在外国的修行者、所谓的天使、魔鬼、狼人、吸血鬼、女巫、降头师入侵九州大地时,龙组会得到从许多线路传来的消息,整理资料、抓来对方人员确定身份、遍洒英雄帖,召集各路的真修外道共商大计。
      
      龙四道:“今日受邀前来的不仅有诸位正派名门、也有妖王、外道、诸大鬼王、魔王等。诸位道友若能不计前嫌,不发生争端亦不暗自攻击,龙四感激。若是不能,便请去第三号大厅稍歇,少时龙四自当亲自赔罪。”
      
      众人也有几个去三号大厅的,但更多的还是留在这里,并不计较是否和邪魔外道们占时相处一下。
      其实以修行人来说,并不是以功法来区分敌对的,譬如以杀人修行的某位邪修去当了雇佣军去屠杀恐怖分子,就广受赞誉。还有一位血修,每日修行都需要大量鲜血沐浴——他家是开屠宰场的。
      这样不滥杀无辜的邪修,哪怕是煞气冲天、血腥味浓郁,也会因为其行为而不被正道攻击。反而许多掌门还认为这种方法值得推广,既可以免于对邪修赶尽杀绝,又可以很好的保护了凡人,而且还有肉吃。
      
      这时候大厅的大门一开,始终在脸上蒙着白纱的龙三和数百位形态各异的邪修走了出来。或是肤白如雪貌美如花艳丽夺目,或端庄秀美,或老迈威严,或是英俊可爱,或粗壮豪气,或是奇形怪状恐怖的很。
      众人一通纷纷乱乱的打招呼,双方也都认识,哪怕不认识的也都听说过,最起码见过一面半面的。
      
      神州大地的名山大川虽然很多,可也抵不住大部分修道人都爱住在山清水秀的地方,又都会驾云驾风,来去百里看看邻居只是日常。八百里太行山脉,住的正邪双方都算邻居。
      龙五自觉的走出门去,命令弟子拎过来一个两米见方、蒙着黑布的高大笼子回来放在地方,又有三个弟子拎了三个笼子走进来,分开摆放。
      
      龙三并不说话,依旧是龙四继续一身仙风道骨的说:“各位道友悉知血族十三氏族和我中华井水不犯河水,此事曾有盟誓。但血族中的叛逆者和贱民通常并不遵守盟誓,因通过非法途径入境的血族会被我国上空的符咒网擒住,所以每年我国海关查获的通过合法途径入境的血族数以千计,此事本没什么。”
      龙五听四哥说到这里,非常乖觉的掀开四个两米见方的笼子上蒙着的厚厚黑布。
      
      几个笼子里关着的都是人,活人,三种肤色的四个人。在布子掀开的一瞬间,他们的身形容貌和普通人一模一样,可是却有三个人在光照下,在背后生出了蝙蝠一样的肉翼,长出了长长的指甲、獠牙,瞳孔的颜色变得血红,像是行尸走肉般的野兽一样淌着口水,又好象没有智慧的麻雀一样,煽动翅膀飞起来撞击笼子。
      
      龙四缓缓踱步,依次介绍道:“这个黑人是普通血族,查询之下他没有姓氏和家族是贱民阶层,被血族叛逆者给予初拥但并没有被教导的人。他现在并不是普通的血族,他身上有一些尚未研究清楚的变异,病毒。这白人和日本人,则是被这个血族贱民咬伤后传染的子嗣,遵从他的命令一起乘坐深夜飞机来到我国试图占领国家。这三个人在过安检的时候被海关发现情况有异,通知了龙组及时抓了起来,没有给凡人造成危险。”
      杨掌门问道:“龙四道人,他和普通血族有什么区别?”
      
      龙四笑道:“杨掌门问的恰到好处。”他指了指另一个笼子里的无精打采穿着一身破旧衣服坐着的英俊的欧洲白人,道:“他同样是血族贱民。现在血族的力量薄弱对阳光的抵抗力却提高了很多,力量最薄弱的血族对血液的渴望最小、却有着和血族亲王一样的对阳光的提抗力,血族对阳光的抵抗力处于两极最强,最强的血族和最弱的血族并不在乎阳光。他,在日光照射下虽然感到痛苦,却不会主动变身。这就是区别!”
      
      “龙组对外国物种的了解真深!贫道只知道血族力量越强越怕太阳,竟没想到这一点。”
      “这也算是物极必反吧。”
      
      龙四道:“Please change into a vampire。(请变成血族) ”
      “What time sent me home?(什么时候遣送我回国)”
      “Time flies in the blink of an eye。(一眨眼的功夫)”
      “New clothes?”
      “No problem。”
      
      “OK!”于是这个苍白消瘦而英俊的白人身后长出了肉翼撑破了破旧的衬衣,手上长出了一寸长的指甲,眼睛没有变红瞳孔却变成了猫一样的竖瞳,张开嘴,獠牙慢慢变长。
      “好了,放他走。”龙五拎起了笼子,往里塞进了大量干粮、一箱子瓶装水和新衣服和二百美金。然后一道符咒把笼子缩小到一米见方,麻利的塞进一个留有透气孔的纸箱里,在这个正常血族的叫喊和哀求中贴上封锁声音和使他逃不出来的符咒,然后用黄色胶带封死箱子,贴上了快递单,签收地址则是血族总部。
      所有被抓住的血族……都是发快递送回去的……这种事真不想说出来……
      
      众人议论纷纷:“不记得血族长什么样子了,不过这么一看差距还是很大。”
      “是啊,这三个人真的很像是病毒……艾滋病重症似的,好像皮肉都要腐烂脱落了。”
      “这三个人似乎没有痛觉也没有思维能力,一直在撞击笼子。”
      “同样在阳光下,力量也差不多,可是这三个的问题真么这样严重?”
      “血族也有绝症了?”
      
