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 1 ...

  •   八月底的Z市日照依旧热烈,就算是到了傍晚,阳光照射下来,扎的人眼睛想要流泪。尚休思有些不习惯的眯了眯眼。她现在站在Z市郑家的前院里,不过片刻的停留,让眼睛适应了阳光就又步伐均匀的往外走。
      郑家人的态度和对她的冷漠是她预想到的,说不上难过或伤心,不过一点淡淡的微不足道的失落罢了。休思走在青石板路上,神色自然。这地方环境很好,绿竹青翠,清风过隙,非常怡然悠闲的格局,就像东晋人笔下的世外桃源一样。很难想象这里头住的都是南方军区高官这样严肃庄重的大人物。
      先是拐过一个转弯口,走过一个岔路口,然后再……尚休思一面努力回忆来时的路,一面谨慎的走。周边是花草树木的绿化区,不时能看到掩映在树木竹林间的一幢欧式建筑,一路走来都没有看到人,很空很空的感觉。
      “错了,你要出去的话,得往左拐才行。”
      尚休思停下步子,狐疑的回头,就见到身后的林荫下站了一个小孩,笑容单纯而清澈,眼睛很明亮,双手揣在裤兜里,大大的红色工装裤,有些懒散样儿。
      刚刚那句话就是这个小孩说的。
      尚休思从善如流,说了声“谢谢”,就回过身照着她说的走,果然没多久,军区大院的铁门就在眼前了。门口站岗的年轻士兵一个挺拔的立正、敬礼,动作干脆利落,尽显军人的刚毅风范。
      休思微微一笑,冲他点头招呼,那年轻的士兵身板挺得直直的,脸颊在八月的太阳下有些泛红。这地方位处郊区,出了门是一条宽阔的林荫大道,一眼望去看不到一点儿人影,偶尔才有车子开过,一律是黑色的轿车,充满了严肃庄重。
      徒步走了一段,尚休思终于忍不住,很纳闷儿的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跟了她一路的小孩,问:“你跟着我做什么?”
      那孩子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转身,有些被吓到的退后了小半步,露出一点受了惊的样子,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忽闪着她大大的眼睛,无辜的耸了耸肩,说:“我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她的确需要帮助,这里没有出租车也没有公交车,若是要走着出去,还不知要多久。可是——尚休思怀疑的看着她,想出一种可能,试探的问:“郑家让你来的?”刚才在郑家低调奢华的客厅里,她就看到这个孩子窝在沙发的一角,目光就一直随着她,眼神有些迷离和茫然。她当时没有多想,现在看来,能在郑家那么随意,她应该是某个亲戚或朋友家的孩子吧?
      小孩一愣,随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说:“不是。我自己觉得你会需要帮助。”末了,她又添上一句自我介绍,“我是夏乔。”
      姓夏。尚休思没在脑海中想起这一号人,明显的对她的说辞有怀疑:“你为什么想要帮我?”她话音刚落,就敏感的察觉夏乔有一瞬间孩子气的震诧和迷茫,然而这些情绪只是很短很短的一刹那,这小孩依然笑得很单纯,语气中满是天真无邪:“因为我想这样做,因为你需要帮助,就是这样。”
      她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这完全基于我个人意愿,和郑爷爷她们没关系。”她声音稚嫩,却让尚休思一阵戒备。她知道多少?难道郑家已经对她的存在如此无所谓了么?他们不是一向讳莫如深的么?她不由微微蹙起眉,似有防备:“你是谁?”
      “我说了啊,我是夏乔,南有乔木,不可休思的那个乔。”小孩笑容纯真,歪了歪头看着她,一派孩子的烂漫。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跟她的名字也对上了,尚休思不知为何,心里松了口气,看着夏乔仔细打量起来,小孩很瘦,个子小小的,只到她鼻子的地方,头发也短短的,看上去很软很黑,如黑宝石一般,在阳光底下反出耀眼的光芒,面容精致满满的都是稚气,笑容也格外的稚嫩。
      不过一个小孩子,她何必对一个也许还不懂什么是世道龌龊的孩子如此戒备。尚休思轻轻叹了口气,微微的弯下身,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软下语气问:“你想帮我的话,就先告诉我,从这里到有车坐的地方有多远吧。”
      “步行?”夏乔问。
      “嗯。”
      “两个小时。”
      “什么?”尚休思不敢置信。
      “两个小时,如果你走得快一点的话。”夏乔具体的重复。
      “那你们……”
      “有车啊。”夏乔似有无奈的笑了笑,说:“我帮你叫辆车吧,你住在哪?”
      尚休思才发现自己的定向思维,也不禁觉得好笑,住在这里的人,哪需要走呢,她看向夏乔的眼神更柔软了些,说:“那麻烦你了,我暂住在闽江酒店,就是在中心广场南边的那个。”
      夏乔若有所思,从裤兜中掏出一个手机,拨了号码,对着那头简单的说了一句就挂了,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轿车就从军区大院里开了出来,缓缓的平稳的停在了她们的身边。司机四十好几的年纪,穿着笔挺的军人服制,下了车对尚休思礼节性的点头,然后温和的笑着对夏乔说:“难得阿乔叫我,要上哪?”
      “我不去,我要回家和爷爷吃晚饭呢,蒋伯伯请你帮我把这个姐姐送到中心广场南面的闽江酒店就好。”
      “好的。”蒋伯伯满口答应。夏乔乖巧的替她拉开车门,眨了眨眼说:“你现在去,还能在饭点吃上饭。”
      尚休思感觉得到她的善意,今天能遇到夏乔真是解决了她好大一个麻烦,她稍微弯下点身子,像个温柔的大姐姐那样在夏乔柔软的发上揉了揉,她的头发毛茸茸的,又很柔顺,像她在B市养过的一只金毛寻回犬背上的毛发一样,软的令人不可思议。
      “谢谢你。”尚休思收回手,真诚的道了谢,坐到车子里。蒋伯伯开车的技术很好,又平又稳,她扭头看着窗外,朝夏乔招了招手,夏乔歪了歪小小的毛茸茸的脑袋,回以一笑。车子缓缓的起步,夏乔落在了后面,渐渐的看不到了。
      
