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爱情》许明明 ^第22章^ 最新更新:2019-06-18 16:11: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二十二章 媒体人 ...

  •   话音落下的车内忽然间陷入一片寂静。
      魏陶没想到,余卿卿跟简远还有这样的一段故事。虽然全世界恐怕除了余卿卿,都知道简远追余卿卿花了多少心思。不过之所以那时没有告诉自己,大概是怕当时疯狂小迷妹的自己胡思乱想容易受伤吧。
      但其实魏陶也知道,余卿卿那时更多的恐怕是不想让自己担心才没有告诉自己,她跟简远长谈过。
      余卿卿总是这样,替别人想得多,对自己最没谱。
      不过这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现在旧事重提好像也得不到什么结果。而且人家简学长马上就要迎娶美娇娘了,和余卿卿是再也搭不上噶了。
      想起简远邀请她们参加婚礼的事,魏陶思量了一番才道。“简学长下个月结婚,邀请我们去参加,我想了想毕竟以前也受过他很多照顾,我就答应了。你没问题吧?”
      魏陶抛出的问题,像是沉入大海,杳无音信。不过魏陶却并不着急立即得到答复,毕竟余卿卿也不是只有前几年才分身乏术,自顾不暇。
      直到把余卿卿送回了家,整个车里都静默得没有多余的声音。魏陶也没有开口说什么所谓的建设性、道德观或安慰性的话语,这件事该翻篇就让它翻过去好了,不用一直追究。因为当事人现在面临的困难可比这件小事来得困难得多。
      虽然将余卿卿送到家都已经快十点了,但魏陶还是上楼去陪多年未见的余爸爸唠了会家常。因为有些事她不得不让余爸爸防范一下。
      趁余卿卿去准备茶水的时候赶紧将这几天自己都刻意避开的绯闻事件跟余爸爸交代了一遍。
      说起这件事,即便是她已经在刷博时很尽力无视它们了,可总是有长篇大论或者连着几条都是相似的博文,实在让她不能不注意到。本来想通过青葱的微博来刷掉那些绯闻的存在感,可毕竟效果有限。
      开车返回到家的第一件事,魏陶给柯未然去了个电话,叮嘱他让聚蓉上下把绯闻那件事尽全力瞒住,不要让余卿卿有任何机会接触到。
      尽她所能,魏陶没有别的办法了。
      可是她防得了这种被动消息,但总会出现纰漏的主动煽动者出现。
      
      第二天下午,京华茶社。
      京华茶社,始创于清中期茶商世家,家中世代精于研究茶艺茶道和种植品种独特的茶。其培养出的新茶几次随明国政府要员出访各国,但后因家族中尽出争名夺利之人,疏于传承种植方法,败落至今余几家不大不小的分店还在经营。
      聚精会神地听着京华茶社老东家边泡茶边讲述中国茶文化的渊远流长,虽然与约定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多小时,但布莱迪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情绪。反而因老东家口中茶文化的故事让他兴致盎然不想走。
      “再给老大打电话!快!”推了推一旁的乔安娜,秦觅急得团团转。
      明明上午就确认过老大已经从家里提前出发往这边赶,就是希望早到给各户留个好印象,可没想到一向鄙夷迟到的老大,竟然放人鸽子到现在还不接电话。
      最关键的是,她们在这种情况下做了最紧急的补救措施,想先跟各户展示公司背景实力和阐述新项目和未来的发展方向来挽回点什么。
      可是结果呢,连话都没插上,尽跟着在这儿听茶道了,人家青葱的BOSS连机会都不给她们这些代表团的小职员,正主不来就是金口难开。
      夭寿啊ヽ(*。>Д<)o゜
      这么举足轻重的时刻,老大怎么会掉链子?!这绝不可能!
      电话打不通,也没有主动联系她们。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想到这里,秦觅不禁眼皮狂跳了几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之不是什么好事。早知道她就应该去接余卿卿了。谁让她因为余卿卿家在四环还要往反方向来回跑觉得麻烦才放弃去接她的念头,自己太坏事了!
