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慈宁宫瞧上去并不华贵,可若是懂行的明眼人来细究,则能看出其中的一应摆设物件皆是出自名家之手,聚集了数百乃至前年的古董,朴华低调,饱含大家之气。太皇太后已有七十五岁高龄,是个满头银发的慈祥老太太,她侧倚在软榻上,一见着康熙父子,都没等两人行完礼,便俯身一把拉起了胤礽,慈爱的摸着他光秃秃的脑门,把他拉到自己身边询问:“保成啊,身子好了么?这两日吃得香不香?睡得好不好?奴才们伺候尽心么?”
      大名鼎鼎的孝庄太皇太后就像任何一个疼爱小辈的老人,粗糙干燥的手抚摸在胤礽的头上脸上,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前世的奶奶,她出了车祸,一定是死了才会穿越的,奶奶要是知道她死了,该多难过,还有爸爸妈妈,他们只有一个孩子,她不在,以后他们老了,谁来孝敬他们?她一直避免去想家人,她怕想家想的哭泣,可是孝庄那慈爱温和的声音一下子就让他红了眼睛。
      “老祖宗,保成都好了。”康熙打头的几个儿子又没养大,据民间传闻,孩子的小名儿越是通俗便越可得神佛保佑,因而胤礽小名保成,他总觉得这名还不够通俗,若是叫狗儿大牛之类的,也许她就不会穿到这里了。自从康熙给他更名叫胤礽,整个宫殿里只有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会叫他的乳名,胤礽依着老人家,吸了吸鼻子,强自忍着眼泪:“您好么?夜里睡着暖和么?可别着凉了。太医给的药要按时进,苦的话就含一粒糖到嘴里。”
      “哎哟,皇帝你瞧瞧,”太皇太后紧紧的握住胤礽的手,满脸惊喜:“你瞧瞧,我的宝贝曾孙儿长大了,会心疼人了。”
      这么一说胤礽倒不好意思了,他减了泪意,叫老祖宗拉着坐到她的身边,康熙笑吟吟的瞧着他们,眼睛里也依稀的有着动容的泪光。
      “格格回来时说,你病得都不愿说话了,老祖宗这心里啊,急得跟猴儿挠似的,这下好了,见着你没事,老祖宗就放心咯。”太皇太后老了,说着说着就想起了从前,“老祖宗这辈子最想的就是能回一次科尔沁大草原,保成你是不知道,草原上天高地阔,只要有一匹马儿,哪都可以去,谁都拘不着你。”
      康熙忙道:“孙儿正预备明年出塞,届时就让孙儿陪老祖宗往草原上走一圈吧。”
      太皇太后笑着摆摆手:“你不行,你到哪都是人山人海的围着,你去了科尔沁,科尔沁就不是我记忆中的科尔沁了。”
      康熙顿时有些黯然。胤礽忙道:“皇阿玛忙,就让保成陪老祖宗去吧。保成陪着老祖宗在草原上骑马,还能打猎捕鹰。”
      太皇太后欣慰的看着他,枯瘦的手掌抬起来摸了摸胤礽的脸侧,和蔼的道:“好,就让保成陪着我去。”
      三人又说了一阵,康熙示意胤礽先跪安,他私底下有话要同太皇太后细说。
      胤礽一退下,太皇太后便敛容叹道:“这孩子,怕是想他额娘了。”说起早逝的仁孝皇后赫舍里氏,康熙也不由唏嘘起来:“孙儿忙于政务,教养皇太子失职了。”
      太皇太后摇了摇头,声音里有着经历沧桑的洞察:“整个天下都要靠你,自然有体察不到的地方。玄烨,老祖宗只要你答应一件事。”
      康熙立即起身拱手:“请老祖宗教诲。”
      “保成自幼失怙,你带在身边亲自教养,对他是宠爱有加,寄予厚望。阿哥们都在长大,兄弟间难保没有摩擦,日后,保成若是不幸有行将踏错的时候,我只望你记着他是大清朝唯一的皇太子,是你玄烨抱过亲过疼过爱过的儿子,千万要三思而行,别伤了孩子的心!”
