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八忌、四归 ...

  •   姜田燃起一炷柏木香,在床上盘腿而坐,静静的灵魂离体而出,飘飘荡荡的穿墙而过到了隔壁。
      姜田名下有两套房产,一套38㎡在三楼自己住,一套42㎡的四楼租给了别人,都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布置。是从她的死仇——无儿无女的鳏夫大伯手里继承下来的。
      
      大伯其人,嘴损手欠,一成年熊孩子,老婆死了之后就变本加厉的作死,不仅逮谁对谁进行人身攻击,尤其是对姜父姜母横挑鼻子竖挑眼。
      从小到大,姜田一见大伯来自己家,从扑上去抓挠咬揍,到后来无奈的锁门不出。并不是她软弱可欺,而是所修的符禁门有要求。
      
      凡欲学禁,先持知五戒、十善、八忌、四归。皆能修治此者,万神扶助,禁法乃行。
      五戒者:一曰不杀。十善者:四不行杀害,十调和心性,不乍嗔乍喜。
      八忌者:一忌见死尸,二忌见斩血。
      四归者:二不得恶口咒诅骂詈;四不得饮酒食肉,杀害无道。
      
      她为了维持修行,不仅不能动手咒死大伯,还必须调和心性不生气,不骂人,不弄伤他。这忍的很难,在修行符禁门之前,她可是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少女,后来就被师长度化了。
      
      直到后来,她在垃圾堆里捡到一直被打断腿的小黑喵(如封面那么可爱),带回家治伤养起来,再和大伯对骂的时候,灵感勇敢的出来挠了他一爪子,呃……灵感当时刚摸过姜田的便便——那天停水。
      大伯回去不久就因为不注意伤口消毒,感染而死,姜田继承财产。黑猫也长的身轻体长,矫健灵活,在她的谆谆教导,日日讲道之下,已经开始吞吐内丹,渐渐的修行也上了正轨。
      
      这些闲话不必再提,只说现在。姜田是修道之人,而租她房子住的只是个普通人,以修道来说她不该窥探人家的隐私之事、及向前过往所作所为等,更不该在没有相互谈妥的时候用法力入侵他们的梦境。
      
      但是姜田近日来发现床头悬挂的两块桃符下有木粉剥落,而且从床单上抖落的木粉来看,落的不少。
      显然是有诸鬼试图靠近自己,被桃符击退。姜田床头挂的两块桃符非同寻常,乃是她沐浴更衣之后亲自绘制,用的是新新的桃木版,和货真价实的朱砂,更兼自己多年修行,一块祛百病一块祛邪鬼,向来能护住自家不入鬼、邪。
      
      鬼被桃符击退的时候是很痛的,不亚于人被大棍打断筋骨。鬼本不该来自讨苦吃,但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还是在黑夜之中不畏痛苦进自己的卧室。姜田想来,事出反常必有妖。
      蹲在地上仔细的看了看,桃符的粉末是延伸到墙壁右上角的,而位于自己右上角的就是自己的租客。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老实木讷,不善言谈。
      姜田能看出来他经常做噩梦,但想不明白他房中为什么有这么多鬼,这鬼来找自己要干什么,也就不去再想,只是趁着今日是阴日鬼气大盛,去看一看那人梦中都是些什么情景,再去问问那些鬼,为何要来找自己。
      毕竟十善之三是敬重鬼。
      
      姜田穿墙而过,看到了浓密的冤魂呼的一下全都躲到距离她最远的地方。食肉之人如果喜欢吃做法残忍的活鱼活虾,身边有无数冤魂是正常的,但如果是先杀再吃来个干脆的,就会好很多。
      这个中年男人正在睡觉,他手里捏着一块干硬的类似于死面馒头的褐色东西,时不时的咂咂嘴,睡的呼噜震天。浓密的冤魂们对他咬牙切齿,却又碍于他气运未到不敢靠近,又都战战兢兢的看着姜田。
      
      姜田知道自己身上有修道者的正气,并不靠近诸鬼,以免伤了他们,客客气气的一稽首,抬起头道:“主位夙夜来访,可惜姜某于昏睡中不能自持,家中桃符伤了诸位的鬼体,实在抱歉。”
      众鬼魂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因为灵魂虚弱而不能开口,只得连连对她作揖磕头,似乎有所请求。
      
      姜田眉头微皱,和颜爱语的柔声说:“姜某不是来伤害你们的,只是想问问,数次找我,有事要说吗?”
      众鬼魂发疯似的点头,又跪倒在地,连连叩头。
      
      姜田不好上前搀扶,只好侧过身以示不受礼,又问道:“你们修行低弱,不能与我交谈吗?”
      众鬼魂再次点头,又发疯似的叩头,虽然全都无法出声,姜田却能看到她们脸上的激动和哀求,叫她心中一颤。
      这数千数万的鬼魂层层叠叠的重叠在一起,见到她便欣喜若狂,满腹冤屈又说不出来,实在是可怜。
      
      姜田眉头微蹙,颇为同情的凝视着鬼魂们痛苦的灵魂,温声道:“你们可会托梦?鬼魂托梦可以数鬼合力完成,若有什么冤屈说不出来,可以在他梦中显现,姜某会看。只是有言在先,不犯法的事在下管不了。他杀生害命,你们能报复,我却不能相助。”
      鬼魂中有一个人拼尽全力,高叫道:“杀人!”顶着姜田身上的灵气喊出来这句话之后,她魂魄更加虚弱。
      