      正待秦觅等人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时候,老东家来了位老友需要招呼,便匆匆道歉离去。
      正当秦觅终于以为能说上句话的档口,布莱迪动作优雅不紧不慢地起身往卫生间而去,丝毫停留都没有。他们总不至于追到卫生间去奢求人家给一次机会吧。
      从洗手间回来,布莱迪径直走进了他刚刚那间茶室旁边的一间更大的茶室。
      推开和式木门的时候,布莱迪还以为自己看到了一樽雕像。如果不是他手里不断重复着一个动作,他怕是真以为里面的人已经凝固了。
      掏出手机打开视频录制,布莱迪录了十秒严骢此时行为,然后慢条斯理保存了才出声打断严骢不自觉来回摆弄这几个杯子的动作。“你看上去好像很紧张。”
      手上的动作因为突然出现的声音一顿,却并没有快速收手来妄想掩盖事实。而是加快速度将几个杯子归位,然后才端起面前的早已凉掉的茶若无其事地浅啄一口。
      “你这样子……让我想想,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了吧?你在紧张什么?”明知故问,布莱迪恶意调侃。
      严骢瞥了一眼布莱迪,没有说话。抬表又看了次时间,固执的眉终于起了褶子。
      “Irene,你进来一下。”终于不忍心看严骢这幅德行,布莱迪回头叫了声秘书。
      不到十秒钟,轻巧的木屐磕着木地板和木料摩擦声昭示着有人进来了茶室里。叶怡睿双手抱着笔记本,端站在门口微微倾身颔首,姿态从容静美,煞是好看。“BOSS。”
      “现在情况怎么样?”布莱迪矮身盘坐在蒲团上,并不着急理会外面已经快急疯的聚蓉代表团,好整以暇地开始泡茶。
      “BOSS,您请看。”跪坐桌前打开笔记本,托到布莱迪的眼前,多屏齐开,多家大型互动论坛和视屏网站已经把同样的两条帖子和视频刷到了最顶端。
      “哦?只是这样?”泡茶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布莱迪挑起帅气的眉,对于这短短时间内惊人的曝光率和点击量却表现出不过如此的神情。
      叶怡睿就知道布莱迪会是这个反应,最后打开股票软件,多窗口同时起伏着几支不同股票的高低变化。
      “呵。这才像话嘛。”眉眼终于现出理所应当的表情,不过还不够!“Irene,现在可以开始了。”
      听到布莱迪的吩咐,叶怡睿静静地答了个“是”,就默默退出了茶室。
      虽然现在事件当事人还没有到齐,这么早就开始实行计划让她有点疑惑,不过布莱迪做事从来都是稳操胜券,更何况他旁边还坐着那位大人呢。不该她想的不想,不该她问的不问,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就行。
      当余卿卿终于从计程车上冲下来的时候,拎着事先已脱掉的高跟鞋几乎是拼了命地往京华茶社狂奔,连抱怨青葱大BOSS干嘛非选在这个偏僻的小茶馆,并且打算五体投地诚意忏悔她的不守时的时间都没有。
      从窄小的路口跑了不到十米余卿卿就看见了京华茶社门口被一大群人围堵得水泄不通。
      当她好不容易举着两只高跟鞋跑到京华茶社的大堂外,却怎么都挤不进去。
      本来余卿卿还想着喊声“让一让”,可看那群扛着□□短炮的人,反射弧再长的她也不难看出这是记者,而且是一大群的记者!
      记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小小茶社?
      不对,青葱大BBOSS在里面。难道是闻风赶来凑花边的?
      如果是这样,那自己现在进去的话岂不是赶着给人制造话题吗?算了算了。惹不起惹不起。
      虽然现在余卿卿急的满头大汗,很想找个缝钻到茶社去,也站在了她职场生涯中首个迟到的忏悔门门口,可是像她这么个小公司,还是不要随便传什么不正经的绯闻才好。
      虽然和青葱谈项目是再正经且清白的事。但此事牵扯青葱的总裁,而且对方还是有可能即将成为她的投资商爸爸的人物,在没有对方点头允许发生新闻以前还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为妙。
      那么,既然都迟到这么长时间,就请再忍耐……忍耐一些时间吧?
      可就在余卿卿准备不仗义地溜号的时候,身后却响起一个让余卿卿包括在场的所有围观人员都为之一振的“唯美之声”。“老大啊,你可算来了!!”
      余卿卿泪目回头看着那个实力坑上司的得!力!干!将!乔安娜,无语凝噎。
      乔安娜给余卿卿打完电话依然没有打通,实在是没办法只能病急乱投医又给余爸爸打去电话询问,这不问还好,一问可把老人家担心坏了,解释和安抚了好一阵才终于挂下电话。
      满脸愁容的一转身就远远的看见了人堆最外围的余卿卿。
      此时此刻能够见到余卿卿本尊那真叫乔安娜觉得跟自己断粮时见了自己亲娘差不多,一个没崩住,嗓门嘹亮得从街头的耳背老奶奶到街尾的野狗都惊得回了头。
      而这一嗓门,也成功的将挤在门口进不去店里的记者的矛头顺利地集中到了余卿卿身上。
      余卿卿真的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谁说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到底应该用在什么时候啊?!_(3」∠)_
      而此时的余卿卿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贴近了风暴的边沿,最疯狂的位置。
      目标一转的记者们看着近在咫尺的余卿卿,突然闹哄哄交谈起来。
      虽然像他们这种正规大型的新闻社或电视台记者,被勒令不准介入关于余卿卿的任何事。但不代表这些记者们就不会嗅出其中的八卦。
      更何况,做记者这行的,特别还是偏向娱乐记者,了解一手新鲜的新闻可是每个新闻人的天职。所以不管是什么八卦,甚至名不见经传的独立撰稿人写的八卦,都一清二楚。
      而眼前的这位稍显狼狈却依旧美丽的女人,不就是最近被刷了一脸,炙手可热的话题女主角么?