      太皇太后字字铿锵有力,全不像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老太太,她与康熙一样,对胤礽是很偏爱的,胤礽出生是太皇太后亲自在皇后宫里坐镇的,她比康熙还先看到小孙儿。仁孝皇后生了太子没几个时辰就去了,康熙悲痛不已,辍朝三日,那会儿正逢三藩之乱,宫里宫外都乱的很,康熙竟还能辍朝三日,太皇太后也没拦着,可见这祖孙俩对胤礽母子是另眼相待的。
      康熙叹息,自古皇家少温情,他的儿子们决不可出现手足相戕的腌臜事,何况胤礽是他疼爱的孩子,更是他心目中最完美的继承人,他对太子自然是比他人要多几分宽容慈爱,太皇太后所言皆在情理之中。康熙郑重拱手弯身:“孙儿谨领太皇太后慈训!”
      
      胤礽去过一次慈宁宫,便越发觉得太皇太后是个慈蔼可亲的老人家。宫里还有一位老人是皇太后,不同于太皇太后的精明睿智,她倒显得有些呆萌迟钝,她不大会说汉语,大多是说蒙语或是满语,她刚当上皇后没多久顺治就死了,不需要什么阴谋阳谋的宫斗就成功晋位成母后皇太后,这漫长的岁月里,不像太皇太后那般要辅佐君王指点朝政,皇太后只需修身养性,在重大节庆日出来露露面儿以示她老人家还活着便成了,长久安逸的日子过下来,皇太后就少了许多警觉性,见着人只要不和她说汉话,她都高兴。
      见到了胤礽自然也是往骨子里疼爱的。
      胤礽知晓了老人家的好处后,每每得了空便爱往两宫太后那去。
      日子过得飞快,眨眼就到了八月中。这日康熙与胤礽对弈,康熙是棋中高手,连赢了胤礽三局,胤礽兴趣索然,奈何康熙非要同他再多下几局。这老康肯定是想显摆棋艺,胤礽一面闷头苦思出路,一面愤愤的想。
      他正苦苦思索,康熙却悠哉的和他身后一个年轻英俊的侍卫说起话来:“听说你府上明儿要开诗会?”
      侍卫笑答:“是,富尔敦刚学会诗文,阿玛就急着与人显摆了。”
      康熙笑了笑:“性德去得早,你阿玛对他的血脉难免就多了些疼爱。”他语气略微伤感起来,“经年累月尘归土,自打性德去后,再也没品过一阕好词了。”
      纳兰性德?胤礽也不想棋路了,耳朵唰的竖直,作为女人的八卦心顿时熊熊燃烧,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康熙,见他哀伤的神情与话中的寂寥落寞,很想冲上去问个明白,听闻您老人家和纳兰容若关系暧昧,是真的么?是真的么?
      康熙见胤礽这会儿两眼都发亮了,以为他是想到诗会上去见识见识,心中暗笑,轻咳了一声,威严道:“胤礽,明儿你就与揆叙去他府上,也瞧瞧咱们大清国的文人雅士们是如何吟诗作赋,品评风月的。”
      这便是意味着能出宫了,意外得来的好处,胤礽惊喜,立时丢下棋子儿起身拱手道:“是!”
      
      一想到明日便可出宫去玩,胤礽心绪十分开朗,他一面走一面吩咐垣暮:“你过会儿就去马圈瞧瞧我的那匹汗血宝马,明儿我便要骑它。”
      “嗻。”垣暮高高兴兴的应道。
      胤礽奇怪的瞟了他一眼:“你高兴什么?”
      “主子这两日总闷闷不乐,今儿可算笑了,奴才这心里也高兴呢。”垣暮赶忙回道。胤礽微笑着淡淡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主子,适才宫里有人来报,卫小主派了贴身侍婢来东宫谢恩,谢皇太子前些日子探望八阿哥。”
      卫小主是八阿哥胤禩的生母,她因身份低微即便生了皇子也未得晋封,一直依附在惠妃宫里过日子,惠妃是大阿哥的生母,故而八阿哥甫一出生便要贴上大阿哥的标记。胤礽想了想道:“让人送份简薄的回礼便可,敬着远着些。”
      “嗻。”
      前方宫道有两位公主走来,一见着胤礽,四岁的五公主便伸开双臂飞快的朝她奔了过来,胤礽始料未及下意识的接住了朝他身上跳的五公主,把她抱了起来,五公主咯咯直笑,还调皮的对他眨了眨眼。
      胤礽不禁也笑了起来,望了望她身后,一大拨的嬷嬷乳母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还有两岁的六公主没她姐姐快,好不容易追上来,急得在胤礽腿边直跳。胤礽牵住六公主的手,把五公主放下来,冷着脸斥道:“温宪你跑什么,后头有谁来追你么?”