      从蒋伯伯的坐姿和身上服装的规格来看,他的职业应该不是司机而是一名军人。萍水相逢,尚休思没有深入交流的想法,很显然蒋伯伯也没有,他专注的看着前方,控制方向盘。
      车的速度很合适,更主要的是平稳,没有哪怕一点的震动,道路两旁的风景几乎以一种匀速向后退去,朦胧的暮色开始笼罩这个繁华而忙碌的城市。这样很好,尚休思轻靠在车座的真皮椅背上,侧着头,看着窗外,思绪已经不知飘哪去了。
      华灯初上的时候,那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丽庄酒店的门口。蒋伯伯明显没有下车的打算,客气的笑着说:“这里就是了。”门童殷勤的上前打开了车门,尚休思一条腿迈到了厚实的地砖,回过头来说:“谢谢您送我过来,要是可以,再替我向夏乔小朋友说声谢谢。”
      蒋伯伯脸色忽的有些怪异,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正如那孩子说的,她还赶得及在饭点吃上晚饭。在酒店二楼餐厅嚼下一盘意大利面,尚休思便匆匆回了房间。酒店的气息充满了旅途的风尘与漂□□陌生冷硬的味道,她整个身体陷入绵软的床上,把头埋进蓝白条纹的枕头里,脑子里那根绷得紧紧的弦没有一点要放松的迹象。
      还有五天就要开始工作了,这意味着在短短的五天内,她必须找到一个可以避身的栖息地。在Z市这样的大都市里要找一间能住人的屋子并不难,难的是怎样才能找着合适的。
      初来乍到,背井离乡,孤立无援,一些列代表着必须孤军奋战的词让休思有些无助。她在床上翻了个身,抓过床边上的手袋,从里头摸出一个手机来,接通后放到耳边,有气无力的叫了声:“安然。”
      “嗯?怎么,不顺利么?”柔柔的声音从那端传来。
      “怎么会顺利?意料之中的。”休思有些自嘲的说,多少是有些失望的。
      “哦,”那边停顿了一下,说:“那你是不是要找房子了?五天后学校就开学了,新老师事儿肯定倍儿多。”
      “是啊,可是人生地不熟的,我该上哪找呢?”
      “最快的办法,找中介,同时也可以在附近商店问问啊,他们长驻一个地方,附近有房子出租肯定晓得一点的。不过,休思,安顿下来你也许可以考虑买一套房子住,房价跟坐了火箭似的,涨的没边儿了,买一套做投资也好,肯定不亏,毕竟,你也长期在Z市了,是吧。”
      “嗯,我会考虑的,你赶紧去睡吧,法国和中国时差了六小时呢,还不睡。”休思忽然想起那边应该快一点了,忙催促安然去睡。
      “那我先睡了,随时联系啊。拜拜。”
      “拜拜。”休思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到心口的位置,还好,即便举目无亲,她还有最好的朋友呢。
      尚休思打起精神,从床上爬了起来,拿上手袋就往楼下去,现在还早着,还能做点事,尽快找到舒适的房子住,尽快安顿下来,可不能马马虎虎的,要不等安然从加拿大飞回来了,还让她笑话。
      
      

  • 作者有话要说:  亲,
    见文如晤。
    这文儿我重写了,不论先前看过没看过都不影响阅读。
    承诺不坑不BE。
    然后,咱们接着继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