      姜田脸色微变,越发严肃起来,伸手虚请:“请托梦。”
      鬼魂们互相对视,似乎用什么姜田不能理解的低弱而细微的声音沟通者,忽然又紧紧的贴合叠加在一起,像是小鱼组成鱼阵那样组成了一个鬼阵。这数万灵魂叠加之后,就变成了一个近乎实体的人影。
      
      这人影猛的冲向在床上睡觉的中年男人,屋中的床单、衣服无风自动,桌上的白纸飘飘荡荡的落在地上。床上的男人似乎感觉到一阵寒意,扯了扯被子把自己盖严实,枕着胳膊就又熟睡了。
      姜田静静等待片刻,等到他再次陷入熟睡的时候。双手摩擦了几下,从上而下慢慢的抚摸眼睛三遍,低低咒道:“浊不秽形,死不妨生,蕤目三遍,令我长生。神禁敕水除尘垢,急急如律令。”
      
      她放下手的时候,就可以不用靠近而看到这个男人梦中的情形。
      一个浴缸,看起来似乎不是很新,旁边天蓝色的墙上喷着血,印有男星头像的浴帘上滴着血。
      浴缸里也有血,很多的血,交汇在一起。血里还有一双手,是女人的手,但似乎不是同一个女人的手。一只手上苍老而布满老茧,骨节有些变形,另一只手则嫩的像是少女。
      梦中的情景忽然变化,又变成了一个中年女人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被人捆住手足无法挣扎……
      
      姜田心生厌恶,闭了闭眼,破去自己的法术不再去看他的梦境,对满怀期待的众鬼魂道:“我会报警。”鬼魂们打躬作揖的把她送走,姜田的魂魄悠悠荡荡的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在看哪一注柏木香,已经燃尽。
      她想了想,下了床走到窗前上,看了看斜上方的方向。心中暗道:“要说是御使虫蚁这等末未小术,姜某道不屑于用之。若是用五鬼搬运法,师父却没教。”她叹了口气,披了一件米白色风衣,拎着手包就出门去了。
      
      月色下满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姜田缓步走到小区中心的空地,看到几个小花坛和长椅上,趁着月色明亮,一眼就看到棕色的长椅上卧着一只黑猫。这黑猫口中吞吐着一股白气,白气上托着一颗珍珠摸样的内丹,它每呼出一口气,这内丹就升高几分,每吸入一口气,这内丹就落下几分。
      顺着内丹向上观察,细细的来看,能看到黑猫附近一米之内的月光都落进内丹中。
      
      姜田从手包中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落了一夜灰的长椅,轻轻的坐在距离黑猫五米外的长椅上。轻轻的靠在靠背上,仰头看着月光,缓缓的吐纳呼吸,精心安神。
      月光照在她晶莹如玉的肌肤上、沉静淡雅的脸上,带着些悲悯之意的眸子上。
      符禁门忌见死尸,忌见斩血,她今天看到的虽然不是真实情形,但猝不及防之下也损了些许的修行。和黑猫一起调息了一个时辰,就把损耗的修行又补了回来。
      
      临近晨时,月光渐弱,黑猫收回内丹,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抖了抖筋骨,身上乌黑油亮的毛发简直闪动着月华之光,美的像是缎子。他跳到姜田身边不远处,低低的:“喵~喵嗷~喵喵~”
      姜田缓缓睁开眼睛,低低的叹了口气:“灵感,我有事要你做。”
      
      “喵。”
      “你去我的租客哪里,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上,有尸体的味道。”
      “喵!”灵感瞬间炸毛!凄厉的叫了一声,弓起了背,竖起了尾巴,似乎要扑人。
      “他并没有盯上我,但这几日有鬼魂像我诉冤,若坐视不理则有碍修行。”姜田淡淡道:“你去拿到证据,然后我报警处理他。”
      
      姜田推开窗户,灵感叼着一块手帕,站在墙边上凸出的一条十厘米宽环绕整座大楼但没有任何意义的小路上灵巧的走着,走到四楼窗下的时候抱住了排水管,矫健的身姿,黑爪轻轻挪动,就爬了上去。不到片刻,他就叼着手帕原路返回,手帕里显然已经装着东西了,他咬着手帕的四角,摇摇晃晃的走着。
      跳进屋里,刚一落地,立刻干呕了几下。
      
      姜田轻轻拍了拍灵感的背,给他顺了顺毛,拨开盖住里面东西的手帕,立刻皱起眉头,这竟然不是她看刚才魂魄出窍时看到的馒头,而是一只手。一只死人的,被风干的手。
      
      “喂?你好我要报警。这里有杀人案。”
      “您确定是杀人?”
      “对,我确定是杀人案,我的猫刚刚发现了一只人手。”
      “请问您家在哪?”
      “我在仙女湖路,兴隆小区B座2单元3楼二号。”
      “我们马上派人去调查核实。”
      “好的,请你们尽快过来。”
      
      姜田把手机轻轻放在桌子上,叹了口气,喃喃道:“忌见死尸啊!我今日又得煮药水,沐浴更衣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一开书就收到两位老朋友的地雷,好开心~我会努力加油的!
    作者君其实一直很想养猫,而且想养黑猫,但是老妈特别反对,我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养鱼了。其实我还想养鹦鹉,又怕鹦鹉把鱼吃了,所以就只能养鱼了。啧,猫,鸟,鱼,这仨就没有能放一起的东西。
    …………
    木有过打电话报警的经验所以不知道警方怎么说话,大概是这样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