      拥有“宏晖日化有限公司少东家的前女友”这个标签的女人,有关于她的黑料,最近在黑论坛里可是掀起了飓风一般的风暴呢。
      “咦——这不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宏晖少东家的前女友吗?”
      “是啊,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来见客户?刚刚我看见聚蓉员工了。”
      “这么说起来,前几天有人跟我爆料青葱的总裁好像对聚蓉的老板示好,不会是……”
      “……”
      在太阳底下暴晒了近三个小时的记者们虽然知道头版的劲爆新闻不是那么容易拿,但却也没想到或许比青葱新软件开发更吸引人眼球的消息却近在眼前,而且还是自己送上门的!真是活久见!哪还管他什么禁令啊。
      激动地小跑奔到余卿卿身边的乔安娜一听记者们七嘴八舌的话,眉心一拧暗叫一声:坏了。自己这嘴真是,明明知道这是非常时刻,怎么就管不住这张破嘴在这么多记者面前大呼小叫把自家老大推进火坑呢。
      “让一下,麻烦让一让啊!”还好乔安娜反应灵敏,一把捂住余卿卿的双耳,把余卿卿护到怀里就往里钻。扯开嗓子喊得比刚才还要大声。管他记者假设得如何精彩绝伦,我们都水火不侵。哼!
      可即便是这短短的五米路,却让乔安娜和余卿卿走出了抗战岁月里的无比艰辛。
      “诶?别走啊…请问您是余卿卿女士吗?传言中的宏晖曾经的未婚妻?”
      “听说你最近和青葱的总裁打得火热是真的吗?但你实际上还有一个长达十年关系斐然的绯闻男友对吧?请你对这样公然的劈腿做一些回答好吗?”
      “您好余卿卿女士,我是XX日报的主版责编,有小道消息称,您已经见过宏晖的董事长,难道雇凶伤人一事是真的吗?您是去负荆请罪还是去威胁宏晖集团的呢?”
      “里面的是青葱集团的代表吗?你是来跟青葱谈合作的吗?但据某个银行高管透露,你曾经为了拿到投资不惜任何手段,甚至是□□!这件事是否真有其事?”
      “有相关视频爆出:宏晖少东家被害当晚,惊现疑似寰宇执行总经理之人。您与寰宇的牵扯是否为了报复前男友公司呢?”
      “还有你读书的阶段……与万智的……”
      挤在翁闹的人群里,很多奇怪又敏感的字眼,尽管在乔安娜的刻意掩盖下还是不慎钻进了余卿卿的耳朵。
      有那么一瞬间,在这三十八度的大热天里,汗流浃背的拥挤人群中,她浑身上下比那晚淋了雨,见了那个不该见的人,还要冰凉。且冻得五感全失。
      “你是哪家的记者,给我留下电话姓名杂志名称,明天就接好法院的传票吧,我要告你诽谤、诋毁、人身攻击!”听着那些越来越难听的言辞,乔安娜忍无可忍地尖叫。
      但同时也更用力将余卿卿护进自己怀里。“还有你们都胡说八道些什么,你有证据吗就在这出声诋毁。还责编呢?你是旧社会遗留下的产物吗,因为只有那个年代要求才那么低,小学没毕业就去当记者了吧?”
      门口的混乱场面,在叶怡睿手里的笔记本电脑中看的一清二楚。才看到余卿卿出现的画面,严骢几乎是想都没想就要站起来冲出去,可布莱迪像是知道严骢的行动般,一字一顿地拖长了音调懒洋洋地开口,“你要是想事态因为你的出现更加失控的话,尽管去,毕竟你可是绯闻中的一角啊。”
      咬字生硬的腔调,即使是平时都会让严骢听着不习惯,却也没有哪次像现在听到这样的语调让他万分刺耳,刺得他所有的神经都痛了。
      严骢动作一顿,理智回归。但全副的理智让他更加的厌恶自己,如此的无能为力。一次又一次地,只能站在旁观者的位置,却不能真正地站在她的身前,为她挡去所有伤害。
      看着画面中那些推搡着往余卿卿身上挤来挤去的人,严骢眯起了双眸,掌中的拳头捏出脆响,极力克制着自己不举枪出去崩了那群该死的记者。
      若不是严骢将周身铺散开来的杀气缓缓收住,捏着茶杯的布莱迪还真怕对面的男人会扑一举枪,先崩了他这个多嘴劝话的人。
      暗暗擦去额角的冷汗,心下不免斟酌,到底下次遇到这样的状况还要不要出声提醒。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严骢定不想再听见自己的声音。遂很识趣地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这么多年,严骢的什么样子他没见过?即便他是唯一一个能完全无视掉严骢骇人气息之人,可此时此刻也禁不住脊背生寒。被差点丧失理智的男人,扼得让他都喘不过气,更遑论一旁的娇柔的美人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