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甘露殿是大炎皇帝日常处理政事,批阅奏章之处。殿宇高耸威严,玉阶道道,殿墙森森,殿外汉白玉栏杆外站了重重禁军,门外站着两排内侍听候吩咐。从外头看去,庄严肃穆,叫人胆寒。
      洵晏到了甘露殿外,顺了顺气,才问门口候着的小太监道:“可有人面圣?”
      “回七爷,无人。”小太监答。
      “别的皇子可来过了?”
      “也无。”
      洵晏在心里舒了口气,对小公公道:“劳烦替本王通报一声。”小公公忙躬身道:“王爷折杀奴才了,奴才这就通报。”
      
      不多时,小公公便出来对洵晏道:“皇上让七爷进去。”洵晏理了理衣冠,深呼了口气,走了进去。
      皇帝正在批阅奏折,双眉高高拢起,既有忧虑,又有不悦地瞧着,手中握着朱笔,掌握生死。
      洵晏提起下摆,跪地口呼:“臣儿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帝抬起头,把折子丢到一边,细细打量了她一番,笑道:“平日里可不见你这般守礼。有何事要奏?”
      洵晏默了片刻,似乎在想怎么说,皇帝也不催促,只端起茶盏,饮了一口。
      “父皇,”洵晏犹豫着道:“臣儿方才在五哥府上,五嫂生了个儿子,为我即墨家再添一孙。”
      “嗯,这事朕知道,方才太医报过了。”皇帝漫不经心道:“还有呢?”
      “然后,李庆福带兵闯进王府,要搜查。。。”洵晏故意留下话头,等皇帝发问。
      “搜查?搜查什么?”皇帝皱起眉,声音提高,隐含了怒气,自古来,上位者最不能容忍皇家威严被人挑衅。
      “李庆福说,五哥私通匈奴,”洵晏心里有了些把握,小心道:“臣儿以为荒唐,便喝令他退下了,但兹事体大,臣儿不敢不报,故来禀报父皇知道。”
      “老五私通匈奴?荒唐!”皇帝拿起御案上的透瓷茶盏便向地上砸去,怒道:“他小小护卫长便敢犯上搜查亲王府,眼里还有没有尊卑,有没有朕了!”满室宫女太监见皇帝发怒,都跪倒地上不敢说话,杨公公忙上前劝道:“皇上,保重龙体啊。”
      洵晏担忧的看着皇上,向前跪走了两步停下道:“父皇息怒,龙体要紧。”
      皇帝稍微冷静下来,沉吟稍稍,便问:“他一个护卫长没那么大的胆子,你可问了是何人指使?”
      洵晏犹豫着道:“他说,是,是六哥叫他去的。”停了一下,马上又道:“臣儿以为,六哥待几个弟弟向来亲厚,对哥哥们也是敬重友爱,断不会做出这种事,求父皇明鉴!”言罢,伏地。
      皇帝阴沉不语,不知在想什么,门外小公公突然来报:“皇上,六皇子求见。”
      “宣。”皇帝沉声道。
      六皇子进来看到跪伏在地上的洵晏愣了一下,又见满室太监宫女接都跪着,大气不敢出一个,地上又有摔坏的茶盏,只以为是她惹了父皇生气,心内暗笑两声,自顾自下跪行礼罢了,小声问道:“七弟做了何事惹了父皇生气?父皇息怒,七弟年少贪玩,平日又多爱和女子混一处,难免做错事,父皇就饶了七弟这次吧。”
      看来,他以为布置得当,万无一失,还没等李庆福回报就进宫来了,洵晏暗想,如此一来倒是不用费什么大力气了。
      皇帝闻言,冷笑一声,也不说洵晏为何跪在地上,只问道:“你为何而来?”
      六皇子这才想起正事,忙取出怀里的一封信禀道:“臣儿收到边关密函,信上所言竟是五哥密通匈奴,臣儿大惊,故此禀报。”杨公公瞧了一眼皇帝脸色,下去将密信接过来呈上,皇帝打开看了一会,将信丢到桌上问六皇子道:“你如何看?”
      六皇子长拜奏道:“臣儿以为,边关战争正是关键时刻,若此时出了这事,大炎危矣,万望父皇严查。”
      “老七,你怎么看?”皇帝听罢,转头问洵晏。
      洵晏斩钉截铁的说:“五哥绝不可能做出这等通敌卖国的下流事,怕是有心人蒙骗六哥。”
      “你怎知有人蒙骗我?”六皇子不满道:“谁不知你和五哥交好。五哥不在京城,你就代五哥看着肃亲王府,倒是自己家一般。论事就理,我是按理说话。”
      “边疆苦寒,五哥不曾有过一句抱怨,一去将近一年,每每有信都只吩咐我好生侍候父皇,连待产的王妃都来不及问一句好坏。捷报屡屡送上,胜仗不知打了多少。多年来,匈奴人杀我边疆百姓,夺我百姓财物粮食,此次多亏五哥,才能让边疆百姓过个安稳年。这些都摆在眼前,六哥轻信小人,指五哥通敌。洵晏心寒!”言罢,眼含泪水,重重磕了个头,对皇帝道:“求父皇明鉴彻查,还五哥一个公道。”杀了这么多匈奴人的大炎王爷,怎会私通外敌?洵晏以亲情,战况双面向皇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皇帝听了也颇有感触,想到留着自己血脉的儿子在边疆受那风餐露宿之苦,天气渐寒,也不知是否穿得暖,那里的东西不知是否食得惯,面色多有动容。杨公公服侍多年,最能揣摩圣意,在一边忙贴心道:“肃王爷必能凯旋而归,到时皇上便可父子团聚,享受天伦。”
      六皇子见洵晏一番话说得让皇帝动容,心下大急,李庆福已经去搜查王府了,肃亲王府只留了些弱兵,亲卫都随肃亲王去了边疆,王妃又怀胎待产,还剩谁人能阻挡搜查?必能把事办好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到了这个地步,只能做到底了。想罢,他再次禀道:“是真是假,很快便能见分晓,李庆福已经去取证,父皇只需稍候片刻,便有真相。”
      “真相?”皇帝见六皇子还敢说,不由大动肝火:“真相便是你这不忠不孝,无仁无义之徒,想做太子想疯了,居然做出这等欲戕害手足,不管江山社稷,污蔑军中将领之事。什么密信,朕看,就是你自己捏造出来的!”
      六皇子见皇帝动了大怒,连连叩头道:“臣儿不敢,臣儿不敢,这真是边疆送来的,臣儿不敢撒谎!”
      “哼!老七还说是李庆福污蔑你,还求朕明鉴,你亲口承认了也好,免得那万死不足的李庆福多担一个罪名!做弟弟的竟敢指使下属搜查封了王爵的哥哥的府邸,目无法纪,罔顾君王父兄。朕不杀你不足以眀法纪。”皇帝说完,拿起桌上的镇纸就要向六皇子头上砸去。那镇纸是天然宝石制成,砸到头上不死也差不多了,洵晏心下一惊,忙上前一步,抱住皇帝的腿,连连磕头道:“父皇,六哥只是一时糊涂,受人蒙蔽,他是绝不敢欺君罔上的。父皇,饶过六哥这次吧,饶过六哥这次吧。”皇帝正在怒头上,把她踢开,洵晏不敢放手,头都磕破了,见皇帝还未消怒,手里的镇纸也没放下,便挡到六皇子面前,拉了拉已经吓呆的六皇子的长袍,口中还念着:“求父皇息怒。”
      满室一时都响起:“求皇上息怒。”的声音。杨公公口中不停,却是颇为复杂的偷偷瞧了洵晏一眼。
      皇帝终于放下镇纸,命人将六皇子押入大牢,等候处置。六皇子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吓得手脚发软,被侍卫拖了出去。
      洵晏还跪在地上,不敢动。皇帝看着在亲王服下更显瘦弱的女儿,她面前地上还沾着她额上的血迹。心内叹息,面上却不动声色道:“你也退下吧。”
      “臣儿告退,”退到门口,洵晏又复跪下叩首道:“父皇消气,身体要紧。”才退下。
      杨公公见门关上,状似无心的说了句:“七爷真是仁孝之人。”皇帝喝了口宫女送上的茶水,叹道:“难为她一个女子,却要为那不肖兄长做到这地步,比那些只顾皇位的哥哥好了不知多少。杨庆林,你亲自去太医院,选个医术最好的,派去宝亲王府。”
      “奴才这便去。”杨公公退下就忙往太医院去。
      