      “好久没见太子哥哥了。”五公主踮起脚尖,她是德妃所出,皇太后又喜欢她,在宫里素来横着走,别人怕皇太子她是不怕的,原太子素喜性格活泼爽利的女孩,故也不曾训斥过她。一旁的六公主就有些怯怯的,见姐姐被放下来了,就安静了下来,行过礼后垂眸立在一旁,连正眼都不敢抬。
      “我又不会跑,你慢慢走来就是了。”
      “太子哥哥,”五公主的小眼珠子转了一转,伶俐的说道:“我听额娘说你病了,可是今儿个你倒是很高兴,有什么好玩儿的么?”
      “咳咳,我有高兴么?”
      “有,嘴巴都要咧到耳朵根了。”五公主一本正经的说。
      胤礽笑了起来:“你这鬼灵精的东西。好罢,告诉你也无妨,我明儿要去宫外转转。”
      “哦,”五公主瞬间就没什么兴趣了,“宫外有什么好玩的,宫里什么都有。”一旁的小六忙应和的点点头。
      胤礽脑子一转,立时想出了个主意来,她背起手认真的说:“宫外可好玩儿了,垣暮,你来给公主们说说宫外有什么新奇的玩意儿。”
      垣暮忙躬身上前,给两位小祖宗说了起来,五彩缤纷栩栩如生的面人,云朵般软软甜甜的棉花糖,还有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饭馆里天南海北汇聚一地的美食佳肴,垣暮口才不错,说得两位公主眼睛一亮一亮的。
      “太子哥哥,我也要去,你带上我一起去吧。”五公主踮起脚尖拉扯着胤礽的褂角,不依不饶的撒起娇来。小六怯怯的轻声细语的说:“太子哥哥也带上我吧。”
      “不成,我出宫是皇阿玛准了的,你们没有皇阿玛的口谕,宫门口的侍卫是不放人的,这么着罢,你们去求皇阿玛,若是得了准,便遣人来东宫说一声,明儿我等你们,可好?”
      五公主与六公主对视一眼,觉得这话很有道理,立即便辞行了胤礽往乾清宫去了。
      垣暮拍了拍脑门儿:“叫五公主缠上了,万岁爷只怕是有的头疼了。”
      胤礽笑了笑,谁让康熙老跟他显摆他的棋艺,害他每天下了学还要匀出一个时辰琢磨棋路,少了好多的睡眠时间,不给康熙招点麻烦事,他心里不平衡。
      
      第二日天温气爽,胤礽收拾停当到西华门外,见到一身寻常满人姑娘打扮的两位小公主,顿时大惊失色。
      五公主见到他,开心的跳了起来:“太子哥哥,皇阿玛答应了,咱们一块儿去。”
      胤礽顿觉得有些头重脚轻,他转头低声对揆叙道:“诗会中来的全是男子,难免冲撞,两位公主身份贵重,若有个闪失,皇阿玛怕是要心疼。”
      揆叙神色奇异的看了胤礽一眼,似是忍着笑道:“今儿个奴才府上前院是诗会,后园却是各府姑娘们饮宴游戏,两位公主去了正好。”他提高声音,“另,皇上有话命奴才带给太子爷,皇上说,太子既然如此热心,朕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便准了,尔等定要看好公主,不可有一丝损伤。”
      五公主和小六感激的看向胤礽:“多亏了太子哥哥,温宪(小六)一定乖乖听话,不给太子哥哥添麻烦。”
      胤礽额角用力的跳了两下,摇摇欲坠,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 作者有话要说:  不支持盲婚哑嫁,下章会有第一次见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