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回 ...

  •   日晖斜照入客房,在地砖上映下一团金光,光线中浮动着细细小小的纤尘,空气里带着浓浓的香烛气味,不觉难闻反倒静心醒神。华婉缓缓的睁开双眸,入眼便是古色古香的房屋,她凝滞的神经动了动,又眨了眨眼,迷茫与惊诧浮上脸,这里是哪?
      华婉手肘撑床,欲要支起身子看看,刚一动,满心满肺的痛楚直击她的神经中枢,痛得她连连皱眉,喉间禁不住溢出一声呻、吟。
      “小姐醒了?”一声惊喜的娇俏声音在床边响起,华婉才发现原来房里还有一个人。菲絮原本趴在床头闭眼休憩,一听着那细微的呻、吟声便马上醒来,探手在华婉的额头上试了试,舒了口气道:“可好,烧退了,小姐您哪不舒服?”
      华婉稍稍一动弹便是浑身的疼痛,她动了动唇,一出口便是沙哑虚弱的声音:“这里,是哪?”这一问,菲絮的泪水便掉了线的珠子似的落了下来,似喜似悲的神情在她脸上不断地变换着,好半天才平息下来道:“这里是大相国寺的厢房。那日,小姐您被贼匪伤着昏了过去,幸亏一名过路的公子相助才撑到大相国寺的师父们来救,昏迷了有三日了,小姐您可觉哪里不适?”
      华婉没了言语,似水的杏眸中饱含了迷惘,神色僵硬呆呆地看着床边挂着的青纹纱帐。菲絮心下一紧,自家小姐向来胆小,难不成这一劫没叫丧了命,却失了机灵神智?这一想,菲絮慌了心神,忙握紧了华婉在被外的手,道:“小姐,您说句话呀,别吓菲絮。”华婉乌黑的瞳仁艰难地动了动,一个最不可能的猜想在脑中逐渐形成,她看向菲絮,说:“我。。。。。。心口,疼。”
      有反应就好,菲絮见她开口了,稍微放心了点,一拍自己的额头道:“小姐醒来,奴婢欢喜得糊涂了,就去唤大夫来。”说罢,急忙就出去了。
      华婉又看了看这房间,家具陈设皆是古色古香的中国风,辉光浮动中更添简单大气,她侧头朝里,茫然不安具上心头,好半晌才嗫嚅道:“可怜见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多久,菲絮便领着一个中年男子进来了,男子身穿青衫长袍,下巴上留了一簇山羊胡,到华婉床前,先是做了个揖,然后才请脉,他时而蹙眉,时而舒展,菲絮在一旁看得焦急,好不容易等得大夫把完脉,忙问:“程大夫,我家小姐伤势如何?”
      程大夫捋了捋胡尖,道:“小姐吉人天相,伤势稳定了。但仍不能马虎,胸口的伤口需得日日换药,前日开的汤药也不能停,等下菲絮姑娘遣个下人虽老夫去取药,静养些时日等伤口愈合长出新肉了,老夫再来走一趟。”这番话即是对菲絮说的,亦是嘱咐华婉的。
      原来是身上有伤口,难怪动一动就疼得肝胆具颤,华婉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晓得了。菲絮送程大夫出去,顺便遣了个小厮随去医馆取药。
      回到房里,就见自家小姐闭上双眼,睡着了。伤口未愈,更是受了那大惊吓的,醒了这么一会儿,说了些话想是累了。菲絮又轻手轻脚的退出去,吩咐守在门口的两名下人好生看护,不许人进去扰了小姐歇息,自己去寺中的厨房做些清粥小食,小姐醒来必定是腹饥的。
      华婉身子还弱,人都出去了,房间里一静下来,便抵不住困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个女子的半世繁华如梦而来。那女子名唤思川,小字华婉,生得杏目水眸,柳叶细眉,面若桃花,肌肤胜雪,乃是家中庶出四女,娘亲生她时难产而死。虽然是庶出的女儿,父亲因为娘亲的缘故,对她宠爱逾常,一应吃穿用度都比着嫡出的来的,甚至超过了几个嫡出兄长姊妹。父亲滕敬先是先帝封赐的腾远侯,临安府中封邑七千户,兼任浙东节度使。思川年十六,刚及笄,为人纯善软弱,此次来大相国寺为父亲祈福,怎料途中遇贼匪劫道,纵使随行下人拼死相护,仍受了重创丢了性命。
      这应当是这具身体的主人的记忆了,只是不知为何一场梦里都进入了华婉的脑子里。华婉醒来,幽幽的叹了口气,她的名与她的字对上了,命中注定的说法她是不信的,可如今也不得不说这巧合也太过凑巧了。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庆幸穿到这个思川身上能活下去好。
      暮光清浅的透过窗纸,房中已点起了灯盏,烛光摇曳中,华婉满心茫惑。
      菲絮见小姐醒了,端了清粥小菜到床边,温声道:“小姐三天未进食了,醒了就吃点吧。”那粥熬得软软糯糯,透着诱人的清香带着腾腾热气,一看就让人有胃口。华婉在菲絮的搀扶下坐起一点,心口那依旧是痛得她直咬牙。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罢。
      既然命运指引了她到这里,一定是有缘由的。
      
      华婉吃了小半碗就推开瓷碗,摇了摇头,粥做得很好,只是这副身子还很虚弱,只这小半碗粥就费了华婉好大的力气才咽下。
      菲絮放下瓷碗,抽出系在腰间的手绢给她擦了擦嘴角,道:“奴婢已派人去州府告知侯爷小姐遇袭的事了,既然大夫说您无大碍了,奴婢是否再派人去禀报侯爷,叫侯爷放心?”说是询问,实则是做好了决定了。华婉暗想,这身子的前主子软弱无主,腾远侯也定是知道这点才指派了菲絮这样有主见的奴婢来服侍的。
      “嗯,爹爹一定急坏了。”华婉自然不会反对,眨了眨眼睛,看向菲絮,菲絮一直紧蹙的双眉方舒展了点,心疼着道:“小姐遭了这遭,一定要多养些时候,奴婢明日便去下头的小镇子里寻两个厨艺好的,做点营养的膳食,给小姐好好补补。”大相国寺虽是佛门圣地,但由于朝佛之人众多,其中不乏权势显贵,为了照顾这些人的口腹,便在客房的别院里各置备了小厨房供使用。
      华婉虚弱的笑了笑,点头答应。
      通过那场梦,可知现在是中国历史上没有存在过的穆朝,元朝末年,农民起义,时为亲贵的穆□□审时度势之下当机立断,奉旨镇压了农民起义后,背弃朝廷,招兵买马,将成吉思汗的子孙逐出中原,建立姜穆王朝,定都大都,并改名豫荆,一应礼制沿袭两宋。
      如今是雍唐四年,当今皇上是穆朝第三代皇帝。皇帝名讳自不是她闺中女子能知道的。华婉在脑子里提取了些有用信息。唐朝五代之时,民风开放,女子即便在街上纵马奔驰,只要别撞死人,就不会有人说你,但经过宋元两代,穆朝的礼制也十分森严,对女子的约束虽不及明清那般灭绝人寰惨无人道,却也颇严厉。华婉前世是一名大学古文老师,这一职业到了姜穆王朝能为她言语处世多点帮助,别的却是没了用武之地,她不禁担忧,今后的日子,该如何是好?
      
      

  • 作者有话要说:  四月十七,诸事皆忌,唯宜动土开坑,于是,作者君就开坑了。
    有存稿的,数了一下,至少一千八呢,明晚七点肯定能上一章。大家放心跳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