      洵晏出了宫,才长长的舒了口气,这关总算是过去了。小德子见了她头上的伤口,吓得变了音,掏出丝绢往洵晏头上擦去,口中还不停念叨着:“王爷怎不知顾惜着自己,这可如何是好。”洵晏淡淡偏开头,眼眸幽深,摸了摸渗血的伤口,这下也不适合在去田夕那了,免得让她担心,便遣了贴身侍卫东篱亲自去肃亲王府,跟田夕报个平安,临去前,还多次嘱咐,拣好的说。
      田夕在王府,虽然闭着眼睛,面色镇定,但心内却是不安,宫里不时传来消息,说皇上砸了杯子,皇上怒骂皇子,甘露殿里传出重重磕头声。皇上震怒的事已经传遍皇宫,贤妃娘娘听说七皇子在里头,急得直抹眼泪,六皇子生母丽妃也不知如何是好,到最后六皇子被打入天牢,七皇子回府,临了还遣了人来宽慰,贤妃见此才放下心来,丽妃却是直接昏死过去。
      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传入后宫,不需多时,满朝大臣都会知道,六皇子污蔑肃亲王叛国,皇上大怒欲杀之,多亏宝王爷拼死拦着,才捡回一命。
      
      田夕等得心焦,只觉得过了好久东篱才到,宫外消息慢,还不知究竟怎样,忙问:“如何了?”
      东篱答:“王爷平安,派卑职来告知王妃放心。”
      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田夕怀疑地看向东篱,直到东篱心虚低头,复又问:“七爷可有受伤。”
      东篱眼神闪烁答:“不曾。”
      “说实话!”
      “皇上震怒,要杀六皇子,王爷求情,额头都磕破了,还被皇上踢了几脚。”
      “下去吧。”田夕得到了实情,才把提着的心放下,虽然心疼她受了伤,但毕竟性命无虞,还让六皇子这辈子都与皇位无缘了。她越来越理解为何洵昊会单单吩咐她出事找七弟了。宝亲王的心机,就算把人逼死,也不忘为自己留下个好名声。
      
      

  •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跟大家拜个早年,新年快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