      说着说着,就凑过去开始研究。无数验看资质和病症的法术打入这三个人身体中,姜田也凑过去打出一道荡秽符,这道荡秽符起到的作用和其他人的法术一样,占时让他恢复了人形和理智,高声叫道:“放了我!放了我!我是美国公民!”然后在一分钟之后符咒就失去了效果,他再一次变成了嘶吼的怪物。
      
      邪修凑过来道:“诸位诸位,给我们点位置!也让咱看看。”
      激动的道人们分别让出了三个笼子的两面,客客气气的说:“这应该是外国的邪修干的。诸位应当更有经验一些!”他们其中一些已经试过却没有效果的人则走出了人群,去一旁拿了杯饮料,和道友低低议论。
      
      龙四沉声道:“这三个人,龙某姑且称呼他为变异血族。”他指着肤色偏黑的生化血族,凝重道:“他被初拥已经有了十几年时间,平均吸血频率是每半个月只需要一只火鸡,是当地街道公认的好人,热心与环境保护、公益事业和艺术。他没有咬伤过人,对于吸血鬼世界一窍不通,不懂怎样给予别人初拥。”
      “一周前他突然发生了变异,咬伤了在他家里研究多肉植物的生长与移植的的白人邻居,由于当时是夜晚这两个人都没有发生变化。这个日本女人是他叫来给白人邻居道歉用的□□,在交易之后的第二天清晨,日本女人离开的时候在街道上发生了变化,他把她带了回来,经过三天时间的试验,两个人都尊奉他为主。”
      
      众人现在都明白了——这三个血族之所以能让龙组如临大敌,就因为他们咬过的人不需要初拥就会变成他们同类的怪物,而用其他方法接受‘体’‘液’也会变成怪物。
      这就不好办了。吸血鬼之所以没有被斩尽杀绝,因为大部分人被吸血鬼吸的只是200毫升左右的血,不会留下痕迹也不会导致死亡——吸血鬼不吸贫血的人,偶尔有喜欢油大的回去吸年轻的胖子,但来去无痕。只有极少部分人才会被吸血至昏迷或死亡——这是血族倡导的环境保护。
      
      一位妖王暴躁的叫道:“这一定是意呆利的笨蛋干的事!这根本不利于可持续性发展!”
      长房长孙正在意大利读音乐学院的南宫必胜怒道:“怎么就不能是英国?英国变态多多!”
      既受正道尊敬又给邪道卖血的开屠宰场的血修郑则说:“血族中出现的败类越来越多了!早晚统一全球!”
      
      众人议论纷纷,白慧卿低声问面色淡然不冷不热姜田:“主人,您怎么看这件事?”
      姜田没有回答她,却问道:“龙四,被他们咬过的动物会被感染吗?被咬死的动物肉会传播病毒吗?”
      
      龙四一怔,道:“姜组长问得好!龙某却不曾想到。”一旁的龙组弟子乖觉的去厨房找动物,没找着活的,用土遁去下水道里抓了一只肮脏的耗子回来,洗了洗,拎着尾巴问龙四:“四公子,厨房里没有活物,找了一只老鼠。”
      龙四还没点头点头。弟子就把耗子扔进笼子里,日本女人抓住耗子拿起来嗅了嗅,一口吞了下去。
      
      众人目视那个年轻人,龙四颇觉脸上无光。然后低低的笑声响起,众人都觉得这情况十分有趣。
      一旁开屠宰场的血修郑则笑呵呵的袖着手,在他香云纱的说相声式大褂的袖子里摸啊摸,等到他把手拿出来的时候,一只吱吱乱叫的小乳猪被他抓在手里,随着拿出来的手一截截的变大。
      
      “老夫将小点心贡献出来吧!”
      郑则把小乳猪丢给那个年轻人,指点道:“抓住猪的身体,把后腿和屁股给他们吸血,抓紧,以免被拽下去。这样不对,往里送一点,要不然腿被扯下去,病毒扩散不到身体里。”
      
      在郑则的指点下,额头见汗的龙组弟子总算是让怪物隔着笼子在乳猪白白净净的后腿上吸了几大口血,就在这一瞬间……乳猪猛地一挣扎!同样长出了獠牙、肉翼和厉爪。
      正在众人要出手时,龙组弟子总算没丢了他师门的脸,及时掐住了小乳猪的脖子,一把将它按在地上,令其动弹不得。龙五一伸手,露出他鹿皮柳丁的金属手环,又道:“把猪给我。”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妈的来不及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